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29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7:21: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车快到香格里拉的时候,常镇远给廖秘书打了个电话。

    廖秘书很简短地报了包厢号就把电话挂了。

    常镇远习惯了他这种争分夺秒的作风,进了香格里拉让人领着进了包厢,没想到里面已经坐了个人,还是个熟人。

    “可算是找到机会一起吃顿饭了。”励琛笑眯眯地站起来。他本身长得就不差,又很懂得打扮,在身后金碧辉煌的壁纸的衬托下,越发显得神采奕奕。若是有异性在此,多半要对他芳心暗许一番,不过常镇远显然不在此列。他看到励琛心里只有一种想法——保持警惕。

    他至今没搞清常镇远和励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听常父和励琛初见时的口气,两人像是有过什么瓜葛,最后是励琛对不起他。想想常父急急忙忙给他介绍对象的举动,难不成是什么横刀夺爱的戏码?若是这样,他要小心与励琛的女朋友或妻子保持距离了。

    常镇远边想边坐下来。

    励琛挥退服务生,亲自执壶斟茶。

    常镇远双手接过,道了声谢。

    励琛看着他喝茶,感慨道:“记得上学那会儿我们好得穿一条裤子,上课的时候递小纸条,放了学一起跑我家做作业,玩什么都在一块儿,跟连体婴似的。现在啊,你忙你的,我忙我的,连见个面都难。要不是有廖秘书居中牵线,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得空呢。”

    这话说得酸了。

    常镇远看他笑意悠悠的模样,淡然道:“那是你挑的时间不对。”

    励琛笑道:“你倒是会找借口。你有时间就不能主动约我吗?难道一定要我来找你你才出来?”

    常镇远道:“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励琛笑容微敛,眼中显出几分迫人的气势,“我还是励琛,你不也还是常镇远吗?”

    常镇远道:“我现在是个警察。”

    励琛想笑,却又收住了,手指指尖在勺子柄上点了点,“怎么?当了公务员就不记得还在贫困线挣扎的发小了?”

    他要是在贫困线挣扎,那估计上了贫困线的人用一个碗就能装过来。

    常镇远摸了摸口袋里的烟,忍住了。烟瘾这东西一旦沾上,就很难甩掉,他不想这辈子也短命,好歹要活到退休拿退休工资才行,不然这几年的税都白交了。

    他啜了口茶,“我是怕和你走得近,让人说我抱大腿。”

    励琛随着他的沉默而越绷越紧的面孔又放松下来,沉默半晌,才笑道:“都这么多年了,你还记着。”

    常镇远本是随口一说,但听励琛这个口气竟然真发生过这样的事?

    励琛道:“我那时候还年轻,几岁来着?十八还是十九?”

    常镇远耸肩。

    励琛道:“年轻人脸皮薄。有些事,不是当初的你我能够承担的。”

    常镇远抬眸,见他定定地望着自己,灯光从他的瞳孔折射出来,就像两簇小小的火焰。他心里打了个突,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叩门声轻轻响起。

    随即服务员领着廖秘书走进来。

    励琛的目光在常镇远的脸上流连了足足三秒才移向廖秘书,边笑边站起来道:“我与镇远翘首以盼,总算把您盼来了。”

    常镇远也站起来,与廖秘书握了握手。

    三人寒暄了几句,廖秘书才入席。

    桌子不大,菜却很多。

    上菜期间,廖秘书和励琛天南地北地一通胡侃,两人一个政界摸爬,一个商海滚打,都是聊天的好手,连常镇远都听得来了神。不过他深知以常镇远的学识是不适合插嘴的,就边吃边听,倒也悠闲,偶尔励琛或廖秘书抛来几个问题,都被他四两拨千金地推开了。

    等菜上齐,服务员将门关上,轻快的气氛才渐渐沉淀下来。

    励琛晃着酒杯,识趣地收了口。

    廖秘书起身将常镇远身前的酒杯斟满。

    常镇远心里有了数,敢情这桌子饭菜还是针对他摆的,励琛只是个陪客。

    “镇远啊。”廖秘书叹气道,“昨天你们公安的一次行动,可把我给累惨了。”

    常镇远嘴上说着,“哪能啊。”脑袋却不免联想起那个撞人逃逸被逮个正着的倒霉蛋。没记错的话,那人抬出来的靠山是本市的副市长?联系廖秘书的身份,他心底立马透亮。

    廖秘书道:“你知道你们和我们市政府办公厅山长水远,等工作报告到我手上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所以我想先从你这里了解了解。你们昨夜碰上的那桩交通事故,究竟是怎么个情况?你知不知道?”

    常镇远点头。知道了廖秘书和那个撞人小子的关系,他当然不会说那家伙能落网他居功至伟之类的话,所以含糊道:“疑犯被捕时,我就在现场。”

    廖秘书道:“你看到他撞人了?”

    “那倒是没有。”常镇远道,“我只是看到他被拘捕的过程。”

    廖秘书道:“你详细说说。”

    常镇远简略地说了。

    廖秘书沉吟道:“你们当时开的是警车吗?”

    常镇远道:“我坐的那辆不是,后来冒出来的那辆是。”他说完,心里猛地一震。他昨夜开车追人的时候并没有表明身份,车上也没有警车标志,最后他用车身强行挡在对方面前,可说是对对方的生命安全带来了一定的威胁,会不会算执法不当?

    “嗯,那我知道情况了。”廖秘书见气氛凝重,很快又笑着将话题岔开。

    常镇远犹豫着要不要将那辆车司机是自己的这件事点破,以免廖秘书真拿这件事做文章,但直到吃饭结束他都没找到提这件事的机会,只好按捺下来,反正真要追究起来,头一个就是猎雁行动的总指挥,童震虎。

    吃晚饭,廖秘书急着走,送常镇远回家的重责便落在励琛身上。

    常镇远想起励琛之前的目光,不觉有些膈应,原想拒绝,但外头的风实在吹着冷,又将拒绝的话缩回去,默默地坐上车。

    励琛随手打开音乐。

    与凌博今闹得人耳膜生痛的重金属音乐不同,励琛放的是古筝曲,悠扬悦耳,让人不自觉地放松心情。

    常镇远调整座椅,闭上眼睛。他这样做,等于是拒绝交谈。

    励琛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发动汽车。

    39、“虎视”眈眈(八)

    时近五月,夜间仍留着几分春冷。

    励琛见常镇远缩着肩膀,体贴地打开了暖气。

    舒缓的音乐和适度的温暖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常镇远靠着椅背,有几分昏昏欲睡,但身边这个至今仍戴着温和面具、不知所求的豺狼却让他不得不强打起精神。说来也怪,当了十几年黑老大的自己竟宁愿在警察这样的天敌面前睡觉也不愿意在同类边上打盹儿,或许,他心底也默认了同类比天敌更危险吧。

    车缓缓停下。

    常镇远睁开眼睛,随即愣了愣。励琛送他回来的是旧小区。他这才想起上车之后自己只顾着装睡,倒忘了搬家这茬,他转头想提自己搬家的事,正巧励琛的手伸了过来。

    常镇远下意识地用手去挡,却被励琛温柔地抓住。

    “吃饭吃到脸上了。”励琛在他左脸上轻轻抹了一把,然后掏出手帕擦了擦。

    脸上到底有没有东西,常镇远没见着,但他的手残留在脸上的摩擦感让他分外难受,连带着连搬家的事也不愿意提了,径自打开车门下车。

    励琛也打开车门下来,一手搁在车顶上,笑吟吟地看着他道:“我送你上去?”

    常镇远越发不舒服,淡淡道:“你送女朋友送习惯了吧?”

    “没有女朋友。”励琛望着他,眼眸在黑夜里变得深邃,“只有老朋友。”

    把老朋友和女朋友相提并论?

    联想到之前和现在励琛看自己的眼神,常镇远困扰了一晚上的猜测呼之欲出。

    他将猜测压了回去,是真是假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不是常镇远,对面那个不是他的发小,两人的过去更不是他的过去,励琛有想法也是他单方面瞎想,像他这样的人就算有感情也有限得很,不然常镇远又何至于落魄到他接手时的模样?现在的种种表现多半是含着目的的。

    励琛见常镇远面色冷漠,自嘲地笑笑道:“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常镇远现在对情字格外敏感,闻言道:“父亲应该说的,我有女朋友了。”

    励琛挑眉道:“不是没成吗?”

    常镇远没想到廖秘书竟然将这件事对励琛说了。察觉励琛和这具身体的本尊有着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之后,他终于理解常父告诉励琛自己有女朋友以及让廖秘书帮他找相亲对象的用意,他显然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再陷入到与同性的感情纠葛中去。励琛背景深厚,他那样的家世若真闹起来,吃亏的绝对是自己。只是没想到自己与那位楚小姐不来电,白费了他的一场苦心。

    而且廖秘书似乎想巴上励琛这艘大船,若是这样,自己以后只会更加孤立无援,以他目前的背景实力与励琛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

    想到这里,常镇远收起露在外面的尖刺,淡淡道:“她的父亲对我印象不错。”

    励琛道:“你喜欢她?”

    常镇远道:“才见过一次面,谈不上喜不喜欢,但她的条件的确不错。”

    励琛笑了,“你很少称赞别人,我现在对她有点好奇了。”

    常镇远自嘲地笑笑道:“我说的条件不错是拿我当参照物,对你来说,当然是看不上眼的。”

    励琛笑容一顿,溢出微微的苦涩,“别这么说。”

    常镇远叹气道:“天冷了,你早点回去吧。”

    励琛道:“我看着你上去。”

    常镇远暗暗皱眉。上去?上哪里去?早就是别人家了。但他既不愿再与励琛同坐一车,就只好装模作样地上了楼,然后再从三楼楼梯转角的窗户往楼下看,看着车的灯光消失在转角才重新下楼。

    从旧小区出来,他在风里足足吹了十分钟的冷风才坐上车。出租车的座位当然不如励琛那辆车宽敞舒服,而且没开空调,司机开着两扇窗,风依旧呼呼地往里灌,以至于常镇远在车上一直保持神采奕奕。

    车一路驶入幸福田园,直到门口停下。

    常镇远交了钱下车,不经意地回头。

    一辆眼熟的车就停在拐进来的小道路口。

    出租车从小道另一头出去了,小区里静得落针可闻,只剩下一人一车隔着中间一条长路遥望。

    路灯照不到路口,只能看到驾驶座上隐约有个人影。

    副驾驶座的车窗突然下拉。

    常镇远不等车主露脸,便转身进楼。

    大头家的房门一如既往地敞开着,隐约能听到电视播放的广告声与大头、王瑞和凌博今的说笑声。

    常镇远脚步不停,径自上了楼。

    楼道很黑。

    常镇远一路开灯,直到顶层,随即看到三个身形高大的魁梧男子站在家门口。他收了步,皱眉道:“你们找谁?”

    三个男子回头,相貌颇为相似,像是三兄弟。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猎尽诸魔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回到都市当枭雄金牌女助理A到爆我捡垃圾能成宝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如果不是遇见你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修真兵王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