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33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8:16: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大头道:“小贾他在新区呢。”

    “啧。”小鱼儿给了他一个眼色。

    大头这才不甘不愿地站起来朝外走。

    竹竿起来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了常镇远一眼。

    常镇远只当没看到。

    门被从外面轻轻带上,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刘兆摸出两根烟,递了一根给他,“怎么,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常镇远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本子,放在刘兆桌上,“前几天无意间搞到了这个。”

    “什么?”刘兆边说边翻开来看,随即脸色凝重起来。他瞪了常镇远一眼,怒火凝聚瞳孔,悬于爆发的临界点。但他很快忍住了,继续看下去。

    常镇远在沙发上坐下,手里把玩着烟,眼睛隔几分钟瞄一眼刘兆的脸色。

    刘兆全神贯注地看着,一字不漏。

    外头突然跑过两个人,脚步声如雷,越发显得室内静谧。

    刘兆合上本子抬起头,“哪儿来的?”

    常镇远耸肩道:“无意中搞到的。”

    “无意中?”刘兆黑着脸,“庄峥的日记也是能随随便便无意中搞到的?!你觉得我拿这个理由说给局长听,他信不信?”

    常镇远道:“最主要是你信不信。”

    “我不信!”刘兆摔了本子站起来,“常镇远,你踩界踩得太过了!之前你冲动你莽撞,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我以为你有你的分寸,你把握的住,但是这份日记是怎么一回事?别告诉是励琛给你的,这东西不是他想搞就能搞得到的。”

    常镇远老神在在道:“那你说我是怎么弄到的?”

    刘兆冷笑数声,“一般人写日记不是放家里就是放在身边。庄峥出事的时候,你也参与了,进庄峥房间你是第一个。别告诉我你不是那个时候拿到的?”

    常镇远道:“我要是说不是呢?”

    “那你就交代怎么拿到的。”刘兆手指戳着桌面,疾言厉色,“我跟你讲,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身为公职人员,私藏证物……你有什么居心?想敲诈,想勒索,想向赵拓棠要好处?你说别人会怎么想?你要别人怎么想?”

    常镇远点头道:“你说对了。”

    “什么?”

    “我还真敲诈勒索了。”常镇远道。

    刘兆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整个人就像一座火山,随时喷发。

    43、“恶行”累累(二)

    常镇远很懂得见好就收,放缓口气道:“我有我的用意。”

    “用意?”刘兆声音陡然拔高,尖锐得不似他平时口吻,“你还像是个公职人员吗?你还像个警察吗?你现在NND就是一个流氓!”他口不择言地爆了粗。

    常镇远一声不吭地由着他骂。

    刘兆对着玻璃门的橱柜来回踱着步子,每走一步都像要把地板踩个大洞出来,尤其转身时鞋底与地板发出吱吱声,刺得人越发心烦意乱。他猛然收住脚步,“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吧?”

    常镇远手里把玩着刘兆给他的那支烟,“就眼下这个形势,你觉得要花多久才能抓到赵拓棠?”

    “我现在不想谈赵拓棠的问题,就谈谈你的问题!”刘兆手指在半空中狠狠地比划了两下,然后一捋头发,稍稍歇了口气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常镇远握着香烟的手指一停,郑重道:“我想抓住赵拓棠。”

    刘兆转身,狐疑地盯着他,努力地在他脸上找出说谎的蛛丝马迹。

    但是没有。

    常镇远难得露出这么真挚的表情。

    这倒让他更难以相信了。“你和赵拓棠有什么恩怨吗?”

    常镇远嗤笑道:“他犯法,我执法,这不就是最大的恩怨?”

    刘兆冷哼道:“你还知道什么叫做犯法啊?”

    常镇远轻叹了口气,道:“也许在你看来我的做法很过火,但是,我们今天面对的这个人不是一个小偷,不是一个强盗,也不是一个杀人犯,他是个贩毒团伙的首脑。他逍遥法外一天,遭殃的人数以百计,破碎的家庭数以千计!”

    刘兆恨声道:“所以我们更不能知法犯法。”

    常镇远摊手,一脸无辜地问道:“我犯了什么法?我不就是捡到一本日记本,然后上交了吗?大不了我不要个拾金不昧的嘉奖,犯不着说我犯法吧。”

    刘兆道:“你在哪儿捡的?”

    “大马路上。”常镇远随手一指,“就局子前面那一条。”

    刘兆道:“你觉得这种屁话是你信我信还是局长会信啊?”

    常镇远道:“你管谁信呢?现在谁受害了?这本笔记本碍着谁了?”

    “碍着我了。”刘兆道,“要是你早点把这本笔记本交上来,我们说不定早就掌握到赵拓棠的情况,早就把案子给破了。”

    就凭你们这种磨磨唧唧的做事方法?

    常镇远嘴角一动,硬生生把反驳的话给咽了下去!“你打算怎么做?”

    刘兆烦躁地摆手道:“这你别管了,你不还受着伤吗?我继续放你大假,放你两个月,你该干嘛干嘛去。”

    常镇远放松身体,靠在沙发上,从下自上地斜睨着他。

    刘兆回头见他这副德行,更怒了,“你这什么态度?”

    常镇远道:“没什么,就是有些情况还没有报告完毕,所以想等报告以后再去放大假。”

    刘兆双眸闪烁着危险的光芒,“我希望这次别又是我承受起的‘惊喜’!”

    常镇远舔了舔嘴唇道:“是个好消息。”

    刘兆眯起眼睛。

    “我和赵拓棠接上头了。”常镇远不理会刘兆黑得发紫的面色,悠悠然道,“我用邮件跟他联系的,说我是庄峥生前安排的秘密武器,手里掌握着很多关于他的证据,不过现在庄峥死了,所以我打算和他合作,一起搞点钱。他信了。”

    刘兆气得直哆嗦,撑着桌子的手臂微微发抖。

    常镇远道:“这是个打入他们组织内部的好机会,我原本打算自己上的,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偏偏这时候腿脚出了毛病,所以我打算派和尚上。”

    刘兆慢吞吞地坐回椅子上。

    一个人生气到了极致,反倒什么火都发不出来了。

    常镇远点着了烟,一口一口地抽着。其实他的内心远不如他表现得这样的平静。刘兆对这件事到底会是怎么个态度,他心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他的思维模式毕竟更贴近庄峥,习惯性地认为结果是决定过程的重要因素,可是在政府机关,有时候过程比结果重要的多,所以才会有永远在开的回忆,和始终难产的解决方案。

    “要是你的腿脚没出毛病,你是不是打算就一个人单干了?”刘兆阴沉着脸,冷冷地问。

    常镇远道:“我没有考虑过这种假设的情况。”

    刘兆道:“你把资料交代一下,我会继续跟进,你放假的决定不变。”

    常镇远道:“为了安全起见,我和他来往的邮件都已经删除。这些资料都藏在我的脑袋里。”

    “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兆拍案而起。

    常镇远道:“我认真的。”

    刘兆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态度我立马可以让你滚蛋!”

    常镇远道:“把这桩案子办完了,你让我滚蛋就滚蛋。”

    刘兆额头青筋跳动。

    常镇远昂首,神情坚定,“但是这件案子我一定要破!”

    “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我宁可让赵拓棠逍遥法外,也绝对不会用你!”刘兆道,“赵拓棠他是社会的败类,但是这么下去,我们局子里就会出个警察的败类!”

    常镇远低头,慢慢地抹了把脸。

    从刘兆的角度看,他似乎在犹豫该不该手心里话,但事实上常镇远只是在想怎么编个合情合理的理由。他对赵拓棠的执着从旁人来看,的确有点过火。他思考了大约十几秒,才抬头道:“我不想再让我爸看不起。”

    刘兆皱眉道:“什么?”

    “我的家庭,您应该知道吧?”常镇远试探道。当初刘兆对廖秘书来找他表现得并不很奇怪,对励琛的出现也很镇定,从那时候起,他就怀疑刘兆知道的远比他想象中得多。

    果然,刘兆没有否认。

    常镇远道:“我窝囊了这么多年,不能再窝囊下去。我在他面前是立了军令状,这个案子要是不能尽快办下来,我就……”

    “胡闹!”刘兆拍桌,“你太胡闹了!你把案子当做什么了?你想破就能破吗?”

    常镇远深深地叹了口气,抬眸,双眼定定地看着他,眼中带着七分期盼三分恳求,“你放心,我承认我犯规,但我绝对不会犯法,真要出了什么事儿,我担着,绝不会让你为难。想要抓赵拓棠现在是最好的机会,我跟你交个底,我对赵拓棠是杀庄峥凶手这件事,有八成的把握。”

    刘兆道:“你现在是在要挟我,还说不是让我为难?”

    常镇远无奈道:“我只是不想被踢出去。”

    “不想被踢出去就好好交代情况!”刘兆原本想拍桌,但之前拍了几次让他的手到现在还发麻着,所以临死改成用手指戳桌面,“要不要你参与应该由我来决定。”

    常镇远低着头不说话。

    “怎么了?对我没信心?”刘兆冷笑道,“你对我没信心还想让我对你信心?”

    常镇远状若犹豫,半晌才道:“好,我信你。”

    他将自己引诱赵拓棠入瓮的事情简单地描述了一下。

    刘兆眉头紧锁,“照你这么说,赵拓棠未必是真心和你合作的。”

    常镇远道:“所以我想让和尚上,我躲在后面指挥。赵拓棠投鼠忌器,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刘兆反对,“和尚太嫩了,他才毕业多久?找个经验老到的去。”

    常镇远耸肩道:“来不及了。”

    刘兆瞪着他,如果他的一双眼睛是夹子,那常镇远今天大概已经被夹死七八次了。

    “我已经把他的资料发给赵拓棠了。”常镇远顿了顿,“这件事和尚也是同意的。”

    刘兆听了以后半天没吭气。

    常镇远想,其实刘兆的脾气真是不错,要换了自己,自己的下属这么先斩后奏法,他一定会直接把对方斩了再揍。但是他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一来他目前的情况已经不适合再单对单地和赵拓棠周旋下去,二来,再也没有比现在更有好的机会让他生命中的两大仇敌狗咬狗了。所以就算是铤而走险,他也要走一回。

    最坏的结果他想过,就是刘兆最终没接受他的威胁,把他踢出了警队,计划泡汤。但是他身后毕竟还有一个神秘的常父在,关键时刻,他想过要动用常父的力量,一个让副市长秘书跑腿的人总不会一点儿能耐都没有。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真不是在吹牛创造之路谁说金手指有助谈恋爱依然不悠然打造全新地球从此住进你心里万界最豪投资系统他来自韶光深处都市第一武神百妖行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