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36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8:16: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常镇远立刻道:“没事。”

    刘兆放下茶杯站起来道:“那现在就走吧。”

    常镇远熄灭烟,顺手拿过拐杖。

    刘兆提起两袋水果,“你腿脚不方便,不如带回队里让小鱼儿帮你洗。”

    ……

    顺便再帮他吃?

    常镇远觉得刘兆真是精打细算,两袋水果两份人情。但他现在正被留院观察,当然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惹对方不快,便点头答应了,顺口还夸刘兆想得细心周到。

    两人各怀心思地回到警局。途中童震虎来了个电话,说是人手不够,向他调几个用用。

    刘兆想到自己之后的大计划,心里不太愿意,拐弯抹角地表达了意思。童震虎就把调几个人用用变成调几个小时用用。

    这倒没什么问题,反正要说服局长同意也要花上半天时间。刘兆就同意了。

    常镇远在旁边问道:“会不会和赵拓棠有关?”

    刘兆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脑袋里怎么装的全是赵拓棠呢?”

    常镇远头侧向一边,看着后视镜里的自己,好半晌才道:“大概这就是目标吧。”

    “赵拓棠是要抓,但我们是警察,警察主要是守护公民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你别走火入魔,舍本逐末。”刘兆提醒他。

    常镇远右边嘴角一弯,带着几分嘲弄,说话的语气却正经得不能再正经,“我知道。”

    两人到警局只有小鱼儿在。

    刘兆把水果递给她,就去了局长办公室。

    小鱼儿极有眼力劲,洗完葡萄放在常镇远面前,边吃边问道:“你和头儿达成一致了?”

    常镇远道:“看的出来?”

    小鱼儿道:“别打哑谜,说实话,啥事?”

    常镇远道:“队长一会儿会公布。童震虎找大头他们去做什么?”

    小鱼儿道:“我也不大清楚,说是抓大鱼。”

    大鱼?

    常镇远在脑海里搜寻着属于这个时段警察办案的信息。

    缉毒支队……大鱼……

    他猛然一惊,隐约想起这一年侯元琨好像死了个义子,姓陈,不是什么大人物,好像是被警察当场击毙的。侯元琨本人也没表现出如何难过,但该办的丧礼还是给办了,当时他是派赵拓棠代表自己去的。

    难道说童震虎的大鱼就是这一条?

    常镇远按着脑袋,好像这件事还牵连着一件什么事,但一时三刻想不起来了,毕竟隔了三年,当时他又全心全力地对付赵拓棠,对侯元琨方面并不怎么关注。

    “你头疼?”小鱼儿搭着他的肩膀,担忧道,“要不要陪你去医务室看看?”

    “不用。”常镇远放下手。

    小鱼儿收回手,托着腮帮道:“总觉得你最近变得不一样了。”

    “长大了?”他满不在乎地调侃着。

    小鱼儿道:“用竹竿的话说,变硬了。”

    常镇远似笑非笑,“这算什么评价?”

    小鱼儿道:“好评呗。说明你越来越汉子了。”

    常镇远想起常家的背影,试探道:“那你觉得我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

    “沉默寡言,就像漫画中的……花泽类?”小鱼儿说完,自己先哈哈笑起来。

    花泽类是谁?

    常镇远默默记下这个名字,决定回头上网查一查。“可能是最近和我父亲的关系有所改善吧。”他抛下诱饵。

    小鱼儿讶异道:“你以前和你父亲关系不好吗?”

    常镇远见她茫然的神情不似作伪,心中微微失望,随口敷衍道:“是啊,父子嘛,难免磕磕碰碰。”

    小鱼儿顺口开解起他来。

    常镇远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直到中午,刘兆才绷着一张脸回来。

    常镇远的心又提起来了。他知道,就算刘兆完全站在自己这一边,过不了局长的关也还是没用。

    刘兆抓了一手的葡萄塞进嘴里。

    小鱼儿道:“你洗手了吗?”

    刘兆吐了皮,苦笑道:“被局长喷了一早上,脸都不知道洗了几回了,还洗什么手?”

    小鱼儿好奇道:“发生什么事了?头儿,你不是一直是局长的心头肉吗?想当年局长可是喷遍全局独独放过了你啊。”

    刘兆道:“那次我不是出差吗?”

    小鱼儿道:“童震虎也出差了,还一样被点名批评,就您逃过一劫啊。”

    “那是没存在感。”刘兆摆手道,“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打电话给大头,问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我们这儿有事急着办!”

    小鱼儿忙打电话,谁知一直没人接。她又打给凌博今他们,一样没人回。

    刘兆皱着眉头,“打给老虎。”

    老虎就是童震虎。他响了十几声才接起来,一接起来就喘着粗气道:“我这里出了点事,不过现在没问题了,啊,你们的和尚好像受伤了!”他那边吵吵嚷嚷的,隐约听到大头扯着嗓子喊道,“这边这边。”

    刘兆急忙问道:“伤势怎么样?”

    童震虎好一会儿才道:“小伤。具体回来再说。”说完就把手机挂了。

    很快大头回电话了。他一开口就是,“好家伙,今天干了场大的!我们抓到陈太平贩毒,那家伙不肯就范,掏出手枪打伤了两名弟兄,被老虎当场击毙!呼。”

    刘兆道:“和尚是不是受伤了?”

    “你怎么知道?”大头道,“是受了点伤。”

    刘兆沉声道:“伤哪儿了?”

    大头道:“脚。”

    ……

    刘兆无声地看向常镇远。

    常镇远的心刹那被揪起来。

    47、“恶行”累累(六)

    作者有话要说:凌博今居然在这关键时刻伤到脚?!

    如果之前他没有对刘兆信誓旦旦地保证已经把凌博今的资料传给赵拓棠那还有换人的转圜余地,但现在退路被自己封死,只能赌刘兆敢不敢放手一搏。

    刘兆眼中波澜迭起,转瞬即逝,“好,路上小心,早点回来。”挂下电话,他对着常镇远叹了口气。

    常镇远的心顿时一冷。

    刘兆拿着手机想了想,道:“对了,上头要的党性教育心得体会交了没有?”

    小鱼儿一愣道:“这段时间光顾着查案了,还没。”

    刘兆挥手道:“马上开动,局长刚刚还催我来着。你和阿镖先整两篇出来,剩下的让他们照着凑合凑合。”

    小鱼儿笑道:“这东西我可不在行,竹竿才是高手。要不我和阿镖先凑一篇?”

    刘兆道:“行啊。”

    常镇远读书时成绩不错,也交了入党申请书,但阴差阳错得没轮上,到后来走了这条路,倒是不再想入党这件事了,所以拿到党性教育资料时还有点懵。

    小鱼儿一回生二回熟地拍着他的肩膀道:“咱先学习学习,你学前面我学后面,然后再归纳总结。”

    “……嗯。”

    就这么一折腾,常镇远脑袋里一时三刻倒装不下凌博今和赵拓棠了,颠来倒去都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连大头进来都没有反应,还是大头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才回神。

    “看啥呢,连魂都没了。”大头块头大,往桌边一站就挡住常镇远大部分视线。

    常镇远眼睛左右扫了扫道:“写心得体会。”

    大头抓起资料,哈哈一笑,转身就往竹竿怀里塞去,笑嘻嘻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回报组织的时刻到来了!”

    他前脚刚走,站在他身后跟刘兆说话的凌博今就露了出来。

    常镇远昏昏沉沉的头一下子清明起来,不由自主地拄着拐杖站起来朝他走去。

    刘兆点头笑道:“没事就好。”

    凌博今见常镇远走过来,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师父。”

    刘兆回头,似笑非笑道:“过来关心徒弟啊?”他看常镇远的那一眼大有文章,带着几许你知我知的讥嘲。

    常镇远当然知道他对自己的敌意和防范从何而起,想必是为自己凭一己私欲送徒弟入虎口的事儿。他只当没看到,上下打量凌博今的两条腿,“伤哪儿了?”

    凌博今道:“小腿被子弹划了下,小伤,包扎过了。”他见常镇远双眼依旧直盯盯地看着自己的腿,便朝旁边走了几步。

    刘兆和常镇远都看出他走路姿势不太自然。刘兆皱了皱眉,常镇远不动声色。

    大头走过来揽住常镇远的肩膀道:“你们都不知道今天有多刺激!都开上火了。”

    刘兆示意常镇远和凌博今这对难师难徒坐下,自己坐在两人边上,冲大头点点头道:“怎么回事呢?又是开火又是枪伤的?”

    王瑞给大头递了杯水,他仰头喝了一大口才道:“老虎拿到线报,说侯元琨排行老四的义子带着一批人出货去邻市,他怕人手不够,就带着我们上了。我们上车之后才知道好家伙,他们都领了家伙和防弹衣!我们几个没轮上枪,但防弹衣倒是人手一件。”

    刘兆知道队里领枪有限额有讲究,也不以为意。

    大头继续道:“到地方一看,是一家印刷厂,真看到一辆大货车,里头装着假烟假酒和几箱摇头丸。”

    小鱼儿道:“他们没反抗?”

    大头道:“别急啊。我还没说到高|潮呢。我们原本还以为这一趟就这么顺顺利利地结束了,谁知道虎头带人往里搜的时候两辆车突然从里面冲了出来。速度可猛了!和尚反应最快,抢了旁边一辆警车就往前追,我和王瑞小子紧跟在他后面。刚好途中一辆火车经过,把路给堵了,我们还想着围上去呢,谁知车上刷刷下来八九个人,个个手里拿着家伙。幸好缉毒支队的几个队员及时追上来,双方一照面就打。最吃亏的是我们,夹在当中,手里又没枪,只好找地方躲。算和尚倒霉,之前冲得太快,腿就啪得给打了一枪。”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创造之路万界最豪投资系统都市第一武神依然不悠然打造全新地球我真不是在吹牛谁说金手指有助谈恋爱他来自韶光深处百妖行世录从此住进你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