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41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8:59: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下午两点?

    答应还是不答应?

    常镇远犹豫了两秒,答应了。

    赵拓棠没有立即答复。

    常镇远知道他在迟疑什么,明天不是双休日,下午两点是上班时间,作为警察竟然答应得这么爽快,看上去太像警方设下的陷阱。但是他不能表现出他猜到赵拓棠的想法,这会让对方产生防备的心态,所以他故意用不放心的语气发了一封像是威胁的信:

    不要放我鸽子!不然你知道后果。

    赵拓棠终于来了答复:好。

    常镇远知道他一定会答应,因为对方一定很想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人都有好奇心。这是人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它是创造的动力,也是死亡的诱因。

    51、“恶行”累累(十)

    既然和刘兆摊了牌,很多事就不能再随心所欲,所以常镇远在回去的路上打了个电话给刘兆,报备邮件的事。

    刘兆知道后勃然大怒,“谁让你私自答应他的?”

    常镇远晚上的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被刘兆这么一吼心情更差,但想到长远之计,不得不暂时按捺下心情道:“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在就去回绝。”

    “你!”刘兆郁闷得说不出话来。

    常镇远这次认罪态度比上次还好,不管刘兆说什么,都一声不吭地听着,刘兆说得口干舌燥,也知道自己拿对方没办法,只好用一句气势磅礴的大吼作总结:“洗干净屁股在家里等着!”

    他这句话实在吼得太响亮,连出租车司机都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常镇远面无表情地收起手机,不知怎的,脑袋突然冒出凌博今的那句“破案是很重要,但是,师父的贞操也很重要。”这些人脑袋都装的什么?

    正急吼吼地收拾东西赶往幸福田园的刘兆突然打了个喷嚏。他很快找到怪罪的理由,“一定是阿镖那小子气得我感冒!”

    常镇远回到家,发现凌博今坐在沙发里打瞌睡,看到他回来立马起身道:“我泡杯茶给你?”

    常镇远道:“两杯。”

    凌博今眉开眼笑地进厨房倒茶。出来的时候一手一杯,一杯给常镇远,一杯给自己。

    常镇远接过茶,“还差一杯。”

    凌博今反应极快,“谁要来?”

    “队长。”

    凌博今收敛起笑容道:“出事了?”

    “有行动了。”常镇远拄着拐杖,慢吞吞地在沙发上坐下。

    凌博今面色自若地放下手中的杯子,转身进厨房倒了第三杯参茶。但这杯参茶倒的时间被前面两杯都长,直到刘兆敲门,他才从厨房里出来。

    刘兆一进门,常镇远就感到一股寒风迎面扑来。

    “你个臭小子!”刘兆将手里的包往常镇远砸去。

    凌博今和常镇远都吓了一跳。他们印象中的刘兆是个典型的笑面虎,该威严的时候威严,该玩笑的时候玩笑,既能扛责任,又能团结队员,总之,是个温和又不失威严的人。像这样失态还是头一次。

    所以常镇远直到包摔到脸上才反应过来。包的金属扣直接砸在鼻子上,差点酸出他的眼泪。他将包放在一边,捂住鼻子低头不语。

    凌博今赶紧把手里的参茶递给刘兆,“队长,喝水。”

    刘兆接过杯子,拍着他的肩膀道:“你在这里住得惯吗?住不惯我给你另外找地方住,省的看他脸色过日子。”

    常镇远猜到刘兆会发火,但没想到发的这么直接。

    凌博今装傻道:“没啊,师父对我挺好的。”

    刘兆道:“把你推进火坑也叫对你好?”

    凌博今道:“师父没逼我,我自己同意的。”

    刘兆一屁股坐下来,对着常镇远直摇头,“你说你祖上烧了什么高香,碰上这么个任劳任怨的徒弟?”

    是啊,真是烧高香,所以才被人一枪崩得这么干脆!

    常镇远道:“赵拓棠约明天下午两点,江南路,老徐茶馆。”

    刘兆掏出根烟,叼在嘴里,点着火,吸了口才道:“这个计划上头还没批下来。”

    常镇远没吭声。

    刘兆道:“所以理论上,我们不能有任何行动。”

    他既然只说理论不说实践,就说明事情是有转圜余地的。常镇远静静地看着他。

    “但是正常的资料搜集,还是可以做的。”刘兆毕竟在这个位子上呆得久了,知道怎么在程序之内做点规矩之外的事。“现在只是初步接触,试探下赵拓棠的底细。相信赵拓棠也不会让你直接接触机密的事情,所以你尽量放轻松,自自然然得和他接触就行了。万一任务失败也没关系,我们另作安排。”

    常镇远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对他来说,这样好的机会当然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但他也知道警察的那一套和他当年的那一套不一样,所以没有插嘴。

    刘兆那过包,拉开拉链,拿出几样东西来。

    常镇远眉毛一扬。

    “这可是我全副身家,你注意着点。”刘兆慎重地把东西交给凌博今。

    常镇远伸手截住那只手表,仔细看了看,“假的?”

    这次轮到刘兆吃惊了,“你怎么看出来的?”

    怎么会看不出,真货他戴了好几个月。

    常镇远将钻表递给凌博今。

    刘兆干咳一声道:“组织上的费用有限,不可能真弄个十几万的钻表来。让赵拓棠看穿是假货也没关系,只要塑造出你拜金的形象就行。”

    常镇远又看那件衬衫。

    刘兆道:“这个是上次卧底用过的,真丝的。”

    常镇远再去翻香水。

    刘兆道:“这个根据个人需求,不想喷也没关系。”

    常镇远道:“只有手表衬衫和香水?”为什么他记得徐谡承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呢?他又想了想,才想起那些东西都是花他的钱买的!

    刘兆掏出手机关机,取出电话卡,然后递给凌博今,“先换着用几天。”

    他那手机是传说中的刘嫂给新买的,最新款,值六千多。

    凌博今边取手机卡边笑道:“队长,你心疼?”

    刘兆叹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啊。”

    这还是常镇远第一次看到刘兆流露出强烈的破案欲望。

    刘兆装好手机,拍了拍手掌道:“我们来情节模拟,看明天赵拓棠会使些什么把戏。”说实话,放凌博今单独会赵拓棠他仍然是不放心的,这种不放心带着一种矛盾。既希望他能够旗开得胜,打入对方公司内部,又希望他第一次就被赵拓棠排除出去,不用继续冒险。

    但最终,破案的欲望战胜他对新丁的担忧。

    每个新丁都像花草一样,需要成长,只是有的生长在温室里,有的生长在悬崖峭壁。无论哪一种,他的职责都是帮助他们更好的成长起来。

    “以赵拓棠的性格,他最可能做的,就是摸底。”

    在城市建设初期,江南路一带的生意不错,催生出不少店面,后来市中心建设转移,这一带就渐渐萧条起来。

    老徐茶馆也是那个时候开起来的,生意很冷清,幸好店面是买下来的,老板苦心经营,还算能过得下去。

    凌博今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他今天是单身赴会。既没有带窃听器,也没有带录音机之类的工具。其实在这种场合,带也没什么用,要是露馅,反倒引起对方的警觉。

    龙井很快上来。

    他边喝茶边玩手机。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挂在座位不远处的小桔灯,让原本就照不到什么光的角落越发晦暗。

    凌博今放下手机扭头。

    赵拓棠阴冷的视线藏在墨镜后头,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就像监狱长审视囚犯那般。

    凌博今不悦地皱眉,收起手机站起来。

    “你是凌博今?”赵拓棠摘下墨镜,目光竟在一刹那柔和下来。

    凌博今道:“我是。”

    赵拓棠将墨镜放进口袋,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来,“你想跟我混?”

    凌博今额头紧张一层薄薄的细汗,但他没有擦,而是警戒地看了看四周,像是怕有什么人注意到这边。

    赵拓棠慢悠悠地问道:“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呢?”

    凌博今这才重新坐下,摸着茶杯反问道:“你能给我什么?”从赵拓棠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他手上那只被外套盖住的手表。他淡然地瞟了一眼,回答道:“钱。”

    52、“忠心”耿耿(一)

    作者有话要说:凌博今刚想举杯,闻言杯子啪得又落到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他受惊般地看向门口和柜台,发现既没有人生客进来也没有人关注到这边,才稍稍松了口气,转头继续盯着茶叶发呆。但是那只不断磨蹭着茶杯外沿的手泄露了他内心的澎湃与不安。

    “拿不了主意,让Z跟我谈。”赵拓棠作势要站起。

    凌博今忙抬头道:“你能给我多少钱?”

    赵拓棠起身到一半,双腿微屈,身体前倾,视线正好与凌博今的视线相撞。

    这个年轻人有一双很漂亮清澈的眼睛。

    这是赵拓棠的第一印象。当然,他并不会因为这双眼睛而对眼睛的主人产生好感,他脑海中第一个掠过的念头是,这是个很容易掌握的年轻人。

    他重新坐下来,“你想要多少?”

    凌博今局促地低头看手指,似乎在衡量多少才合适。

    “一百万够不够?或者两百万?你想要多少?”赵拓棠淡然地问,丝毫不觉得自己脱口而出的数字对对面的年轻人造成了多大的冲击。

    凌博今抬起头,白皙的面容泛起两朵淡淡的红晕,“我……”

    他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赵拓棠毫不留情地打断,“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值这个价呢?”

    凌博今眼睛微微张大,红晕很快向四周渲染开来,犹如晚霞一般,一直蔓延到耳根。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此住进你心里依然不悠然我真不是在吹牛百妖行世录打造全新地球创造之路他来自韶光深处万界最豪投资系统谁说金手指有助谈恋爱都市第一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