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42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8:59: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这样吧。”赵拓棠摸出墨镜,考虑了下道,“公司正好在招人,我介绍你去,每个月底薪五千,奖金看你的表现另算。每年年底都会有红利可分,只要好好干,我保证你在五年内买到一套市中心的大房子。”

    凌博今张了张嘴,眼神流露出不甘的神色。

    赵拓棠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名片夹,抽了张名片给他,“考虑清楚打电话给我。”

    “可是我,Z他说的不一样。”凌博今用力地捏着名片,力量大得像要把它捏出个洞来。

    赵拓棠站起身,利落地戴上墨镜,手指在桌上轻轻一敲,居高临下地看着凌博今道:“那你去问问Z,他觉得他能给我什么好处。”

    凌博今识趣地闭上嘴巴,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出大门,径自上了车,扬长而去。

    他一个人又在茶馆里坐了一会儿,才结账走人。

    从凌博今出门起,常镇远手里的动作就没有停下来过。

    电视画面走马观花一般,不停从一个台跳到下一个台,然后一圈一圈地轮换,直到墙上的挂钟走到四点。

    凌博今和赵拓棠谈了一个多小时?

    常镇远拧眉。

    他清楚赵拓棠的个性,今天这样的会面根本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赵拓棠只是想要一个突破口,凌博今的身份暴露之后,赵拓棠肯定会围绕着他调查,直到抓住Z。

    所以他们之间的对话不重要,凌博今这个人才重要。

    对常镇远来说,用凌博今既是一箭双雕,也是把自己置于险境的一种冒险。他和凌博今是室友,所以赵拓棠第一个怀疑的人肯定是他。

    所幸,就算赵拓棠把常镇远这个人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档案翻过来,也找不到和庄峥有关的任何蛛丝马迹。

    也许命运让他重生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就是为了让他能够无所顾忌地躲在暗处将敌人一个又一个扼杀在不知不觉中。

    这样,他的人生就会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他关掉电视。漆黑的屏幕倒映出他冷漠的脸。

    凌博今直到晚上九点才回来。在五点多的时候,他发过来一个短信,说晚上不回来吃饭,常镇远直觉蹊跷,却强忍着没有追问原因。这种憋闷等他回来终于爆发。

    常镇远阴沉着张脸,看着一身酒气的凌博今,冷声道:“去喝酒了?”

    凌博今点头道:“和头儿一起喝了点。”

    常镇远眯起眼睛,“刘兆?”

    凌博今觉得他口气有点古怪,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

    常镇远心里掀起惊涛骇浪。难道刘兆打算从凌博今入手,把他一脚踢开?

    这不是不可能的,毕竟从计划一开始,他就在不停地自作主张,别说把他一脚踢开,哪怕是停职调职都说得过去。但是计划已经开始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才把他弄走未免下作。

    常镇远一边唾弃刘兆,一边庆幸没有交出和赵拓棠通信的邮箱。其实不是刘兆不想要,而是要过两次都被常镇远用各种各样的借口推托了过去。这个邮箱可以说是知情人Z身份的证明,没有邮箱,凌博今的戏演得再好也没有用。

    想到这里,他的心又定下来。刘兆当然也很清楚这一点,他没有强行逼他交出邮箱可见还没有过河拆桥的打算。

    凌博今当然没想到自己从进门到去厨房倒水这段时间,常镇远的脑海中已经闪过这么多的念头。

    “师父,我见到赵拓棠了。”他捧着茶,在常镇远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常镇远道:“要签名了?”

    “要了张名片。”凌博今从口袋里掏出来。上面的信息警察局早就有档案备份,所以有没有都是一样。

    常镇远瞄了眼。还是他以前统一印刷的那一套,黑底金字,边上还有两条花纹。“没说什么?”他收回目光。

    凌博今将名片放回口袋,“说了很多。”他的记忆力相当好,几乎把他和赵拓棠下午在茶馆里的话原封不动的复述了一遍,其中还加了一部分赵拓棠当时的神态,让常镇远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出当时的场景。

    凌博今见他半晌不语,低声道:“我是不是搞砸了?”

    常镇远道:“不,你表现得很好。”如他想象中的那么好。其实对于凌博今的表现他并没有太大的担忧,当初徐谡承能够迷惑庄峥,今天凌博今就能糊弄赵拓棠。他更看中的是赵拓棠的心态,毕竟他手上没有太多可以挥霍的筹码。

    凌博今道:“他并没有信我。”

    常镇远道:“今天就算他私生子出现在他面前,他也不会马上相信的。他就是这样的人。”谨小慎微、伺机而动。

    凌博今道:“师父很了解赵拓棠?”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古人的话总是有道理的。”常镇远说完,抬眸扫了眼他衬衫上的酒渍。

    凌博今似乎觉得热,抬手顺手解开衬衫的扣子,露出大半胸膛,“头儿今晚请我们几个吃饭,说是庆祝赵拓棠上钩。”

    常镇远道:“大头他们都去了?”

    “小鱼儿要约会没去。”凌博今说着,又解下了钻表。他转头见常镇远沉默不语,忙道,“头儿怕你腿脚不方便,所以才没叫你,说等你腿好了再庆祝。”

    常镇远盯着面前的桌子,别有深意道:“队长是不是有其他的计划了?”

    凌博今眸光闪了闪。

    常镇远没听到他回答,就知道事情与自己猜测的八九不离十,嘴角不由勾起一丝冷笑,“他想让谁演Z?”他霍然转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凌博今的酒气好似从脸上一直往下蔓延,连胸膛都泛起粉红色来。

    客厅静得落针可闻。

    常镇远的目光异常清冷。

    凌博今望着他,才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好好看过这位身上总是覆盖着冰霜的师父,所以从来没发现他的五官竟然是这么清隽漂亮,尽管眼中带着冷意,却使得整个脸庞更加亮眼起来。他的喉结动了动,喝的酒好似在胃里上下扑腾,以至于身体越来越燥热。

    53、“忠心”耿耿(二)

    一冷一热的目光在半空对接,交融……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你喝了多少酒?”常镇远皱眉。

    清冷的声音硬生生地扭转凌博今的视线,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仰头喝完杯子里的水,清了清嗓子道:“不多,两三瓶啤酒吧。”

    这真不算多。

    常镇远盯着他发红的耳根,眉头不觉皱得更紧。印象中,徐谡承的酒量很不错,喝得凶时,哗啦啦下去两瓶白酒,出门还能走直线,而且酒风更好,喝醉倒头就睡,一句闲话没有,要不是这样,也不能在他身边卧底这么久。怎么到凌博今这儿就差这么多?难道说,公安给卧底做的培训还包括酒量?

    要是这样,凌博今可真是名副其实的璞玉,不雕琢雕琢,根本难当大任。以赵拓棠的谨慎,酒后吐真言这个环节绝不会少。

    常镇远这边还在为凌博今的酒量烦恼,凌博今那边又控制不住地将视线移到常镇远脸上去了。

    两人各想各的,倒也宁静。

    不过这样的宁静很快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

    凌博今惊得差点摔了杯子,手忙脚乱地拿稳后,常镇远已经接起了电话。

    “和尚到了吗?”刘兆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

    常镇远道:“正在发酒疯。”

    凌博今张了张嘴,默默地拿着杯子去厨房了。

    “他今天表现得很不错,大出我的意料。”刘兆微微一顿,又接着道,“你的眼光很好。”

    常镇远道:“我不止眼光很好,表现也会很好。”

    刘兆道:“关于这个计划,我稍微做了下完善,很需要你的配合。”

    当上级对下级用非常客气的态度说很需要你的配合时,通常说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有难度,所以常镇远沉默着没接腔。

    刘兆经过这阵子他的各种“杰出”表现,多少能摸到一点他的性格,非常识趣地接下去道:“我打算设定一个知情人Z的人物出来。”

    常镇远道:“我已经进入角色了。”

    刘兆道:“这是个危险的角色,也许会用到长跑,我们需要一位健全的人来扮演。”

    常镇远道:“我会痊愈的。”

    刘兆道:“这点我完全相信,但是不知道赵拓棠会不会给你休养的假期。”

    常镇远抿唇。刘兆说的其实很有道理,这点他自己也知道,但知道和接受是两回事。他现在的心情就像一个工程师好不容易划出一张满意的设计图却被别人剽窃使用。

    “不过,你并不是没有任务。”刘兆话锋一转,又道,“虽然知情人Z暂时由我来扮演,引开赵拓棠的注意力,但是和赵拓棠的接触还是由你来。”

    常镇远一怔,心情像坐云霄飞车一样,瞬间从低潮回到高潮。刘兆的意思就是说,设计图还是由他来画,但是风险都由他来承担?这简直是想都想象不到的好事!

    “不过知情人Z是两个人的事只有你和我知道。”刘兆沉声道,“我希望严格保密。”

    常镇远看着从厨房里出来的凌博今,眼睛微微眯起,听刘兆的意思,这件事竟然要连凌博今也瞒着?他是想一个独揽功劳?还是防止知道的人太多走漏风声?

    “好。”他毫不犹豫地答应。管他哪种理由,反正他的目的就是让赵拓棠死无葬身之地。

    凌博今偷偷地瞄了继续打电话的常镇远一眼,见他没有继续注意自己,心情蓦然一松,用口型道了声晚安,转身进了房间。

    刘兆道:“今天凌博今与赵拓棠见面的时候,注意到了一件事,我觉得我们可以留心一下。他说赵拓棠进茶馆之后,并没有服务员来招呼。”

    常镇远挑眉道:“茶馆服务员认识赵拓棠,知道他今天会来,而且不需要点任何茶水?”

    刘兆道:“所以我怀疑这家茶馆和赵拓棠私底下有关系。”

    和赵拓棠私底下有关系的茶馆……

    常镇远想了想道:“你帮我查查这家茶馆的登记人是谁。”

    “我查过了。”刘兆道,“是一个叫成云妹的女人,今天四十一岁。”

    她居然还在这个城市?而且就生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常镇远握着话筒的手指微微一紧。

    刘兆明显听到电话那头的呼吸声变粗,试探道:“你认识她?”

    常镇远道:“不认识,只是觉得名字有点耳熟。”

    刘兆道:“我也觉得有点耳熟。今天时间紧迫,能查到的线索不多,我想明天再顺着这条线索摸摸看。如果这家茶馆真的和赵拓棠有关系,我反倒放心了。说实话,和尚去得太早走得太晚,那一瘸一拐的形象都没让赵拓棠瞧见,我觉得非常可惜。”

    常镇远道:“放心。以赵拓棠的手腕,迟早能把他的资料挖出来。”

    刘兆语气突然变得凝重,“这是我担心的另外一件事。和尚用的是真名,也就是说,他现在是在用凌博今的身份卧底,一旦卧底身份被揭穿,我怕会连累他的家人。虽然我已经托关系,把警局关于和尚的资料修改掉了,但是如果他查到和尚出生的城市,那还是会露馅的!所以我们这边一定要统一口径,绝对不能让赵拓棠找到蛛丝马迹。”

    常镇远心中一动,脑海中猛然产生一个极恶毒的主意,但是与这个注意伴随而生的是一股陌生的反感情绪。

    “你听到我的话了吗?”刘兆听他久久不答,不耐烦地又问了一遍。

    “嗯。我知道。”常镇远将两股情绪一起压了下去。

    刘兆道:“记得,和尚小时候被父母抛弃,是从孤儿院出来的,从小要强。这点和赵拓棠非常相似,相信他能够从凌博今身上找到共鸣,从而更容易接受他的想法。我和大头他们都已经对号口径了,总之,他们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现在处于被动地位,主要看赵拓棠怎么继续出招。你是唯一可以主动出击的人,但是,每次出击前一定要和我通气,我可不想让知情人Z人格分裂!”

    常镇远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为什么刘兆要想出两个人一起扮演知情人Z这个主意了,看来他是发现强迫威胁对他不起任何作用,所以才想用合作的方式让他乖乖听话。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修真兵王在都市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回到都市当枭雄金牌女助理A到爆如果不是遇见你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猎尽诸魔我捡垃圾能成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