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44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8:59: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好吧。”凌博今笑眯眯地往楼下走,却被王瑞在后面拍了一下脑袋,恼怒道,“干嘛?”

    “你的笑容太碍眼了!”

    常镇远锻炼完身体,回房间用水擦了擦,下楼开始吃早餐。耽搁了这么会儿,早餐有点冷了。他边吃边想,也许该打电话让凌博今再买个微波炉回来。不知道现在的微波炉有没有烧烤功能,要是有的话,早上还能吃烤面包。

    他吃完早餐,又把这些事记下来。

    然后拄着拐杖在客厅里活动了会儿,才坐下看书。

    三十岁前的庄峥一直活在姚启隆的阴影下,战战兢兢。三十岁到四十岁的庄峥为事业打拼,劳心劳力。四十岁后的庄峥才开始过庄峥真正想过的生活,简单、规律、宁静。

    常镇远睡了一夜,前尘往事就纠缠了他一夜。从噩梦中醒来后,他突然发现现在的自己既不是三十岁前的庄峥,也不是三十岁到四十岁的庄峥。

    姚启隆已经不存在了,没有人能够威胁他的生命,没有人再让他心惊胆战地活在对方的阴影下。而事业,警察这份事业显然不是他想要的,因为回报率太低,而复仇,如果也算一项事业的话,那么它的回报率更低,总结起来就两个字——爽快。可是风险呢?非常大。那么他为什么要做一件风险那么高回报率那么低的事?

    这种事三十岁前的庄峥不会做,因为那时的他很清醒。

    三十岁到四十岁的庄峥不会做,因为那时的他很精明。

    四十岁后的庄峥呢?

    他做了。因为安逸富足的生活让他将拥有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其实想想,前世的姚启隆,前世的赵拓棠……他们死得并不比自己轻松。一个被自己最爱的和最信任的人出卖,一个被自己的老大陷害…… 常镇远猛然收住思绪。

    他不愿意再想下去。因为他发现他的心态正渐渐朝着老年人的方向发展,老年人总是喜欢回忆过往,然后反省、懊恼……他一点不愿意。

    他不是庄峥了,他是常镇远。一个拥有庄峥思维却不必背负庄峥包袱的常镇远。

    这样有什么不好呢?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黑屏上自己的倒影,第一次,有意识地将胸口涌起愤怒、憎恶、仇恨、不甘等负面情绪一点点地压下去。

    突兀的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他的思绪,将正要抚平的负面情绪重新激起来。

    常镇远不悦地拿起电话,却没吭声。

    “阿镖?”那头是刘兆。

    “嗯。”

    刘兆道:“还没起床呢?”

    “起了。”

    “哦。”其实刘兆对他几点起床一点都不感兴趣,很快带到他想问的话题上来,“你和赵拓棠联系了吗?”

    “没有。”常镇远道。

    刘兆道:“这样不行啊。最好尽快跟他联系一下,总是吊在这里,对和尚不利啊。”

    常镇远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这一瞬间特别想将所有事都丢下不理,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做得这么鲁莽,不然肯定会引起刘兆的疑心。说自己突然想开了,想退一步开阔天空了,刘兆能信吗?恐怕他自己都不信。常镇远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一步退得是暂时的还是永远的。

    如果是暂时的。

    他道:“那您看怎么说呢?”

    刘兆想了想道:“这个,主要我不知道你们以前的交流记录,不好说啊。要不你提议个,我们参详参详。”

    常镇远道:“我斟酌口气,意思你定吧。”

    他一下子变得这么谦虚,反倒让刘兆有点受宠若惊,想了想道:“主要探探他口风,决定下一步的计划怎么做。”

    常镇远道:“好。”

    他利落地挂下电话,一点都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谁知道这边话筒刚放下,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来了。他原以为是刘兆还想絮絮叨叨往下说,但接起来才知道电话那一头是他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父亲。

    常父一开始问了些他的近况,听说他腿受伤休息在家,竟道:“也好。”

    常镇远冷笑。世上居然有这么奇葩父亲,听到自己儿子脚瘸了竟然说也好。

    不过常父很快解释道:“我最近工作上有些调动,别人知道你是我儿子,想要上门拜访。既然你腿不舒服,医生让你静养,我就叫他们以后再来。”

    常镇远道:“调到哪里?”

    常父道:“你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些事情来了?”

    常镇远不语。

    “是平调,都一样的。”常父道,“总之,我这边的事你就不要担心了。我知道你买了房子,应该还贷着款吧,我又给你汇了五万,先用着吧。”

    “谢谢。”头一回做二世祖,常镇远有些别扭。

    幸好常父也没听出什么,又问了几句关于励琛的事,听说他们有来往,语气沉了沉,道:“励琛啊,他们家是什么人家你心里总有数的吧。礼仪上来往不可避免,但绝对不能牵扯到利益。励家啊,有些钱赚得太黑。你要是掺和进去,说不定我们一家子都要完蛋的。”

    这还是常镇远头一次听常父用这么严厉的口气说话,试探道:“贩毒?”

    “贩毒?”常父好似不屑地笑了笑,“行了,你别操这个心,好好养伤吧。总之,你的未来我会好好安排的,别多想。”

    常镇远取消通话,刚刚才有些平静的心湖又被拨乱了。

    看来,常镇远这头也不太平。

    56、“忠心”耿耿(五)

    作者有话要说:暂且把这些烦心的事情都抛到脑后,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家庭卫生问题。前阵子他脑袋里转悠的全是复仇卧底复仇卧底,现在稍微放开了些,就发现家里乍一看还过得去,仔细摸摸,全是灰尘。凌博今自己打扮得挺体面,但家庭卫生从来不做,最多每天吃晚饭下楼倒个垃圾,以至于他们从搬进来到现在还没有好好打扫过卫生。让凌博今晚上回来做大扫除虽然是临时起意,但这个念头却是很久之前就埋下的。

    常镇远一个人在卫生间和厨房里逛了逛,发现连打扫卫生的工具都不齐全,看来要再发个短信给凌博今,在清单上多加一些东西。

    他边看边想,一会儿把想到的东西一股脑儿全发给凌博今,让他买齐。

    时间将近中午的时候,他换了身衣服下楼。这几天在家吃得都是简单的炒饭面条,嘴里快淡出鸟儿来,他打了个的,、去了城市另一头一家火锅店狠狠地吃了一顿,然后又跑进一家网吧,发了封邮件给赵拓棠。

    这次他没有斟酌语气,也没有猜测对方见过凌博今之后一直没有消息传来是否另有意图,而是照着刘兆的意思,直接了当地写道:

    人看过了,什么时候合作?

    发完邮件,他还故意坐了会儿,看这次赵拓棠会不会这么巧合,刚好也挂着邮箱。但事实证明,他们之间的默契比他想象中还要差一点。

    常镇远潇洒地退出电脑,从网管那里取回押金,一瘸一拐地出了网吧。

    下午的日头有点热,街上不少人都穿着单件。

    常镇远也觉得有点热,找个了电话亭,在里面靠着脱衣服。等他脱掉外面的羊毛衫出来,就听到车喇叭嘟得响了一声,转头就看到励琛从他那辆奥迪A8上下来,一脸惊喜,“特地来找我的?”

    常镇远疑惑地看着他。

    励琛苦笑道:“差点忘了,就算给了你钥匙,你也从来没有问过要去哪里开这道门。我就住在前面的公寓楼里,反正都来了,上去坐坐吧。”

    常镇远想到常父的叮嘱,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要去超市买东西。”

    励琛道:“这里附近没什么大型超市啊。”

    “我做错车了。”常镇远脸不红气不喘地道。

    励琛笑道:“看来天意让我当你的司机,来吧。上车。”

    话说到这份上,再推拒就显得矫情了。常镇远只好慢吞吞地来到车边,任由他为自己打开前车门,再绅士地关上。

    励琛随后上车,拉过安全带,却不马上扣上,而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常镇远一眼道:“还记得你第一次坐我的车,满脸兴奋,连安全带都要帮我系。”

    常镇远想象不能,淡然道:“啊,真土包子。”

    励琛将安全带扣上,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些,“我觉得很可爱。”他并不是一个习惯讨好人的人,更不习惯一个劲儿的热脸贴冷屁股,常镇远明显的拒绝态度显然已经触碰到他忍耐的底线,就好像一条路走到头,就有了分岔,需要面对左边是放弃右边是继续的选择。

    常镇远当然看得出他态度的转变,但是像励琛这样的人,稍微给他一条缝隙,他就有本事开凿出一条京杭大运河来,所以绝对不能让对方有任何可趁之机,不止因为常父的警告,还因为他励琛与侯元琨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想去哪家超市?”

    “物最美吧。”

    励琛道:“哪里?”

    常镇远道:“下一个十字路口右拐一百米就到了。”

    励琛道:“你对这一带很熟悉。”

    “我已经是本地人了。”

    “你想过回去吗?”励琛声音微沉。

    常镇远道:“回去做什么?”

    他不过是随口一句,在励琛听起来却有种自暴自弃的意思,稍稍缓解他心中的不悦,口气稍软,“吴姨是大家小姐,嫁给常叔的时候年纪又轻,难免有点小姐脾气。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人要向前看。这么多年来,常叔夹在你们中间,一直很不容易。他五十出头的人,却每个月都要去染一次头发,你作儿子的,总应该体谅他一点。”

    常镇远从他的只字片语中,慢慢拼凑出常镇远的身世。这位吴姨一听就不是常镇远的亲生母亲,那么是后妈?常镇远的母亲是过世还是离异?看常镇远的生活环境,多半是过世。只是不知道她生前和常父是否结过婚,常镇远算婚生子还是私生子?

    励琛见常镇远沉思不语,以为他依旧没想开,不由伸出右手,轻轻地握了握他放在大腿上的手,“再说,回去之后,你还有我。”

    ……

    那真是死也不能回去。

    常镇远不着痕迹地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指着旁边的标牌,“地下车库从这边进。”

    励琛缩回手,重新放在方向盘上。

    下了车,常镇远才走没几部,就听到后面响了下锁门声,励琛随即追上来,“买什么?我帮你推车。”

    常镇远道:“没什么,先买包纸巾吧。”

    励琛:“……”

    其实进了超市,常镇远很想自己买清单上的那些东西,只是后面跟着励琛这条大尾巴让他浑身不舒服。

    “我记得上次去你家,好像没有家庭影院……”励琛推着车,低头看着家用电器,“不如买一套回去?”

    常镇远不耐烦地停下脚步,不耐烦道:“买不起。”作为伤残人士,他不想走冤枉路。

    励琛道:“我送你。”

    常镇远道:“无功不受禄。”

    励琛推着推车走过来,头微微凑近他的耳朵,轻笑道:“我们是无功不受禄的关系吗?”

    常镇远道:“现在是。”

    励琛道:“以前不是。”

    “关系总会变的。”

    励琛点点头,自信道:“我会让他变回来。”

    常镇远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走远,然后掏出手机拨电话给刘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如果不是遇见你金牌女助理A到爆修真兵王在都市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回到都市当枭雄我捡垃圾能成宝猎尽诸魔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