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46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8:59: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常镇远歪头想了想,“老油条饭店?”

    大头挠了挠头,含含糊糊道:“就那样呗。”

    王瑞道:“哪样啊?”

    “有你这么管师父闲事的吗?”大头不耐烦地挥手道,“快把菜都端出来。”

    王瑞撇了撇嘴角,转身去厨房端菜。

    凌博今识趣地站起来帮忙。他腿伤好得差不多,行走与往常无异。

    大头等他们都进去了,才压低声音说:“人家姑娘还想再考虑考虑。”

    常镇远道:“考虑什么?”

    “你知道,干我们这行的,有风险。谁找伴儿不想找个踏踏实实安安稳稳的?所以,她说她还要再想想。”大头怕常镇远对那个女青年有想法,忙道,“她也是个实在人,知道我年纪不小,也不想耍着我玩。她说了,要真成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所以肯定得考虑得谨慎些。那是对的。”

    常镇远不说话了。感情这种事,他没什么发言权。千挑万选怎么样,考虑谨慎又怎么样,到头来对方一抬手一颗子弹就解决了。

    “你呢?”大头问道。

    常镇远道:“暂时没打算。”

    大头道:“得考虑了,兄弟。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以为自己不用着急,有的是时间去挥霍,但现在才知道,急不急……它就是一转眼的事。”

    常镇远道:“一个人也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大头瞪大眼睛,“难道你不想找个老婆生个胖娃娃?”

    常镇远道:“有什么用?”

    大头愣住,“传宗接代,养儿防老啊。”

    常镇远道:“要是不孝呢?”

    “那你得好好教他啊。”大头盯着常镇远,“阿镖啊,我觉得你这个想法不对头啊。”

    常镇远笑道:“我跟你开玩笑呢,你还认真啊。”

    大头一拍他的肩膀,“切,我也就顺着你玩笑玩笑罢了。”

    正好凌博今和王瑞端菜出来,两人就婚姻子嗣的讨论就此中断。

    吃完饭,常镇远留了两个火龙果和两串葡萄给他们,顺便收买了大头上楼打扫卫生。

    大头原以为是扫个地擦个桌,最多洗个碗,但真干上活了才知道那就是学生时代的大扫除,从窗户到地板,连桌子椅子都不放过……这里虽然没有黑板,但是其他板可一点都不少。

    大头看着常镇远把鸡毛掸子接到晾衣架上,然后仰着脖子开始勾天花板边角的灰尘,眼睛都直了,“你不是打算明天娶老婆吧?这屋搞这么干净,当新房啊?”

    常镇远道:“你房子没这么搞过?”

    大头老老实实道:“还真没。”

    常镇远道:“你先实习,回去再实践。”

    大头:“……”

    王瑞在楼下什么都收拾好了,连电视连续剧都看完两集,还不见大头下楼,不由好奇地上来看看。一进屋,他就闻到一股清新的清洁剂的味道。然后看到大头和凌博今带着报纸做的济公帽从楼上下来。

    “你现在才来帮忙?”大头随手把抹布递给他,“去厨房搓一搓。”

    王瑞吃惊道:“还没打扫完?”

    大头道:“还有两个房间,很快了。”

    王瑞无语地去厨房搓抹布。

    大头说的不错,的确是接近尾声。

    四个人又搞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总算完成。

    常镇远原本打算下面给他们当宵夜,但大头累出一身汗,急着下去洗澡,所以婉拒了。

    等王瑞和大头走后,常镇远也吃力地坐在沙发上,半天没动。

    虽说有凌博今和大头两个生力军帮忙,但常镇远知道大头做事马虎,所以很多地方宁可亲力亲为,他一条腿不能用力,花的力气自然比别人多了一倍,所以一场大扫除下来,他花的力气最多也最累。

    凌博今出了点汗,却不觉得怎么样。以前在警校,这样的运动算是小儿科了。他从厨房里泡了杯茶,放在常镇远面前,轻声道:“师父喝茶。”

    常镇远睁开眼睛,看了看参茶,半晌才道:“我喜欢喝蜂蜜茶。”

    凌博今怔了怔,笑道:“我马上去泡。”他去翻那三个超市的大袋子。等他翻出来泡好,发现常镇远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他从房间里拿了毯子,轻轻地盖在他身上。

    常镇远动了动头,很快又睡过去。

    凌博今拿起参茶慢慢地喝起来。

    他可以感觉到,常镇远的态度正在慢慢地转变。尽管表面上还是冷冷淡淡的样子,但是从今天早上他给他购物清单让他回来做大扫除开始,他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同了。常镇远似乎开始真正地接受他进驻这间屋子,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他只是晚上寄居在这里的住客。

    虽然不知道转变产生的原因,但他喜欢这个结果。

    喝完参茶,他起身做收尾工作,先放好清洁工具,再将超市买回来的东西一一摆好。

    常镇远买了很多食物,而且都是双份。

    凌博今哼着小曲将牛奶放进冰箱,随即听到手机铃声响起。他第一反应是把手机关掉,但是走出厨房才发现铃声来自常镇远的手机。

    常镇远迷迷糊糊地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时,眉头不耐烦地皱起,犹豫了下才接起来。

    “队长。”他的声音微微沙哑。

    “睡了?”刘兆问道。

    “嗯。”常镇远没否认。

    “邮件的事怎么样?”

    常镇远道:“我问了,问他什么时候行动。”

    “嗯。”

    常镇远觉得刘兆有点反常。要是以往,他一定会追问邮件每字每句,但今天他听上去有点心不在焉。大概因为这份不同寻常的心不在焉,所以常镇远在对方没有开口的静默里依旧保持着通话状态,没有挂机。

    过了会儿,那头传来关门声。

    刘兆喘了口气才问道:“最近励琛有找过你吗?”

    励琛?

    难道是关于侯元琨义子陈强富的案子?

    “今天还巧遇了。”常镇远没打算瞒他,反正也没什么好说的。

    刘兆声音明显紧绷起来,“他有没有说什么?”

    “他打算送我一套家庭影院。”常镇远道,“怎么了?”

    刘兆迟疑了会儿,才问道:“你觉得,让你去励琛身边卧底,希望有多大?”

    常镇远怔住了。

    58、“忠心”耿耿(七)

    到励琛身边卧底?

    先不说希望有多大,先说阻力,常父那一关就通不过。再说,励琛虽然不是道上混的,但黑起来,绝对不逊色给他和赵拓棠。更别提励琛现在对他有那方面不干不净的心思,他是有多想不开才自己送上门去当卧底?

    想是这么想,但话不能这么说。

    常镇远斟酌着道:“我也是这阵子和他重新熟悉起来的,接触的次数还不多,不好说。”

    刘兆道:“他不是连日记都能给你嘛。”

    常镇远道:“他那不是拿我当枪使吗?”

    刘兆不说话了。的确,常镇远提供的几次资料都是和赵拓棠有关的,从励琛和侯元琨的交情来看,的确可能是在帮侯元琨扫清本市最大的对手。

    常镇远试探道:“他那里有情况?”

    刘兆道:“嗯。这样吧,你先和励琛接触接触,看看从哪里入手比较好。”

    “和赵拓棠的案子有关吗?”常镇远问。

    “和赵拓棠没关你就不办案了?”刘兆道,“我从很早就觉得你对赵拓棠的案子好像特别执着,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常镇远道:“大概他特别难抓吧。”

    刘兆道:“我们是人民警察,最重要是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和刘兆同事这么久,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些的道理。但是这些道理对他有什么用呢?他是庄峥,自己都数不清自己侵害过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多少次了。

    刘兆似乎也有点心不在焉,没有长篇大论地说下去,而是随便说了几句就挂电话了。

    凌博今把蜂蜜茶热了热给他。

    常镇远喝了一大口道:“你觉得励琛怎么样?”

    凌博今想了想才道:“以我们的立场,不适合当朋友。”

    常镇远笑笑。

    第二天,刘兆一大早开车过来接常镇远上班。

    常镇远边吃早餐边腹诽。从他犹豫是否放过赵拓棠的那刻起,对报仇这件事已经不像之前那么上心了,连带着,上班的积极性也大打折扣。以前是刘兆不让他去,他偏要去,现在是刘兆接他去,他想把刘兆踢到天边去。

    凌博今等人都趁机蹭车。

    大头坐前排,侧头看了看刘兆道:“刘头儿,你眼眶怎么黑了?别是遭遇嫂子家庭暴力了吧?”

    刘兆道:“你做梦呢。”

    大头道:“唉,我倒宁可家里有个人对我暴力暴力。”

    刘兆道:“牛鼻子,听到你师父的愿望了吧?”

    王瑞道:“我没问题,但头儿得照着我,不能让师父找机会公报私仇。”

    刘兆道:“行,我兜着。”他从后视镜看了看靠着椅背闭目养神的常镇远,“怎么呢?在家呆着也这么累?”

    大头将他们几个昨晚做大扫除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系统死了本宫在现代养崽崽暴富了开局从99个人同时修炼灵眼鉴宝师团宠大佬:妈咪,你马甲掉了我真不是装逼打脸镇国赘婿高四影帝:我靠学习上热搜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眺望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