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57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9:38: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凌博今喃喃道:“希望午饭前能赶到加油站。”

    直到午饭时间,漫长的车队还像蜗牛爬似的你动一会儿,我动一会儿。

    凌博今和旁边几辆车的车主都混熟了,天南地北地聊起来。其中一个车主的女儿给了他一根火腿肠。凌博今吧火腿肠给常镇远,常镇远毫不客气地吃掉。

    小路脱了警服,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件外套来,披着上了人家的车斗地主。

    唯独常镇远孤单影只。

    一个车主和凌博今聊得开了,就道:“只是你们领导吧。”

    凌博今笑道:“可以这么说。”

    车主道:“一看气势就不一样。”

    凌博今道:“是啊,人特正气。”

    “不是正气。”车主压低嗓音道,“特官僚主义。”

    凌博今一怔,笑道:“没吧。”他和常镇远相处这么久,倒真不觉得他官僚,甚至很多时候觉得他有点匪气。

    车主道:“跟你说真的,我眼毒着,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我眼睛一瞄就知道。一看他就不常给人低头哈腰。”

    凌博今道:“这倒是。”

    车主得意了,“是吧?而且还不太好伺候。”

    凌博今听他嗓门有点大,干笑着不说话了。

    两人聊了会儿,凌博今回来喝水,就听常镇远不愠不火道:“你打算怎么伺候我啊?”

    69、“杀气”腾腾(八)

    作者有话要说:听说JJ抽好了?那我作者有话说就不放了哇。

    凌博今猜到车主的音量会让常镇远听到,却没想到他问得这么直接,赔笑道:“赵哥他开玩笑的,师父别往心里去。”

    常镇远道:“我很期待他开的玩笑。”

    凌博今旋开盖子,闻言把矿泉水瓶凑到常镇远面前,笑道:“要不我伺候师父喝水?”

    常镇远垂眸瞄着瓶口。

    凌博今发现自己开了一个并不是很好笑的玩笑,瓶子举在半空中,不知道是该进一步还是退一步。正好后面的车摁了下喇叭,他才注意到前面的车动了,连忙缩回手盖好盖子钻进驾驶座,发动汽车往前开。

    小路斗地主斗得如火如荼,见有人开车,更全身心地投入到打倒资产阶级的斗争中去。

    车队缓慢移动,道路竟渐渐通畅了。

    这下小路急了,眼睛一直往警车的方向瞄,生怕一个不小心不见了。

    凌博今笑道:“要把小路丢了怎么办?”

    常镇远道:“你一个人伺候我到D市。”

    凌博今笑容变苦,“师父,那句话不我说的。”

    常镇远道:“他是为你打抱不平。”

    凌博今抿了抿嘴唇,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常镇远看着他青涩的侧脸,突然意识到这个年轻人其实只有他一半左右的年纪,要是自己早婚,也许儿子就该这么大了,怪不得他会把自己当做他的父亲。这样为难他,让他有种打起小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的心情陡然变差,也没了继续调笑的心思,淡然道:“我说笑的。”

    凌博今眨了眨眼睛,飞快地往旁边斜了一眼,似乎对他突如其来的解释有几分不知所措。

    常镇远抱胸缩身,靠着窗户打盹儿。

    道路终于通顺,小路坐的那辆宝马一直在视线内不远不近地领着路,直到下个收费站,小路才嬉笑着上车来。他有点怕常镇远,坐上车后还特地瞄了眼他的脸色。

    凌博今笑道:“赢了多少?”

    小路道:“挨了两下手板子。”

    凌博今道:“这可真的是赌债肉偿啊。”

    小路跟着打了个哈哈,见常镇远没说什么,才放下心来。

    经过这么一耽搁,到D市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接待的警局表示他们远道而来辛苦,办手续提人又要费不少时间,开夜车不安全,不如留下来住一夜。凌博今被他们款款盛情磨得没办法,只好给局里打了个电话,刘兆批了,于是三人就在对方警局的招待下入住警局附近一家酒店。

    凌博今和常镇远一间,小路和负责招待的警察小郭一间。

    小郭晚上还特意请他们吃了一顿,警局不少人都来了,轮番灌酒。

    凌博今和小路的酒量虽好,但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车轮战了几回,小路趴在桌边不动了,凌博今红着一张脸,讲话打着舌头还慢三拍。常镇远一开始就知道这具身体的酒量不咋地,所以一开始就采用谦让、兑水、吐酒、装醉等等伎俩,到最后,干脆和小路一起趴在那里不动,任由凌博今一个人收场。

    对方警局见三人都被放倒了,心里十分有成就感,都觉得尽了地主之谊,发扬了主人翁和地头蛇精神,高高兴兴地扶着三个人回酒店,往床上一丢,胡乱盖层被子,打开空调,就撒手不管了。

    常镇远等关门声想起,吵吵嚷嚷的声音渐渐飘远,才慢慢吞吞地坐起来。

    说起来这具身体实在不济事,空长了个啤酒肚,装的全是草,才喝三瓶啤酒,脸就红得跟个关公似的,连站起身都有点飘,也亏得这样才让他的装醉计划没被揭穿。他摇摆着站起身,正要洗手间的方向走,回头就看到凌博今正睁着眼睛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由于那些警察喝得也不少,把他们往床上扔的时候是自己怎么舒服就怎么扔,完全没有顾忌到被扔的人的心情和姿势,所以凌博今的上半身是横在床上的,整个人就像个弓起来的虾,视线正好对准常镇远站着的位置,目光怎么看怎么瘆人。

    常镇远心头别的一跳,身体故意晃了晃,像是测试他眼睛的焦距,谁知凌博今的眼珠子竟然跟着他的身体摆动了下。

    “……”

    不管怎么看,眼前这景象都有点恐怖。

    “能动吗?”他打破沉寂。

    凌博今依旧乖乖地趴着,一动不动。

    常镇远又问了一声,见他没反应,转身去了洗手间冲澡。

    放掉身体里多余的液体,再冲个澡,他觉得自己精神了点,走路踩着地也不想踩在棉花里。从洗手间出来,凌博今还用刚才的姿势趴着,瞪大眼睛盯着行李架,等他出来才重新将焦点放到他身上。

    常镇远不理他,吹干头发把吹风机往桌上一放,随口冲他看了眼道:“睡吧?”不看还没什么,一看之下,他不得不怀疑自己真醉了。

    凌博今的脸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脸,但眼睛慢慢湿润了,然后滑下一滴眼泪来。

    常镇远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一滴之后又是一滴,无声地湿了一小片被单。

    ……

    他和徐谡承相处整整三年,除了喝酒之外从来没看过他红眼睛,没想到这辈子相处还不到三个月就有幸看到这样的奇景。常镇远突然后悔自己没买个高级点的手机,不然就可以用拍照或摄像功能把眼前这幅奇景拍下来。凌博今掉了半天眼泪,突然抽了下鼻子。

    常镇远绷不住脸,笑出声来。

    凌博今对他的笑声置若罔闻,继续默默流泪。

    哀怨的眼泪到底打动了常镇远。他回洗手间拿了块热毛巾出来,覆在他脸上,隔着毛巾用力蹂躏他的五官。

    凌博今仰面躺倒,两只手象征性地往上抬了抬,然后便像壮烈牺牲一般,不动了。

    常镇远拿开毛巾,他瞪大眼睛看着上方,整张脸被揉得通红,呆若木鸡。他随手将毛巾丢到梳妆台上,伸手解开他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发现里面什么都没穿,动作不由顿了顿,又改去解他的皮带,然后脱裤子。

    凌博今头微微抬起,认真地看着忙碌的常镇远。常镇远居高临下地盯着他,气势十足,“抬屁股。”

    凌博今屁股挪了半天,没抬起来,最后还是常镇远把他翻了个个,才把牛仔裤扯下来。

    没了裤子,凌博今自发地爬进被窝里。

    结实的臀部包裹在深灰色的薄内裤里,随着他的动作,一条沟凹了下去……

    刷拉。

    牛仔裤的皮带从裤子里滑落在地,砸在常镇远的脚面上,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对着一个已然静止的画面看了半天。

    喝足哭够的凌博今像刺猬一样缩在被子里,两只手抱着被子,露出半个屁股,闭着眼睛睡沉了。

    常镇远捡起皮带,和裤子一起丢在旁边的椅子上,快步走进洗手间里,关上门。

    附在镜子上的水蒸气渐渐退去,露出他朦胧的倒影。镜子里,身体的欲望挑衅般地昂扬着,顶着睡袍凸起一块。是解决还是压抑?

    他脑海中闪过选择题。

    隔着门板,里外都很安静。

    身体在静谧中变得越发敏感。他发现自己的思绪竟然不能自抑地幻想着凌博今的身体……

    哗啦啦。

    他脱掉睡袍,跳进浴缸,打开冷水。

    水冷得像冰,浇在身上,也灌在心里。

    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地冒出来,水从脖子飞流直下,划过身体的每个部分。他冻得直打哆嗦,欲望在哆嗦中渐渐平复……

    从浴缸里出来,一抬头,就对上镜子里那个狼狈的男人,他眉宇突然闪过一丝极致的厌恶。

    “该死。”

    他捶着洗漱台,却不知在咒谁。

    凌博今醒得大早。

    好久没有这样大醉过,昨夜喝到最后,他几乎以为自己会溺死在酒精里。

    昨晚零零碎碎的记忆陆陆续续钻入脑海。他拼命地想找一根线把这些记忆连贯起来,去总是在最后关键时刻失败。低头看被子里的自己,裤子脱了,扣子解了,应该是有人帮忙收拾了一番?

    是当地警局的人?

    他用记忆中得到的零星画面否定这种可能。记得他被丢到床上之后,那一大波人一起走了。印象中的画面转播到站在梳妆台前的模棱人影上。

    师父?

    他记不太清,只记得对方穿着一团白色。

    侧头看另一张床,常镇远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面,眉头微皱,睡得很沉,却不安稳。

    离上次微醺到现在,凌博今很久没有这样仔细地打量他的容貌。大概是每天锻炼起了成效,常镇远的身材明显变得结实,覆着盆子般的肚子开始收紧,脸颊两边的肉渐少。同样的五官,少了几分丰腴,眉宇便凌厉起来。连那些不太与常镇远打交道的同事也觉得他变了,就像换了一个人。

    不过同事们口中那个沉默寡言又低调害羞的常镇远他无缘得见,他一开始认识的就是眼前这个大多数时候淡漠,关键时刻锋芒毕露的常镇远。

    思绪太多,醒得太早,他想了会儿就觉得头痛。睡又睡不着,只好闭着眼睛养身。

    时间在头痛欲裂的清醒中格外难捱。

    他时不时地看手表,等到七点半还不见邻床有动静,终于忍不住蹑手蹑脚地起身洗了个澡。洗掉一身酒气后,他觉得呼吸顺畅许多。从洗手间出来,常镇远的睡姿变了下,露出两条胳膊,身上穿的就是白花花的睡衣,凌博今嘴角不自禁地扬了扬,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换衣服。

    悉悉索索的声音到底惊动了常镇远。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系统死了高四影帝:我靠学习上热搜眺望那城镇国赘婿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我真不是装逼打脸开局从99个人同时修炼团宠大佬:妈咪,你马甲掉了灵眼鉴宝师本宫在现代养崽崽暴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