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61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09: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凌博今看着紧闭的房门,低声道:“他心情不好。”

    常镇远从厨房里拿着抹布出来,“没什么,反正我心情也不好。”

    凌博今抢过他手里的抹布,道:“我来收拾吧。”

    常镇远倒没和他抢。

    凌博今道:“王瑞打算回家找工作。”

    “嗯。”

    凌博今道:“前阵子我妈妈腰扭伤了。”

    常镇远打开电视的手指一顿,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也想回去?”

    73、“气势”汹汹(二)

    “不。”凌博今几乎毫不犹豫地否定了,“我想当警察,就像我父亲那样。我母亲也这样希望。”

    常镇远握着遥控器的手指松了松,慢吞吞地换了个姿势。在他准备提出问题与凌博今回答之间的短短几秒,他的肌肉紧绷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即使松懈下来也感到一阵酸痛。

    凌博今道:“我和王瑞是一个地方的,住得不近,总还在一个城市,我已经托他照顾我妈。”

    常镇远道:“嗯。”

    到吃晚饭时间,大头还没回来。

    三个人将中午的饭菜热了热,将就地吃了。

    吃完饭,王瑞的精神从亢奋状态慢慢地萎靡下来,傻乎乎地搬了把椅子坐在窗台边上,往下张望着,不知道是发呆还是放哨。

    常镇远吃着凌博今刚洗好的苹果,随口问道:“要不要告诉他我们家的窗户看不到大头回来的那条路?”

    王瑞身体动了动。

    凌博今从房间里找了块布出来,丢给王瑞,“既然空着,不如擦擦窗户。”

    常镇远原本以为王瑞会把抹布丢开去,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有模有样地擦起来。

    凌博今朝常镇远使了个眼色。

    两人上楼。

    常镇远看着凌博今关上门,抱胸道:“什么事?”

    凌博今试探着问道:“师父刚才提到大头,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常镇远倒退两步,在床上坐下,身体微微向后倾斜,双手撑着床铺,悠然道:“我该知道什么?”

    凌博今苦笑道:“果然没什么事情能够瞒过师父。”

    常镇远望着他,心里期望他将这件事继续说下去。上辈子过得太匆忙,尤其是表白的那一刻,以至于根本没来得及了解徐谡承对同性关系的看法。所以他很希望能够从凌博今口中听到答案,也算是弥补上辈子的遗憾吧。

    凌博今见常镇远面色凝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师父不高兴?”

    常镇远道:“别人家的事,我不高兴什么。你呢?王瑞是你的死党,你的心理活动应该比我多吧?”

    凌博今道:“惊讶是有的,但感情不都是那么一回事嘛。喜欢就是喜欢。”两个男人这么大咧咧地讨论着另外两个男人的感情多少让他觉得有些尴尬,所以他很快就停止了这个话题。

    常镇远道:“如果你遇上了呢?”

    凌博今一怔,瞳孔中的尴尬慢慢退去,化作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探究。

    常镇远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

    “什么?”

    “如果赵拓棠喜欢的是男人,你会不会……”常镇远挑挑眉,意有所指。

    凌博今的脸一下子红起来。警校里都是男人,他长得不错,所以不是没人开过这方面的玩笑,但只是玩笑,从来没有人像常镇远用坦然又正经的语气问过他这个问题。

    “会还是不会?”面对他的羞涩无措,常镇远全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凌博今道:“应该,不会吧。”为什么要说应该?凌博今差点被自己气昏过去,明明应该说肯定不会!

    常镇远道:“哪怕只要一次,就能将他绳之以法?”

    凌博今看到他眼中的戏谑,终于从漫无边际的尴尬中找到出口,定了定神道:“赵拓棠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是么。”常镇远淡淡道,心里不大舒服。

    哪怕从庄峥的身份跳出来之后他慢慢能够用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赵拓棠这个人,当骨子里的敌意并没有完全退尽,又或者说,有时候他会分裂出两个字。一个是警察,冷静地看待赵拓棠和庄峥两个人,一个是庄峥,会敌视赵拓棠,包括他的一切。于是,就会发生他冷静客观地评价完两个人,然后对结果或得意或愤怒的情况。

    就像现在。

    他承认赵拓棠不容易对付,但这样一来,被轻易射杀的庄峥又算什么?

    阴沟里翻船?

    还是赵拓棠技高一筹?

    “其实要杀赵拓棠并不难,但是要抓住他的证据太难了。”凌博今叹气道,“以前维持正义需要拳头,现在需要计谋。警察与罪犯总是在用各种方式斗智斗勇。”

    他并不知道自己无心的一句感慨在无意间取悦了常镇远。

    常镇远笑道:“你去杀他,我帮你把风,当你的不在场证人。”

    凌博今道:“如果真的能够杜绝罪恶,我倒是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干一次。可惜,赵拓棠是罪首,却不是源头。除掉他,还会有张拓棠徐拓棠的出现,最重要的是要把他们这张网连根拔起!”说到这里,他的眼睛亮得蜇人。

    门被敲了两下。

    凌博今反手打开门。

    王瑞靠着门,眼睛意味不明地看着凌博今。

    凌博今道:“要吃晚饭了吗?”

    王瑞道:“我要回去了,收拾东西。”

    凌博今道:“你不是和头儿说呆一个月再走吗?”

    “嗯。”王瑞道,“先收拾起来也好。”

    凌博今道:“我看你这个月还是休息吧。”当刑警的,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以王瑞现在精神状态,绝对不适合再继续在警队里呆着。

    但对此王瑞的反对很激烈,就好像一点火星点着炮仗,他一下子毛了,“再干一个月怎么了?!”

    凌博今道:“你不是东西多吗?我想你好好收拾。”

    王瑞看了常镇远一眼,突然沉下脸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凌博今愣了,“什么?”

    “喜欢男人怎么了?怎么吗了?!我就是喜欢了!你有必要偷偷关起门来说东道西吗?”王瑞眼睛像刀子,一刀刀地戳着凌博今。

    凌博今皱眉道:“你多想了。”

    王瑞指着常镇远道:“你敢说他不知道?”

    啪。

    常镇远重重地拍在王瑞的手背上,冷冷道:“你指谁呢?”

    王瑞傲慢地仰起脖子道:“我指你又怎么样了?”

    常镇远道:“喜欢男人没怎么样,但没见谁喜欢成你这窝囊的德行。”他一字一顿道,“活该失恋。”

    这四个字就像一把钥匙,把王瑞压抑在胸腔不能诉说不能发泄的阴暗情绪全都激发了出来。他猛地跳起来出,朝常镇远扑去,“你说什么呢?!”

    凌博今眼疾手快地挡在两人中间,将他死死地抱住,“行了,王瑞!你适可而止一点!”

    王瑞红了眼睛,恶狠狠地看着常镇远,声嘶力竭地吼着:“有种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常镇远淡漠地望着,慢慢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重新在床上坐下,就像看耍猴似的看着他的表演。

    他的眼神就像一瓢泼的冷水,将王瑞硬生生从狂乱中冻醒,又像一面平滑清晰的镜子,让他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不堪的倒影。

    凌博今发现王瑞慢慢地停止挣扎,慌忙将他拉出屋子,然后关上门,“冷静了吗?”

    王瑞喘了口气,靠着栏杆不说话。

    凌博今道:“发泄出来也好。憋着伤身。”

    王瑞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许久才道:“你觉得,我该不该说?”

    凌博今道:“那要看你。”

    王瑞道:“我想说,又怕说了之后,连师父都没有了。”

    门啪得一下转开。

    凌博今下意识地站直身体,以便两人再发生冲突时,可以第一时间冲上去挡在两人中间。

    “说的目的是什么?”常镇远道。

    王瑞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如果为了不留遗憾,那就说。”常镇远道,“过了这村没这店。如果为了想要一个圆满的结局,那你应该问问自己,成的可能性有多大。”

    王瑞脸色灰败。

    常镇远道:“所以,你选择离开。结果你心里已经很清楚了,不是吗?”

    王瑞的脑袋终于慢慢地垂下来。

    是的,很清楚,一直都很清楚,清楚地知道师父眼中的自己只是个徒弟,一个有点叛逆有点莽撞却烧得一手好菜的徒弟。能够让师父眼睛一亮的人从来不是自己,而是老油条那家店的珍珍。只要提到她,哪怕只字片语,师父也会乐不可支地高兴很久。

    这场仗没有他的一席之地。

    所以,他只能当个逃兵。

    啪嗒。

    大门轻轻地关上。

    凌博今看向常镇远,“谢谢。”有些话就像一场外科手术,当时让人痛不欲生,却会帮助伤口尽快地愈合。

    “我不是为了他。”常镇远留下一句含糊不清的话,转身进屋。

    74、气势“汹汹”(三)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回到都市当枭雄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如果不是遇见你猎尽诸魔我捡垃圾能成宝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金牌女助理A到爆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修真兵王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