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62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09: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这星期一上班,办公室就弥漫起紧张的气氛。

    这星期四就是赵拓棠让凌博今腾出时间的日子。虽说他们之前分析来分析去都觉得赵拓棠掀底牌的可能性不大,但这毕竟是他们单方面的分析,具体怎么样还不清楚。

    刘兆和大头一致认为凌博今应该继续和成云妹保持着联系,所以这两天凌博今有空就会去老徐茶馆转悠一圈,送点蛋糕点心什么的套套近乎。

    常镇远对这一切都报以冷眼旁观的态度。之前他报仇心切,锋芒毕露,其实大大违反他平时处事的态度,像现在这样有条不紊地观察环境伺机而动才是他一向的做事方法。

    受办公室环境的影响,王瑞虽然心情极差,却也勉强打起精神,投入到工作当中来。知道他辞职的人还不多,竹竿小鱼儿都没看出什么端倪。

    星期四下午,缉毒支队的人被关起来开会。

    刑警支队照常该干嘛干嘛。

    到傍晚,凌博今就有些管不住眼睛了,时不时地瞄一眼手机。

    刘兆买了盒薄荷糖给他,“紧张的时候就吃一颗,提神醒脑,又有事干。”

    凌博今吃了一颗,心依旧跳得厉害。他看了看几个同事,最后目光落在常镇远身上。在这种时候,他分外希望这个与父亲有着某方面神似的师父能够给予自己安定的力量。

    感觉到他的注视,常镇远转过头,“要不要去乒乓球室玩一玩?”

    所谓的乒乓球室其实是一个闲置的房间里放了张乒乓球桌。玩的人不多,最多午休的时候来放松一下。刑警支队大多是忙人,所以很少去。凌博今在这之前压根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常镇远用手擦了擦桌子,然后将球丢给凌博今,“输了十个俯卧撑。”

    凌博今讶异地看着常镇远。他以为像今天这样的日子,他会劝他保留体力。

    常镇远没有解释,“来吧。”

    当常镇远还是庄峥的时候,喜欢玩很多体育运动,比如攀岩、游泳、壁球……基本都是单人玩,乒乓球只能说会,绝对称不上好。但凌博今在学校喜欢玩篮球足球,也极少玩乒乓球。所以上手没多久,两人基本知道对方的实力——旗鼓相当。

    有赌注的比赛总是很容易让人忘记烦恼,至少在全身心投入战斗的时候。

    一局结束,常镇远以27:25两分险胜。 常镇远将拍子往桌上一丢,“你输了。”

    凌博今笑道:“姜是老的辣。”

    “我很老吗?”常镇远撩起衣服擦了擦额头的汗。

    凌博今道:“是我太嫩。”

    “听起来像自夸。”常镇远走到他面前,抬腿坐在乒乓球台上,“做吧。”

    凌博今一怔,“真要做?”

    常镇远睨着他,“你想耍赖?”

    凌博今看了他一眼,将球拍往桌上一放,俯身做起来。打乒乓球并没有耗费他太多的体力,所以十个俯卧撑很快做了五个。

    “行了。”常镇远道,“还有五个欠着。”

    凌博今双手撑着地,侧头看他:“我可以做完。”

    “我知道。”常镇远道,“但我想你欠着。”

    凌博今没有坚持,站了起来。

    常镇远从桌上下来,淡然道:“赵拓棠不会比我更可怕。”

    凌博今道:“这算是自夸吗?”

    常镇远道:“事实。至少你没欠他五个俯卧撑。”

    凌博今大笑。

    两人从乒乓球室出来,满身大汗,进办公室都能闻到味。

    小鱼儿道:“你们真有闲心啊。”

    常镇远道:“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

    刘兆看了他一眼,“那你觉得什么是大事?”

    常镇远想了想道:“亲自运毒。”

    其他人都以为他开玩笑,都笑出声来。

    常镇远从柜子里拿出一条新毛巾丢给凌博今,“擦擦身。”

    凌博今扭头去了。

    刘兆见他神色不似适才那么紧张,对常镇远道:“果然知徒莫若师。”

    常镇远道:“真这样就好了。”

    “不是吗?”刘兆反问。自从发现常镇远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之后,他就很喜欢问他的问题,通过交流来深入挖掘他的内心。他有时候会自嘲地想,也许这是刑警的有种本能,对身边未知事务的好奇。

    常镇远下巴一抬,冲着大头道:“反例在那里。”

    大头正趴在桌上看其他案子,闻言立刻抬头道:“揭人伤疤算什么英雄?”

    常镇远道:“我从来不是英雄。”

    刘兆道:“那你想当什么?”

    常镇远笑而不答。

    到正常下班时间,凌博今终于收到短信:

    十点,原龙泰舒纺织厂。

    所有人面面相觑。

    大头飞快地打开地图,“龙泰舒纺织厂已经搬到其他城市去了,但是这块地皮现在还空着,没人用。”

    刘兆道:“那就是废弃的工厂。”

    大头道:“十点钟到废弃的工厂,该不是接货吧?”

    这次连常镇远都没有否定这种可能性。

    刘兆道:“这很可能是个陷阱。”

    大头道:“那现在怎么办?”

    刘兆心情很复杂。明知道这是个陷阱,可是又不能不跳进去。万一货是真的……

    “必须布置。”他道。

    常镇远皱眉道:“这会增加和尚行动的危险系数。”如果真的是陷阱,那么赵拓棠一定会在周围布置人手,刘兆一布置就会暴露凌博今泄密的事。

    刘兆道:“所以布置的内容也包括保证和尚的生命安全。”

    凌博今道:“头儿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完成任务。这批货是真的更好,说不定我们就能找到足够的证据起诉赵拓棠。”

    事情会这么简单吗?

    常镇远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以他对赵拓棠的了解,他绝对不是会拿自己的生意来冒险的人。这是一点,还有一点,到现在他还对赵拓棠是否真的和冰爷合作而感到怀疑。毕竟冰爷和赵拓棠不和是他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在之前那个世界,冰爷的确在这个时候运来一批货,但接货的人是他,这是建立在两人相互了解和多次合作的基础上的。难道赵拓棠真的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取冰爷的信任?

    常镇远怎么分析都觉得今天晚上的行动危险重重,矛盾重重。

    赵拓棠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由于赵拓棠突如其来的短信,使得行动升级,局长、童震虎等人都亲自参与到计划中来。原定去东城摆样子的童震虎也被调到刘兆这一组。

    刘兆道:“我们这次要找的,必须是完全能够相信的人。”

    其他人沉默。

    警匪枪战片他们看得不少,要说自己身边最熟悉的人是黑势力卧底他们是不肯信的,但是范围再扩大一点,他们就不敢保证了。尤其像这种关键时刻,冒不起一丁点的险。

    最后局长拍板,从其他城市借调人手。

    一来,赵拓棠的势力毕竟还没有渗透到大江南北,从其他地方抽调人手相对安全,二来,警局动静不大,可以减低赵拓棠的戒心。

    “时间紧迫,我们要马上定下计划!”刘兆打开地图,研究纺织厂周围的地形。

    研究之后,他惊讶地发现纺织厂周围有很多适合潜伏的位置,简直是为了瓮中捉鳖而量身定做的。

    “会不会赵拓棠事先已经安排人手在那里布防?”竹竿问。

    刘兆道:“我已经通知当地派出所留意那里的动静了。他们会想办法打探情况的。”

    75、“气势”汹汹(四)

    方案被有条不紊地实行着。

    常镇远、大头各自一拨,王瑞和小鱼儿两人一拨,分成三批进入纺织厂范围埋伏。他们的任务是随时支援凌博今,保证他的人身安全。这种时候,自己知根知底的队员更靠得住。

    常镇远开着辆不知道从哪里弄过来的黑色奔驰,慢慢悠悠地跟着其他车子,在堵得水泄不通的街道上龟速前进。

    城南在原本的城市规划里是作为第二个市中心来建设的,但建设到一半,资金链断了,领导班子换了,原本造得风风火火的大楼也就搁浅了。现在城南还保持着半边高楼半边平房的独特风景。

    常镇远选了家龙虾店吃饭。

    他对这一代并不陌生,这里废弃的工厂并不只有纺织厂一家,是很适合交易的地方。很多厂家就算搬迁了厂址,也不愿意出手地皮,他们等着市政府下决心建设城南,到时候手里的地皮就能升值。作为一个真正的过来人,他认为这个想法相当正确。

    这时候的龙虾店人来人往,喧闹异常。

    他坐在角落里,低头看着手机的信息。

    当地派出所传来回信,说纺织厂周围暂时没有看到可疑人物。刘兆是找了个借口让他们打探,情报肯定不会太细致,关键行动还要靠常镇远他们执行。

    常镇远这边菜刚上来,大头就来电话了,“你在哪儿呢?”

    “吃龙虾。”

    “靠!太幸福了吧?”大头道,“我蹲在路边吃烤地瓜。”

    常镇远道:“你扮演乞丐?”

    “是啊,快过来施舍我一碗龙虾吧。”大头电话那头不时传来汽车鸣笛声,“人来人往的,你小心身上的东西。”由于今天行动特殊,所以他们几个都申请了配枪。

    常镇远将衣服拢了拢,道:“我想一会儿去纺织厂周围看看。”

    大头道:“那一带没什么人,你打算怎么去?”

    常镇远道:“纺织厂对面不是有居民楼吗?”

    “有,是旧楼,打断拆迁,就几户没搬走。”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修真兵王在都市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回到都市当枭雄金牌女助理A到爆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猎尽诸魔我捡垃圾能成宝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如果不是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