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71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32:3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来看励琛?”廖秘书心照不宣地扬眉道,“在本市,也只有你我如此关心他了。”

    常镇远打了个哈哈。

    “我不耽误你了。”廖秘书意味深长地握了握他的手,将他往病房的方向一推。

    常镇远顺势往病房走去,病房的门没有关严实,想必廖秘书看到他之后,下意识地给他留了门,也可以理解为,廖秘书故意让励琛听到走廊里的动静。

    “又来搭桥?”励琛坐在床上,手里捧着一盒曲奇饼干,慢悠悠地吃着。

    常镇远道:“你这里有没有多余床单和被子?”

    励琛讶异地看着他。

    床头灯下的橘光柔和了两人的轮廓,衬得目光越发晦涩不可测。

    “橱里。”他眼睛紧紧地盯着常镇远的背,一眨不眨。

    常镇远将床单和被子拿出来放在沙发上检查了下,然后满意道:“借我用一用。”

    “我不该抱有希望,”励琛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他,“以为你会留下来。”

    常镇远抱着被子和床单在门口停住,转头问道:“需要我附议吗?”

    “看在我慷慨借被的份上,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我被谁打败了?”励琛缓缓地塞了块曲奇在嘴里。

    常镇远道:“正义。”

    “……”

    回到凌博今的病房,他已经吃完晚饭,正瞪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门口的方向,看到常镇远出现,眼睛才亮起来。

    常镇远将床单铺在他边上的病床上,然后才躺下。

    “警局最近很忙吗?”凌博今问道。

    常镇远道:“还好。”

    “我听王瑞说头儿正在办一件新案子。”

    “也许。”

    “是赵拓棠那件案子的后续吗?”

    “……”

    “明天王瑞要走了,真想去送送他。”

    “……”

    “师父……”

    常镇远翻过身,睁开眼睛瞪着他。

    凌博今无辜道:“师父,我睡不着。”

    常镇远道:“不关我的事。”

    “师父,”凌博今压低声音道,“虽然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但是我并不是有心的。如果我……”

    常镇远霍得坐起来,黑着脸穿上鞋往外走。

    “师父!”凌博今惊得想起身。

    “晚安。”常镇远在出门之前帮他关掉了灯和门。

    凌博今在黑暗中怔怔地做了好半晌,重新掏出手机,终于按下了那个犹豫了半天的拨打键。

    “我明天不能回去,你陪妈去吧。”

    “……”

    “算我……求你。”

    常镇远揣着一肚子的火上车,挂在后视镜上的风铃叮呤当啷响个不停。

    他生的是闷气,气的对象是自己。凌博今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他不是有心的。从以前到现在,从徐谡承到凌博今,他们从来都不是有心的。

    可无心才伤人。

    送花告白也好,舍身救人也好,有心的从来是庄峥和常镇远。

    他盯着夜深人静的医院停车场,全身弥漫着无力感。刚重生时候的满腔抱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慢慢地浇熄了,再读、辞职、创业的念头很久不曾想起。习惯了每天按部就班地来回于警局和家,如果现在说离开,迎接他的不是雄心壮志的宏图伟业,而是茫然一片的未来。所以,明明想和凌博今划清界限,也碍着刘兆他们的面孔虚以委蛇。

    他默默地抽完一根烟,发动汽车。

    这本该是安静的周末清晨,如果王瑞没有一大早就来按门铃的话。

    常镇远打开门,不耐烦地瞪着眼前这个傻乎乎地背着一个大行李袋跑五楼的青年。

    王瑞道:“我要走了,来道个别。”

    常镇远敷衍地点点头,“一路顺风。”

    王瑞伸出脚,挡住那扇欲关的门,道:“博今让我代他道个歉,他不是故意惹你的心烦的。”

    常镇远道:“没必要。”

    “今天是他父亲的祭日,每年今天他都会陪他母亲一起去拜祭,今年因为腿伤不能去,他心情不好。”王瑞解释道。

    常镇远没什么反应。

    王瑞道:“可能是第一次见面造成的主观猜测,我总觉得你对博今有着很深的敌意。”

    常镇远道:“你多心了。”

    “我知道,我向你道歉,谢谢你救了博今。”王瑞顿了顿道,“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我觉得有些话还是说开的好。”

    “几点的火车?”常镇远问。

    王瑞道:“你总是这样,说不到几句话就下逐客令,什么话都憋在心里不说。我们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第一,我从来不需要你们知道我在想什么。”常镇远道,“第二,我不认为蛔虫的智商比你高,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

    王瑞:“……”

    常镇远抓着门把,在关门之前说了一句,“保重。”

    门咔嚓关上,不久就想起下楼的脚步声。

    常镇远自嘲般地冷笑着。

    说开?

    跟谁说?

    无辜的凌博今,够不着的徐谡承,还是套着别人躯壳的庄峥?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将两个人的复杂混乱收拾得干干净净。

    下定决心之后,常镇远再也没有去过医院。

    为这件事刘兆和大头还轮流找他谈过,他都沉默以对。凌博今的电话他一律挂了,发来的短信也没回。有时候想想,他们这种关系状态简直像要分居的夫妻,周围全是劝和的亲朋好友。

    不过时间一久,刘兆和大头关注的重心又回到了案子上。

    大头有次不经意间透了口风,说侯元琨的确有沾染毒品交易的迹象。

    常镇远猜测,励琛的话可能是真的。以前的侯元琨虽然沾这个,但接触不深,倒不是他不想搞,而是这边的市场先后被姚启隆、庄峥垄断着,他肖想过几次,都以失败告终,只能让陈强富小打小闹地玩着。虽然不知道赵拓棠怎么会和侯元琨搭上线,但如果侯元琨这时候有大动作,那十有和赵拓棠脱不了关系。

    除了凌博今三不五时锲而不舍的短信之外,励琛借着他两次的探望打蛇随棍上地恢复了短信问候,不过不像之前那样每日一通,而是忽冷忽热玩欲擒故纵,一会儿一天好几条,一会儿又几天不见一条。

    常镇远继续无视。他在缉毒支队呆得熟了,和周围的人关系不错,童震虎有次还开玩笑地问他要不要干脆调过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换一个部门也许也不错?

    就是手续上麻烦了一点。

    他看得出童震虎并没有爱惜人才到不惜从刘兆手里挖人的地步,所以这个念头在脑袋里转了转,又压了下去。

    时间渐渐过去,又是两个月飞逝,到了八月,真正进入酷暑。

    常镇远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回房间开空调,但这次他楼梯才走了一半,就停住了。

    凌博今笑嘻嘻地从房间里走出来,仰头望着他。

    85、“逃之”夭夭(四)

    “师父。”一如既往的语气,好似中间的那些隔阂从未发生。

    常镇远道:“王瑞走了。”

    凌博今起先以为他消了气,心情指数正往上走,但常镇远脸上毫无裂痕的坚冰将指数慢慢地压了下来。他眨了眨眼睛,谨慎道:“他正在找工作。”

    常镇远道:“大头空出一个房间,楼上楼下搬起来也方便,你找个时间搬过去吧。押金和房租我会算好给你的。”

    凌博今笑容僵住,眼底的欢喜很快在错愕中化作灰烬。

    常镇远没有理会他的神色,转身上楼。生活上轨道之后,他心思又活络在以前的兴趣爱好上,比如钓鱼、壁球等等。钓鱼的工具他前两天已经买回来了,打算今天做准备,明天去钓鱼。

    他走进房间,从墙角边拿出鱼竿袋,正要打开,就听到楼梯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凌博今跑到门边上,可怜兮兮地看着他道:“师父,我不想搬。”

    对这样没完没了的纠缠常镇远烦透了。他们既不是父子也不是夫妻,有什么可不离不弃的?在他看来,凌博今的坚持简直称得上可笑。看来当老大有当老大的好处,至少昨晚决定之后不会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他强忍着窜上来的火气,淡然道:“我赔你违约金。”

    凌博今道:“你知道不是钱的问题。”

    “那你要什么?”常镇远站起来,冷冷地看着他。

    凌博今慢慢地收起表情,认真道:“原因。”和常镇远相处这么久,他知道他的脾气虽然不太好,却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他会这么坚决地与自己绝交一定有他的理由。而这是他最耿耿于怀的。是什么让一个人在舍命相救之后又横眉冷对?刘兆说是开枪的后遗症,他不以为然。他总觉得,他师父并不是一个很在意别人的人,哪怕是生命。大头说是他平常说话哪里得罪了,他也觉得不是。如果他说错什么话,以常镇远的个性一定当场就能看出来。可除掉这两种可能,他又想不出第三种。

    “我讨厌你。”常镇远道。

    凌博今一怔,“为什么?”

    “讨厌一个人并不需要理由。眼缘不合,性格不合,志向不合,可以了吗?”常镇远不耐烦地挑眉,“还是你要我想刚见面时那样,给你狠狠的一拳?”

    凌博今道:“如果一拳可以让我留下来,我愿意。”

    他的表情那样真挚,甚至连号称心灵之窗的眼睛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伪装痕迹。可落在常镇远眼里,就好像一点火星沾在了汽油上,瞬间蔓延成熊熊烈火。

    徐谡承也曾用这样真挚的表情看着自己发毒誓,“我会一辈子追随庄哥,至死不悔。”

    成云妹也曾看到这样真挚的表情。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金牌女助理A到爆如果不是遇见你修真兵王在都市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我捡垃圾能成宝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猎尽诸魔回到都市当枭雄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