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79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32:3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93、“含情”脉脉(二)

    晚饭后,常镇远开着车去看刘兆。

    刘兆这个人他前世就有几面之缘,彼此都没给对方留下什么好印象。这一世,从另一个角度看刘兆,人还是那个人,好感却上升不少。到底一个战壕的,他对下属的态度堪称宽容。偶尔回想自己之前对他的态度,常镇远想,如果易地而处,这样下属他一定早让他穿着小鞋去山沟沟里呆着了。从这点说,刘兆这个人还不错。

    若说缺点,那也是有的。刘兆表面上稳,但内心也是个急功近利的主,肚里也有花花肠子,平时一本正经老成持重,遇到破不了的案子时,那些花花肠子就会蠢蠢欲动。要不是刘兆蠢蠢欲动,他那些花言巧语怎么也不可能说动刘兆一而再再而三地冒险卧底。

    尤其是赵拓棠的案子让刘兆吃到了甜头,所以才会在鲁阳光和励琛身上栽跟头。

    他将车开进刘兆住的小区,然后拎着礼物上楼。

    刘兆是有家室的人。妻子开的门,问明来意之后,担忧地说刘兆回来之后就出过屋子。

    常镇远见她走路姿势缓慢,讶异地问道:“您怀孕了?”

    刘兆妻子摸着肚子,温柔地笑了笑,“快五个月了,还不太明显吧?医生说我的胎位靠后。”

    常镇远想到前几个月日以继夜地呆在警局里的刘兆,再想想每天一到下班时间就赶着往回跑的自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当然,他绝不认为那是愧疚。毕竟是前犯罪分子,他实在想不出自己为警局出生入死的理由,但多少有点怜悯的。

    那应该是怜悯。

    他想,这是一个外人对一个家庭的怜悯,对一个男人所肩负的社会和家庭责任的怜悯,以及,对这样一个男人背后的女人的怜悯。

    他敲了敲门。

    “进来。”刘兆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坚定沉稳。

    常镇远推开门,刘兆盘膝坐在床上,一手拿着资料一手夹着烟。

    “你来了?”刘兆拍拍床,“坐。”他态度那样自然,就好像他们现在见面的地点不是他家而是办公室一样。

    常镇远在床边站了会儿,突然道:“你不怕烟灰掉在床上?”

    刘兆一愣。

    刚好刘兆妻子端着茶水进来。

    刘兆的身体一动,烟灰就从烟头上落了下来。

    “看。”常镇远指着掉在床上的烟灰。

    刘兆下意识地看妻子脸色,见她正瞪着自己,又下意识地说了一句,“哦,对不起。”他拼命把灰掸掉。

    刘兆妻子叹气道:“你看看你,总是把地方弄得这么乱,也不怕别人笑话,去客厅里聊吧。我收拾收拾。”

    刘兆只好带着常镇远去客厅。

    “你过得幸福吧?”常镇远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刘兆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随即拍他大腿道:“你小子,是赶到我家来消遣我的吧?我都被停职了,还幸福?我傻帽呢我?”

    常镇远望了眼房间里忙碌的刘兆妻子,没解释。

    庄峥也好,常镇远也好,干大事业也好,抱铁饭碗也好,都期盼着回家的时候有那么一个人无怨无悔地等着自己,不管他是成功还是失败,不管外面是狂风暴雨还是惊涛骇浪,只要他回到家,就能吃上一口热饭,一个人抱着他告诉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没关系,会有一个人永远和他在一起。

    他将徐谡承代入过这个角色,因为徐谡承总是出现在他回头触目所及的地方,就像他理想中的相处方式,现在想想,也许那时候徐谡承满脑子都在算计他,搜集着罪证,寻找着揭发他的机会。

    当他遇到凌博今,和凌博今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时候,他几乎差点又忍不住要将代入了进去。明知道凌博今绝对不会是卧底,也不会说一套做一套地算计他,可心底始终有个槛,每当他想试着放心,子弹穿心的痛苦就会揪住他所有的呼吸,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终于明白,背负着记忆的重生对他来说并不仅仅是生命重新开始的起点,也是他曾经拥有的那段生命的延续。他以旁观者的身份看清了庄峥的一生,又以庄峥的身份反省了自己的一生,他有新的选择权,可依旧无法完全退去旧日的伤痕。

    他曾经那样地习惯着自己的睚眦必报,并以让所有伤害过自己的人后悔痛苦为乐。而如今,他尝到太过睚眦必报斤斤计较的苦果,因为他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完全原谅徐谡承,哪怕,他们已经站在同一个战壕,向着同一个方向和目标。但是该放下的始终要放下。也许他该试着放下那个曾想过一辈子又背叛了他的徐谡承,去接受那个单纯只是徒弟和同事的凌博今。

    “你小子,思春了吧?”刘兆不爽地用资料拍常镇远的脸,掩去他看自己妻子的目光。

    常镇远顺手把资料拿在手中,“这是什么?”

    刘兆道:“励琛在本市的活动记录。”

    “有收获吗?”

    “有的话,我还会坐在这里吗?”刘兆摇头道,“他比庄峥和赵拓棠更加难缠。一来是他背景深厚,二是他的根基不在这里,手脚又动得干净利落。”

    常镇远别有深意道:“怎么想通让我沾手了?”

    “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刘兆顿了顿,觉得自己这样说好像图重点突出了对他的不信任,又补充道,“你在这个时候来看我,就说明你还是站在我这边的。”

    常镇远似笑非笑道:“也许我是来打探敌情的。”

    刘兆道:“得了吧。现在的我还有什么可打探的。其实上头审查得对,庄峥是被赵拓棠干掉的,赵拓棠虽然是被你干掉的,但和尚为此差点送了命。赵拓棠的尸体又被别人烧成了灰,还连累了他家保姆。我们最近盯侯元琨盯了这么久,可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果。最后还害得和尚卧底被发现,被人揍了一顿。其实你们遇到励琛的时候,我应该当机立断中止任务的。今天回家之后,我认真反省过了,我最近这些事情干得不地道,一而再再而三地拿和尚的性命做冒险,像是被鬼蒙了眼,停职反省是对的。”

    常镇远道:“什么时候复职?”

    刘兆道:“要是停职通知和复职通知一起送来,那就不叫停职叫休假了。”

    常镇远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等局长的消息。你放心吧,我在局里呆了这么多年,最坏就是换个地方当差。反正都是吃这碗饭,去哪里当警察不是当警察,再说了,事情也未必到那个地步,我和局长多年的交情了,我相信他,他一定会尽力保我的。”

    常镇远皱眉。难道上面打算抓他的把柄办失职?这未免太大题小做了。

    刘兆拍着他的肩膀道:“你家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点,所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常镇远低头看着资料。打印的日期是前天,但纸已经被捏得不成样子了,足见它被人爱不释手地看了多少次。

    “别放弃。”他怕拍他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常镇远抬头看他。

    他和刘兆的关系一直相当微妙。他们互相防备又互相合作,互相利用又互相欣赏。可以这么说,在这个警局里,他最欣赏的人就是刘兆,有魄力会算计也有人格魅力,能够将下属管束得服服帖帖又不招讨厌。凌博今还太年轻,只是只未够道行的小狐狸。竹竿精细有余,沉稳不足。大头憨厚踏实,欠缺思考。小鱼儿贴心温柔,当老婆刚好。

    有时候他也会庆幸队里有个刘兆在。至少他震住了刚重生时的常镇远,让他满腔复仇的冲动都在时间中慢慢地消磨殆尽。

    所以,如果真的只把自己当做常镇远的话,这个男人是可以当做朋友的,而且是很可靠的那种。

    “好。”常镇远主动地握住了他的手。

    大头和凌博今风风火火地赶来,一进门就看到常镇远和刘兆坐在沙发上下象棋。刘兆妻子坐在旁边给他们削苹果,气氛温馨和睦得让大头和凌博今觉得他们来得太多余。

    “阿镖,你第一次来头儿家吧?”大头一边喊着嫂子一边接茶,又道,“可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不见外呢?”

    常镇远道:“我和嫂子一见如故。”

    “将军!”刘兆啪得把车冲到常镇远那只帅边上。

    常镇远轻描淡写地吃掉了车,然后道:“而且队长棋下得太臭,我很放松。”

    刘兆:“……”他刚才一定是鬼迷了心窍,所以才对他产生类似于托孤的心情。

    大头看刘兆败阵,跃跃欲试地上场。

    常镇远想都不想地将位置让给了凌博今。

    “这是什么意思?”大头深受打击。

    常镇远道:“你对我徒弟有意见?”

    大头卷起袖子道:“我杀得他哭爹喊娘。”

    常镇远道:“不用,他师父坐在这里,会替他报仇。”

    凌博今讶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即不顾脸上的伤,笑得连牙根都露出来了。

    六分钟之后。

    凌博今笑嘻嘻地说:“将军。”

    大头扭头朝刘兆哭诉去了。

    刘兆道:“我料到是这个结果。”

    大头道:“头儿,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师徒俩嚣张啊。”

    刘兆对常镇远和凌博今道:“你们来一盘?”

    刚才看凌博今利落地斩杀大头于马下,也挑起常镇远几分兴趣。两人也不含糊,摆好棋就开始厮杀。

    大头拉着刘兆说了会儿话,见他神情坦然没有半分阴霾在放下心来。

    那边凌博今和常镇远已经见分晓,到底是常镇远技高一筹,凌博今输得心服口服。

    临走时,刘兆对凌博今意味深长道:“受伤了就在家里好好养伤,等伤好就归队。”

    “头儿。”凌博今抓着他的手,歉疚道,“这次是我……”

    “是我做的决定,这都是我的责任,没你们什么事。别瞎掺和!”刘兆送他们一路到门口。

    上车时候,常镇远故意放慢脚步,发现凌博今竟然跟了过来。“你不和大头走?”

    “我有事和你商量,师父。”凌博今笑得一脸谄媚。

    常镇远狐疑地打量着他。

    两人上了车。

    凌博今边系安全带边道:“大头的婚期定下来了,打算装修婚房。他要去父母家住一段时间,我暂时无家可归了。”

    “你不是一直在找房子吗?”

    “没找到合适的。”凌博今期待地看着常镇远。

    常镇远道:“旅馆很贵吗?”

    “贵啊。”凌博今斩钉截铁道。

    常镇远道:“队长家倒是有多余房间。”

    “师父?”凌博今讶异地看向他,却发现他嘴角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

    “我最近会离开几天,你尽快找房子。”常镇远很快收敛笑容,看着前路,轻描淡写道,“原因你知道。”

    “师父要回家?”凌博今微微一顿,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的侧脸,“和励琛?”

    常镇远道:“你打算怂恿我当卧底吗?”

    凌博今嘀咕道:“真想用手铐把他拷起来。”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常镇远施施然道。

    凌博今一开始没明白,直到车听到家门口他才想通了,叫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常镇远道:“什么?”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回到都市当枭雄如果不是遇见你我捡垃圾能成宝修真兵王在都市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猎尽诸魔金牌女助理A到爆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