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82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52:5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拎着行李出来,常镇远下意识地看向接机人群。

    一群面目模糊的人。

    他上了出租车,报住址的时候,心底竟涌起一股暖暖的归属感。这种感觉是当初那间他住了十几年的房子都不能给予的。

    汽车飞快地穿梭在高楼大厦之间。

    常镇远的记忆在一条条熟悉的街道中按下播放键。

    庄峥的、常镇远的,记忆交错。

    最后,他发现他果然上了年纪,庄峥的日子离他过去不过几个月,记忆中竟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车终于到了家楼下。

    炊烟袅袅,又到了吃饭时间。

    大头屋里是黑的,快要结婚的人,免不了东奔西跑。

    他取下行李三步并作两步上楼。

    楼道有邻居擦身而过,出声打招呼时竟叫了他一声常先生。常镇远讶异地看了他一眼,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戴着眼镜,满面慈祥,依稀记得碰过几次面,知道她住在楼下,却没想到她记得他的名字。

    “你家小凌人很好,修水管很及时,还说帮我们家刷墙。帮我谢谢他啦。”老太太见他驻步,回头拉着他说了半天,见他没什么反应,才识趣地离开。

    迈上五楼,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门,屋里传来浓香的方便面味。

    凌博今听到动静从厨房里走出来,一手拿碗一手拿筷子,惊讶地看着他道:“师父?”

    “饺子?”常镇远反手关上门,换鞋。

    凌博今道:“我买了,在冰箱里。我现在就去煮。”

    常镇远道:“先煮一半。”

    “为什么?”

    “留一半当备胎。”

    事实证明常镇远是明智的。当他收拾完行李洗完澡下楼时,凌博今牌面皮肉汤出炉了。

    常镇远走到凌博今面前。

    凌博今支支吾吾地解释着:“我不知道原来水会这么热,皮会这么薄,粘合处会这么脆弱……”

    “拿来。”

    凌博今一脸痛苦地将面皮肉汤递给他。

    “我是说,围裙。”

    看着常镇远穿着围裙走进厨房里,凌博今脸上像开了一朵花儿。他倚着门框,捧着面汤,一双眼睛像吸尘器吸似的,跟着常镇远的背影左右晃动。

    “师父手机开机了吗?”他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有事?”常镇远将水饺一个个放进蒸笼里。

    凌博今道:“我给师父发短信了。”

    “哦。”

    “师父不是说昨天回来吗?”

    “有吗?”

    “有。师父说完之后,还加了一句我很想你。”

    常镇远回头,凌博今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头上的毛发都服服帖帖的贴着表面,好像在等人抚摸的样子。

    “那时候我在卧底。”他面无表情地从冰箱里找东西。

    凌博今笑容未歇道:“对付谁?励琛?”

    他笑得太久,久得常镇远有点不耐烦了,“我爸。”

    “……”凌博今迟疑道:“是,逼婚吗?”

    常镇远拿砧板的手顿了顿,从凌博今的角度,的确有这样的嫌疑。“嗯。”他含糊着应了,然后切菜。

    凌博今道:“师父。”

    “你很闲吗?”常镇远拿着刀,不耐烦地转头看他。

    凌博今目光在刀和常镇远之间飞快地闪了闪,把碗放在桌上,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我是想问,要不要我先把菜洗一洗?”

    常镇远从容地放下刀道:“以后这种事要提前申请。”

    “我知道了。”凌博今将整个砧板搬到洗碗槽里。

    常镇远无语地摸了摸额头,“你打算什么时候搬?”

    凌博今正努力地洗着洗碗槽,闻言动作微顿,半天才慢吞吞道:“不搬不行吗?”

    “你觉得呢?”常镇远掏出烟点燃,顺手打开油烟机。

    轰隆隆的响声像是一道无形的屏障,掩去凌博今声音里反常的僵硬,“我觉得现在挺好的。我买菜洗菜洗碗,师父烧菜和吃。”

    “你不吃?”常镇远挑眉。

    凌博今嘿嘿地笑。

    常镇远干脆下狠招,走到洗碗槽边上,将烟灰弹落垃圾桶中,淡然道:“你住在这里,我以后怎么往屋里带人?”

    凌博今打开水龙头的手一顿,手指慢慢缩紧,像是豁出去般地转头看他,“我们,可以试试。”

    常镇远一口烟差点堵在喉咙里,扶着墙连呛了好几声。

    凌博今忙拍着他的后背。

    常镇远将烟丢在地上,用鞋子碾灭,才皱着眉头看他,“你说什么?”

    凌博今放在他背上的手有点发虚,但面色看上去很镇定,“师父,我们试试吧。”

    “什么叫试试?”常镇远尖锐地挑着刺,“尝个鲜,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常父那句尝个鲜实在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以至于现在脱口而出。

    凌博今愣住了,“师父?”

    常镇远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发谁的脾气,励琛?凌博今?还是徐谡承?又或者,不知道是在为谁发脾气,庄峥?原来常镇远?还是现在常镇远?

    好不容易理清的思绪因为凌博今的话又乱了。

    “你考虑清楚了吗?”他冷静下来,淡淡地睨着他道,“这不是试试的问题。两个男人和一男一女不一样,社会压力,舆论压力,工作单位的压力,还有家庭责任。”

    凌博今道:“我们可以先从谈恋爱开始。”

    “谈成了呢?”常镇远问。

    凌博今被问住。两个男人,即使谈成了也不可能结婚,可是除了结婚之外,谈恋爱之后还能朝哪个方向发展?分手?

    常镇远道:“你的人生还在靠市场经济来调节,我的人生已经进入了计划经济。不同频率的步伐是不可能在一起太久的。”他关掉水龙头,“该洗菜了。”

    “不是的。”凌博今突然道,“步子迈得大的人走得慢一点,步子迈得小的人走得快一点,还是可以在一起的。”

    常镇远道:“你是想清楚了才反驳我,还是因为想反驳而反驳我?”

    凌博今张了张嘴。

    常镇远截断道:“想清楚再说。”

    “……我会好好想想的。”

    其实他并不需要他的思考,他只需要他的退缩。

    常镇远关掉煤气灶,打开锅盖,在蒸汽氤氲中,将饺子一只一只地夹出来。

    销假上班第一件事,发礼物。

    常镇远从刑警支队一路发到缉毒支队。当然,分量不同,刑警支队人手一份,缉毒支队共享一份。

    大头搂住他的肩膀,“怎么样?回家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常镇远道:“你呢?待嫁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大头笑得毫无形象,“到时候多喝两杯。”

    常镇远看向小鱼儿。

    小鱼儿道:“我花了五天适应。”

    常镇远看着大头道:“什么时候?”

    “这个月二十四号。”大头道,“急是急了点儿,不过算命的说那天结婚保准恩恩爱爱过一辈子。”

    常镇远道:“你给他的红包一定很大。”

    大头看他的目光仿佛上岸的人看着还在河里挣扎的兄弟,“阿镖老弟,不要嫉妒。你放心,我和珍珍说好了,到时候一定帮你介绍一个又漂亮又贤惠的老婆。到时候记得谢媒人就行了。兄弟,不用谢!”

    小鱼儿见常镇远一脸无奈,突然来了一句,“侯元琨的案子怎么样了?”

    大头笑容顿敛,“老虎说……”

    “哈哈哈……”小鱼儿和竹竿都放声大笑起来。

    大头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工作要认真。”

    小鱼儿道:“喜宴准备得怎么样了?”

    大头尴尬地犹豫了会儿,才小声道:“准备得差不多了。”

    说笑后,众人终于言归正传,说起侯元琨的案子。

    大头道:“虽然你们之前的打入计划失败了,但是老虎那边成功了,并且有足够的迹象显示鲁阳光和他弟弟鲁海波的确涉嫌从事贩毒,案子已经移交给了老虎。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侯元琨涉及此案,不过我们会继续追查赵拓棠别墅起火案以及那几个失踪的手下。”

    常镇远道:“有线索吗?”

    大头道:“只能顺着赵拓棠公司和亲信这条线往下查,查他们当时不在场证据。”

    常镇远道:“不查侯元琨?”

    大头道:“没有证据显示他和这件案子有关,不好查。而且老虎也不希望我们和他接触频繁,以免打草惊蛇。”

    常镇远道:“那励琛呢?”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我捡垃圾能成宝金牌女助理A到爆修真兵王在都市猎尽诸魔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回到都市当枭雄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如果不是遇见你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