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83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52:5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众人一片静默。

    大头叹气道:“头儿说,先放一放。”

    常镇远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善恶到头……终有报。”他都有报应了,他们怎么可以没有!

    97、“含情”脉脉(六)

    赵拓棠的公司已经解散了,成云妹离开伤心地去了别的城市,但是公司的员工还在。他们有的找了新的工作,有的在家里待业,也有干脆加入本地其他黑势力。

    不过不管哪一种,都是大头他们重点关注的对象。上班的,下班以后就会被请到警局聊天解闷,待业和加入其他势力的更不用说,三不五时请来喝茶。

    常镇远坐在大头后面,一边啃着午餐发的苹果,一边看着大头翻来覆去地问对面那人差不多的问题。

    这个人他虽然不熟,却印象极深。他叫梁润发,一是他常常自诩本土古惑仔,喜欢在身上各个部位打洞,二是他有一个敢拿着菜刀满大街追杀老公的老婆。

    他的故事赵拓棠经常拿来当笑话说,他听过几期,的确是个人才。

    “警官。你们现今的服务态度是不行的!你们有没有效率的概念,同样的要问几遍?我是纳税人,纳税人懂不懂?你们的衣食父母。你们怎么可以一天到晚骚扰你们的衣食父母?我会去廉政公署告你们的!”

    大头道:“我们叫纪检委。”

    “OK。那就纪检委吧。你放不放人?不放人我会告你们的。”

    常镇远道:“最近看什么电视?《刑事侦缉档案》?”

    “那个早看完了,我在看《陀枪师姐》……你怎么知道我看过《刑事侦缉档案》?”梁润发眯起眼睛,戒备地看着常镇远。

    “赵拓棠死的那天晚上你在干什么?”

    梁润发不耐烦地拍桌子,“我说过几百次了,我和老婆一起看电视!”

    “除了星期六星期天晚上你老婆会和你一起回你妈家吃饭之外,周一到周五你老婆都在打麻将,谁陪你看电视?”

    “你怎么知道?”梁润发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起来,惊恐地看着他,那眼神就像在看怪物。

    “而且你不是在外面包了两个情妇吗?单数去东边,双数去西边……”

    “闭嘴,你给我闭嘴!”梁润发歇斯底里地叫起来,整个人烦躁地跳动着,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要死了要死了,恶婆娘会知道的,她会杀了我的,一定会杀了我的……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大头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在我打电话给你老婆之前,我再问一遍,赵拓棠死的那天晚上你在干什么?”

    梁润发瞪着常镇远因为咀嚼而不断鼓起的腮帮,眼神狠毒。

    常镇远道:“我不知道你那两个情妇叫什么住在哪里,但我想你老婆应该很快就能找出来的。”他用手指戳大头。

    大头装模作样地翻资料,“你老婆叫什么名字啊,何美云是不是?”

    “别!”梁润发的气势一下子弱下来,就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蔫蔫地坐下来,“你们别告诉我老婆,你们想知道什么,都问我。我说。”

    “那天晚上你在哪里?”

    “我在小惠家。小惠就是东边的那个。”

    “联系方式。”大头见他支支吾吾不肯说,不耐烦地敲桌子道,“不然谁证明你清白啊!”

    梁润发写了。

    常镇远道:“你觉得别墅是怎么起火的?”他说的时候,特地关注梁润发的表情。

    梁润发那笔的手一抖,他现在对常镇远有种恐惧又抵触的心理,总觉得他什么都知道,一开口就没好事。

    常镇远道:“也许你老婆知道?”

    “别把我老婆扯进来!”他愤怒地说。

    “你扯完我就不扯。”

    “我不知道!”

    “烧别墅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常镇远道,“首先,别墅的门窗没有被破坏,所以他是用正常的途径走进门的。应该是熟人。其次,那么大一间别墅,烧起来要用不少汽油。”他看到梁润发眼神闪烁了一下,慢吞吞道,“如果临时起意,那么最容易取得汽油的地方就是……”

    大头接下去道:“车!”

    常镇远道:“赵拓棠生前对你总算不错,你也不希望他的尸体被烧得不明不白吧。”看梁润发的脸色,他猜测烧赵拓棠尸体这件事他并没有参与,所以才故意拿话激他。

    果然,梁润发神情微微动摇。

    常镇远道:“听说你当过体育老师,但是被开除了。最落魄的时候求职,遇到了赵拓棠……”

    “阿根。”梁润发低声道,“那天晚上阿根打过电话给我,说他的车抛锚了,让我开车去接他。他开走了我的车,我留下找人拖车,才发现他的车是没油了。”

    “阿根?”大头皱眉道,“罗长根?”

    梁润发道:“不过我后来再也没有见过他。靠,他开走了我的车。”

    常镇远与大头对视一眼。

    罗长根就是失踪的六个人之一。

    事情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又多了一条线索——梁润发的车。

    大头回到办公室和常镇远讨论案情,“失踪的六个人家属我们都已经反复问过了,都没有可疑,当天晚上他们既没有回家也没有联系。你说他们这些人都到哪里去了?人间蒸发?梁润发说他当时在宏大路和罗长根换的车,宏大路往前……那可不是市中心啊。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常镇远道:“我怎么知道。”

    大头道:“你不知道还有谁能知道啊。刚刚把梁润发那小子吓得,就差没哭了。我说你怎么知道她老婆晚上打麻将,他外头还包养小老婆呢?”

    “坊间传闻。”

    “真的假的?我怎么就没听说呢?”

    “混得不够开啊。”常镇远丢了根烟给他,顺口岔开话题,“你刚才不说不知道他们六个人去了哪里吗?”

    “是啊。你又听到什么坊间传闻了?”

    常镇远道:“你有没有想过赵拓棠为什么要放这一把火?”

    大头道:“毁尸灭迹?不对啊,他的死不是你开的枪吗?”

    一直听他们嘀咕的小鱼儿道:“会不会是赵拓棠身上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大头问:“什么秘密?”

    “我哪儿知道啊。要是能把他烧毁的皮肤复原,说不定就能揭晓谜底了。”

    “不会吧。难道还刻着藏宝图?”

    常镇远听他们两人把思绪越带越远,忍不住道:“吸引注意力。”

    “谁的?”大头问完,又自己回答,“我们的?”

    “赵拓棠别墅起火的时候,就算不是所有警力都赶去现场,至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盯在了那里。”常镇远道,“还记得梁润发说他和罗长根换车的时间吗?”

    大头道:“十二点多啊。”

    小鱼儿道:“发现起火的时间。”

    常镇远道:“那六个人都是赵拓棠的亲信,也是绑架和尚的从犯,就算赵拓棠死了他们也跑不了。”

    大头击掌道:“搞了半天,赵拓棠火烧别墅是为了引我们的注意力过去,让那六个人逃走。”

    常镇远道:“他们成功了。”

    大头道:“可我们说了半天,还是没闹明白,那六个人究竟去了哪里?怎么就能人间蒸发了呢?六个人啊,总不能一块儿跑吧?要是分开来跑,不能个个运气都这么好吧?”那段时间他们可是在各地布下天罗地网。

    常镇远道:“逃亡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和自己熟悉的人和事扯上关系。六个人里,有的有父母,有的妻女,有的兄弟,他们真的能完全忍住不联系他们吗?”

    大头道:“你是说盯死他们的家人?”

    “如果盯死还没有消息的话,”常镇远缓缓道,“我们就真的要盯着死人了。”

    在警局忙活一天,又到了下班时间。

    常镇远坐在大头的车里,看着外头倒掠的景物,“去一趟队长家吧,我把礼物给他带去。”

    “行啊。”大头道,“要不要去接和尚?”

    “不顺路,改天吧。”

    大头转头看了他一眼,“你们又闹翻了?”

    “没。”

    “你当师父的,不能总和自己徒弟耍小性子啊。”

    常镇远皱眉道:“谁耍小性子?”

    “嘿嘿,说你还不承认。”大头促狭地笑着。

    “……开你的车。”

    到了刘兆家,常镇远和刘兆两人寒暄了半天,大头才想起他说的礼物,“咦?你的礼物呢?”

    常镇远眼睛盯着棋盘,冷静道:“在家里。”

    大头:“……”

    刘兆笑道:“没关系没关系,有心就好。”

    大头道:“接了和尚不就可以一起带来了吗?”

    常镇远没吭声。

    刘兆拿眼睛看大头。

    大头道:“估计又闹别扭了。”

    刘兆道:“闹什么别扭,说来听听。”

    常镇远不磨蹭了,直接指挥车马冲锋陷阵,把刘兆的老将逼死在后宫。

    “你不是来下棋的,你是来找人打发时间的。”刘兆道。

    “哟,时间还真不早了。”大头惦念着回家煲电话粥,催着常镇远回家。

    临走时,刘兆语重心长道:“结头既然是打上去的,就没有解不开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心去解。”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如果不是遇见你回到都市当枭雄修真兵王在都市我捡垃圾能成宝猎尽诸魔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金牌女助理A到爆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