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88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52: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我知道师父是为了我好,但是我不会让师父一个人走,我会和师父一起承担。”凌博今道,“我想了很多天了,我认真的。你说的,我都考虑过了。妈妈她这几天天天找同事谈心,好像能接受一点了。我不想我们最后变成王瑞和大头那样的结局。我不想看到师父和别人结婚。我觉得,我们应该争取!”

    常镇远被他的慷慨陈词堵得无话可说,半天才挤出一句,“你不觉得这样太自私了吗?”

    凌博今茫然道:“哪里自私?”

    常镇远道:“哪里?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凌家以后的……香火怎么办?谁来传宗接代?”

    “没关系,还有我哥哥。而且我是跟妈妈姓的,继承徐家的责任他会扛起来。”对此,凌博今很轻松。

    “徐家?哥哥?”常镇远一怔。

    凌博今道:“啊,我忘了说,我有个孪生哥哥,父亲和妈妈离婚后,我跟妈妈,他跟父亲。所以我姓凌,他姓徐。我妈妈不是独生女,她有两个哥哥,所以继承凌家也不用我操心。”

    常镇远心脏狂跳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执着于这个问题,凌博今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徐肃诚。”

    102、“信誓”旦旦(一)

    徐谡承、徐谡承……

    居然这个名字这个人还存在!

    他原本以为赵拓棠的死已经可以让他完完全全地放下庄峥,放下上辈子不堪回首的记忆。他甚至已经愿意放下仇恨以全新的角度来看待凌博今了,可是为什么当这一切差不多要抹干净的时候才跑出来这么大一坨擦不掉的污渍!

    徐谡承是徐谡承,凌博今是凌博今吗?

    常镇远的呼吸诡异地中断了,脑海一片空白,直到肺隐隐作痛,才猛然大喘一口气。

    “师父?”凌博今目光灼灼地望着他。

    常镇远低头捂着胸口道:“我可能吃坏了什么东西,有点胃疼。”

    凌博今站起来道:“我去找药。”

    常镇远就这样呆呆地坐在床上。前世原本清晰到每个细节都可以随时重现的死亡情景竟然变成了一团浆糊,他努力想要回忆起徐谡承的脸,可总是与凌博今搞混,以至于那一幕都模糊起来。

    “很痛吗?”凌博今一手拿着药一手拿着水杯走过来,满脸担忧地看着扶着额头的常镇远。

    常镇远敷衍地应道:“嗯。”

    凌博今把药给他。

    常镇远捏着药,正犹豫着要不要吞下去,就听凌博今轻声道:“师父是因为我的话才胃痛吗?”

    “不是。”他一咬牙将药吞了下去,然后喝水。

    “师父认识我哥哥?”凌博今冷不丁地问。

    常镇远放下杯子,皱眉道:“不认识。怎么?他认识我?”

    凌博今满足地点头道:“那师父是关心我。”

    常镇远看他自说自话地在床上躺下,忙踢了他一脚,“你房间在下面。”

    “王瑞睡着。”

    “沙发也在下面。”

    “沙发太窄,腰疼。”

    “地很宽,去地上睡。”

    “太硬。”凌博今用脸蹭了蹭枕头。

    常镇远低头看着他。

    灯和阴影联手描绘着他面部曲线,有棱有角。

    凌博今突然睁开眼睛。

    两人无声地对视了一会儿。

    常镇远突然拿起枕头和毯子往门外走。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张脸,这张脸简直是他两辈子的混乱之源。

    走出卧室他才发现王瑞正趴在沙发上,一只手搭着沙发背,一只脚抵着茶几,姿势豪迈,鼾声响亮。

    常镇远皱了皱眉。他向来浅眠,这种程度的噪音就算吃安眠药也睡不踏实。但房间已经被凌博今占据,他懒得再回去和他纠缠,于是拐了个弯进了凌博今的房间。

    凌博今的房间不大,一张单人床就占了三分之一的位置,但布置得很简洁。

    常镇远打开灯,先放好枕头,再将毯子扑在床单上,躺上去之后再用另一半毯子将自己裹起来。饶是如此,关灯之后,他依旧闻到淡淡的属于凌博今的味道,就好像那个人就躺在身边。

    常镇远不得不用捂着鼻子将满脑子紊乱的思绪安抚下来,才沉沉地睡去。

    虽然夜里睡得晚,但是陌生的环境让常镇远天蒙蒙亮就醒了。不知道是因为晚睡还是想得事情太多,头隐隐作痛,他在床上躺了几分钟,起床回房间的浴室洗漱。凌博今睡得正想,四仰八叉,怡然自得好似他才是这张床的主人。

    常镇远洗了个澡之后,故意打开吹风机发出噪声。没过多久,凌博今果然光着脚丫子跑进来。

    “师父。”

    常镇远漠然地看着镜子道:“我早上喜欢吹头发。”

    “你的电话。”凌博今揉着眼睛,将手机递给他。

    常镇远关掉吹风机,果然听到手机在响。大概昨天睡得匆忙,忘了关手机。他看了看号码,是刘兆。

    “起了吗?”刘兆声音说不出的疲惫。

    “嗯。”

    常镇远刚说完,就震惊地看着凌博今道:“你干什么?”

    凌博今边拉裤子边道:“上厕所啊。”

    “这是我房间的厕所。”

    “我憋不住了。”凌博今边无辜地看着边继续做刚才的事。

    ……

    常镇远只好拿着手机出来。

    “你们没事吧?”刘兆在电话那头问。

    常镇远道:“没事。”

    刘兆道:“叫上和尚,早点来局里。”

    常镇远听出他话中有话,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刘兆道:“昨天举行婚宴的时候,有人在前台放了个包裹,指名要给大头。不过前台忙糊涂了,等晚上十一点多才想起来。幸好那时候我们还没走,不然大头睡死了,让人新娘子怎么办。”

    常镇远道:“定时炸弹?”

    “那倒不至于。”刘兆沉声道,“是几只死老鼠。”

    常镇远皱眉。可以想象,任何人在自己的婚礼上收到死老鼠都绝对会成为一辈子的阴影,这样的效果可能仅次于王瑞当中向大头告白了。

    刘兆道:“不过我和竹竿截下了,珍珍不知道。”

    常镇远道:“谁寄的?”

    刘兆道:“等快递公司上班我们就去查记录。不过赵拓棠死了,励琛走了,目前嫌疑最大的就是侯元坤。”

    常镇远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他,“就算不是他,也可能是他的手下。”

    刘兆道:“王瑞怎么样?还好吧?”

    “还行。”

    “他大老远跑来不容易,我们本来想今天找他出来聚一聚,现在看来可能抽不出时间了。你帮我给他说一声,让他多留几天。”

    常镇远道:“好。”

    挂了电话,他就听到浴室里传来冲水声,过了会儿,凌博今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我必须重申一下租房守则。”常镇远道,“第一,这是我的卧室,第二,这是我的浴室。第三,你的房间在楼下。”他说完,发现凌博今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眸光又深又沉,脸色隐隐发青。

    “明白吗?”常镇远一字一顿地说完。

    凌博今好半晌才道:“师父,你真的喜欢我吗?”

    常镇远被问住。

    “你上次说的是真的还是敷衍我,让我知难而退?”凌博今道,“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希望时时刻刻和他在一起吗?师父,你到底在抗拒什么?”

    抗拒太多,但是昨天晚上他才知道在他抗拒的这么多因素中竟然还包括一个叫做徐谡承的人!

    常镇远觉得头又开始痛了。他摆手道:“我暂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我们先回警局再说。”他转身拉开衣橱找衣服。

    “总要讨论的。”凌博今站在他身后慢悠悠道,“师父,是你把我带上这条路的,你不能让我下了水以后自己拍拍屁股上岸。”

    他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得令人不寒而栗。

    常镇远猛然回头,凌博今却已经出门下楼了。

    去警局的路上,谁都没有再提起这个话题。

    对凌博今来说,他说的已经很多了,就好像当初常镇远做的那样,把要说的话说出啦,然后留给对方足够的思考空间。他现在也是这样做。

    他从未怀疑常镇远对他的真心,这是让他勇敢迈出这一步的主要原因。就如他之前想的那样,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关键时刻为别人挡子弹的。要不这个人大公无私,博爱众生,要不就是挡子弹的对方对他来说重逾生命。常镇远当然不会是第一种,所以他坚信是第二种。

    至于常镇远的逃避和犹豫,想来想去只能归咎于压力。毕竟这条路他没见过别人走,也听过别人议论,有多么困难他的母亲都已经一五一十地分析过也劝说过。他知道常镇远的性格,常镇远向来是走一步思考十步的人。所以即使喜欢自己,要真正迈出来也很不容易吧?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笑了。

    看来这次只能由他主动了。

    103、“信誓”旦旦(二)

    刚迈上楼道,还没进办公室,就听到童震虎排山倒海般的咆哮声。

    常镇远推门进去,童震虎正挥舞着卷成筒状的报纸对着刘兆呐喊,“这是在打我的脸!打我的脸!大头不是我这组的,那也是我的兄弟!侯元坤搞这一手和直接刮我耳光没区别!刘兆,今天你们几个都在这里,我童震虎给你们保证,我一定会把他缉拿归案!”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捡垃圾能成宝猎尽诸魔如果不是遇见你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回到都市当枭雄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金牌女助理A到爆修真兵王在都市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