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94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11:09:5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吃饭了吗?”小鱼儿见他进来,随口打招呼道。

    “吃了。”常镇远习惯性地回答。

    取而代之的是,这样平淡又简单的人生。

    ……

    平淡又简单并不意味着悠闲。常镇远坐下没几分钟,整个刑警支队就被童震虎借到缉毒支队打工。

    常镇远隔着桌子打量着二哥。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消了他原本的精神气,现在整个人都缩在椅子里,歪着脖子,仿佛束手待死。

    和常镇远一起的是缉毒支队同事于凯。

    他揉着眼睛,手敲着桌子道:“你倒是说话啊,你以为装孙子有用?这次规模你也看到了,侯元坤和他老婆都进来了,还有谁能保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知不知道?你真以为我们是想从你嘴巴里撬点什么?你高看你自己了,该掌握的我们都掌握了,现在问你是给你减刑的机会你懂不懂?你知不知道自己的罪有多重?我跟你讲,死刑,妥妥的!”

    二哥仍不吭声。

    “随你吧!反正你哥已经减刑了,让他看着你去死。”于凯气呼呼地站起来喝水。

    常镇远将本子合上,站起来往外走。

    于凯叫道:“常哥,你去哪儿啊?”

    “他既然想死,为什么不安静地成全他?”常镇远从审讯室出来,反手关上门。

    如果庄峥不是被赵拓棠炸死了,会不会也有这样一天?

    不知道那时候他会是什么表情。

    常镇远突然很想念凌博今的声音。他拿出手机,翻到通话记录,看着上面的名字发呆,但最终没有拨过去。太过依赖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正要将手机放回兜里,铃声响起。

    他接起电话,是凌博今打过来的。

    “哥已经出来了,他想请你吃顿饭,”他顿了顿道,“要是忙的话……”

    “非常忙。”常镇远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对他来说,放下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何必再对着那张脸找不痛快。

    凌博今道:“我知道了。”

    非常平淡的四个字,却让常镇远琢磨出点失落。

    他打开短信,手指摩挲键盘,脑袋里转过好几个念头才缓缓按下:同样的脸,对着你就好。同样的饭,只想和你吃。

    打完之后,他又觉得太肉麻,想要删除,但这么多字,总是有点不舍得。

    “阿镖,看什么呢?还不去吃饭?”小鱼儿从楼上走下来。

    常镇远心头一紧,将手机放进口袋里,途中又觉得手指好像按了一个键,又急忙拿出来看——

    短信已发送。

    ……

    也许他应该关机。

    常镇远将手机揣进口袋,跟着小鱼儿一起去食堂吃饭。

    不过好奇心最终还是战胜了关机的**,他不但没有关机,甚至在电板只剩下一格的时候主动充电。但直到下班,手机还是毫无动静。

    “你在等电话?”小鱼儿拿着一包旺旺仙贝进来。

    “没有。”常镇远道,“我在想要不要换个手机。”

    小鱼儿道:“我等不到男朋友电话的时候也很想换个手机。”

    “我不是在等电话。”常镇远重申。

    小鱼儿促狭地眨了眨眼睛,“我有这么说过吗?吃吗?”她将仙贝递给他。

    常镇远摇头。

    小鱼儿道:“下班有什么安排?要不要跟我走?我晚上高中同学聚会,聚完之后一起去唱歌,有美女哦。”

    常镇远道:“你打算让我冒充你们的训导主任进去?”

    小鱼儿大笑,“阿镖,你再这么矜持下去,小心打光棍。”

    常镇远道:“你描述的前景让我很期待。”

    “这种反应不是死鸭子嘴硬就是……”小鱼儿眯起眼睛道,“名草有主了。”

    常镇远道:“还有第三种。”

    小鱼儿道:“什么?”

    常镇远边说边往外走,“宁缺毋滥。”

    “……等等,你给我回来说清楚,什么叫宁缺毋滥,哪里滥了?”小鱼儿追出门外,常镇远已经大步流星下楼了。

    小鱼儿趴在二楼阳台上朝下吼,“常镇远,有本事你明天别上班!”

    常镇远开车出警局。

    这条路庄峥也曾走过,而且走得满心厌恶,可现在他居然有点喜欢上这里了,尤其是傍晚的样子,因为这意味着他……下班了。

    车到拐角处,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路边摆手。

    常镇远目光一凝,猛踩油门呼啸而过。

    手机很快焦急地响起来。

    常镇远目光扫过后视镜中自己得意的笑容,故意绕了个圈子。离拐角处还有好长一段距离时,就看到那个努力不懈地打电话的熟悉背影。

    将车缓缓停在他身边。

    凌博今蓦然回头,然后松了口气,抓着门把正要上车,却发现门锁着。他无奈地敲着车窗。

    车窗缓缓放下。

    常镇远道:“给我一个同意你搭顺风车的理由。”

    凌博今笑嘻嘻道:“我想用我的脸和你单独吃一顿饭,行不行?”

    常镇远道:“谁买单?”

    凌博今道:“我买单。”

    “答案不正确。”

    凌博今愣了下道:“AA制?”

    “答错两次,你还有一次机会。”

    “……谢谢师父。”

    门锁被打开。

    凌博今坐上车,系好安全带之后才感慨道:“师父,你请人吃饭的方式真特别。”

    常镇远道:“你接受邀请的唧唧歪歪也很特别。”

    110、“信誓”旦旦(九)

    正是上下班的高峰,常镇远开着车从城中堵到城北。

    凌博今笑道:“一会儿不管师父请吃什么,我都会觉得很美味。”

    常镇远道:“这家店确实不错。”当他还是庄峥,庄峥还是姚启隆手下的时候常来,成功上位后,别人挖到他喜欢这家店的消息,经常来这里堵他,久而久之,他就更习惯在家里下面吃。

    车接近店铺位置时,就看到前方一片破败的废墟,水泥石灰放了一地。

    常镇远减慢车速,停在店外,只看到一块被踩在地上的牌匾。上面“飞龙饭店”四个字是他亲笔所书,老板拿到后喜滋滋地挂上去的。

    字还是那个字,牌匾却不是那个牌匾了。

    凌博今讶异地看着他从车上下来,也跟了下去。

    常镇远走到工头边上,问道:“怎么拆了?”

    工头忙得晕头转向,正想呵斥,就看到常镇远施施然地拿出一张证件。证件具体写的什么工头没看清,只看到一张黑漆漆证件上好像有一个亮闪闪的徽章。他收敛起不耐烦道:“就前一个老板嘛,卖掉了,新老板要重新做,做大,做好,重新盖起来,做大酒店。”

    常镇远道:“为什么不做了?”

    工头憨笑道:“这我哪知道啊,你去问老板嘛。他后面的,走过来那个穿灰西装的人就是他。”

    老板不知道他们什么来头,小跑着过来问:“什么事?怎么回事?”

    常镇远道:“这家店怎么卖了?”

    老板道:“前个老板不想做就卖了啊。你们什么人啊?”

    凌博今正想解释,就听常镇远淡淡道:“前面这个老板和几个老大关系挺好,我们是过来了解情况的。这么着急把饭店卖掉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帮助他跑路?”

    老板吓得脸都白了,连声道:“没这事没这事。我是看价格挺公道,地方也不差,所以接过来想搞个稍微高级点的饭店。这附近也没什么竞争对手不是?”他边说边掏出香烟套近乎。

    “有他的联系方式吗?”常镇远接过烟问。

    “有,有的。你等等啊。”老板忙不迭地掏手机。

    常镇远将联系方式输入电脑。

    凌博今不知道常镇远和这个老板是什么关系,只好保持沉默。

    上车的时候,常镇远故意上了副驾驶座。

    凌博今很识趣地开车,“去哪儿?”

    常镇远想了想,报了个地址,说完又补充道:“这里的味道比这家店差多了。”

    凌博今笑道:“是我没口福。”

    常镇远看着手机号码,忍不住还是拨了过去。虽然这辈子没什么交情,但是在上辈子,他们算可以说上几句心事的朋友。

    对方接得挺快,“哪位?”

    “我是老庄的朋友,以前来你们店里吃过,饭店怎么拆了?”

    对方沉默了两秒道:“庄老大的事,你知道了吧?”

    “嗯。知道。不过他不在了,和饭店开不开有什么关系?”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我捡垃圾能成宝如果不是遇见你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回到都市当枭雄金牌女助理A到爆修真兵王在都市猎尽诸魔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