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香江1972

第195章 一个时代的落幕

香江1972 | 作者:钱西峰 | 更新时间:2019-02-12 10:13:4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就如另一个时空一般无二,1973年7月20日深夜,李小龙突发疾病,在嘉禾女星丁佩家中身故。

    哪怕之前自己已经直接和透过邹文怀间接提醒过他好几次,却仍然没有改变这个令人扼腕的结局,远在珀斯的张恒得到这个越洋而来的噩耗时,不禁异常伤感。

    邹文怀的电话里说,李小龙在弥留之际邀请张恒作为扶灵人之一,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受到如此重视,但既然如此,他当然义不容辞,为这个开创华语功夫片世界地位的巨子作最后送别,张恒心怀荣耀和感伤。

    用了三天时间,加急处理了西澳的一些紧要事项,留下大部分人继续开展纽曼矿业的后续工作,他带着唐基华和陈镇宁匆匆飞回香江。

    7月25日上午九点,九龙大角咀枫树街一号,九龙殡仪馆门口。

    陈镇宁驾驶着平治缓缓靠近,张恒透过深色玻璃,看着窗外被人群簇拥着的这栋半圆弧形的棕色建筑,暗暗感叹。

    近十年来,这里曾经送走过程思远的长女亚太影后林黛,以及邵氏过往最有名的古典美人乐蒂,今天,这里又将送走一位将被永载史册的电影和功夫巨星。

    此时的人们应该并不真正明白李小龙代表着什么意义,但这满街的数万人群就已经是最大的意义。

    殡仪馆门口更是人山人海,花圈和黑色遗照摆满了沿街墙边,激动的人群踮足翘首,想要进入这里做最后的瞻仰送别,无数警察艰难地维持着秩序,更有数十位媒体记者扛着摄像机或照相机来回穿梭摄影,为这场告别留下最后的影像记忆。

    陈镇宁停下车,一名警察过来打开门,唐基华先下车护着,穿着一身黑色衣服胸前佩戴白花的张恒走下车子。

    警察态度恭敬地小声说:“张先生,您好,今天人多,请跟我进来。”

    张恒看了一眼,竟然是观塘警署的马警员,微微有些讶异。

    马警员小声解释:“九龙地区的警力不足,我们被借调过来,头在那边呢。”

    看了眼远处,任达戎果然在指挥一队军装警察布置警戒线,此时恰好回过头来,远远地对他点点头,张恒微微点头致意,在马警员的护送下穿过两旁拥挤的人群,努力往里面挤。

    闪光灯不断亮起,媒体记者们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见到貌似重要的来宾就拼命拍照。

    “这是谁?”有人疑惑地问。

    “是张先生,上次无线电视台香江小姐的评委之一,大恒集团董事局主席。”有眼尖的已经认出来。

    “就是那个蓝田邨小张生啊,果然少年英气,风度不凡!”很多人发出惊叹声。

    “张先生,请问您此时有何想说的?”

    “张董,您和李小龙是好友吗?”

    无数的话筒塞到张恒嘴边,挡住了前路。

    马警员拿起哨子就要往嘴里塞,张恒轻轻拉住他,神情肃穆地对这些记者说:“诸位,我此时实在没有心情接受采访,不过既然你们问了,我就说两句,虽然行业不同,但我和布鲁斯一见如故,一直保持着友情,可惜天妒英才,他这么早就离去了,这是香江和世界电影行业不可估量的重大损失,布鲁斯,和他的功夫以及功夫电影,将会载入史册!”

    说完,在马警员和陈镇宁一左一右的护送下,从人群中开出一条通道来,进入设在殡仪馆内的灵堂。

    迎面是一面花圈墙,中间挂着李小龙的黑色遗照,上面四个黑色大字:艺海星沉。

    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香,张恒带着两个手下躬身行礼,随后瞻仰过李小龙遗容,再转向一边的家属区。

    李小龙的妻子琳达披麻戴孝,搂着他的一双儿女,坐在地上,身边是他的几个家人,两个姐姐,长兄李忠琛,弟弟李振辉。

    令张恒微微吃惊的是,家属区里还有两个他认识的人,一个是何鸿銮,一个是一身黑衣带着墨镜的苗可秀。

    李小龙母亲出身何家,但是其生母不过是个小妾,故此并不为何家承认,两家关系很一般,何鸿銮能够出席,应当是何家表示了极大的善意。

    而一身未亡人打扮的苗可秀,那就有些惊世骇俗了。

    难怪她从此未嫁,孤老一生。

    “请节哀顺变。”张恒深深鞠了一躬。

    琳达连忙扶起两个孩子,同家人们一起还礼。

    何鸿銮上前一步,诚恳地说:“小张生,多谢你能够前来。”

    “布鲁斯是我的朋友,我一直敬佩他为中国功夫电影做出的卓越贡献,可惜天不假年......能够为他送行,我既悲伤又荣耀。”张恒语气低沉。

    两个孩子仰着头,看着两人说话,表情有些懵懂,似乎根本不知道这些人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张恒深深看了李国豪一眼,摸摸他脑袋,“布兰登,以后有事别忘了打电话给叔叔。”

    “好。”小男孩严肃地点头。

    “张董。”邹文怀从边上挤过来打招呼,身后跟着的几个人也打着招呼,都是嘉禾的重量级人物或台柱子,何冠昌,梁风,王羽,谢闲等。

    这一次,王羽和谢闲几个表现得异常尊敬,张恒也没心思搭理他们,随意点点头,同何鸿銮、邹文怀几人走到角落,小声交流起来。

    “布鲁斯的病因确定了吗?”他首先问。

    邹文怀脸色难看:“应该是药物引起的脑水肿,香江法院已经介入,之前法医已经做了详细检查,报告可能会在一个月内公布。”

    张恒点点头:“邹董啊,流言可畏,你可要做好准备啊。”

    “我视布鲁斯如儿子,他的离去对于嘉禾来说就是晴天霹雳,没想到我们还要面对这种不堪局面,要不是何先生和李忠琛先生力挺,琳达女士也信任,我们还真是说不清了。”邹文怀满脸苦涩地摇头。

    “这样就好,争取让法院多请专家,最后出具一份有公证力的详实的报告,把这件事情盖棺论定吧。”

    张恒还是比较认可药物导致突发脑水肿之说,至于后世流传的黑社会陷害和嘉禾自己出手两种说法,真是脑洞大开的想法,实在不堪一辩。

    李小龙只是一个演员,即使已一己之力让中国功夫在全球出了名,却也影响不到山口组的重大利益,这个日本的黑社会该有多大的仇恨才会跑来香江谋划这种必然会引起全世界关注的毒杀案?

    而丁佩四年后嫁的那个香江老牌社团家族的男人,此时根本就不认识丁佩,也还没有进入演艺界,哪里来的利益冲突?

    至于说嘉禾出手,李小龙虽然自建了制片公司,可发行完全交给嘉禾负责,而且他的制片公司里也有嘉禾的股份,邹文怀这三个股东该是多么脑残,才会对还能下金蛋的母鸡下手?

    灵堂里不断有人进来上香祭拜,大都是演艺界人士,包括影视界,梨园,武班等行当,邵氏也来了很多人,张恒认出来的就有洪金宝,狄龙,姜大卫等人,梁淑伊作为无线台高层代表邵逸夫出席,算是为几年前邵氏和嘉禾对李小龙的争夺战作了最后总结。

    上午十一点,正式出殡。

    香江的扶灵人一共六人,何鸿銮,邹文怀,何冠昌,张恒,小麒麟,李忠琛。

    六人戴着白手套,抬起那副特制的铜棺,在工作人员和警察的护送下,缓缓走出灵堂。

    街道上人声鼎沸,闪光灯噼啪作响,有人大声痛哭起来,引起一片哀泣,有个女孩子翻过铁栏杆,往封锁线上冲了两步,却软软地倒了下去,显然是昏迷了。

    救护车呼啸着带着昏迷者离去,警察们如临大敌地维持着防线,六人把铜棺抬上灵车,围坐在周围。

    家人好友们陆续上了后面的车子,在警车和摩托的护送下,十几辆车子鱼贯离开枫叶街。

    街道两旁站满了神情肃然的送行者,挥动着手上的黄菊花和白百合,车子每到一处,总有几个人想要翻阅栏杆冲上街道,被警察们拼命地按到在地上,发出凄厉的哭喊声。

    渐渐的,车子离开大角咀地区,两旁聚集的人群明显少了。

    十几分钟后,车队驶入启德机场,在一架泛美航空的飞机下停下,六人抬着铜棺下车,把铜棺送上飞机货仓,最后鞠躬告别后,六人退下来。

    要陪着李小龙前往西雅图正式下葬的家人和朋友们谢过六人后,陆续登机。

    机场跑道外的铁网外,大家拿下白花,脱掉手套,默默目送这架包机呼啸腾空,离开香江。

    一个伟大的时代就此落幕,未来能够接过李小龙旗帜的人,现在还是个小小武师吧。

    张恒面无表情,心情黯然。

    “张董,去我办公室坐下吧,难得你这次回来,有些事想和你聊聊。”邹文怀忽然转脸小声说。

    张恒本来也想找他,不仅要谈电影公司的事情,还有关于李小龙身后的诸多事项,便点点头。

    晚上还有一更,补交作业!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香江1972最新章节!!
香江1972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xiangjiang1972/,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钟情于乐尧京城废少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圣手侠医仙界未来女儿追梦华章猎赝九零时光微微暖奉道而行神医妙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