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相亲遇到前男友,在线等!急!

第十一章、红绿灯“流氓”

相亲遇到前男友,在线等!急! | 作者:景越清翎 | 更新时间:2021-10-27 19:06: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他自小跟程曦和一块长大的,比程瑜言还要更了解程曦和,以前他们在省会那边学校的时候,就是有女孩子在他面前摔倒,他第一反应都不是伸手扶起人家,而是缩手往后退开。

    当然那些女孩子也不是真摔就是,不过是想让程曦和来个英雄救美,然后她们能够顺便以身相许。

    但程曦和面对妹子们的投怀送抱能这么冷淡就已经说明问题了,为着这事陈贤令也没少吐槽程曦和冷酷无情,不识风趣,但程曦和现在居然主动去接女孩子,这就很有问题了!

    于是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生霹雳哗啦地闪着八卦的火花,几个人瞬间用眼神达成共识:要不,试探一下他们?

    景清挂了电话,一手一瓶,提了饮料就往回走,两升的饮料,确实蛮重的,勒得她手都有些疼。

    路灯黄蒙蒙的有些昏暗,月亮的光也不明显,路看得不是十分清楚,景清又有点假性近视,只能低着头认真看路,免得跌跤。

    “哎呦,小妹妹,一个人呐,怎么提这么重的东西?要不要哥哥们帮你提啊?”

    突然一阵油腻的声音,从前边传来,景清抬头一看,昏暗的路灯下歪七扭八地站着三个人,他们的头发颜色各异的,颇具杀马特的风格,看起来十分红绿灯!

    这造型不是早几年的流行么,现在倒是少见,这是遇到流氓了?

    景清也不是很害怕,这里是居民区,喊一声“流氓”可能没人管,但喊一声“失火”跑出来的人看热闹应该不会少。

    站最前面的人头上顶着黄色头发,姑且称之为黄毛吧,黄毛细细看了看景清,然后捏着嗓子假装深沉地说:“怎么,小妹妹,是被哥哥们帅呆了吗?”

    景清还没说话,红绿灯中的绿毛悄悄拐了拐前面的黄毛,小声说:“大哥,这马子正点哦!”

    星期六天,外来人多,他们原本只是随便出来看看,能不能勾搭上个妹子陪他们唱唱歌跳跳舞之类的,没想到一下就捞到一个这么漂亮的,绿毛看着景清的眼睛都要跟他头发一样绿了。

    在这么安静的地界,景清也听到了他流氓式的话,顿时眼神冷了下来,她抿了抿嘴,考虑自己把手上两升的饮料砸过去,能不能砸他们个脑震荡。

    另一个红毛也摸着下巴,语气猥琐地说:“大哥,确实好看,要不带回去当你马子吧,还是你不要?那我要!”

    绿毛不满地瞪了红毛一眼,说:“大哥不要也轮不到你,还有我呢!”

    黄毛拍了一下他们的脑袋,骂道:“我都没说话,你们说什么呢,吓到人家小妹妹了,”然后转头对着景清露出一个自认为帅气的笑。

    可惜又猥琐又油腻,景清晚上吃的苗条差点都要吐出来了。

    黄毛见景清不说话,以为真被他们吓到了,捏着嗓子安慰说:“小妹妹不要怕,哥哥们只是想找你玩玩,就唱唱歌喝喝酒,没其他的,哥哥们都是守法的好公民哦,不要被他两吓到哈!你们两个,赶紧给小妹妹道歉,咱们又不是流氓。”

    说着伸手各拍拍了绿毛和红毛的脑袋一下,转头又对景清笑得油腻兮兮的。

    景清不想搭理他们,只冷冷地说:“我还有事,没空跟你们唱歌喝酒,麻烦让开。”

    绿毛就不乐意了,也不知道他人生到底遭遇了哪些,非要把自己的脑袋弄成绿的,还是纯正的绿色,太阳底下估计还能发光,景清看到的时候差点没忍住笑。

    那绿毛抬着下巴,指着前面的黄毛,骄傲地说:“你这是什么口气,知不知道这是谁,黄哥可是我们滨海区大哥,”说着还竖起大拇指,“我告诉你,好好陪陪我们,这事就算了,不然,哼!”

    绿毛双手合起,掰了掰自己的手指,发出“咯咯”的声音,威胁之意很明显。

    景清眨着眼睛,惊奇地看着他,要不是场合不对,她都好想跟那绿毛说你这样掰手指很容易把骨头掰松,一不注意就要错位的。

    看到苏景越傻傻地盯着他却没有说话,绿毛得意地说:“怕了,怕了就陪哥几个喝两杯,啧啧,你这提的什么,居然是可乐雪碧,去,给哥几个换成啤酒!”

    后边的红毛也起哄说:“对,都换成啤酒,这可乐是娘儿们喝的,咱哥几个可不喝!”

    那黄毛还一副叫你是给你脸的姿态:“小妹妹放心,哥几个可是守法的好公民,就唱唱歌,看到没有,那边那个KTV就是哥几个开的,随便唱,是吧!”

    绿毛和红毛马上捧垠似地说,是啊,大哥最厉害了,大哥好棒之类的!

    景清拎着两大瓶可乐雪碧,确实重的很,而且她怕回去晚了让人担心,也没什么心情跟这对黄毛绿毛红毛的瞎扯,于是只好无奈地再说一次:“让开,我要回去了。”

    “嘿,你这小娘们,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黄毛见景清这么不识趣,顿时眉毛直立,慢慢走近,大声恐吓说。

    景清心里打量,把手里的两大瓶饮料扔出去,自己能跑开的概率有多大,不过没等景清想到。那黄毛走近了些许,看真了景清的容颜,咽了口口水,竟忍不住想过来拉景清的手。

    吓得景清往后一躲,喊了一声:“滚开!”

    景清堵着气,刚想把手上的可乐雪碧砸过去,就发现黄毛的手被人拧住了。

    紧接着就传来一个熟悉的清冷的声音:“她让你们滚开,没听到吗?”

    “程同学!”景清看到程曦和的时候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把辛辛苦苦拎来的可乐和雪碧都交代出去了。

    却不知程曦和一过来就看到这三个红绿灯围着景清,心口一下子就炸开了,更不用说还看到这黄毛想去碰她,当即三五做步跨过来,拧住了黄毛的手。

    “哎呦,疼,疼······疼死我了,快,放······放,手。”黄毛扭曲着脸叫道,“你们两个混蛋,还不过来帮我!”

    绿毛和红毛一听,便要过来,程曦和一用力,一甩,就把黄毛甩到他两身上,三个人一起摔下去了,一时间,哎呦,哎呦地乱叫一通。

    程曦和冷冷地盯着他们:“滚!”

    绿毛和红毛赶紧搀着黄毛起来,黄毛指着程曦和气愤地大叫:“你是什么东西?从哪里来的,敢动老子!你们两个上,给我打!”

    绿毛和红毛相互看了一眼,想着两个人怎么都能打过一个人,于是一股脑就冲上去要揍程曦和。

    程曦和眼睛一眯,厉光一闪,仗着腿长,一脚一个就把他两踢到在地了,连身都没让他们近。

    两个家伙捂着肚子哎呦哎呦直叫唤,不知是真还是装的,滚在地上,站不起来,气得黄毛破口大骂他们不中用,死活拽着他两起身。

    苏景越在两只毛冲上来的时候,就赶紧往旁边退开了,免得影响程曦和的发挥,因此看的很清楚程曦和是如何出脚的,啧啧,真是腿长了不起!

    程曦和转头看了看景清的位置,挑了挑眉,景清赶紧扬起笑脸,乖巧地夸:“程同学真厉害!”

    这话说的程曦和心里的郁气一下子就没了,黄毛把绿毛和红毛拽了起来,三个人又冲上来了,程曦和背对着,景清正好对着他们,瞪着眼睛紧张地喊道:“小心,后面。”

    却见程曦和一个回旋踢,直接把冲在前面的黄毛踢下去了,撞到后面两只,把后面两只也带倒了,三个人又滚成一团。

    不过这三只红绿灯还是很坚挺的,一起身又冲过来,可惜毫无章法,程曦和一脚一个,一拳一个,最后一个红毛见状自己捂着脑袋马上蹲下去了,都不用程曦和踹,十分主动。

    程曦和直接拎起来,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红毛立刻飞出去两三米远,把刚爬起来的黄毛和绿毛又压了下去,接着程曦和上前,又把一手一个拽起来,一个一个揍了几拳头。

    程曦和以前打架打惯了,有经验,知道打哪里能让人痛却又不至于受伤太严重,一时间,红绿灯被揍得哇哇大叫。

    旁边人家有人听到声音,打开窗户探头看了一下,不知道是认识黄毛他们还是不想惹事,一看是有人再打架,“哐当”一声,又把窗户关上了。

    景清却看得眼睛都发亮了,她一点都不同情这红绿灯,以往都不晓得有哪些女孩子被他们调戏占便宜,她忍不住再次夸道:“程同学你真帅!”

    程曦和看着瘫在地上歪七扭八哎呦乱叫的红绿灯,吐了口气,没再继续揍人。

    他转身走回景清身边,抬手点点她的额头,语气有些无奈:“别以为这么说,就能抵消你乱跑,遇到坏人还不打电话的事实!”

    景清眨眨眼睛,清亮的眼睛里顿时眼波流转,她举起手里的饮料,颇有些无辜地意味:“手上拿着东西了,没来得及打电话,好重,你看,勒得我手都红了。”说着摊开手掌让程曦和看。

    程曦和轻轻说了句:“活该。”不过还是马上就把景清手上的两瓶饮料都接过来了,颇有点口嫌体正直。

    景清见此,眼里的笑意更深了,转头看着又坚强地相互搀扶着,堵着他们路的红绿灯,轻声问程曦和:“他们三怎么办?”

    程曦和转身,面无表情,从上到下冷冷地刷了他们一眼,似乎在思考这次要从哪里开揍。

    最前面的黄毛被看得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不······不要以为,我······我们打不过你,告······告诉你,这,这是老子的地盘,你要,要是再敢打我,别······别想从这里出去!”

    绿毛和红毛赶紧附和:“就······就是,我们大哥很厉害的,我······我们还有很多小弟,你要是敢伤我们,绝······绝对吃不了兜,兜着走。”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相亲遇到前男友,在线等!急!最新章节!!
相亲遇到前男友,在线等!急!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xiangqinyudaoqiannanyouzaixiandeng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娇妻傻婿逃荒!被迫卖给糙汉后,我逆袭了我只想搞钱少主她是个拽姐开局陷入规则怪谈:原来我就是规则如果你也爱我,请告白慕窈窕年年有礼绝世神女:琉璃殇我是偏执大佬娇养的纸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