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相亲遇到前男友,在线等!急!

第二十二章、曾经的炸胡

相亲遇到前男友,在线等!急! | 作者:景越清翎 | 更新时间:2021-11-07 20:15: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景清学麻将是什么时候呢?

    她和程曦和在高一学期末正式在一起了,其实也没差别,就是在几个朋友面前过了一下明路,然后有什么情况的时候好让他们帮忙掩饰一下,朋友嘛,就是拿来支棱的。

    然后过完年第二学期刚开学的第一个星期六,陈久云有事回家了,景清程瑜言、吴爽许艺都没回家,食堂没开,原本打算出去吃的。

    后来就被陈贤令说动了,去程曦和租的房子自己做饭去,反正自从上学期校庆后,程曦和家的厨房就变得受欢迎起来了。

    一行人到程曦和家的时候才九点多,景清还没来得及说我有钥匙,程瑜言就“哐哐哐”的把门敲得跟打仗一样。

    惊呆了一起来的小伙伴。

    吴爽咽了咽口水:“言言,你确定你哥起床了吗,你就这么敲!”

    “这么早,我猜他还没起床,我都想到明天的新闻头条了,一男子睡觉被砸醒,反手走了亲妹,这是社会的错还是人间的锅!”许艺抱着双臂,笑嘻嘻地说。

    程瑜言闻言“嘿嘿”地笑了几声:“没事,这不是有他女朋友在吗?”

    实在不行,就把他女朋友推上去,反正这事情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她和陈贤令交换了一个眼神。

    女朋友本人无奈地扶额表示:“我有钥匙,你可以不用敲门的。”

    上学期他们也经常来这边聚餐,有时候男生们也一起,有时候他们男生约球了就不一起。这时候程瑜言总闹着程曦和半路过来开门,后来程曦和嫌烦,就给了景清一把钥匙,方便他们随时过来。

    只是给钥匙那会儿临近期末了,都忙着期末复习,竟是再没来过了,所以程瑜言他们也不知道景清有钥匙。

    陈贤令郁闷地说:“你居然有钥匙,我跟阿和要了好几次,他都不给!重色轻友!”

    程瑜言哼了一声:“我是他妹妹也不给,重色轻妹!”说着还发泄似的“哐哐哐”又敲了几下!

    “哈哈哈······我不是哥们不是妹妹也不是女朋友,我就不说话了,纯路人看戏!”吴爽大笑着加了一句。

    “同意!”许艺点点头。

    不说你们也说了,当然,自从她和程曦和表示在一起后,景清就不知被调侃了多少次了,这点话洒洒水啦。

    她拿出钥匙准备越过程瑜言开门,却见门突然被人用力地拉开了。

    门后是程曦和铁青的一张脸,皱紧了眉心,薄唇紧抿,他身上穿着睡衣,有些雾眼惺忪,额头的头发微微翘起,很明显,就是还没睡醒,被活生生吵起来的。

    要死了,这事情大条了!

    程瑜言和陈贤令两人动作一致,十分有求生欲地把站在一边的景清,“刷”的一声推到程曦和面前:“哥/阿和,是清清/你女朋友敲的门!不关我们的事!”

    吴爽在一边捧着肚子直笑,许艺靠在墙上抽搐肩膀。

    景清一下子懵逼了,她知道这两人没下限,但不知道他们这么没下限,她手上还拿着钥匙,眨着大眼睛,一脸无辜茫然的模样格外惹人爱怜。

    程曦和发飙的话被堵在喉咙里,铁青的脸一下子缓和了不少,无奈地叹了口气,拉过景清,搂住她的腰,瞪了程瑜言和陈贤令一眼:“你俩什么德行,以为我眼睛瞎啊!”

    说出的话跟他开门时候的脸色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程瑜言和陈贤令两人“嘿嘿”笑着,一点都不怕,暗自对看了一眼,眼底满是了然。

    “你们自己玩,不要闹出声音!”程曦和扔下一句话,就搂着景清进房间去了。

    “哎哎······我哥拉着清清去房间了!要不要把清清救出来啊,哥,清清还没成年哦!”

    “阿和,你要悠着点啊,诱拐未成年是犯法的啊!再说景同学身娇肉贵的,经不起折腾啊!”

    程瑜言和陈贤令两人相视一眼,齐齐大声作死地喊道!

    有景清在,程瑜言和陈贤令根本不怕程曦和发飙,为什么这么确定呢?

    因为之前他们几个人在冰室吃冰的时候,正巧,旁边有两桌人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摔碗拍桌子,打了起来,他们坐的近,看得清楚听得也清楚。

    景清一下子吓得脸色都发白了,身体都有些发抖,程曦和见状赶紧搂着她哄着带出去了

    陈贤令好奇,怎么怕成这样?女孩子害怕打架是正常的,但正常一点的,就像程瑜言她们几个,走就是了,可景清是脸色发白,身体僵硬,这就有些夸张了。

    程瑜言和许艺几个商量了后,找了个景清不在的时间跟程曦和简单的说了景清的问题。

    这之后,程曦和连句重话都没在景清面前说过。

    吴爽和许艺在一边笑得扶着沙发差点都直不起腰了,这两人真是活宝,记吃不记打!吴爽和许艺对看了一眼,等程曦和腾出手来,他两就知死喽,不过吴爽和许艺一点都不同情这两人,摆明了自己作死!

    回应他们的是“嘭”的一声,巨大的关门声。

    留在屋外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顿时又哈哈大笑起来。

    陈贤令直说:“我认识阿和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他这么憋屈过。”

    “同意!我也没见过,就是对着我大伯大伯母,我哥都没怎么憋屈过。”该怼就是怼,该给冷面就是冷面,半点都没有因为是老爸老妈就优待。

    “那不正好,说明他真的对清清好。”吴爽笑够了,清醒地说了句。

    许艺点头同意。

    陈贤令和程瑜言互看了一眼,确实也是,糟糕,怎么突然有点撑了呢,这无处不在的狗粮!真硌牙!

    房内的景清也听到了陈贤令和程瑜言刚刚调侃的话,这话比门口那会让可直白得多,她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绯红绯红的,很是惹人爱怜。

    真可爱,程曦和忍不住亲了她一口,抱住,把头埋在景清的颈窝里,刚睡醒的声音还带着一点点鼻音:“你怎么也跟着他们一起折腾你男朋友,嗯?”语气里还带着一丢丢的委屈。

    景清心口一软,伸手抱着程曦和,红着脸解释:“我不是,我没有,他两都没等我说,直接就砸门了,我,都没反应过来。”声音软糯糯的,有种撒娇的意味。

    程曦和抱着自家女朋友蹭了蹭,也不在这个话题打转了:“困,陪我睡一会儿,好不好?”

    “嗯,好。”这声音太犯规了,景清完全抵抗不住,你声音好听自然说什么都好。

    等程曦和和景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过去了,将近十二点了。

    陈贤令,程瑜言和吴爽许艺四个人在客厅打游戏机,一看到他们出来,陈贤令嘴贱地又想调侃。

    程曦和一个眼刀过去,制止了他的话,他倒是不介意这么些调侃的话,只是清清脸皮薄,万一生气了不好哄。

    “嘿嘿,你们醒了,那就可以动手啦!”见好友真生气了,陈贤令见好就收,赶紧转移话题。

    “你们还没弄?”程曦和走到单人沙发坐下,顺手把景清拉在身边坐好。

    程瑜言摊了摊手:“这里厨艺最好的就是你俩了,你们在睡觉,谁做啊!”

    程曦和眉心一拧:“不想做了,叫外卖吧,电视机旁有外卖电话。”

    好吧,会做饭的是老大,老大不想动手,那就叫外卖吧。

    几个人吃完外卖,觉得一直玩游戏有些无聊,于是陈贤令便提议打麻将!S市的人鲜少不会打麻将的,就是不会打也知道大致的规则。

    “这个可以!”程瑜言举手赞同,吴爽和许艺也没意见。

    “我不怎么会打。”看她倒是看得懂,以前也只是看别人打,自己没上手过,不知道怎么留牌下牌,景清犹豫地说,“不过你们人数也够了,也不用我。”

    “没事,我们也不怎么会,打得也不大,你跟我哥一份,你打!”程瑜言说道,心里想,不会才好,往年她在家里打,总是输,今天终于可以赢了,当然,她哥不能上场!

    吴爽也说:“我也不怎么会,我跟艺艺一起,算一份。”

    “成,那就这样,吴同学和许同学一起,言言你自己一个,景同学你跟曦和,让曦和帮你看。”陈贤令边说边到储物间,把麻将桌搬了出来。

    众人拿来椅子,坐好,开场!

    打了一圈,景清果然不是很会,把把都是她点炮,最后一把还被程瑜言杠上开花!

    “哈哈哈······6666!”程瑜言夸张地笑,向景清伸手叫道,“赔钱赔钱!”

    许艺也笑:“清清,你这新手运气也太差了吧?”

    吴爽说:“我记得我第一次打的时候,运气还是可以的,新手杀三家,清清,你这······哈哈哈!”

    景清不自觉地看向坐在他后面的程曦和。

    却见程曦和身体往前一倾,一手搂着自家亲亲女友的腰,一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额头抵在景清肩上,温和地安慰:“没事,玩玩而已,我在呢。”

    景清闻言,眼里泛光,朝他软软的笑笑,倒不是怕输,只是不想在自家男友面前显得太笨。

    程瑜言大叫:“哥,观棋不语真君子哈,你可不能教。”她哥要是下场,哪还有她赢的地方!

    “哎呦,我说哥,清清,你俩能消停会儿不,我都快蛀牙了!”程瑜言故意一手捂着自己脸颊,怪叫。

    不过这会儿,许艺先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主要是嫌弃她声音太尖利了:“这么大还蛀牙,晚上的糖醋排骨你不要吃了,给你介绍个牙医,你拔牙去。”

    他们买了菜,中午没做,就留着晚上做。

    怕牙医是不分年级的,而且,程瑜言一听不能吃糖醋排骨,那怎么行!于是马上嘻嘻哈哈地岔开话题:“哎,我好好像自摸了呀!”

    一下子手快地把牌推了下来,隔壁吴爽眼尖:“不对,你那边是六七九,这是炸胡,哈哈,赔三家!”

    “不不不······”程瑜言,赶紧把牌码回来,“我看错了,重下重下。”

    “落牌不悔!”许艺按着她的手说。

    “喜极而悲,报应不爽!”程曦和淡淡地说。

    陈贤令却说:“哎哎,一时看错也正常,言言重下就好。”

    程瑜言撒泼耍赖地硬是要求重下牌,又有陈贤令打边鼓,本来就是打发时间的,几个人也没真要算,逗了程瑜言一会儿,就让她重下了,不算她炸胡。

    不过这个梗后来每次打麻将聊到的时候,倒是一直被拿来打趣,不知道程瑜言要是知道往后就成了黑历史,会不会这么撒泼打诨地赖账呢?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相亲遇到前男友,在线等!急!最新章节!!
相亲遇到前男友,在线等!急!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xiangqinyudaoqiannanyouzaixiandeng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小梨有点上头石云故阳我是一颗小草让我们难过的那几年重生之一不小心又穿了NBA:开局扮演樱木花道傅先生的心肝是个大佬丁玲全集(1)绝世杀手:废材帝妃惹不得快穿之郝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