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雄兔眼迷离

余甘(十)

雄兔眼迷离 | 作者:嗑南瓜子 | 更新时间:2020-08-01 23:47:3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可薛凌真真到了她面前,心头大石悉数化为志得意满。还没等薛凌进门,但听得苏银冲出去寒暄,所谓大事瞬间就变成了微不足道。果然还是薛家那个小少爷,不过死了个把人而已,就能让她上蹿下跳。

    苏姈如完全未想过申屠易还活着,虽薛凌性子阴晴不定,实则软的很。二人既有过相与,真比划起来,确实是有可能留手。但人被逼急了那片刻,大多是从力不从心,本能只求你死,我活。

    既然薛凌活着过来了,那申屠易必然是死了。

    苏姈如觉得没意思,薛凌也觉得没意思,没意思到她都懒得回一句“让夫人失望了,申屠易还能喘气”。她以前一向见不得苏姈如这样明目张胆拿人当傻子逗着乐的样子,碰上就要想法设法的撕了那张千娇百媚的脸,现下却也只是尽量气定神闲的往上翘了嘴角。

    空气凝滞稍许,苏姈如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犹不死心,关切道:“收拾的可妥帖?这个时节儿,上头查的紧。落儿可不好像在驸马府那般,直直将个大活人丢园子里,好好的将个公主都吓魔怔了,你瞧瞧昨儿在江府.....。”

    说着又将那碟子桃花酥往薛凌面前推了一推,指尖捻了一个递到薛凌嘴边道:“消消食儿。”

    她这么一提,薛凌难免记起了杀掉的那狗,若有所思却并没大的波澜丛生,也知苏姈如不过在撩拨自己情绪。冷静是一回事,但厌恶也是真的。只是那一定点粉色在眼前晃荡,她终没不耐烦的去打落,而是轻接了过来咬了一口。

    有一些畏惧,如同小时候在平城原子上被不知名的虫子叮了那样。不是畏惧苏姈如,而是畏惧自己。

    畏惧的来源是,她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怎么在意申屠易死活。假如含焉不曾出现,一切就会按照苏姈如的想法走。申屠易跟自己打起来,逼着自己去见官。而自己手里只有平意,情势逼人。依着自己惯来的为人处事,不杀了申屠易不会罢休的。

    可申屠易死了,自己并不会为一条交浅言深的人命懊恼太多,只会懊恼自己被人算计。所以,那条人命并不重要。如此的话,作什么要他性命,其实自个儿也是没资格问的。

    或许,只能问,作什么要让我去取他性命?

    幸而这份罪孽还没背在身上,她数日之前生拉硬拽扯了个含焉回来,那个汉妓扛着数日之后的薛凌一并逃出生天。这一路走的艰难,可终归还活着不是么。

    可惜现下薛凌没工夫去想这些因果报应,苏姈如本是好好的笑着,递了糕点后,语气突而略带嫌恶,瞧着薛凌道:“这点心也是贱的很,原是王公勋贵家里唇红齿白的娇俏厨娘才能作出来的东西,而今街头市井到处都是。真儿个论起来,还不就是沾了个薄名。”

    “细翻开了,不过几点胭脂拌面粉。倒不如燕窝熊掌,是个什么模样,就是什么模样,想学,也学不到里子去。”

    薛凌指尖用力,那酥皮就簌簌落下些粉末来。她分不清苏姈如是在含沙射影些什么,也不想去猜。摸索了两下,将手上点心搁在碟子里,努力让自己的笑端方了些,还轻微躬了上身,不带任何语气道:“夫人不过就是在担心少爷的事罢了,何必故左右而言它。”

    不等苏姈如作答,又道:“狱中只有...和少爷”。她想说宋沧,话到嘴边却还是忌讳,苏凔二字也喊不出来,远凔更是不用说了,略停顿就带了过去,反正苏姈如也知道说的是谁。

    “既然只有这两人,夫人也知道,状元爷动不得,那受审的多半只有少爷一人。朝廷怎么审人,我还真是没见过。”

    “不过....”

    “当年我....下狱第二日就没了,夫人是知道的”。薛凌添了些自嘲,仍是笑看着苏姈如道:“没准就是熬不下去,所以一命呜呼了。”

    “就不知如今苏家安排了多少人在大狱外头等着给少爷添菜,别连人死是活都不知道,就上赶着拉人给他黄泉路上作伴。万一先去到阎王面前参一本呢,这不是得不偿失么。”

    薛凌讲话从来难听,但像这般从容自若的难听,苏姈如还是第一次见,刚要张口,薛凌又抢着道:“罢了,夫人手眼通天,哪能就活人死人都分不清,向来分不清的是我。”

    她将心里那点畏惧化为道义,念及自己那句恶毒“他们骗你”,这会便目光灼灼的盯着苏姈如,道:“申屠易的人,是不是苏家下的手?”

    问题有点蠢,申屠易一行人死了,拷问对象就只剩苏远蘅一个,于苏家并不是什么好事。但如果那行人不死,随便哪个屈打成招,或者被人重金收买,做了人证,再交出些有的没有的物证,那苏家的事儿就更糟。

    死了,反倒干净些,真要论起来,苏姈如着人下手,好像也说的过去。就算不下手,说不准给人提供了什么帮助,毕竟人是苏家养着,更容易抓到些。

    苏姈如显是被薛凌那会一番话气的不轻,还没反应过来,又听的薛凌如此问,还满脸义正言辞的样子,讽刺的笑出声来,道:“怎么,讨个公道,头七好去给人上香?”

    “那还真是讨不到我身上。”

    “我倒是想,轮的到我么,薛小少爷?”

    “嗯?我还当是那蠢货得罪了霍家。原来不是,是不长眼惹上了天家。”

    “你说天上的人打起来,我们这些人躲都来不及,难道还冲上前给人帮手?”

    薛凌轻喘了一口气,抿了抿嘴唇道:“那也好,既然夫人跟江府有过来往了,个中事也无需我再讲,何必巴巴的逼着我来。大家都不想动苏凔,免得给对方把柄。主事的只剩个苏家少爷,夫人总不能强人所难,叫我生生给他在大狱里造出个养尊处优来吧?”

    她从怀里摸出一叠银票来,抽出一张放在桌子上,仍是抢了苏姈如的话头,突而一身的恭恭敬敬,道:“当年夫人援手,承蒙大恩了”。说着将银票推至苏姈如面前,停了一停,却并没久等,继续道:“可是这恩,我已经还了。”

    “这里的,是当年双倍本金,今日一并结与夫人。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
雄兔眼迷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xiongtuyanmi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山海狱兽世萌宠:种种田,生生崽何以望长安清穿贵妃有个祸水群人过三十穿越种田记事来自末世的除灵师你惊艳我的整个时光侯爷的王妃软又甜火影:我宁次绝不下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