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寻龙迷踪卷一华山惊变

京师疑云 第五十章 风雨欲来

寻龙迷踪卷一华山惊变 | 作者:唐家太公 | 更新时间:2019-02-12 12:10:0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夏瑄从吏部衙门回到府中的时候,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这两个月以来,京城中连发奇案,都说与厉鬼索命有关。禁军天策卫统领身亡,锦衣卫统领下狱,太子遇刺,一时间风云变色,人心惶惶。

    自己的结义兄弟叶枫为了解救入狱的父亲,返回京城协助查案,前两天刚刚见了一面,今日居然就成了杀人潜逃的通缉犯。

    他会杀人潜逃?夏瑄无论如何不能相信。

    叶枫与他自幼相交,当年他们几个小孩年少轻狂,结拜为义兄弟,号称“京城四少”,在京城之中也是有名的混世小魔王。

    可是后来父亲不知为何渐渐对他加紧了管束,严禁他再与叶枫他们一块儿出去撒野,整日间在家中用功读书。

    后来更是将他送入了吏部衙门,在父亲的挚友蹇义手下当差,说是要磨练磨练。

    虽说与几位结义兄弟见面的时间少了,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却依然如故。

    这个四弟叶枫在他们兄弟之中虽然年纪最小,可是多年跟随在其父锦衣卫统领叶伯父身边,耳濡目染,加上心思缜密,要说查案的本事在四人之中却是最厉害的。

    如今他一心想要查明疑案解救其父,怎么会忽然杀人潜逃?以他对自己兄弟的了解,这分明是被人陷害的。莫非他真的查到了什么要紧的线索?

    看来这京城之中局势如此的变化诡谲,恐怕即将有大事要发生,只是不知道又会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了。

    夏瑄低着头跨进府门,抬头就看见了停在院子里的马车。他转头问守在门边的仆役:“老爷回来了?”

    仆役答道:“老爷下午就回来了,现在在书房待客。”

    书房?夏瑄皱了皱眉,既然是待客为什么不去客厅?

    自从皇上迁都之意决定之后,父亲这一年以来,竭尽心力裁减各项供给用度,加强赋税管理,严申食盐和钱钞禁令,尽心筹划,保证国家各项开支的情况下,为北平新皇宫的建设筹措了足够的钱粮木材。

    月前父亲还奉了圣意亲自押送木材和劳工前往北平,算起来此刻应该还在途中,怎么会忽然匆匆返京,又和不知什么客人在书房密议,莫非与如今这京城的局势有关?

    夏瑄摇摇头道:“那我这就去向父亲请安。”

    门口那仆役低声说道:“老爷已有吩咐,他与客人正在商议要事,公子回府尽可自便,请安就不必了。”

    夏瑄点点头,心中暗叹一声,看来自己所料不错,转身顺着门廊就往自己的院子去了。

    在院子一侧的书房之中,房门紧闭,户部尚书夏元吉大人正站在门边,透过门缝看着儿子渐渐消失的背影。

    书房里还坐着两个人,正是素来交好的吏部尚书蹇义和英国公张辅。

    蹇义叹息了一声:“维喆兄如此怜爱儿子,也难怪当年会严加管束,不许令公子和叶枫他们走得太近。”

    夏元吉转头看了他一眼,冷冷哼了一声:“我家可是三代单传,就这么一根独苗,可不像解大才子和张国公,都有两个儿子,可以由得他们和叶枫去厮混,反正还有一个备份的。”

    蹇义笑了笑:“所以皇上才没有打你儿子的主意,只可惜了张家的小胖子……”

    说到这里,一直坐在那里垂头不语的张辅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蹇义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干咳一声停住了话头。

    夏元吉摇了摇头,转身慢慢踱步走到两人中间,放低了声音:“此次在下匆忙赶回京城,只因听闻太子遇刺的消息,谁知刚回京城便得知不但一直被皇上倚为臂膀的叶知秋下狱,连他儿子叶枫也成了杀人潜逃的通缉犯。不知二位仁兄有什么看法?”

    蹇义抬头看着张辅:“你家小胖子不是一直和叶枫在一起的吗?不知道有些什么消息?”

    张辅苦笑了一声:“我家武儿自从回到京城,我连面都还没见过,哪里有什么消息?”

    张痴原名张武,这个痴字是他自己由着性子改的名字,家谱之上还是原来的名字,所以他父亲还是唤他作“武儿”。

    张辅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我倒是听说了另一个消息,在这节骨眼儿上,有个人居然回京了。”

    夏元吉问道:“是谁?”

    张辅说道:“黔国公沐晟!”

    蹇义和夏元吉一时都沉默了,沐晟和张辅曾经共同征讨安南,因此两人才因功封为国公。他们平素私交甚厚,料想张辅的此言必然不虚。

    只是在这风云激变的时刻,沐晟忽然从云南封地回到京城,到底是偶然还是有所图谋?

    过了好一会儿夏元吉才开口问道:“如今太子的情况如何?”

    张辅答道:“太子有惊无险,毫发无伤,皇上更因此事将京城巡防营调拨给太子节制,如今太子的安全应是无虞。”

    蹇义忽然插言问道:“天策卫刺杀太子,这事你们相信吗?”

    夏元吉一面思索着一面答道:“天策卫是汉王护卫,让他们去行刺太子,无论如何汉王也难脱干系。汉王虽然行事鲁莽却并不是傻瓜,断断不会做出这等蠢事。”

    蹇义点头道:“不错,我也不信是汉王所为。首先汉王原本就实力占优,圣眷正浓,不必行此险招。再说禁军将士身上有纹身刺青是众所皆知的事,有此纹身倒也并不是说明就一定是天策卫的人。”

    张辅也点头:“正是,天策卫调拨给汉王的时间不长,要说汉王能号令他们去刺杀太子,我却是不太相信。”

    夏元吉皱着眉头:“那这刺杀太子的幕后主使是什么人?”

    蹇义微微一笑:“维喆兄想想,此事过后到底谁更加获益?”

    夏元吉一愣:“此事过后汉王遭皇上猜忌,受到禁足的惩罚,反而倒是太子不但毫发未伤,反而凭空多了京城巡防营握在手中,实力更加稳固。”

    他一惊脱口道:“难道,难道此事是……”

    随即他又摇头:“不会,不会,太子素来行事宽厚仁善,断断不可能想出如此毒计。”

    蹇义也点点头表示同意:“我也不信太子会做出如此的事情,不过可别忘了他身边可还围着有不少人,难保没有几个急功近利,想要为太子建立奇功的人。”

    张辅沉吟着:“此案连同前面的一连串奇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能设计出如此巧妙的布局,我看在这京城之中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蹇义长叹道:“虽然他只怕是脱不了干系,不过此案太过巨大,绝非他一人之力可以推行,只怕在这一池浑水中藏着的绝不止这一条大鱼。”

    夏元吉没有说话,也没有问他们口中说的究竟是谁,看来他心里早就和他们一样有了结论。

    良久,他才沉声问道:“你们两人,没有参与吧?”

    屋里很安静,蹇义和张辅脸色凝重地对望了一眼,才抬头一脸严肃的说道:“绝对没有。”

    夏元吉点了点头表示相信,这两位老友一贯行事稳健,老成持重,应当不致于会出此下策。

    蹇义叹息了一声:“太子初立不久,现在的太子最好的就是老老实实什么都不要做,如此行陷无异于饮鸩止渴,表面上看来是实力增强了,其实一旦引起了皇上的戒心,以他多疑的性格,太子才真的是岌岌可危了。”

    夏元吉也跟着叹息道:“那你要去劝那个人罢手吗?毕竟你们素来关系不错。”

    蹇义苦笑了一下:“既然我都能看出此中玄机,他岂会不知?如此谋划,想来定有不得已的苦衷,何况此事如此凶险岂是他一介书生能成事的?他身后必然还有其他的人物,岂是我能劝得住的?我们不如静观其变,好好护住太子才是。”

    夏元吉点头称是,又转头对张辅问道:“他的儿子和你家小胖子同在叶枫身边,身陷其中,是不是需要暗中保护一下?”

    张辅笑了笑:“维喆兄说笑了,京城中此刻还有什么地方比这个叶枫身边更安全的?”

    夏元吉一愣,随即点头失笑。

    他抬头透过窗棂看着外面的天空,才一会儿工夫,已是变得乌云密布。

    他喃喃地念叨了一句:“看来,快要变天了。”

    风雨,就快要来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寻龙迷踪卷一华山惊变最新章节!!
寻龙迷踪卷一华山惊变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xunlongmizongjuanyihuashanliangb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谴天录修罗武神传奇英雄依旧噬魂小小聊斋道途十三石全十美白骨精的西游法则道言仙命都市之豪龙天纵天纵之人间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