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原来

第20章

原来 | 作者:辛夷坞 | 更新时间:2017-10-10 01:06:5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跟着,一位酒店服务生将苏韵锦一家引至二楼。这外面不怎么起眼的房子进去之后才知道别有洞天,一花一木、一桌一椅都是费了心思的,他们走到一个大包间前,推门的刹那,妈妈轻声问了苏韵锦一句,“女儿,妈妈身上没有什么不妥吧?”苏韵锦没有说话,用力回握住妈妈的手。

    进去后,程铮父母已离席等候,双方寒暄了一阵才各自入座。入座过程中,叔叔硬是要程铮先坐下自己才肯坐。苏韵锦在旁边,程铮哪敢造次,只得一再退让,直到他父亲亲自开口请叔叔先坐下,这才罢了。

    苏韵锦心中有些不解,只当叔叔是谦逊过分,也没说什么。闲聊间,服务员悄无声息地将菜流水一般端了上来。程铮的父亲程彦生和母亲章晋茵都是家常打扮,并不显山露水。

    只是言谈举止,男的儒雅,女的端秀,自是另有一番气度,当下两人一如寻常家长,与极有可能成为亲家的两个同龄人闲话家常。程彦生虽和蔼但话不多,一副学者的书卷气,全靠章晋茵忙着招呼。菜上齐后,程彦生夫妇二人举了面前的小酒杯,说道:“这里的菜虽不算好,但难得地方清净,很适合亲友聚会,初次见面,还请不要见外,先干了这杯。”于是几人都举了杯,除了苏韵锦还在读书的妹妹外,其余的人都将酒干尽了。苏韵锦和程铮喝完杯中酒,两人暗地里相视一笑。还没坐下,叔叔忙拿过酒壶,给他身边的程彦生添了一杯酒。

    程彦生欠身致谢,叔叔又给章晋茵倒酒,章晋茵赶忙招手唤来个服务员,连说:“您太客气了。”叔叔举杯道:“哪里是我客气,程院长、章总,千言万语说不完我对您两位的谢意,我们也不会说话,只能用这杯酒感谢二位对我们家的关照。”

    苏韵锦的筷子悬在半空,疑惑地看着叔叔和章晋茵夫妇。章晋茵轻咳一声,脸上笑意如常,“都是自己人,何苦那么见外。程铮,招呼你伯父伯母吃菜。”程铮看了苏韵锦一眼,忙让服务员给苏韵锦妈妈和叔叔添了碗汤,又给苏韵锦夹菜。

    苏韵锦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程彦生已将话题扯开,双方依旧聊着家常,气氛还算融洽。席间章晋茵问到苏韵锦妈妈身体可好,苏韵锦妈妈说道:“还算好,多谢记挂。”

    叔叔也对章晋茵说:“她身体现在好多了,您放心,章总,过了年我去跟李经理报到,我年纪还不算太大,没到糊涂的时候,您把事情交给我……”

    程铮忙抢了一句,“还是身体最重要。”

    程彦生也点头说:“吃菜吃菜,不要客气。”

    “不客气,不客气。”叔叔笑得跟一朵花似的,看了苏韵锦一眼,“看我!我们韵锦好福气,以后大家就是亲家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苏韵锦筷子里夹着的菜落在碗里,周围忽然很是安静,过了一会儿,章晋茵轻笑道:

    “孩子们都还小,以后的路还长,不过我们自然是盼着他们好。菜够不够,要不再点一些?”

    “够了够了,菜多了。他们早点定下来也好,我们也放心……”

    “叔叔,这个你吃吃看,味道不错。”苏韵锦给叔叔夹菜,打断了他的话。

    她明白了,叔叔和妈妈的郑重其事、谦卑小心从何而来,她真蠢,早该想到天底下哪有那么顺利的事情,这边叔叔刚失业,那边这么好的一份工作就找上门来,原来如此!

    说话间,章晋茵搭在椅背上的外套不慎滑落在地,还没等服务员反应过来,叔叔已经抢先一步将外套拾起,小心地掸去上面看不见的灰尘,端端正正地放回了原处。苏韵锦垂下了眼帘,熟悉的感觉在她心中翻腾,她几乎就要忘了五年前那一幕:孟雪手中沉甸甸的捐款信封,跟章晋茵的外套一样,红的让她眩晕。

    她抬起头来,发现程铮担忧的眼神,原来他们都知道,只有自己蒙在鼓里。可她有什么权利不高兴,包括程铮父母在内,他们都是好心,是因为程铮爱她,所以他们才帮助她的家庭,而事实上叔叔和妈妈的确需要这份工作。她回应程铮一个笑容,低头往嘴里送了一口菜。从不知道,原来鲍汁猴头菇的味道会是那么苦涩,她忍耐地细细咀嚼,硬是咽了下去,然后微笑如常。

    席毕,章晋茵夫妇挽留苏韵锦一家在省城玩儿上几日,苏韵锦和妈妈都说家里还有亲戚要探望,他们也不便勉强。

    程铮把苏韵锦拉到一旁,说道:“亲戚就让你妈妈他们拜访就行了,你留下来吧。”

    苏韵锦笑着说:“天天两个人待在一起你也不烦。”他便贼笑着附在她耳边说了句话,苏韵锦脸一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程铮让她闭上眼睛,苏韵锦先是不肯,推了他一把,“别腻歪,你爸妈看了怎么想?”

    “我管他们怎么想,快把眼睛闭上。”

    苏韵锦怕他再闹个没完,依言闭上眼睛,只觉得两边耳垂先后一凉,睁开眼用手一摸,竟然是那副耳环。

    她原本说那番话只不过是缓兵之计,以为过一段时间他就会把这件事抛到脑后,谁知道他还真的买了下来,并特意向厂商订制了一副夹式的。

    “这下你没话可说了吧?买它的每一分钱都是我挣的,以后你看到它就要想起我。”

    “这么快就攒够了?”

    “你没见到过年之前我加班加到想吐?”

    苏韵锦心中岂能没有感动,两颗小小的坠子在她耳际摇摆不定,好似有些东西挣扎着要从心中跳脱出来。

    “以后不许你丢下它。”程铮又用手去碰了碰那对耳坠,低声说道:“更不许丢下我。”

    这边几个大人看着他们小两口的模样,但笑不语。

    坐夜车回到县城的家里,一路上,叔叔都在夸苏韵锦的耳环好,程铮有眼光,还试探着问花了多少钱。妈妈毕竟更了解女儿,扯了扯丈夫的衣袖,他这才没继续问下去。

    懵懂不解世事的妹妹忽然插了一句,“今天我们去见的究竟是姐姐男朋友的家里人,还是爸爸的老板?”

    苏韵锦一愣,立即听到叔叔大声责备妹妹,“小孩子不懂事,还那么多嘴。”

    妹妹觉得委屈,顶撞道:“我就是不懂才问。”

    叔叔的手便扬了起来,因为还在车上,这番举止招来了不少目光,苏韵锦连忙劝道:

    “叔叔别生气,小孩子的话有什么好计较的,况且童言无忌,妹妹也没说错。”

    叔叔悻悻地放下手,讨好地朝苏韵锦笑了笑,苏韵锦更是难过,如果说以前他对自己的客套全是因为继父对女儿的小心,那现在的唯唯诺诺简直就好似是怕摔了金饭碗一般。

    回到家,刚换了鞋,妈妈把妹妹哄进房间,就表情复杂地对苏韵锦说道:“我之前也不知道……唉,都怪我,身体不好,没什么本事,还拖累了家里人。”

    苏韵锦脱了外套,掸着上面也许不存在的灰尘,“妈,既然是一家人,说这些话干什么?你们今天也累了,收拾一下,早点休息吧。”

    “你也早点休息。”叔叔脸上总少不了笑容,“韵锦啊,程铮对你可真不错,别怪我多话,叔叔是过来人,他们那样的人家不好找,你们的事,能早一点定下来更好……”

    “你别操心这个……”

    “我还不是为了大家好!”

    苏韵锦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妈妈不放心地跟了进去。

    “你叔叔没别的意思。”

    苏韵锦看着这世上她唯一的亲人,莞尔一笑,“妈妈,你们这是怎么了?我没事!”

    “要是你叔叔早和我商量,我一定不同意他接下程家的差事。可他也不容易,都是为了这个家,家里现在这个状况……好在程家的人都不错,程铮也是真心对你,你好好把握。”

    苏韵锦轻拍妈妈的手背,“叔叔工作顺利,你们平安,就是对我好了。”

    睡前,苏韵锦收到程铮发来的短信,“我让妈妈帮你叔叔,只是想让你高兴。”苏韵锦把手机放在胸口,很久才给他回复:“我还没有那么不识好歹,我明白,谢谢你。”她没有资格让爱她的人如履薄冰。

    第15章 生日的“惊喜”

    春节假期转眼过去,苏韵锦和程铮一起回到G市,生活就是一天一天的重复。苏韵锦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叔叔工作的事情,她不愿意让这件事打乱她和程铮正常的生活,只希望叔叔那边凡事顺利,尽心尽力,也就不辜负程铮和他父母的好意。

    沈居安和章粤的婚礼就在春节后的第二个周末举行。由于章粤在国外多年,受西方习俗熏陶颇深,而且她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所以婚礼基本采取西式。整个仪式在一片庄重低调的氛围中进行,并没有像苏韵锦先前想象的那样极尽铺张奢华。受邀请而来的也只是亲友和少部分往来密切的生意上的朋友。

    记者和慕名而来的好事者都被礼貌地拒之门外。婚礼的地点安排在章家名下一间酒店的草坪上,仪式过后便是轻松随意的自助餐会。

    苏韵锦从侍者手中拿了杯饮料,坐在一丛矮树后的长凳上静静享受阳光。程铮先前还在陪在她身边,替她一一引见他的亲友。渐渐的,遇到越来越多的熟人,其中多是些他和章粤自小的朋友玩儿伴,都是与他们家境相似的世家子弟,多年未见聚在一起,有说不尽的话,因此苏韵锦便随他去,自己推说想到处走走,一个人也落得清净。

    她抿了口饮料,深深地吸了一口草地特有的芬芳,看着周围华服俪影,如果没有程铮,这是她完全不能想象的世界,习惯了他平时在身边倒不觉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如今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冷眼看他,站在一堆与他相仿年纪的少年俊彦中,他依然称得上木秀于林。他和章粤在那帮人中谈笑自如,眉飞色舞,那才是他们的世界。

    而章粤紧紧挽着的沈居安话却不多,他始终保持着和煦优雅的微笑陪伴着新婚的妻子,做工精良的正装穿在他身上,更衬得他整个人丰神似玉。苏韵锦觉得沈居安越来越像一尊玉做的雕像,看上去温润迷人,其实却冰冷坚硬。如果你了解他,就会发现连他的笑容都是那么疏离——很明显,他现在并不专心。

    这个发现让苏韵锦觉得相当玩儿味,在场的人中,除了章粤外,她是最了解居安的人,他很有自制力,把自己藏得很深,也能把情绪控制得很好,但现在尽避他极力掩饰,眼里的焦虑和不安却瞒不过苏韵锦。只是苏韵锦不是个多事的人,沈居安现在已走出了她的生活,她也无意探知别人的隐秘。

    她在一旁看着沈居安陪伴章粤良久,最后不知对章粤说了个什么理由,然后跟其余的人礼貌地打了声招呼便走开了。他看似漫不经心地在场地四处漫步,但留心之下竟是在地上细细搜索着什么东西,只是好像始终找寻不到,眼里的焦灼便越来越盛,不知不觉朝苏韵锦的方向走来。

    “找到了吗?”苏韵锦见他走近,也不便刻意隐在暗处,索性出声询问。

    “韵锦?”他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又面色如常,“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他笑得从容。

    “丢了很重要的东西?”苏韵锦没有跟他绕弯子,直接问道。

    沈居安没有回答,眼神慢慢冷却,犀利如刀,苏韵锦不动声色。半晌,他笑了一声,神色却只剩颓然,“对,很重要的东西。我丢了我的戒指。”苏韵锦愕然,“戒指?不是在你手上吗?”她看着他无名指上璀璨的钻戒。

    沈居安扬起手指,微微嘲弄地看着手上那枚戒指,切割完美的钻石在阳光下绽放异样的光彩,“不,不是这个。”

    苏韵锦想到了他挂在脖子上的那枚金戒指,露出了然的神情。

    “这么多年我都没让它离身,怎么会丢了呢?”他说这话时,竟显得有几分无助,这是苏韵锦完全陌生的沈居安,那种失去挚爱宝贝的伤痛,即使是一个心机再深的人也装不出来。

    “需要我帮你吗?”苏韵锦问道。

    沈居安正待说话,却听见脚步声自身后传来,“居安,你在这里干什么……哎,苏韵锦,你也在?程铮刚才还到处找你呢。”章粤笑吟吟地站在不远处。

    “嗨,章粤。”苏韵锦连忙笑着打招呼。

    “说什么有趣的事呢?到处也找不到你?”章粤微嗔地看着丈夫,脸上说不出的俏皮娇艳。

    “噢,我弄丢了一样东西,正好居安走过来,就寻思着帮我找。”苏韵锦急中生智地说。

    “丢了什么?”章粤露出着急的神情。

    “一个戒指。”苏韵锦顺着她的话说道。没想到章粤露出一副“怎么不早说”的表情,低头从宴会手袋中掏出一个小小的光面金戒指,“是这个吗?刚才服务员拾到交给我的,我正想问问是哪个来宾弄丢的。”苏韵锦一看,正是她在沈居安那里有过一面之缘的戒指,忙着接过,连连向章粤致谢。章粤挥挥手,“这有什么好谢的,傻瓜。不过如果是重要的东西,就别把它再弄丢了,有时候未必每次都能那么幸运地失而复得。对了,韵锦,我跟居安要去前面跟几个伯父打声招呼,你也一起过去吗?”苏韵锦当然摇头,章粤和沈居安刚走,她才看到原来程铮也是跟着章粤一起过来的,恰巧在不远处遇到一个朋友,留下聊了几句,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他们这边的谈话。他告别朋友,走到她身边,痞痞地向她伸出一只手掌,“得了什么好东西,我看看?”苏韵锦没好气地把戒指在他面前虚晃了一下,“看见了没有?”

    “这不是章粤刚才拿着的吗,为什么到你手上去了?”

    “章粤只是捡到而已。”苏韵锦淡淡地说。

    程铮露出狐疑的表情,“戒指是你的?”苏韵锦笑着拍拍他的头,“多事,反正不是你的。”

    程铮跳了起来,“男人的头是随便拍的吗?我又不是小狈。”苏韵锦庆幸他没有继续追问,其实她可以顺口承认戒指是自己的,说是妈妈给的也好,这样比较说得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骗他。

    远处,不知道章粤听到了什么,娇笑连连。程铮闻声望去,摇着头对苏韵锦说道:“看她那高兴的样子,下巴都合不拢了。”

    “能够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当然是件高兴的事。”

    “那别人喜欢她吗?”程铮“哼”了一声,“我就看不得沈居安那个样子,可章粤非要嫁给他,想着心里就不舒服。”

    “怎么,你还不让你表姐嫁人了?”

    程铮大笑,“我还没计较你和沈居安的事,你吃哪门子醋?我不喜欢沈居安,他配不上章粤——我说的配不上和钱没关系。”

    沈居安正站在岳父章晋萌身边,含笑与岳父引见的人握手。

    “说不定他会对章粤很好呢?”

    “‘衡凯’一天不是他的,他都会对章粤好的。”程铮讥讽道,“不过他也算有些手段,我舅舅以前也不喜欢他,后来还是答应了他们的事,听说他现在在公司里混得风生水起的,我妈居然也夸他有本事,看来过几年‘衡凯’真要改姓‘沈’了。”

    “你不服气?谁让你对公司的事不感兴趣呢?”

    “我听见那些事就烦。”程铮眼睛一亮,“韵锦,那天我妈也和我提起一件事,要不你到‘衡凯’上班吧,总比给别人打工好,而且自己人也放心。”

    “谁是你的‘自己人’?”苏韵锦横了他一眼。

    “你要是去了‘衡凯’,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早一点回家也没人说你……”

    原来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这不就等于是在变相地让她在家里伺候他吗?

    “你少打这个主意!”苏韵锦让他趁早死了这份心。程铮却笑嘻嘻地说:“你慢慢考虑。”

    一个春天相安无事地过去了,程铮的生日在八月初,早在他生日到来前的十几日,他已经反复地提醒苏韵锦不要忘记。苏韵锦便思量着要送他什么,他却一直强调用钱买得到的东西他通通不要。而程铮的父亲程彦生虽然一直不主张在物质上宠坏了儿子,但儿子二十三岁生日,他还是准备与妻子章晋茵一起送儿子一份大礼,说要给儿子一份惊喜。

    为保证生日当天能与苏韵锦过足两人世界,程铮与同事、朋友间的庆生活动提前几天就开始了。这晚苏韵锦独自一人在家,一局棋下至一半,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居然是叔叔用手机打来的。这些年来,叔叔很少亲自跟她对话,有什么事通常都是妈妈转达,苏韵锦有些意外。

    叔叔电话里并没有说起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惯常的问候,翻来覆去地就是那几句,却又不肯挂断电话,苏韵锦敏感,意识到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便直接打断了他的絮叨,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能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你越害怕什么事,什么事就越容易降临。叔叔终于说起了他的真正来意,话到一半,苏韵锦的心已结了层霜。

    原来长期以来妈妈身体不好,一直以为只是普通的妇科病,没想到两个月前实在熬不住,到医院进行全面检查,竟然是中期的宫颈癌,当时吓得叔叔完全没了主意,马上让她住进了医院。手术和治疗是一大笔的费用,妈妈没有医疗保险,叔叔也早已比不得当初,为了解燃眉之急,无奈之下他私自挪用了工地上的一笔款项,这原是权衡之计,按照他的想法,过一段时间另一笔资金到手,想办法填上便是。

    靠着这笔钱换来的及时救治,妈妈的病总算是稳住了,哪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另一笔资金的回笼时间远比他想象中要晚,这边工地上又等米下锅,而且公司财务最近对账目查得很紧,一时之间到哪里找钱填补这个缺口?如果被查出他私自挪用公款,这刚得来的饭碗是绝不可能保住,他半生的名誉也算毁尽了。

    “究竟有多少钱。”苏韵锦强迫自己冷静,可声音却止不住地颤抖。

    “十一万四千。”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原来最新章节!!
原来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yuanl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绝武医尊都市无敌至尊兵王余生我们不走丢霸道天神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好羞羞报告夫人,纪少又来要名分了超级龙婿我的美女客户一只高校的青椒收租从天庭众仙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