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岳立天中

第一章

岳立天中 | 作者:芦雅萍 | 更新时间:2017-09-26 23:39:09
(快捷键:←) 第一章了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柔美如绸的黄昏梦一般悄悄降临了。

    山野辽阔而悠远。一阵又一阵醺人的晚风,挟着草木嫩茎和野槐花的清馨气息,缓缓地吹过民国初年这片奇幽绝秀的山林野壑。

    悄寂无人的嵩洛官道上,一辆铁轱辘敞篷马车沐着四月金暖而醉人的夕辉,隆隆地驶入这梦幻般的晚景里。古道被雨后的车轮碾出了深浅不一的沟辙,马车驶在上面不时地颠宕一阵子。路面浮着厚厚的一层沙尘,车轮和马蹄疾驰而过时逸起的尘埃四下翻扬着。从远处看上去,仿如团团流霓在涌动。

    驾车的三匹骡马跑得十分轻快。驾辕的大黑骡子身材高大而健壮,毛色泛着黑缎子般的油亮,长长的脑门儿上缀着鲜艳无比的大红缨子。它的步子愉快而矫健,浑圆的臀部随着四蹄的迈动一闪一闪地抖着光泽。左右副驭是两匹刚刚成年、有着一身棕红毛色的牡马。三匹牲口"得得"作响的蹄声和着马铃"叮叮铃叮"的清越脆响,在寂寥的山野间很是惬意、很是悦耳地回荡着。

    车把式是个性情快活的小伙子,黑红脸膛,五短身段。他一会儿转过脸去,喜眉笑眼地和后面车上的一位青年学生唠叨几句;一会儿仰脸看看天色,嘴里"驾驾、喔喔"地吆喝着牲口,不时扬鞭甩出一两声脆亮的炸响。

    夕阳的霞辉披洒流泻在奔驰的马车上。坐在车上的杜雪如身段精壮,神采飞扬。他穿着一件这个时代读书人常穿的藏青哔叽纹长衫,脚登一双抓地虎靴。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洋溢着无法自抑的热情和自信。

    道路两旁的山岩崖壑渐渐眼熟。

    雪如清楚地记得:十二年前,自己正是在这处山岙子里和大哥分的手。

    分别的情景一如昨天——

    那是一个冷雨凄迷的日子。

    那年,天旱得厉害,整整两个多月了,这才是老天落下的第一场透雨。雨中,田里的秋庄稼细瘦伶仃的,玉蜀黍、谷子、豆子、红薯,所有的庄稼都瑟瑟缩缩地卷曲着褐色的叶子,远山重峦此时全都隐没在浓浓的雨幕和厚重的云层里了。

    两天的急雨,沟辙里汪着半尺深的泥水。大大小小的石头冷不丁地戳在道路当间,铁轱辘马车在上面很艰难地颠着。三匹马走得很是辛苦: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用力地蹬着四腿,蹄子在泥水里不时打着滑。山风掀动着车篷上的油布,唿喇唿喇不停地响着。从顶篷漏下的水点"嗑嗒、嗑嗒"地砸在雪如的油衣上,听上去很有些怆凉的意味儿。

    透过苍茫的雨帘望去,在白汪汪的山野古道上,大哥一直站在那里目送着自己。山风掀动着他身上的蓑衣,蓑衣草叶四下里凌乱地张扬着,仿如兀立在山岩上的一只孤鹰。

    雪如仰脸望了望天空,天空明晃晃的一片。连绵不断的雨丝斜刺着、拥挤着从天上跌落下来,纷纷砸在他的脸上,飘到他的眼中。他一双亮澈的眸子立时模糊起来——从今往后,为了自己出外的读书花费,大哥不知又要多走几趟冒死的镖路、多闯几回凶险的关隘了。

    山城南、北、西三面为少室、太室两山环拥。进出城关的各个路口,地势峭拔而险峻,各个关隘都有靠收买路钱为生的山大王。出山入山的货物十趟往往有四五趟都不太平。故而,山城富家商贾进出山隘时,总要花钱雇镖,以保行旅和货物的安全。

    大哥是个护镖为生的武把头。

    在山城这地方,做护镖这行其实最是一桩九死一生的营生了。因保镖护货尊奉的准则只有一条——人在货在!一旦失镖,倾家荡产也得把人家的货物赔上。故而,凭着一身功夫敢占山为王、劫富济贫的好汉着实不少;可是,真有胆气靠护镖养家糊口的人却是寥寥可数的。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果不其然,那年的伏天,杜老大带领镖队护着几车官银、蚕丝、毛皮和药材等贵重货物出山送货中,与一帮子实力强大的山匪遭遇了!交战中,杜老大的小腿着那匪首的大朴刀一刀,虽说即时敷上了祖传医治外伤的药粉,却因天气酷热、又在途中,更兼伤及至筋,从此竟落下了一些残疾。

    是后,虽说终于置了些田产店铺。从此,出入开始有了绸衣车马,家中也是高阶瓦房的了,然而,仍旧不被上流人家瞧得上眼的——十二年前,离家求学的头天夜里,伴着窗外那一阵紧似一阵的风声山声,少年雪如第一次听大哥说起在知县大人寿宴上遭人羞辱的事情: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岳立天中最新章节!!
岳立天中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yuelitianzh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第一章了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曾有师尊顾大泼才玉宸金章镖行四海执剑道祖转世升仙之路师尊她在劫难逃武道求长生不败剑道一式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