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葬道行

第六百二十一章

葬道行 | 作者:质子可乐 | 更新时间:2018-06-23 05:21: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秦锋心中腹诽:“可是你是在假戏真做啊。”但见罗琦高兴的模样,也不忍扫了兴致。

    龙游蛇走。约莫半个时辰,少女便作画完毕。

    不喜欠人什么。正如少女所说有缘,就当是送一场造化。一手接去,秦锋又摸索着什么想要给予其一件宝物。

    才动作,少女似猜中了秦锋心思,吐词清晰妄语道:“不必了,作画的报酬你会在未来支付于我。”

    此时秦锋的注意力,却全被手中的画轴吸引。

    一如那玻璃破碎的错位风格,近三尺宽长的画纸秦锋与罗琦暧昧挤在一起。然这本该温情的画作却透着恐怖与诡异。

    罗琦的眼罩未有画上,显出渗人的血窟窿,身后还有四翼冥龙降临的虚影。秦锋自己则双目血红,是熵仪眼开启的特征。身后一片白光笼罩,隐隐可见其中无数人脸,象征着信仰之力。

    杀机毕露,秦锋抬头质问:“你是谁!”画轴作挡,右手下意识地握住了界离剑。

    少女收拾着作画工具边说道:“只是一只偶然在命运之河跃起,窥见了一丝未来的小鱼。”完毕起身,投来捉弄的眼神:“不会太久,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目送着消失在人群,秦锋自言自语:“预言者?罢了,故弄玄虚而已。上古大神也不能完全看透谁的未来。”若是识趣倒罢了,不然自己不介意再杀死一个预言者。

    “秦锋,别管她了。说不定她只是提前调查了我们的情报才找到我们故弄玄虚。即便真是敌人,那也只能说她不是我们的对手,是故意来迷惑我们,好让我们疑神疑鬼。就像凡俗的志怪故事一样,无能的妖鬼想要害人性命,往往都是先把人吓个半死才能得手吗?我们以静制动就完全不必怕她。”边说着,随手放在一旁的画轴被罗琦生怕被秦锋要回小心地抱住,嘴中有些可惜道:“要是这是一幅普通的画像就好了。”

    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秦锋诧异道:“罗琦,你真是成长了许多呢。”

    罗琦得意道:“都是四翼冥龙教我的,有时他还会入梦教我以实战来传授我战斗经验。”自信总是随着力量在一同提升。向来有些自卑的罗琦,玩笑地拍着胸脯打趣道:“那四翼冥龙说只要我为它尽心收集蛟龙之血,它还会为我降临更多的力量。到那时,说不定就是我来保护主人了。”

    一扫先前阴霾,秦锋附和笑道:“那我是不是就该叫你女王了。”

    “秦锋。”方说完,身后响起了丹华淡漠的声音。

    罗琦地笑颜顿时凝住,悄声若蚊却又故意让之听见:“真是煞风景。”

    却是有些解释不清。秦锋触电般正襟危坐,转移话题问道:“丹华,你到哪里去了。”

    丹华递来了一个乾坤袋:“去买浮空石。”

    从冰凉的手中接过一观,竟然又二十余吨之多。秦锋愕然:“你是哪里遇上的?多少灵石买的。”

    罗琦又取出自己的乾坤袋在手抛了抛,轻描淡写道:“跟着一个船商去他的船上交易的。没有用灵石,他们想抢我的乾坤袋,我就把他们先杀了。”见秦锋注意着,即刻又将乾坤袋揣回袖中。

    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让那商人引起了邪念。秦锋黑着脸道:“是你故意露财引诱的吧。”

    罗琦以为秦锋有些生怒,为之劝慰道:“那商人也是自己找死,丹华也是为了达成主人的目的呢。”

    丹华不答,正好一阵风吹来:“这里的风好大。尘埃好多,我们快出去。”

    秦锋为丹华拙劣的语言逗笑:“我不是责怪你,只是担心而已。以后可不要再这样随意,至少叫上我与你同去。”

    丹华冰冷的面容似乎动容:“想为你分担一些,让你高兴,所以才没告诉你,以后不会了。”

    就像是有意报复,罗琦插身站入颇有醋意道:“好了,好了。现在天色都晚了,我们去找个住处吧。”

    虽然没什么意义,秦锋带着二女便在森罗城最奢华的酒肆住下。那是一座二十八层高的巨塔。

    由于罗琦坚持,丹华又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上从来没有异议。秦锋只要了两间客房,如果三百平方装潢朴奢如若殿宫的房间也可以称作客房的话。

    呵退点燃梵香的侍女,秦锋便盘坐修行。

    ……

    邻侧的客房内,罗琦邀请着丹华一同共浴此处特有的盐浴。缭绕的烟气中,罗琦不时打量着自己,又看了看靠坐玉沿丹华一览无余的酮体。不由有些垂头丧气,良久心中打气,“对了,她又不是人族。”

    狭长的腿踏着没胸的池水走去,飘忽着眼神,终于打破沉默罗琦问道:“丹华,你心中是怎么看待主人的?”

    丹华努力地想着该如何形容却似乎不知该如何表达:“秦锋吗?”

    掩住心中颇有小机灵的念头,罗琦为丹华盘住长发梳理,推动道:“就是你喜欢主人吗?”

    “什么是喜欢?”丹华淡漠的眼神闪烁着迷惑,抚着胸口,“我只是想和秦锋在一起。和他在一起很安心,但是心里也有种莫名的悸动。感觉,很矛盾。”

    心中暗道:“这不就是有意思吗!”罗琦的手不由停住,既印证了猜测,既感到安心,又感到有些不快,继续欺负丹华不谙世事,故作随意道:“是吗?这些你可不要和司佐说,她会不高兴的。听说司佐不喜秦锋纳妾,就是说身边不许有其她女人。”

    丹华缓缓转过头,犹猎人盯着猎物般:“我不会听她的,谁的话也不听,就算是秦锋亲自说出口。”

    这冰冷的眼神,好似自己的小心机被识破。下意识松开了盘弄一半的头发,慌乱应付:“这,这样啊。”回过神,再把浸到水中的头发拾起,“我也是一样,能够待在主人身边就满足了。”

    丹华正过头,不再作声。一如平常,除秦锋以外不愿与他人多废一句口舌。

    罗琦亦是不再言语。但知晓丹华并非是不懂世故,不,反而当说是大智若愚,让他人误将沉默寡言、不懂交际当作了不通世故。但正因为不在意他人表面的看法,反而将他人的内心一览无遗。

    自然也消去了拉拢的想法,同时心中一时冲动也渐渐消去,开始担心此举会不会招来秦锋厌恶。再没了怂恿丹华的念想,罗琦心中不由有些郁气:“只是想作妾侍都不被允许,竟想要独自霸占。不过主人也一定会明白我的心意的。嗯,也没必要使这些小手段,否则岂不是玷污了。”

    七日后。与二女在这异邦游览的秦锋终于收到了传音,五百精锐狂信者护送着灵石抵达。倒是没想到此行颇为曲折,想着找几个大型商会便能收购到足够的浮空石。却没有想到需要在拍卖行决出胜负,为防万一秦锋这才传音予恶魇派人将库藏中所剩不多的灵石全部送上。

    出城去迎接抵达的部众,秦锋心中腹诽:“不会是那个自称能窥见未来的女人吧?”如果是的话,她为什么要暴露,欲擒故纵吗?

    然始终未有头绪。等到了城门之外,但见着前来的狂信者部众列成方阵静立在岸边。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气势,与同样是过着刀尖舔血,在船坞旁嬉笑喧闹的赏金修士形成鲜明的对比。

    五百众,就像是一个合而为一的整体。如果说这些散修是狂风中暴虐的狂沙。那狂信者便是湍急河流下的不动磐石。单个对决狂信者不会是这些经验丰富的散修对手。然大规模作战,散漫且全凭着个人经验作战的散修,决然不会是对手。

    秦锋嘴角不由露出傲然地笑意,这便是狂信者历来征战胜多败少的原因。不是其它势力不想组织一股这样的部队。但这种屏弃个人思想奉献整体的世俗军制化理念,根本不可能本众桀骜不驯的修真者所信奉。只有那些大型宗门自小培养洗脑的死士部众,或许能做到这种程度。

    为此,因为狂信者的出现城中的守卫都有些紧张。甚至连副城主都亲自前来,秦锋颇费了些工夫才总算解除误会。

    秦锋看着身前向自己报告的女子询问道:“赵懿雯还在闭关吗?”

    余光瞥过秦锋身后丹华,最后颇有敌意地盯了一眼罗琦。正色答复道:“是的,夫人还在闭关。所以就让我代替她来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葬道行最新章节!!
葬道行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angdaoxi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寒门仙主我有一口神井暖暖沁人心独宠女配我真的是太子爷郭羊传超级神功千年万里破晓苍生半水青烟半水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