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掌贵

第六四四章 谁的火坑

掌贵 | 作者:弱水西西 | 更新时间:2019-06-13 19:09: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听完这种种,程紫玉也是跟着一叹。

    一时间,她竟不知该说什么。

    “不是这样!”何思敬却是正从廊后转来。“不是!”

    他今早根本就没走远。

    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要回来与程红玉说个清楚。所以他离开不久便折返了。回来听到紫玉来了,正命人去找他。

    他倒是觉得正好,索性当着紫玉面说开,红玉或许还能听完再继续任性。

    他到的时候,红玉正在诉说。

    他便没有上前,站在原地,静静听她把所有的委屈和苦痛给说完。

    “红玉,里边有不少误会。请你听我说完。”何思敬也是一脸的疲累……

    来了京城后,何思敬觉得开启了新世界。

    这里繁华热闹,这里无所不有,是荆溪那样的小地方远远比不上的。

    他和红玉性子有些像,略偏奔放。

    在这里,他如鱼得水,一下便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

    工坊会手艺的人不少,却没几个能负责外事外务的。尤其是京城大人物众多,管事上门人家压根不待见,工坊亟需的便是个如程家三叔那样撑在外边的自家人。

    他接下了外事,做得也不错。

    但难免的,便是应酬多了点。

    他认识了许多达官贵人,也接到了不少单子。他为程家创造了财富,实现了自己的价值,当然,他也挣到了银子。

    他是努力的,希望可以撑起一片天。为红玉,为程家和何家的将来。

    可红玉不喜欢他身上的酒味。

    他解释了很多次。

    但不管用。

    他以为时间长了,她会慢慢接受……

    他交好了几个年龄相仿的公子哥,那帮兄弟也够意思,总会给他介绍些买卖。人多嘛,在一起总会有些乱七八糟的破事。

    那日他们宴饮,是鲍家公子组的局。

    鲍公子从何思敬手里买到了一组程紫玉手制的陶瓶,正是要显摆时。

    南巡结束后,程紫玉作品的价格便一升再升。

    而在她入京,身价几次水涨船高后,不但她作品售价飙升,还一件难求。

    都猜测她成婚后作品将会越来越少,而依着皇上太后的疼宠,她的东西只会越来越走俏。所以不少人都有了收藏显摆之意,还有更多人抱了几分等着水涨船高的投资意图。

    所以想求买紫玉物件的人不在少数。

    而何思敬知道程紫玉不会放弃手艺,根本不存在婚后慢慢停止制陶的可能,但他自不会傻乎乎去向那些外人们解释。

    当鲍公子提出想求一套程紫玉亲手制的工艺品后,他答应了牵线搭桥。

    他脑子活络,不但抬了紫玉作品的价格,还提出想要些业绩。

    鲍公子一口应下,只要得偿所愿,便将从程家采买一批家族用得上的货。

    如此,皆大欢喜。

    紫玉挣了钱,买家收到了宝,他得到了业绩,工坊也接到了单。

    紫玉也觉得这法子不错。

    若说自己的东西能带动新工坊的买卖,她是绝对支持的。

    鲍公子拿到东西喜不自禁,特意摆了一桌,当着不少纨绔和富家子弟面显摆了起来。

    他们的圈子里本就有几人也想收藏程紫玉和程翾的作品,当时便眼红了。

    何思敬很会看眼色,并没一口答应那些人的求买,而是反复强调了紫玉作品的稀罕难求。

    酒过三巡,趁着氛围高涨,醉意迷蒙时,他才拍着胸脯应下了牵线事宜。

    酒桌上嘛,要的就是气氛。

    他一豪爽,那些二世祖自不会拖后腿,纷纷应下了家里的“陶器采购计划”。

    家里说得上话的,回去也就一句话的事。家里不用陶,没话语权的,也不妨碍他们应下额外购些工艺陶,可以自用也能送人,毕竟这帮人原本每年花在采购礼品上的银子也要几百上千两,还不如便宜了兄弟。

    何思敬也懂规矩,在鲍公子那样能做家里主的公子哥跟前,不但出手大方,还暗下给了些好处。

    一时间,会做人的他倒是在京中好几个圈子里都如鱼得水。

    而原本不屑何思敬的一些公子哥见他在程紫玉跟前说得上话,还经常跟李纯出入四处,原本没有购陶意向的,也忍不住与他接近一二。陶嘛,多少要用的,结个人情总是好的。

    加上何家教养很不错,出来的公子哥虽不说面面俱到,但靠着那点墨水混个附庸风雅名还是轻而易举的。

    如此这般,他的应酬还真就不少。

    也是正因程紫玉知道他的卖力,又找人跟着他几次发现他就是正常谈买卖后,也就撤回了人。不仅仅是她放松了警惕,也是因着她不想让努力上进的亲人觉得自己不信任他,在防着他,而生出了不满芥蒂,更怕会伤了他们夫妻的感情……

    那天的宴饮何思敬很开心,因为有两个公子当场便拍板订货,并递出了定金。

    他一点不怕他们反悔。只因这种圈子尤其注重面子,若谁言而无信,不但会被人笑话,将来在整个圈子都别想混下去了。

    几轮酒下去,好几人都喝多了。

    众人正在兴头上,却闻隔壁打了起来。

    原来,是地痞刘虎今儿又去赌了,结果手气太臭,输了个兜朝天,还倒欠了赌坊一百两。眼下那刘虎正拽着其妹,要拉人去抵债。

    可恨这刘虎已经不止一次要把亲妹子推入火坑了。

    这对兄妹鲍公子他们一圈人,乃至何思敬都是认识的。

    有次他们来这酒楼时,便亲眼看见这同样是输了钱,要还赌债的刘虎把妹子送在了这酒楼卖唱。

    那翠花上妆打扮后模样倒是娇俏,一把嗓音也是不错,声如其人,绵绵柔柔,伴了琵琶听着还挺好。当时刘虎与酒楼说好,妹儿点唱所得一家一半。

    扔下了妹儿,刘虎从店家赊了十两银子后便又去赌了。

    要说刘家妹子长得楚楚可怜,鹿儿一样求助的大眼望过来时,好几个公子都心软了。那次,他们便点了姑娘唱了好几曲。赵三公子给了曲钱,还多给了姑娘额外十两做打赏。

    姑娘感恩戴德,当时噙着泪谢了又谢。

    赵三公子还叫众人打趣,问他怎么不将人收了算了。

    “小爷不缺女人。天下的可怜人多了去了,照顾得来吗?那兄长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那妹子若聪明,就该自谋后路的。”

    众人点头应是的同时,还不忘笑着打趣起了赵三。

    原来赵三花名在外,的确好色,可偏就家有一母老虎。妻族势大,夫人又强势,先前收一美妾,才几天功夫便叫夫人给废了不说,夫人还威胁再敢往家里领人便将他扫地出门。

    无奈他赵家势微,许多产业都要靠着妻族帮衬。夫人若不高兴,他赵家上下都要跟着倒霉。如此,他是实在硬气不起来,花花肠子再多,也不敢在外边有多少显露,也就偶尔偷摸在外边打个野食……

    那日赵三公子嫌弃刘家妹子本名难听,还拿了枚玉做彩头,让众公子一道来给妹子取个雅名。妹子选中哪个名,便算谁赢了。

    最后妹子自是选中何思敬随口取的那名,从此翠花变春萼,成了后来妹子口中“何思敬亲自取名”这一说辞。

    当时何思敬与春萼就只这一名的交集。

    何思敬对这些女子不感兴趣,压根没有任何旖旎心思。春萼则表现地纯良乖巧,并无多少存在感。

    而后来这帮公子爷再来这家店时,也常常点那刘家妹子来唱上几曲。几番下来,春萼与众公子也算相熟,偶尔还会主动帮着斟个酒什么的。

    今日听得隔壁闹起来,闹事的又是那刘虎,公子们自然是去瞧了眼。

    原来,刘虎为了还那百两的债务,打算把妹子抵给赌坊。听说妹子在唱着,便去直接拖人就走。

    春萼刚开始是抱着桌腿求点唱的客人救命,见到赵三公子后,便上来拽住了赵三衣摆。

    赵三吓一跳,看春萼又是哭又是求又是磕头,心下不忍起来。进了赌坊还能有个好?只怕还是会被转卖青楼糟蹋了。

    他叹气摇头,便让春萼和刘虎全都进了他们饭局的包间里。

    也就是百两银子的事,在座各位都不差那点钱。

    在众人鼓励的眼神里,赵三表示,与其推了春萼入火海,不如他出了那银子。他愿意买下春萼。

    刘虎是个卑鄙的,环视一圈,知道都是有钱的主,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三百两!”他将价抬了三倍。

    众人大骂他厚颜无耻。寻常人家买个丫鬟才几两银子,青楼姑娘赎身才百两。这春萼是花魁吗?哪里值这个价?那刘虎分明就是要赵三上去了便没脸下来,逼着他出高价。

    “我说将妹子押赌坊,没说不赎她回来。长兄如父,我们兄妹感情何止百两。但你放心,我刘虎指天保证,这三百两您要是给了,我妹子这黄花大闺女就是你的。今晚也好,明日也罢,你随时来我家抬人。今后我妹子如何,再与我刘虎无关。”

    “我能信得过你?”

    “大不了几位爷写个字据,我按手印就是了。再说了,我也不敢得罪了您几位啊!”

    就这样,赵三公子给了三百两,成了春萼的主子,也逼着刘虎写下了一张红底买卖文书,白纸黑字将事情定了下来,文书写明,半月之内前去提人。期间不许刘虎再逼迫春萼做任何事。

    春萼当即便跪下磕头,对恩人谢了又谢。

    众人起哄,说赵三胆大了。

    赵三则表示只是单纯看不惯刘虎作为。

    全程,都没何思敬任何事。但何思敬却对赵三的挺身而出觉得印象不错……

    只不过这边文书刚做好,刘虎离开,那边贵宾间的门又被敲响了。

    “三,三,三夫人到了,已经到楼下了。主子,快!”进门的是赵三的小厮。

    原来刚刚在廊下春萼抱着赵三衣摆求救之事被人捅到了赵三夫人耳里。

    三夫人唯恐男人脑袋一热又往家里弄人,以最快速度赶到想要将苗头给扼杀。上来时又听闻事情已经摆平,刘虎喜滋滋离开,更是小跑飞快来抓狐狸精了……

    赵三吓坏了,将正给自己杯中倒酒的春萼直接给推了出去。

    于是赵三夫人进门时,春萼正端着酒壶站在了何思敬的身边。

    赵三冲何思敬一顿挤眉弄眼。

    何思敬不好当着所有人卖了兄弟,想到赵三的处境,也只能作势凑到春萼脸旁低语了几句。

    春萼咬唇一脸红,满脸羞涩,眼里也有情意在泛出来……

    另一边赵三则底气十足:“夫人可有事?”

    赵三夫人盯了春萼一眼。

    赵三出去将春萼之事全都推在了何思敬头上,只说是春萼有老相好,根本没他什么事。他一干二净,连陪酒的都没叫。

    三夫人本是将信将疑,但看春萼盯着对面年轻公子的眼里直冒光,也就基本信了……

    可三夫人人精,将一个亲信小厮给留在了门外。

    如此,春萼便不好再回赵三身边,只能乖乖待在了何思敬身后端茶递水伺候着。

    离开时,赵三抱拳,满脸都是谢,直言要下一大单。

    而何思敬知道,那日自己多多少少沾染了些许女子的香粉气,晚回后便叫红玉闻了出来,再添了误会……

    又是两日后,这群人聚了一道前往乡间踏青。

    这次,为了避免尴尬,自然没叫上春萼。

    赵三一顿诉苦,说回去后被一顿教训。他那日的确本有藏娇之意,眼下却是什么心思都没了。他拿出了文书,问可有愿意接手春萼之人,众人只是笑。

    他又问了何思敬。

    何思敬则表示那日帮着解围已是极限,他与妻子新婚,是绝对不好收人的。

    “丫鬟呢?也不一定要收房,就当做丫鬟收回去!为了谢兄弟前日解围之恩,何老弟若愿收人,你赵三哥分文不收,就白送了。”

    “丫鬟也不行。”何思敬笑了起来。“你我处境相似不是?赵哥不敢收人,小弟我也不敢啊!”

    “这可怎么好?”赵三直挠头。

    倒是不想,这春萼竟成了个烫手山芋。

    那日,夫人已经瞧见春萼是跟着何思敬的,谁知夫人有没有怀疑上,有没有在暗查。若最终何思敬不收春萼,那岂不是告诉夫人那日是在骗她?

    赵三后背直发毛。

    这事说来也怪。那天也不知是谁嘴那么快,引了夫人那么风风火火赶来。回去后他偷偷审了一遍周围人,却没有发现古怪。若不是他身边有人漏嘴,怎么叫消息传到了夫人耳边?

    这叫他不得不怀疑,夫人是不是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若是那般,他的一举一动岂不都在监控中?

    那春萼,他买下之时本还打算将人送到郊外私产当丫鬟,时不时去吃个野食。可眼下到口他都吃不得了……

    他不敢。

    他正心下不安,今日才以踏青为名,组织来了这乡野之地。

    这春萼,该如何处理?

    ……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掌贵最新章节!!
掌贵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hanggu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穿越财富人生这个总裁有点二我在末世做君王他不温柔超神奶爸在都市星星之火,可以撩源我写网络小说的那些年重生之吾不枉此生隐形学霸超A的共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