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仗剑问仙

第二卷 仗剑少年游 第一百六十一章 隐介藏形,原来如此

仗剑问仙 | 作者:kaka03 | 更新时间:2019-09-11 20:05:3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夜色中的巴丘城远比不得千里之外的天京城那般繁华,从来支撑不起一个不夜城的称号,但总归还是有人无眠的。

    同福鱼粉店,后院的灯还亮着,店掌柜童福正和自家娘子一起,在熬着明天的汤底。

    作为巴丘城中最出名的衡阳鱼粉店,童掌柜就用这一碗碗鱼粉,堆出一间巴丘城中不小的宅子,攒下还算厚实的家底,娶了妻生了子,子虽说不上富贵,倒也恩幸福。

    如今,虽然聘下了跑堂、打荷跟下粉师傅,但童掌柜夫妇对于秘制的汤底,还是从来不肯假手他人。

    按照暗地里夫妇二人的想法,这秘方和手艺,未来可是要传给儿子的。

    不求他富贵荣华,至少有一技傍,落个平安喜乐。

    童福店里的鱼汤,需用猪筒子骨加黄豆熬一夜,再加入清早现杀的鱼。

    一起熬成浓稠黏嘴、鲜掉眉毛的白色鱼汤,这样煮出来的鱼粉,再加上童福精心调制的小料,就是同福鱼粉店傲视同侪的底气。

    这筒子骨放几根,黄豆加多少,鱼用什么鱼,熬多久,小料怎么调,那都是童福的不传之秘。

    按照年份来算,今年该是到了开雾隐大会的时候了。

    刚好在云梦大泽旁的巴丘城,自然是许多前来参加或是看闹的首选的落脚之地。

    按照以往经验,每到那个时间,这巴丘城里,都是人声鼎沸,大小酒肆饭馆生意红火得很。

    前些子,果然听说了雾隐大会要开了的消息。

    这两口子就开始赶着要多备下些物料,免得到时候那些商们趁机涨价。

    同时,自己这边的汤底、小料什么的也得多准备点。

    这不,满城皆睡的时候,两口子都还在后院里忙得火朝天呢!

    忽然一阵清风吹过,正在院中弓着腰埋头清洗筒子骨的童福后脖子一凉,赶紧一缩,回头一看。

    什么也没有。

    正要扭头,又是一阵风过,童福将眼睛瞪圆了四处一瞅。

    依然一无所获。

    他家的那位正蹲在灶台前,拨弄着柴火,瞧见童福这样子,有些惊惶,“孩他爹,咋了?”

    童福摇摇头,缩回子,继续洗着,“没啥,被蚊子咬了。”

    “那我去烧点木粉子。”

    说着,担忧丈夫的婆娘就去弄来了一盆锯末,也就是她口中的木粉子,点燃一点,熏起一阵烟雾,有着木头特有的焚烧味道。

    将盆子放在童福旁边,她拍拍手,回到灶前,笑着唠叨,“哎,咱这儿啊,啥都好,就是蚊子多。”

    童福抬起头,嘴角笑着,“可不是么。你小心点,别烫着!”

    “知道,又不是小孩子了!”姿色平庸的婆娘白了他一眼,在童福看来,竟还有了些妩媚的味道。

    他嘿嘿笑着,干劲儿又来了。

    刚才吹过他脖颈的两阵微风,又继续在城中吹着。

    吹过饭店门口、客栈后院、居民房顶,云落的影在城中的各个角落一闪而逝。

    同时,对祖龙的这法也愈发熟练。

    曹夜来跟在他的后,暂时还很轻松,只是心里却越看越惊。

    抛开这一年不谈,他对云落的修行况应该是最清楚的。

    毕竟早年以兄弟相称相处,常来往一点不少,西岭剑宗和杨清也都不会教他这些潜行本事。

    那这功法可够逆天的,这才多久,竟然就有如此效果。

    别看曹夜来跟得轻松,就觉得云落这法也就那样。

    之前符天启所言并非全无道理,你是谁啊,你是曹夜来啊,你是夺得过雾隐大会魁首的四象山灵蛟啊。

    实际上,仅说法,曹夜来稳居这座天下前三甲,即使在那位被隐隐称为大端王朝定海神针的清音阁阁主,坊间传闻只要被他盯上,必死无疑的秦璃面前,曹夜来要想脱,也并非天方夜谭。

    蓦地曹夜来眼睛圆瞪,神满是不可思议。

    因为,在他的视线中,云落的影竟然开始缓缓缩小!

    这怎么可能!

    什么样的法能够让人体变小?

    听说有奇人会缩骨功,那也是在静态之下的柔韧而已,可在高速的奔行之中?

    曹夜来摇着头,满是惊骇和不解。

    云落自己浑然不觉,直到几乎缩小到只有先前一半的时候,他才猛然发现眼前的世界好像比以往更高更大了些。

    这是怎么了?!

    也就这么心思一分,功法的运转顿时一滞,他的影缓缓在夜色中清晰起来,形也一下子恢复了正常大小。

    他抬头看着四周,又变得大小熟悉的东西,满脸疑惑。

    转过头,看着出现在边的曹夜来,“曹大哥,我刚才感觉周遭好像有些奇怪。”

    曹夜来盯着他的眼睛,“你自己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啊?”云落更是如坠云雾。

    “教你功法的人,连这都没告诉你?”曹夜来很是吃惊。

    看着云落茫然地点点头,曹夜来心生无奈,“这什么人啊,教东西都没头没尾的!”

    云落有些心急,“曹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啊?”

    “你变小了。”

    “啊?”云落低头看了一下,还伸手捏了捏,“没有啊?”

    曹夜来无语,“你人变小了!”

    “啊?”云落更是吃惊。

    “刚才,你整个人变得只有平时一半大小了。”曹夜来又多解释了一句。

    震惊之下,云落的心中却隐隐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个功法自然是适用于龙族的,而自己经历了化龙池的磨砺,体魄会不会在某

    种程度上已经无限接近于龙族?

    会不会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是一条龙了???

    想到这儿,云落打了个寒颤,还是算了,当个人好。

    不过若是能够如祖龙所说,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岂不是厉害极了?

    云落突然想到一件事,脱口而出,“糟了!”

    曹夜来连忙道:“怎么了?”

    “额没什么,曹大哥,我们回去吧。”

    “真没什么?”

    “恩,真的。回去吧。”

    完蛋了,隐介藏形是变小,行云布雨自然是变大咯?

    云落想象着一个画面:高两丈的陆琦,高大威武,不足四尺的自己,小可。

    四目相对,哭无泪。

    -

    在这片广袤的天下,云梦大泽虽声名远扬,但也并非一枝独秀,远的不说,就在不远处的豫章之畔,就有彭泽相抗。

    同样,驻扎在彭泽之畔、豫章城中,被誉为江南之地最能打的军队之一的灌城军,同样也有驻扎在长沙城的星潭军与之争辉。

    有趣的是,灌城军都尉黄大兴和星潭军都尉杜若言,乃当今天子龙兴之地农洪郡同乡,同年参军,各有际遇之后,如今同居都尉,执掌重镇兵权,传言二人私交还甚好,不得不说缘分的确奇妙。

    在生豪爽大气的黄大兴治下,灌城军的军营内,规矩之下,是火爆放纵,豪迈勇决。

    星潭军的军营之中,气氛却完全不同。

    曾经笑言黄大兴就是个不解风只懂蛮干莽夫的杜若言,一向以智将自居。在他的影响下,星潭军中,一派旌旗整肃,有条不紊。

    这一,杜若言端坐中军大帐,笑着挥动着手里的信纸,对一位陪坐在下首的心腹幕僚笑着道:“瞧瞧,看把黄大兴这个莽夫给能的,收了个义子,还要写信来给本将炫耀一番。”

    幕僚当然不会真的傻乎乎跑去接过来瞧瞧,而是故意微微伸了伸脖子,就赔笑着说,“想必黄都尉不止在信里提上一嘴,多半还得大肆夸耀一番吧?”

    “可不是么?你听听啊,可笑不可笑。”杜若言故作夸张地清了清嗓子,将纸条举在面前,“武艺卓绝而不仗势凌人,秉纯良却敢义愤出头。”

    “还有这个,容貌英武,姿矫健。这是选个绣花枕头吗?”

    幕僚嘿嘿一笑,“看来黄都尉对这位新收的义子是喜欢得紧啊!”

    杜若言笑着将纸条放下,神色不再如刚才那般戏谑夸张,叹了口气,抓起桌上的茶缸喝了一大口,“喜欢得紧?换我我也喜欢得紧啊!”

    他和黄大兴都是年少从军,三四十岁的年纪看着不大,已经是在军伍

    中浸了二十余载的老人了。

    当年那场大变故时,自己只是个大头兵,什么也不懂。

    不过也幸好,没能见过传说中的那位是怎么令人一见就拜,甘心跟随,懵懵懂懂地就混过来了。

    那年之后,上边腾出了许多的空位子,他和黄大兴才顺势直上,有了如今风采,混成了一方重镇的实权将军。

    可这年岁也在这样的攀爬之中,慢慢老去了。

    若是自己跟黄大兴两家聚会,坐下后就只有大眼瞪小眼。

    两个老光棍,上已无老下仍无小,夜深人静了还没个枕边人。

    也不是没人说亲,像他俩这般位高权重的军方大将,多的是人旁敲侧击的提亲,从天京城里的黄紫公卿,到吴楚之地的豪阀巨富,一年要应付好多次。

    当然,那些皇族勋贵自然是不敢结交自己这样的军方人士的。

    可自己也不敢啊,上有雄主,自己这些实打实手里握着几万兵马的大将,但凡有一点惹人猜忌的地方,那就是从云端跌落,甚至命不保的下场。

    自己啊,想娶个妻,还只能从那普通市井之中找去,可那样的缘分又岂是那么好找的。

    本来想着,就这样吧,时不时在外面尝尝鲜,哪怕无后,也是个子。

    谁想如今,这老小子居然偷偷摸摸把自己那头的人数改成了两个,那未来自己岂不是要吃大亏?

    下方的幕僚瞧着杜若言的神色,开解道:“都尉莫急,这不接下来咱们这儿也有好儿郎要来嘛!”

    杜若言微微瘪嘴,没敢多说什么,只是心道:传言中,那是个无法无天的浪dàng)子,不知道得了什么大运,竟然兵部亲自发文,自己接下已是无奈,又怎能跟黄大兴那义子相提并论。

    不过,也是,昨天得了消息,原定在十天之后才会来的,也就是这两天就要到了,到时候看看再说,若真是改头换面,自己也不是不能提携一二。

    刚想着,外面就有哨兵来报,“都尉,外面有位袁公子求见。”

    细雨缥缈如雾。

    披甲胄的杜若言走到营门外,在凄风冷雨中,见到了那个安静站着的年轻人,神色从容而恭敬。

    “袁无忌拜见杜将军。”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仗剑问仙最新章节!!
仗剑问仙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hangjianwenx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沧海龙腾录我绝对不要成为科学家武林世家赘婿修什么仙造作啊轩辕飞天传小兔叽的报恩记道钟仙尘战仙途录天南大陆我真不是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