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朝湖剑歌

传闻中的九公子 第六十七章 八字何解

朝湖剑歌 | 作者:一梦当年人白首 | 更新时间:2020-09-17 15:28: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万毒窟自老尊主逝世后,沉寂已久的十八峒蠢蠢欲动起来,只要成为新任尊主便可号令万毒窟下九溪十八峒。

    支罗峒内一块灵牌突然断裂,峒主洛十八心痛欲绝,这灵牌与主人气机相连,此时洛十八知晓青哑子已经遇害。

    月小毒说过,在滇南男子娶十几个妻子那都是常事,于子嗣而言他洛十八多得是,但那金蚕蛊乃是支罗峒苦等二十年的心血,如今宿主身死那灵蛊自然也会随之而去。

    洛十八本想凭借这金蚕蛊一举夺下万毒窟尊主之位,如今所有计划化作了梦幻泡影。

    “不管是谁,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洛十八说得咬牙切齿,只要那人到了滇南他便能有所感应,巫蛊之中称之为灵魂印记。

    纪南城中,此时夜深人静,在陈玉知左右为难之时,单儿靠着境界强行对少年说道:“陈玉知……单儿早已倾心于你,无悔……”

    此言一出陈玉知哪还抵得住眼前的香风沐雨,曾经在盘阳别院里的那几个女子,少年都将她们视为知己。

    “山门不曾缘客扫,苦寒今始为君开。”

    一夜辗转无眠,直至破晓前两人才没了动静,单儿的神色恢复了清明,但脸颊之上依旧带着两朵红晕,事已至此单儿也不再羞涩。

    那女子翻身坐了起来,而后拎着陈玉知的耳朵说道:“你这下流胚子,竟还随身携带此等药粉!”

    陈玉知看着单儿又有些血气上涌,说道:“咳咳……误会误会,这是我那万毒窟的朋友赠予我防身的,谁知道药效这么强横。”

    少年看着单儿此时千娇百媚的样子说道:“公子觉得你体内的药力还没有完全驱除干净……”

    远在千里之外的双儿似是感应到了什么,这孪生姐妹之间心有灵犀,她叹道:“单儿……”

    直至红日东升,两人才消停了下来,单儿将那夜行衣穿了起来,说道:“没想到你对剑道已经有了如此感悟!”

    陈玉知摇头叹道:“可还不是折在了你手上!”

    少年话里有话,单儿有些羞涩,她故作镇定地说道:“还是这般无赖样儿,自己大祸临头了都不知晓!”

    “出什么事了?”

    单儿神色凝重地说道:“你已经上了隐元会天字通缉榜……此次我虽接下了任务,但只可保你半年时间,半年之后隐元会所有天字刺客都将成为你的敌人!”

    陈玉知听闻浑身一颤,天字刺客都是与单儿这般实力之人,有的甚至更强,少年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

    “你可知是谁发出的悬赏?”

    单儿看着陈玉知说道:“所有刺客在入隐云会时都发过毒誓,绝不能泄露悬赏者的身份……”

    两人一阵相视无言,单儿用手指轻轻敲击着桌上的茶盏,而后摇头在桌上写了个“八”字。

    对于单儿的情意少年怎会不知,他问道:“这些日子你与双儿过得好吗?”

    “无所谓好与不好,这些年我与姐姐漂泊惯了,只是对你甚是担心……”

    陈玉知从身后抱住了对方,说道:“我也很想你们!”

    单儿低头沉默不语,她想起了在王府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而后悠悠说道:“叶湘南那丫头拿着承影剑去了北方雪山之巅,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陈玉知仍记得临别那日小叶子所说得话语,她说总有一天会来找自己的。

    单儿转过了身子,朱唇在少年脸上轻轻一点,而后推开了对方,说道:“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扫除阴霾,我等着你……”

    说罢单儿便消失在了酒馆之中,陈玉知看着桌上那以茶水所写的“八”字,心中有了答案,他叹道:“终究还是逃不出这洪流!”

    三人快马扬鞭返回郁林,途中陆小音问道:“呆子,你是不是受伤了,怎么老扶着腰?”

    李沐梁也有同感,自上马后便见少年露出了怪异之色。

    陈玉知说道:“咳咳,昨日与那群人交手时不慎扭到了腰,过几日就会好的,不用担心!”

    回到郁林后马岱与李复都已经可以下床行走,李延山说道:“除了西府军外其余人都离开了郁林,只是前几日那大皇子有来寻你小子,见你不在便也离开了郁林。”

    马岱兴致勃勃地说道:“陈玉知,这郁林一战你可就是军中年轻一辈的巅峰了,真是可惜没能亲眼见证这一幕。”

    这马岱也是缘浅之人,十里杏林一战他没能瞻仰到枪仙风采,而到了郁林又是这般早早倒下,这几日陈玉知不在,他自己不断念叨着此事,心中耿耿于怀。

    陈玉知说道:“小马,你能领悟第七式枪法,为师甚是欣慰!”

    “我呸,你可别占我便宜!”马岱笑着在对方胸口锤了一拳,他虽嘴上如此,但心底里已将少年当成了半个师傅。

    李复的手臂还不能动,但他对少年说道:“陈玉知,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需要,我李复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陈玉知做事可不求别人回报,他摆了摆手说道:“李兄,这话说得严重了,大家同是西府中人,相互扶持本就是理所应当之事。”

    李延山见这一幕甚是欣慰,西府军终于后继有人了,他说道:“陈玉知,你可想成为西府下一代接班人?”

    此言一出众人震惊,虽然先前在会战中李延山也说过此话,但如今尘埃落定还是叫在场之人一惊,这西府有十万大军,锯齿、铁山、飞鸟三营加上那可与漠北狼骑一较高下的三千大戟士,可以说谁拥有了西府军,便是这中原以西的霸主。

    陈玉知思索了片刻,而后咧嘴一笑说道:“不想!”

    此话一出众人差点惊掉了下巴,少年放弃了一条捷径,这捷径可直入庙堂顶峰,但少年若是随口答应了下来,便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陈玉知了。

    李延山朗声大笑:“哈哈哈,你小子可别后悔,机会只此一次!”

    陈玉知不愿被束缚,他性子闲散得很,若是真的当了西府接班人那可不是在闹着玩儿,整个凉州甚至中原的安危都在自己一夕之间,不但要镇压漠北,还要提防五大氏族,这活儿他九公子可干不来,若每天都过得步步为营,哪还有闲心喝酒拌嘴。

    少年苦笑道:“将军,您就绕了我吧,这活儿公子可干不来!”

    陆小音松了口气,她并不希望陈玉知有朝一日成为那万人敬仰的西府大将军,毕竟她到此的目的便是想伺机颠覆晋朝!

    漠北天际风云变幻,此番异象维持了数天,直到某日天空中出现了一幅狼图腾,此狼之凶恶当时罕有,江湖中有许多人都饶有深意般朝着西北望去,漠北狼王闭死关数年,终是以洞玄之姿重出江湖,女帝月无瑕一脸冷峻地看着这一幕,她本该为漠北感到欢喜,但却愁眉不展。

    月无瑕心中有些担心那少年……

    燕舟身在西京,他对这来自漠北的气势感受的最为真切,但身负无锋剑意的城主大人根本不予理会,只是淡淡地说道:“莽夫一个!”

    荆州玄岳武当山,以众山之冠得名,形似玄武镇守于四方大地,相传远古时九龙渊中有蛟龙作祟,天人以大神通将此山镇压于此。

    武当山上真武大殿,那平日里游手好闲的小师弟突然看起了道经,这让他的几位师兄惊讶不已,还记得师傅曾经说过,若是小师弟不再游手好闲,那必然是要天下大乱了。这山门人丁不旺,算上所有师兄弟也就五人而已,小师弟经常说:“这真武殿如此规模,就是让我等五人各娶十个媳妇儿回来,也还是显得冷清了些……”

    此时荆西大三行齐聚,似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朝湖剑歌最新章节!!
朝湖剑歌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haohujiang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千纪之修罗篇双心冥后灵狐往事编写神话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修仙界第一猛人修炼从万界直播卖货开始原来我是洪荒圣人原始大时代八识心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