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指间欢颜

第20章

指间欢颜 | 作者:晴空蓝兮 | 更新时间:2017-10-10 04:10:2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自从检查结果出来后,喻瑾琼突然发现,之前残留的那些关于许倾玦的幻想也不得不到此为止了。如今已为人妻为人母的她,似乎陡然间多了一层负担和责任,以致于不得不提醒自己应该立刻清醒过来,对于过往的感情不宜再作留恋。

    “下个月,君文去北欧开拓市场,我也会跟着一起过去。也许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

    许倾玦点点头,“国外环境更适合休养,对婴儿也有好处。”

    喻瑾琼微微笑了笑,“所以今天特意来和你道别。”

    “多保重。”许倾玦神情柔和。

    “倾玦,你怪我吗?”她突然转了话题,“其实我一直很后悔,当初不该那样做。”

    许倾玦侧过头,脸色平静,“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我知道。”她深呼吸,“都怪我太胆小,没勇气面对突然而来的困难,更不敢违背长辈的决定。”

    “他们为你作的决定并没有错。”

    “……我和君文相敬如宾,还算过得去。”她低低一笑,其中有很多苦处只能往心里藏。

    “不过,”她突然又说:“很高兴你身边有沈小姐,上次和她喝酒聊天,看得出你们过得很好。”

    “喝酒?”许倾玦闻言,眉间现出淡淡的疑惑。

    “上个月碰巧遇上,一起喝了一杯。她也知道我们之前的关系,但好像并不太在意,感觉是真的善良又体贴。”

    “是么。”墨黑的眼眸隐于长长的睫毛下,俊美的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情绪变化。

    “倾玦。”喻瑾琼突然站起来,走到他身前,“我要回去了。……但在走之前,能不能给我个拥抱?”

    见面前的男人一时没回答,她又说:“就当是提前送别吧。”

    许倾玦沉默地点点头。

    一股早已在记忆中淡去的香味袭来,他站在原地,任由喻瑾琼拥住他的腰。

    这一抱之后,就要断绝所有念头了。喻瑾琼将脸靠在那个一直住在她心底的男人肩上,暗暗对自己说。

    感受到过去熟悉的体温和呼吸间属于许倾玦的气息,喻瑾琼不自禁地将头埋得更深,久久不愿松手,直到头顶传来淡淡的嗓音:“瑾琼。”

    她摇摇头,“对不起,再一下就好。”

    “不要这样。”许倾玦扶住她的肩,将她轻轻推离,同时侧过脸去。

    喻瑾琼睁开眼睛,有些尴尬地低下头。

    “对不起。”她再次说。

    “自己保重。”许倾玦松开手。

    “嗯,再见。”

    “再见。”

    喻瑾琼走后,许倾玦坐回沙发里,想到她之前无意间提到的事,神情难测。

    当沈清终于结束忙碌的一天回到家时,已是华灯初上。许倾玦从卧室里走出来,她回过头打招呼,却在瞥见他白色衣领边的一抹淡红色痕迹后微微一愣。

    “我回来了。”她光着脚走过去,扶着他的胳膊,同时仔细看去。

    ——是口红的印子。虽然很淡,但她仍能肯定那是口红印在上面留下的。

    她原地站定,抬头问:“今天有人来过?”

    “是喻瑾琼。”许倾玦淡淡地说。

    “她?”沈清不禁又朝那抹红印看了一眼,心想,的确除了她,估计也没人能有这个资格和可能了。

    “嗯。”许倾玦将脸转向她,“你怎么知道有人来过?”

    沈清心里有些不舒服,于是趴在他的胸口吸了口气,闷声说:“因为你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许倾玦一怔,既而摸摸她的头发,轻抬唇角,“胡说。”

    沈清并不辩驳。只是趴了一会才抬起头,笑道:“随便说说的。看玄关的拖鞋摆放也知道被别人穿过了嘛。”

    许倾玦点头,正要揽着她在沙发里坐下,却被她轻轻挣开。

    “怎么了?”

    “没什么。”沈清淡笑,“我去洗手,然后做饭。”

    说完,她将风衣脱了胡乱搭在沙发上,转身走向厨房。

    沈清一直心不在焉,终于在饭桌上突然问道:“喻小姐来有什么事?”

    “告诉我她怀孕了。”

    “特意来说这件事?你和她很熟?”她故作不经意地问。

    许倾玦的动作停了一下,才说:“嗯。”

    沈清不再说话,静静过了几分钟后,再次看了那雪白的领口一眼,她终于有些忍不住,直接问:“那你有没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许倾玦沉默了一会,也放下筷子,侧过脸朝着她,“沈清,你别这样。”表情虽平静,但语气间已带了些不悦。

    闻言一愣,沈清不解,“我哪样?”

    许倾玦抿着唇,微微皱眉,“你上个月和她见过面,为什么要骗我?”

    “……我不认为那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没和你说。”因为看出他的怒意,沈清的语气也僵硬起来。

    许倾玦冷冷地转过头说:“既然这样,那么现在就不要来试探我。”

    沈清微微睁大眼睛咬着唇,过了好一会,才冷笑:“我发誓,在今天之前,我根本没想过要试探什么!”

    “今天和以前又有什么区别?”许倾玦扶着桌子站起来,淡淡地说,“沈清,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

    沈清呆愣地看着那道修长冷漠的背影离去,压根没想到有一天许倾玦竟会以这样的姿态对她说这样的话。

    “莫名其妙!”她也推开椅子站起来。

    本想冲到卧室让他说清楚领子上的口红印是怎么回事,但一想到刚才他用冷淡的语气说“沈清,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心里不禁一阵难以言喻的难过。

    看着那道紧紧关上的卧室门,沈清一边咬牙切齿一边穿上风衣拎着皮包,重重开门走了出去。

    许倾玦坐在床边,听见外面传来的巨大的关门声,不禁抚着心口闭了闭眼,苍白的脸上不复以往的平静漠然。

    他知道刚才冲着沈清发火,必然会挑起她的不满。然而,他的感受却也是沈清无法理解的。虽然她瞒着他的并不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如若他今天眼睛未盲,也许便不会如此计较。可是如今,他的生活完全被黑暗包围,而被自己视作至关重要的女人却刻意隐瞒了一些和与他有关的事情,以至于一时之间竟产生出无法捉摸和掌握沈清情绪的挫败感。对他有了隐瞒的沈清,似乎离他更远了一点,使他隐隐担心会从此渐渐触摸不到她的真实想法。

    心脏跳动得有些杂乱,许倾玦分不清是因为自身情绪或是关门声响所致。他伸手摸到床头闹钟——八点半,不知道沈清去了哪。

    沈清冲出家门才发现外面正飘着细雨。接近深秋,夜里寒意渐重,她环着手臂打了个颤。她已打定主意,在双方气没消之前,坚决不回去。而且她也不想独自待在自己家里生闷气,于是直接打车奔向市区,心想离得越远越好。

    在家等到九点一刻,许倾玦打开门走到对面去按门铃,无人应门。他又不得不回家摸到手机打电话,响了两声后被对方直接挂机。再打,便已经转为关机状态。许倾玦不免有些担心,不清楚沈清这一走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努力思索她此刻可能去的地方,却又毫无头绪。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窗外的雨声逐渐清晰起来,许倾玦试着打电话到林媚家,可林媚出差未归,那边自然没人接听。紧紧捏着手机,他耐住性子闭了闭眼,才勉强压抑下想要立刻砸掉它的冲动。

    最终的结果是,沈清果真一夜未归,而他也睁着眼睛直到天亮。这其间,心口曾两次轻微的悸痛,而他却只是靠在客厅的沙发里,不管不顾,任由它突然发作然后慢慢平复。

    眼睛看不见,他连出门都不方便,更别说满世界地去找沈清了。这一晚,他对自己身陷黑暗这一事实,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不耐和挫败。

    终于,门铃叮咚响了一下。许倾玦迅速起身,却不可遏止地带来一阵强烈的眩晕。他撑着墙壁皱眉轻哼了一声,然后去开门。

    “嗨!”门外传来许曼林的声音。

    许倾玦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这才想到,如果真是沈清,她也不需要按门铃才进门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指间欢颜最新章节!!
指间欢颜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hijianhuany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霸道天神余生我们不走丢收租从天庭众仙开始报告夫人,纪少又来要名分了绝武医尊超级龙婿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好羞羞一只高校的青椒都市无敌至尊兵王我的美女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