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重生之我是大空头

第九十二章 前后夹击

重生之我是大空头 | 作者:花皮的皮 | 更新时间:2020-05-24 06:02: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4.8995.

    英国,伦敦。

    看着显示屏上通红的数字,威廉的脸上浮现起一股深深的奸诈,等了许久,今日终于是用上最后必杀技的时候。

    “兄弟们,是时候让芬兰享受一下后入的快感了。”

    “.....”

    买卖,是一种绝对相反的关系。

    而在金融市场中的买卖关系,跟一场战斗中厮杀的双方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不过,市场中从来没有规定,做多的人不可以同时做空,也从来没有规定,做空的人不可以做多。

    不但如此,由于双向持仓,会将价格的波动锁定,在双向持仓时,持有多空双向头寸,只需要支付一半的保证金就可以。

    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

    同一品种同一合约上,持有一笔多头的同时,只需要支付这笔多头的保证金,就可以不需要再动用任何额外的资金再开出一笔同样大小的头寸。

    啪啪啪——

    Markka、4.9990买平2000

    .......

    Markka、5.0990买平2000

    ......

    Markka、5.1885买平2000

    ......

    Markka、5.2385买平1550

    ......

    挂断电话,随着威廉的指令报出,在交易员们的手指敲击下,马克9月、10月、11月上的成交数据猛烈激增。

    超价的买平,一瞬间像是横断时空的屠刀,扫掉了马克买一到买十的所有买盘,眨眼功夫,Markka价格从4.8995变成了5.2385。

    三千多个基本点。

    市场就像是被打为混沌,顿时陷入了近乎停止的状态。

    没有了买盘,没有了卖盘。

    买平!

    是买平。

    什么意思?

    买入的卖掉平仓还回去,即为买平。也就是有人卖出了以前持有的多头头寸,而且是超级巨大的规模。

    赫尔基辛大厦,夸克投资公司。

    Antti  Tuisku望着近在咫尺的计算机屏幕,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

    一天前,他在中央银行的朋友他宁告诉过他,央行是不会放弃现有的汇率政策的,如果有人敢于挑战马克的价格,那就要准备好承受芬兰央行的怒火,并且,他宁说过,央行至少准备动用至少六十亿外汇来保稳定汇价。

    和他宁是老同学了,也是十几年的朋友,Antti  Tuisku非常相信他宁说的话。

    他很清楚,老同学这是将一个赚钱的机会摆在他面前,因为最近市场上一直在发酵马克贬值的预期,明显是有资金想要沽空马克来获取利润。

    但如果中央银行出手,谁会是对手?

    央行拥有作弊器,完全可以随时调整利率来影响市场价格,任何想要沽空一个国家主权货币的家伙都是白痴,在六十亿外汇储备面前,和修改利率这个作弊器下,再大的资金都是螳臂当车。

    曾经,在芬兰马克的波动中,凭着他宁的消息,Antti  Tuisku积累了近一亿的财富。所以,确定了最后的消息,Antti  Tuisku抽调了公司六千万流动资金、抵押了所有资产,并且朝朋友和银行拆了近三亿资金,在马克上建立了足够的多头头寸。

    再也不会有比这更靠谱的赚钱方式了,不是么?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Markka、5.1885买平2000

    ......

    Markka、5.2385买平1550

    买平!

    买平!

    全是买平。

    一瞬间能够在市场上打出这么多买平的,会是谁?

    唯有市场中最大的多头,芬兰央行!

    自己被骗了?

    还是央行的储备告罄,选择了投降?

    他宁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

    还是...自己成了芬兰央行抛弃的对象,做了接盘侠?

    Antti  Tuisku可能不知道接盘侠是什么意思,但也明白接盘侠是什么意思。

    茫然、疑惑、愤怒、绝望、仇恨在Antti  Tuisku的眸子中闪烁着,如果央行要放弃汇率,现在撤退,无疑是最好的机会,可以将央行的损失降低到最小。但以央行的头寸规模,要想结清,肯定需要足够的炮灰来截断敌军追击,否则就以央行本身的头寸,撤退简直就是自杀。

    该死的混蛋!

    Antti  Tuisku眼里闪烁起血色,终于想明白为什么他宁没有来电告诉他央行要撤退,这是拿他做敢死队啊。

    逃命!

    跑的快,还能留下一条命,跑的慢,就是死路一条。

    “泰娜。结清我们所有的头寸,所有的。马上......”

    “......”

    最让人绝望的从来都不是敌人,令人最痛的也从来都不是敌人——鲁迅

    当然,鲁迅可能说,他没有说过这些。

    不过就像三千万的婚内出轨一样,有人觉得,女人的行为只是个人行为,男人那么做全是为了报复。

    但站在男人的角度,最信任的人,却背叛,那种感觉,带来的伤害比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拿刀砍他可能还要痛苦的多。

    对于夸克投资公司来说,芬兰央行就是背叛者,对于伊尔格投资公司来说,芬兰央行一样是背叛者......

    也许,这只是一个不足的理由。

    但死道友,总比死贫道好,不是么?

    Markka、5.2885买平1550

    ......

    Markka、5.3885买平1890

    Markka、5.4885买平1830

    ......

    买平,全是买平。

    犹如战败的逃兵,犹如白雪见到了阳光,随着一大笔又一大笔的买平出现在市场,芬兰马克的价格像是滑铁卢一样崩溃着。

    央行交易室,安宁看着市场上突然涌现的大规模买平,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这么多买平是哪里来的?

    已经不重要了。

    所有人都背叛了芬兰,而央行,现在已经是孤军奋战。

    为什么会这样?

    不,我们不是孤军作战,我们还有同盟,还有神。

    想到同盟和神,安宁的精神不由再次一振。

    “他宁。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外汇可以动用。”

    “十五亿。”

    “......”

    袅袅薰风软,娟娟湛露光。参差仙子仗,迤逦羽林枪。

    迥去侵花地,斜来破藓墙。箨干犹抱翠,粉腻若涂装。

    Markka、5.5885

    格曼投资管理公司,总裁办公室。

    看着不远处显示器上的马克比价,沈建南就像是坐在烈马上挥舞着长枪的将军,身上弥漫着无言的霸道气势,乌黑的眸子尽是狂妄和写意之色。

    吱呀——

    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尤利娅.西多罗夫拎着一瓶红酒捏着两只酒杯走了进来。

    其娜.卡诺斯基躺在办公桌上几乎不省人事,那六亿多的资金在她手里砸出去的瞬间,整个人的灵魂简直都要被刺碎。

    六亿六千万!

    将芬兰马克生生砸下去了百分之十六。

    那种心跳、紧张、兴奋和血液瞬间直冲脑门的刺激,一下子就让其娜晕厥了过去。

    太疯狂了。

    芬兰马克一瞬间贬值百分之十六,意味着芬兰的财富瞬间缩水了亿百亿美元计算。

    谁还能在这种时候再被刺激?

    没人能。

    看着情郎身上逼人的霸气之势,尤利娅天蓝的眸子不由浮现起无边崇拜和爱意,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并且亲自参与,谁敢相信,芬兰居然真的被逼到了这种地步。

    走到桌子旁倒满红酒,尤利娅反手勾上了沈建南的脖子。

    “让其娜休息会吧。”

    映水如争立,当轩自著行。北亭尊酒兴,还为此君狂。

    离开其娜,沈建南慵懒往办公椅上一靠,尤利娅轻轻一笑含着红酒,双臂一伸,攀附坐在了他的身上。

    两双唇瓣接触到了一起。

    一股冰凉的感觉涌来,随着液体入口,深红色的液体泛着丝丝醇香,令人顿感舒爽。

    “宝贝,现在,让我们来干死芬兰吧。”

    “......”

    沈建南说着,抱起尤利娅转了一个圈,抓着她光洁如玉的胳膊,拉着她犹如青葱的手指,一次、一次,点在了键盘上。

    啪——

    6

    啪!

    6

    啪啪啪——

    6、6、66、6、66、6、6

    5.8888

    啪!

    回车键敲下!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重生之我是大空头最新章节!!
重生之我是大空头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hongshengzhiwoshidakongto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生九零做大佬的小福包开局签到一个首富丈母娘最强豪婿在都市暴富从小目标开始不负无期御临绝下前夫难缠:娇妻哪里逃入侵娱乐圈的咸鱼医妻归来擒夫忙当医生开了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