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诸天最强大佬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大总管的礼物【1更】

诸天最强大佬 | 作者:七只跳蚤 | 更新时间:2019-01-15 23:57: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然而柳暗花明又一村,彷徨之间不知何去何从的朱知烊竟然突然之间闻知太原城被大明给重新夺了回来。

    这对于朱知烊来说那简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啊,他先前丢了太原城,可谓大罪,但是现在太原城又重回大明之手,他岂不是可以回太原继续做他的晋王了吗?

    不过朱知烊也打听到,夺回太原城的乃是当今天子最重新的权臣楚毅,不过在得知夺回太原城的乃是楚毅之后,朱知烊却是松了一口气。

    在朱知烊看来,楚毅就算是权倾天下,那也是他们皇家的奴婢,而他贵为大明晋王,楚毅见到他的话,自然是要恭恭敬敬的。

    为此朱知烊特意派了自己亲信内侍先一步前往太原城告知楚毅,让楚毅做好准备,迎接他回城。

    董一志做为朱知烊的亲信内侍,素日里那是骄纵惯了,在太原城当中,晋王府那就是天。

    大明对于这些各地的藩王虽然说有所约束,但是更多的是防备藩王造反,只要这些藩王不去蓄养甲士,不去拉拢结交朝廷文武官员的话,那么天子对于这些藩王其他的举动素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也就造成了大明天下藩王众多,其中出了不少暴虐之藩王,鱼肉百姓,横行霸道,为祸一方。

    只是这些藩王就算是犯下了什么罪孽,地方官员也是无力约束管辖,反而是要由大明宗人府来处置。

    可以说,这些藩王在各自的封地当中只要不是玩造反,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大明天子还不至于因为这些藩王的一些暴虐的行径而将这些藩王怎么样。

    晋王朱知烊虽然说不是那些暴虐的藩王,却也算不得什么贤王。

    朱知烊所调教出来的董一志显然是一个阿谀奉承之辈,在董一志看来,他是晋王的奴婢,而楚毅则是天子的奴婢,大家同为皇家的奴婢,哪怕是楚毅地位比他尊贵许多,他也有直面楚毅的资格。

    这会儿面对楚毅,董一志笑眯眯道:“楚大总管,晋王殿下如今就在城外,晋王回城,咱们做奴才的,却是要亲往迎接才是。”

    董一志的意思很清楚,就是想要楚毅亲自率领人马前去迎接晋王回城。

    这在董一志看来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太城乃是晋王的藩地之所在,于法理上而言,整个太原城那都是归属晋王管辖的,在这太原之地,晋王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楚毅淡淡的看了董一志一眼,嘴角微微一翘道:“晋王殿下要回城啊,本督会派人前去迎接的。”

    董一志闻言不由一愣,愕然的看着楚毅,反应过来不禁指着楚毅道:“晋王殿下何等尊贵,我等做奴才的……”

    楚毅却是瞥了董一志一眼道:“来人,送客!”

    就见林平之身影一闪出现在董一志身前,向着董一志道:“请!”

    董一志气急败坏的指着楚毅道:“楚毅,你好大的胆子,我一定会禀明晋王殿下的!”

    太原城外,数十名王府侍卫簇拥着一辆马车,此刻正停驻在太原城门之外。

    朱知烊看着前方的太原城,眼中带着几分喜色,终于回来了,他要风风光光的回城。

    看了立于一旁的王府长吏杜文中道:“杜先生,你说等下楚毅带人前来迎接本殿下,本殿下要如何感谢他才是呢?”

    杜文中神色一正道:“殿下,太原乃是殿下之封藩之地,此番太原城为楚毅夺回,殿下当重谢楚毅才是,不过此人不过是皇家的奴才,到时候殿下只需稍加封赏,料想那楚毅肯定会对殿下感激涕零。”

    身为文人,杜文中对于楚毅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感,所以进言暗指楚毅乃是皇家的奴才,大可不必重赏。

    朱知烊微微点了点头道:“先生所言甚是,不过楚毅到底是天子身边的奴才,再说此番本王能够回返太原城,皆赖楚毅,嗯,本王听闻楚毅喜好读书,既如此,本王便赏他笔墨纸砚一套吧。”

    杜文中带着几分不屑轻声嘀咕道:“区区一介阉人,竟然也学人读书,真是玷污了圣人之学!”

    正说话之间,就见一匹快马而来,马上一个胖乎乎的身影,身着王府内侍服饰,行至近前,翻身而下,就如同一个球一般滚到了车架之前,一副万分委屈的模样,趴在马车之前哭道:“王爷,您要为奴婢做主啊!”

    朱知烊看到趴在自己面前的董一志不由一愣,皱了皱眉头道:“不是让你进城去见楚毅了吗?楚毅他们人呢?”

    董一志抬起头来,一脸的委屈之色道:“王爷啊,那楚毅实在是太过无礼了,王爷回城,他竟然不肯前来恭迎殿下,甚至还驱逐奴婢,他……他这是根本就没有将王爷您放在眼中啊!”

    朱知烊不禁怒道:“什么,竟有此事?”

    董一志哭道:“奴婢不敢有一句妄言!殿下若是不信的话,不妨看那楚毅等下会不会亲来迎殿下回城。”

    深吸一口气,朱知烊盯着那城门方向道:“本王今天倒是要看看,他楚毅眼中可还有我这个王爷!这大明还是我朱家的天下呢,身为皇家的奴才,竟然不肯前来恭迎本王,实为大不敬!”

    好歹他也是皇家王爷,哪怕是没有什么实权,可是身份尊荣,除了天子,谁人敢对一堂堂王爷无礼。

    差不多盏茶功夫,就见一队衙役在代任的知府张俞的带领之下缓缓而来。

    行至车架之前,张俞向着朱知烊一礼道:“下官张俞,拜见晋王殿下,奉大总管之命,特来迎殿下回城!”

    朱知烊不禁皱着眉头,面带不虞之色盯着张俞道:“你是何人,为何本王从未见过你,其他人呢,楚毅等人呢,这城中官员都死绝了吗?竟然只有你一人前来!”

    张俞缓缓道:“下官乃是大总管任命的代知府,奉命前来恭迎殿下,至于其他人,下官却是不知。”

    凑在朱知烊身边,董一志立刻便低声道:“王爷,您看到了吧,楚毅他根本就没有将王爷你放在眼中啊……”

    阴沉着一张脸,朱知烊冷哼一声道:“够了!”

    说话之间,朱知烊看了张俞一眼,沉声道:“我们回城!”

    既然期待当中的风光回城没有,他总不能就这么呆在城外吧,不过今日楚毅给他的羞辱,他却是记下了。

    张俞看着晋王怒气冲冲的回马车之中,看着晋王车架缓缓进入城门,心中一声轻叹。

    将晋王护送回城,张俞第一时间便前去拜见楚毅。

    看着楚毅安然的坐在那里,张俞先是一礼,然后道:“督主,下官已经将晋王殿下迎回王府,不过……”

    看张俞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楚毅微微一笑道:“哦,张大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言便是。”

    张俞深吸一口气道:“下官斗胆,晋王殿下似乎是对督主没有前去亲迎非常之不满,下官怕晋王殿下他会对督主您……”

    楚毅眼中闪过一道冷色道:“区区一个丢城失地的罪王罢了,他不寻楚某的麻烦也就算了,否则的话,本督让他晋王一脉自此而绝!”

    张俞闻言不由一愣,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实在是楚毅凶名在外,听到楚毅要绝了晋王一脉,张俞几乎是本能的便想到楚毅要杀了晋王一脉,那可是皇室亲王啊,楚毅就算是再怎么得天子宠信,那也不能够杀了皇室亲王啊。

    楚毅注意到张俞神色不由一笑,摆了摆手道:“张大人不会一位本督要杀了晋王一脉吧。”

    张俞被楚毅点破心中所想不禁尴尬的道:“下官不敢!”

    楚毅轻叹道:“大明宗室藩王已然成了我大明之一大毒瘤,陛下甚为忧虑,此番便以晋王藩为首,再行削藩之策吧!”

    张俞心中震撼无比,当年建文帝削藩,结果导致燕王起兵,帝位更迭。

    如今大明宗亲藩王早已经没有了兵权,而楚毅竟然要再行削藩,却是不知要如何去削,难道说要去其尊位不成?

    但是大明藩王乃是有太祖亲封,纵然是当今天子,怕是也不敢背负上一个不孝之名,彻底废除藩王之尊号吧。

    楚毅摆了摆手,示意张俞离去,在张俞告退之后,就见孙秋大步而来,向着楚毅一礼道:“末将拜见督主,不知督主召见末将而来,可有什么吩咐。”

    楚毅看了孙秋一眼道:“孙将军,本督命你亲率一队人马,给本督将晋王府包围起来,没有本督之命令,不许一人离开晋王府。”

    孙秋闻言脸上露出几分惊愕之色,不过马上反应过来,沉声道:“末将遵命!”

    却说北京城之中。

    朱厚照一脸欣喜之色的看着由锦衣卫加急送来的奏章,这奏章乃是楚毅攻破太原城之后上书天子。

    看着奏章当中楚毅一条条的建议,朱厚照神色渐渐的变得有些凝重。

    下方的焦芳等几位文武重臣注意到朱厚照的神色变化,脸上不禁露出疑惑之色。

    太原城被重新夺回,这消息他们刚刚知晓,自是如朱厚照一般心中欢喜,但是看朱厚照的神色,似乎楚毅这奏章之中并非是只有这么一件事。

    朱厚照沉吟良久,目光扫过下方一众人,缓缓道:“焦阁老,英国公留下,其余卿家且退了吧。”

    大家闻言对视一眼,虽然说心中有些疑惑,不过却是一个个的拜过天子缓缓离去。

    谷大用挥了挥手,原本侍奉在一旁的大小内侍也都一个个的悄然离去,整个殿中就剩下了朱厚照、谷大用还有焦芳、张懋四人。

    朱厚照将手中楚毅呈上的奏章递给张懋道:“老国公且看一看,楚大伴的建议如何!”

    张懋接过奏章,凝神一看,顿时面色为之大变,神色之间带着几分凝重之色,就连捧着奏章的手都微微的有些颤抖。

    好一会儿张懋才将奏章转给一旁的焦芳,焦芳按捺心中好奇,可是当他看过奏章的内容之后,神色反应并不比张懋好多少,同样是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朱厚照神色平静的看着二人道:“两位乃是朕之股肱,朕深信之,大伴建议朕收回天下藩王之藩地,削减其俸银,不知爱卿以为如何?”

    张懋后背冷汗直冒,可是抬头看了朱厚照一眼,咬牙道:“陛下不可啊!大总管之建议实为荒谬,必然若收回藩王之封地,削减俸禄,却不知将太祖置之何地,纵观历朝历代,哪一位帝王如此苛刻于宗室……”

    张懋不得不开口,楚毅这摆明是要对大明宗室下手,以张懋的阅历如何看不出大明宗室已经成为拖垮大明的毒瘤,但是站在其立场之上,他是绝对不会同意天子行此事的,若然连大明宗室都削减了俸禄,那么下一步楚毅是不是就要对他们这些勋贵动手了呢?

    正所谓唇亡齿寒,以他对楚毅的了解,一旦开了口子,不知什么时候,楚毅就要对勋贵集团下手了。

    焦芳捋着胡须,神色之间带着几分苦涩,感受到朱厚照的目光,焦芳躬身一礼道:“陛下,此乃陛下之家事,臣不敢妄言。”

    端坐其上的朱厚照目光在焦芳还有张懋二人的身上扫过,缓缓道:“两位卿家之意,朕已知晓,此事关系重大,今日入卿家之耳,朕不希望再从其他人口中闻知此事。”

    焦芳立刻道:“臣定守口如瓶!”

    张懋也是点头道:“陛下放心便是,臣心中有数。”

    目送焦芳、张懋离去,朱厚照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奏章下的密函,密函同奏章一起,不过密函当中乃是楚毅对张懋、焦芳的反应的猜测。

    看着那密函,朱厚照轻叹道:“大伴啊大伴,果真如你所言,英国公坚决反对,焦阁老置身事外。”

    感叹一番,朱厚照将密函还有那奏章收好,看向谷大用道:“谷大伴,程将军、卢将军他们可有军情传回?”

    谷大用走上前,将一杯热茶奉上道:“陛下,程将军他们率领大军尾随鞑靼大军而去,距今已有半个月之久,每日都有军情传回,一切如常。”

    朱厚照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豁然起身向着北方望去,口中低声道:“楚大伴,惟愿你此番顺利围杀巴尔斯博罗特一部,介时携大胜而归,朕与你之谋划,方可通传天下,无人敢于反对。”

    其实巴尔斯博罗特没有在第一时间攻破北京城便已经失去了攻破京师的机会,随着各地勤王兵马赶来,再加上鞑靼人久攻不下,军心不振,巴尔斯博罗特除了退兵之外,别无选择。

    半个月之前,鞑靼人最后一搏,一日之间,倾尽大军攻城,死伤达五千人之多,几度攻上城墙,却是被守城之士卒从容击退,最终留下一地尸体,数万大军,卷起滚滚烟尘,舍弃京师北还。

    在鞑靼人撤兵之时,楚毅一部甚至都没有抵达太原城,不过朱厚照却是亲自决断,以程向武为平虏大将军,卢大柱为副帅,统帅马步大军十五万尾随鞑靼大军。

    十五万大军之中,其中京营数万,其余近十万乃是近一个月之间,地方勤王兵马,虽然说大多都是老弱病残,可是不得不说,其中精锐还是达到了七八万之多。

    最关键的是,人多势众,士气高涨。

    如果说是溃败的情况下,莫说是十几万大军,就算是数十万大军怕是也没有什么用。

    而程向武、卢大柱二人虽然说紧随鞑靼人大军,但是行军之间却是小心谨慎,无论鞑靼人如何挑衅,皆是稳守营盘不出。

    几番之后,鞑靼人冲击营盘愣是没有讨得好去,却是不再将程向武、卢大柱大军放在心上。

    谁让卢大柱、程向武他们没有流露出丝毫攻击的态势,更像是一路紧随他们,收复城池,恭送他们回归草原一般。

    这一日,正在一座县城外安营扎寨歇息的鞑靼人大营之外,几道身影出现。

    一队鞑靼人士卒盯着前方明显是大明士卒的一队人不禁喝道:“来者何人?”

    为首的一员大明将领高声道:“吾乃楚毅楚大总管使者,奉命求见巴尔斯博罗特王子。”

    很快巴尔斯博罗特便见到了游击将军程楷。

    程楷不卑不亢,面无惧色的在一众鞑靼人的注视下行进了巴尔斯博罗特的大帐当中。

    巴尔斯博罗特坐在那里,先是打量了程楷一番,眼见程楷在一众人的注视下神色平静不由心中暗赞一声,缓缓开口道:“不知楚大总管派你前来,所为何事?”

    程楷看着巴尔斯博罗特抱拳一礼道:“末将奉命而来,我加大总管有一份礼物命末将转呈给王子殿下!”

    巴尔斯博罗特闻言不由一笑,带着几分好奇道:“哦,楚毅他竟然有礼物赠与本王,本王倒是要看看,他要送什么礼物于本王!”

    PS:推一本书,书名:重生之南漂时代

    简介:作者:悄悄走过。

    与众不同的第一桶金,不一样的重生生活方式。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
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hutianzuiqiangdal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武侠江湖大冒险围城逃生末日之深渊猎人快穿之愚姐不好惹从一滴血开始绝对狩互快穿之一切随缘夫人,教主喊你回家吃饭我能偷走敌人资源末世之荒野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