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3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09 22:24: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严谨本人倒是压根儿不在乎。因他自小就明白一件事,人这辈子是活给自个儿的,自个儿感觉好就齐活儿,至于别人说什么,全当作放屁。但是谣言过于汹涌之后,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无聊的人,将几句闲话漏到严谨母亲的耳朵里,老太太登时就犯了高血压。严家三代单传这一点暂且不谈,老太太尤其想不通的是,她把严谨从一半米多长的小东西养成今天膀阔腰圆一壮汉,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他怎么能如此让她失望?

    当年严谨是龙凤胎中较弱的一个,又因为早产,生下来就发育不良,三岁之前病不离身。严谨父亲那时还驻扎在外地,她三更半夜一个人抱着严谨不知道跑了多少回医院。好容易养得壮实了,个子也比同龄孩子蹿高了一大截,大概是为了弥补幼时体弱寂寞的亏空,严谨开始淘气得离谱,成了附近的孩子头儿。严谨妈的记忆里,都数不清有多少回带着闯了祸的严谨,亲自登门去给其他孩子的家长道歉。

    到了高中,就更不让人省心。不服老师管教、逃学、打架,屡次被学校传唤家长,最后发展成聚众斗殴,逼得一向标榜清廉端方的严老爷子,不得不动用权力为儿子开了一回后门,高中一毕业就把他送到部队大熔炉里去接受无产阶级改造。

    五年后转业回来,以为他能修身养性老实几年,可严谨又弄了个什么商贸公司,和俄罗斯、乌克兰等东欧国家做边贸生意,倒买倒卖,在严谨妈的印象里,好像除了毒品和军火,就没有他没倒过的东西,唬得老太太天天吊着一口气堵在心口。严谨折腾几年,左手进右手出,钱没落下多少,只见严谨妈的血压噌噌往上升。这两年眼看着年纪大了,多少懂点儿事了,又因为东欧的边贸生意逐渐式微,严谨关了他的边贸公司,正经盘下几家餐厅经营。严谨妈才刚说松口气,没想到他又闹出这么一回对不起祖宗的幺蛾子事,她这回是彻底伤心了。

    老太太一伤心血压就升高,血压一升高就住了院。

    五岁的外甥乐乐打电话给严谨,奶声奶气地抱怨:“舅舅,你把姥姥气病了,乐乐没人陪着玩了。”

    乐乐的妈妈,就是严谨的双胞胎妹妹严慎,也在电话里幸灾乐祸:“哥,你回来可要当心啊,当心咱家老头儿拿鸡毛掸子抽你。”

    即使有家暴的威胁,严谨还是赶紧飞车回去尽孝。看他妈病恹恹的样子,心里好不落忍。可是跟她解释吧,老太太还挺固执,说什么都不肯相信,就坚持一条:“你要是真的没病,就把饭店里那帮男孩子都给换了,都换成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再娶个媳妇给我生一胖孙子,我就什么病都没了。”

    严谨没辙了。他既不能跟自己的生意过不去,也不能眼看着他妈生气。只好采取鸵鸟政策,动辄派人给二老送回去一堆高级进口补品,却轻易再不肯回家。

    钱,他有的是,谁让他高兴他就花在谁身上,出名的豪爽大方。可是婚姻这回事,他不想因为要给别人交代就把自己委屈了,父母也不行。对女人的态度,严谨一向深具平常心,合则聚不合则分,没有责任,没有负担,没有期望,更没有失望。这样的状态,他觉得,挺好!

    不过回忆起这些事,就算严谨不在乎,它毕竟不是什么愉快的经验,所以生日晚上的这个玩笑,特别地让他不痛快。最不痛快的,是让他在那个漂亮的大嘴女孩跟前出了那么大一个丑。

    严谨不痛快了,就会有人更不痛快。

    许志群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错误,招惹到一个不该招惹的人。

    幸亏那个晚上严谨喝得烂醉,除了在酒店吐得一塌糊涂,糟蹋掉酒店几张雪白的床单,并没剩下做其他事的力气。严谨这才能勉强放过他。作为补偿严谨心灵伤害的交换条件,许志群不得不屈服在暴力威胁的淫威之下,勉强接受一项任务,替严谨去打听大嘴女孩的底细。

    严谨向来喜欢高挑的长腿女孩,早就不是什么秘密。那女孩的两条长腿和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就算嘴大了点儿,他也不打算计较了。

    而他对高个儿长腿这种执着的审美观,来自实践中的惨痛教训。

    那还是他在部队的时候,偷偷喜欢上团卫生队的一个小护士。那护士只有一米五六高,却生得恬静秀美,不知道是多少人觊觎的对象。

    严谨那年还不满二十,已经长足了个头。和今天相比身板还略显单薄,但那宽肩长腿,仿佛就是为军装制服而生的。虽然皮肤黑了点儿,可是胜在浓眉大眼,五官端正。脱下脏兮兮的训练服,换上枕头下压得平平整整的常服,看上去颇为一表人才。

    由于两人的身高太过悬殊,班里的战友给护士起了个外号,叫“热水瓶”,意即两人走在一起,那情景真好比严谨随身拎着个热水瓶。

    每回他找个理由往卫生队跑,战友们都会打趣:“又要打热水去啦?”

    这么变着法儿进出几趟卫生队,眉来眼去几回,不知怎么一回事,那护士竟真的和他对上了眼,于是两人约好了同时请假外出约会。

    严谨吃完中饭出门,傍晚时垂头丧气地回来销假。战友们纷纷围过来打探他的战果。

    才十九岁的严谨拄着腰,愁眉不展地回答:“累,累得腰疼。”

    一帮战友惊得大眼瞪小眼,几乎要把他立刻奉为偶像。要知道,他不过出去几个小时,就能彻底搞定团里最美最骄傲的女兵,而且居然搞到“腰疼”!这是什么样的速度和能耐?

    幸亏严谨接着说下去:“妈的,每次老子想亲她,都得先把她抱起来,累死我了!”

    后来这事不幸传到指导员的耳朵里,于是严谨刚刚萌动的第一次正经八百的恋爱,便以绕操场跑三十圈以及两百个俯卧撑的代价,悲惨地宣告结束。

    实践证明,娇小玲珑、善解人意的南方姑娘,的确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并不适合他。

    许志群没听说过这段青春往事,可是对严谨的喜好却清清楚楚,而且知道严谨女朋友虽换得走马灯一样,却从不脚踩几只船。按严谨的话说,时刻保持一对一的纯洁性,这叫节操。此刻他刚和上个女友分手,正处空窗期,大嘴姑娘出现得恰是时候。

    许志群在校修的是情报学,毕业后就进了公安局。严谨这任务倒正和他专业对口。谁也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反正三天后,关于女孩的信息便从严谨办公室的传真机里冒出来。

    那张A4的传真纸上写着:

    姓名:季晓鸥

    年龄:二十七岁

    职业:美容店店主

    店名:似水流年

    地址:朝阳区××大街××号

    严谨有点儿意外,他还以为那女孩是个模特呢,没想到年纪轻轻的,竟是开美容店的老板娘。他拿着那张纸,想啊想啊,想起那姑娘两条长长的美腿与光光的后背,顿时就走神了。

    许志群坐在办公桌上,晃着两条腿不耐烦地问:“我的任务完成了吧?”

    “行啊,胖子,够意思!”严谨站起来,在他颈后拱起的肉沟上猛拍一掌作为感谢,“你小子就是FBI啊!”

    “对不住,得给您老人家扫扫盲。”许志群用力拨拉开他的手,没好气地纠正,“FBI是联邦调查局,像咱这样专业搞情报的,那叫C——I——A。”

    第*章  2  老板娘季晓鸥

    被严谨惦记着的女孩季晓鸥,正站在路边,手提满满两袋美容产品,望着车流稠密的复兴路,满脸愁容。

    虽然冬季天短,暮色四沉,她高挑的身材和白色羽绒服,在晦暗的天光里依然十分抢眼。一辆出租车试探着停在她身边,她却冲司机抱歉地摇摇头,转身走进不远处的地铁站。

    季晓鸥没有其他工作,赖以为生的,只有位于四惠附近一家不大的美容店。店名很特别,叫作“似水流年”,取一个“纵如花美眷,终敌不过似水流年”的意思。

    “似水流年”开业两年,起初因为缺乏经验,生意一直不见起色。直到去年十月才开始盈亏持平,账面上逐渐有了利润。如今正处在客源增多、生意渐旺,设备急需升级的时候,处处都需要用钱,尽管美容店收入还不错,季晓鸥却不得不学习葛朗台的精神,一分钱恨不能掰成两半花。平常店里所需的美容产品,好点儿的自会有专门的供货商上门送货,一般的产品,只能靠季晓鸥自己跑化妆品批发市场。这会儿她就是从五棵松的批发市场满载而归。虽然很累,但既然有地铁,她就舍不得再花几十元钱打出租车了。

    正值下班高峰,地铁一号线五棵松站台上人山人海。从高处看下去,根本见不到地面,只能看到站台上黑压压一片人头。

    季晓鸥随着人流慢慢蹭下楼梯,勉强在人堆里站定。车过了一趟又一趟,每趟车都挤得满满的,车上人头攒动像沙丁鱼罐头,车下的人群却总不见减少。

    幸好下一趟地铁到达。季晓鸥被身后的人群用力推搡着,居然挤上了车。人太多,只能紧贴在靠门的栏杆上。但她运气不错,有人在复兴门下车,空出一个座位,总算可以坐下,她把两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小心地护在两条长腿中间,再不用担心被人一脚踢碎。

    季晓鸥长出一口气,心情一放松,就有百无聊赖的感觉,她开始四处张望。

    车厢中大部分的乘客,都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天八小时下来,几乎个个脸色铁青、面目憔悴,不少人拉着吊环昏昏欲睡。季晓鸥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不知道自己是否也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无聊之余她的职业病即时发作,目光从这些疲惫的面孔上挨个儿滑过去,默默评点一下他或她面部皮肤护理上的疏漏。

    这时,一个闭着眼睛靠在车门边的大男孩,吸引了她的注意。

    从季晓鸥的方向看过去,只能看到男孩的侧面。那侧面线条流畅,眉睫乌浓,竟是少见的清秀标致,在地铁污浊的空气中,如一股清泉般熨帖人心。

    她的目光不由得多凝注了片刻。男孩看上去只有二十一二岁,蓝色棉服里露出格子衬衣的翻领,牛仔裤薄板鞋,背着一只黑色的双肩包,清爽却不怎么起眼,是标准的学生装扮。

    他似乎感觉到被人注视的压迫感,撩起眼皮瞟了季晓鸥一眼,又重新闭上眼睛。就这一眼,虽然他的眼睛微微眯着,被长长睫毛过滤过的眼神,也看不出是喜是怒,已经让季晓鸥倒抽一口冷气,赶紧收回放肆的目光,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做出贤良淑女的模样。够了,她对自己说,这么色眯眯盯着一个陌生男孩儿哗哗流口水的形象,实在太女流氓了。

    可是对美的向往毕竟是人的天性,没过一会儿,她忍不住又转过眼珠。

    男孩依旧维持着同样的姿势,一侧身体完全倚靠在门上,双眼紧闭,漆黑的眉峰纠结在一起,脸色极其难看。

    季晓鸥怔了怔。因为他的神情很耐人寻味,仿佛是不耐烦,也好像是在……忍受某种痛苦。仔细观察一下,又发现他嘴唇上牙齿咬过的痕迹,急促起伏的胸口,还有额头上一层薄薄的虚汗。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都市神级奶爸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晚尤思念茶尤香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处处吻第一圣手校花的王牌高手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被女神骗了结婚后神豪之绝世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