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6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09 22:24: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季晓鸥的美容店,就坐落在四惠附近一个人烟鼎盛的小区旁边。店面不是很大,原是底层临街一套老式的小三居,大概八十多平米的面积。季晓鸥的奶奶在世时,就一个人住在这里。

    奶奶去世前,专门留下遗嘱,将房子留给孙女季晓鸥全权处理。因为这件事,季晓鸥的二婶大为不满,不传男孙传女孙,她认为奶奶立遗嘱时已经神志不清,叔伯两家就此吵翻了脸,几乎一年没有往来,差点儿闹上法庭打遗产官司。而季晓鸥平白得到一笔价值几十万的不动产,再加上二婶的冷言冷语,惶恐中悲痛都减弱了几分。事后和父母几经商量,取得他们的同意,她便辞去原来那份半死不活的工作,将房间改造装修,变成一处敞亮的店面,圆了一直以来自己开家美容店的梦想。

    “似水流年”开业三年,眼看周围相似的美容店几经易主,这家店却能从生意惨淡的时候一直坚持到今天,除了季晓鸥的用心经营,另一个重要原因便是没有房租的压力,主要支出除了添置必需的美容品和美容仪器,就是水电气暖和三个美容师的薪水。即使如此,季晓鸥也深觉小本生意的周转艰难,开店至今,那些酸甜苦辣无须赘言,如果不是真的热爱自己这家小店,真的喜欢美容这个行业,她很可能早就撑不下去了。

    送走上午最后一个客人,揉着酸痛的手腕,季晓鸥忽然想起昨天对湛羽的承诺,安排好店里的生意,她去超市买了水果和藕粉,赶到医院。

    然而面对她的,却是一张干干净净的空床。

    那个清秀可人的小师弟湛羽,已经消失了。

    就在季晓鸥头天晚上替他垫付了所有医药费之后,他却一大早办了出院手续,不声不响地离开了。随着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剩余的押金。人去床空,没有给她留下任何口信。

    站在病房门口,季晓鸥裹紧羽绒服,异常沮丧,只觉今天的穿堂风格外阴冷。如果母亲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说她被《圣经》洗坏了脑子,又做了一次滥好人,被人用最原始的姿色和手段骗得找不着北。

    护士怪同情地看着季晓鸥:“那小孩儿一双眼睛抖着机灵,瞅着就不是一般人儿。您当破财免灾得了!”

    可是季晓鸥根本不愿相信,不相信这个长着一双明澈眼睛的大男孩,会贪图几千块钱的押金。

    一连几天,季晓鸥都为此事闷闷不乐。直到一天上午,有人匿名送来两个漂亮的花篮,才让她转移了注意力。

    花篮装饰得很美,看得出动过一番心思。上百朵粉白色的玫瑰错落有致,花瓣晶莹润泽,放在店里满室幽香。进门的顾客啧啧称奇,有人惊叹说这是真正的保加利亚进口玫瑰啊,并非市面上滥竽充数的白色月季,两个花篮的造价,怎么着也得上千元。

    熟悉的客人便和季晓鸥开玩笑:“季老板,你的春天来了!”

    季晓鸥回答:“只怕是有人叫春吧?”

    她拦住送花篮来的快递小伙儿盘问半晌,却什么信息也没有得到。想了好久,也想不出自己认识的男人里,有谁做事能如此不计成本?

    第二天又有两个花篮送到,花篮比昨天大了三分之一,上面换了颜色略深的香槟玫瑰,朵朵光洁丰润,娇艳粉嫩得似豆蔻梢头的二八少女。

    送花人还是没有现身。

    季晓鸥傻站在店中央,被一室馥郁清甜的香气冲得有些头昏,实在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该不是哪个冤大头写错地址送错地方了吧?

    随后七天,每天上午十点两个花篮准时送到店里,玫瑰花瓣的颜色一天比一天浓重,从最初的白色、香槟色、淡绿色、黄色、浅粉色……直至第九天的橘红色。

    到了第十天,上午十点,店门一开,两个一人多高的花篮被搬进店内。玫瑰当然还是玫瑰,却是最隆重的红玫瑰,将近千朵,深红色的花瓣丰盈明艳,颜色浓烈得如同最醇厚的红酒,泛着丝绒一般的光泽。

    这回还有点儿不一样的东西。花瓣中间插着一张名片。淡黄色的无光铜版纸,纸质厚实坚韧,手感极好。名片的格式很奇怪,除了一个人名和一个手机号,正面背面都光秃秃的,再无其他信息。

    季晓鸥翻过来掉过去打量很久,轻声念出名片上的名字:“严谨。”

    严谨?她仰起脸想了又想,脑子里却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名字的印象。

    店里的几个美容师,都笑嘻嘻地瞧着季晓鸥,叽叽喳喳猜测着神秘送花人的真实身份。

    季晓鸥却出人意料地扬起手,那张名片便划出一道抛物线,一头扎进门口的垃圾筒。

    “哎呀,你怎么给扔了?”姑娘们惋惜得直跺脚。

    季晓鸥不得不板起脸,做出一副后娘的样子,凶巴巴地叫:“都给我干活去!”

    季晓鸥此时二十七八正当年,长得不错,身材也好,这几年又开店做生意,天天抛头露面,所以追求者众多,什么样的无聊男人、什么样的搭讪方式都见识过。对这种到处发情、四面撒网的男人,她有种本能的排斥和厌恶。这些男人送花的含义,无外乎是想说:请把你的花像这些植物的生殖器一样对我绽放。

    季晓鸥在心里轻轻呸了一声,就像那张被扔进垃圾筒的名片一样,这个叫“严谨”的人也同样被她抛之脑后。

    而那数个曾经花团锦簇的花篮,则被送到隔壁的洗脚城,变成了洗脚桶里漂浮着的玫瑰花瓣。洗脚城的按摩师十分郑重地跟客人介绍:“先生,这可是正宗的保加利亚玫瑰,很贵的哦!”

    第*章  3  严谨和他的“三分之一”

    严谨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为之骄傲、充满个性的名片竟然遭受如此待遇。而那些无辜的玫瑰,境遇更是凄惨。不过此时他已经顾不上理会这等小事,严老板另有痛苦和烦闷,而且他的痛苦具体而直接。

    先是他从不离身的一个“都彭”打火机,自从那个倒霉的生日夜晚之后,就不见了。他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早晨离开酒店房间时,明明把火机塞进大衣口袋,可是后来就是找不到了。致电酒店,酒店客房部也帮他找了很久,却没有任何结果。

    东西虽小,却足以让他烦躁。

    许志群警官则非常不以为然:“那个破火机,你用多少年了?颜色都黑了还当个宝贝蛋儿,丢了好,回头哥哥我送你一新的。”

    烦躁不安的严谨差点儿把他踢出门去。

    唯有自小一块儿长大的程睿敏,了解严谨的心思,少不得在电话里相劝:“你和它缘分已尽,就别多想了。嘉遇当年对身外之物一向看轻,他也不会怪你。”

    这个机身上镌刻着橄榄枝和都彭标志的黄铜镀银火机,原来是件遗物。曾经的主人,是两人的高中同学,十几年前已经离世。

    程睿敏的苦劝,并没有让严谨好受多少,他叹口气说:“算了吧小幺,你就别假惺惺的了。我知道你成心的,成心想恶心我,你一直恨我那时候不肯去见老二最后一面。”

    程睿敏那边沉默好久。严谨以为他会发脾气,可他连声音都没有提高,依旧平心静气地回答:“我没怪过你,你有你的道理。”

    严谨握着电话也不说话了。他从来就不怕程睿敏发脾气,唯独怕他这种不咸不淡的口气,这证明程睿敏真的介意了。

    程睿敏一直在外企工作,一向脾气温和且职业化,平日见人,心中再翻江倒海脸上也会挂着一个注册商标式的微笑,面无表情往往是他表达不满的最极端方式。而严谨自小就好面子,尤其受不了别人的误解,所以他决定今天和兄弟坦诚相见。于是他慢吞吞地开口:“我从没跟你说过对吧,今儿我告诉你实话。小幺,我最后不肯去见他,是因为害怕。我宁愿闭上眼睛,眼前都是他活蹦乱跳时候的模样,我不想记住他最后的样子。”

    电话里程睿敏的声音很轻,“我一直都明白,明白你那个‘三分之一’的意思,嘉遇也会明白。”

    两人口中频频提到的“嘉遇”,就是高三磕头拜把子时三人中排行第二的孙嘉遇。

    那年七月,严谨已经收到了入伍通知,等高考一结束,兄弟三人便瞒着父母出门,一夜时间,硬是骑车赶到了天津塘沽。虽然没有看到传说中的新式军舰,内海的景色亦不尽如人意,但那天清晨绚烂壮观的日出,还是给他们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面对夺目的朝阳,他们学着武侠小说中的样子,撮土为香,发誓三个人虽不能同年同日生,但必同年同月同日死,并许下无数宏图大愿,其中就包括将来要在海边合伙开家餐厅,只卖海鲜,起个名字便叫“三人行”——因为孙嘉遇生前最热爱海边的城市,而年纪最小的程睿敏自幼在厦门长大,特别喜欢吃海鲜。

    为了实现当年这个愿望,四年前一艘邮轮的主人四处寻找买主的时候,严谨毫不犹豫地拍板买下,花大价钱做了内部装修,又搭上无数人情和精力,跑通水务局和航道管理的手续,才开了这家水上餐厅。

    餐厅的名字,却不叫“三人行”,而是叫作“三分之一”。只因十七年前曾经撮土为香发誓同生共死的三个少年,以为能一辈子不离不弃的三个人,却在十三年后一个晴朗的夏夜,不小心失散了。

    永远地失散了。

    三分之一变成再也填补不上的残缺。

    正因为这个让人伤心的残缺,严谨才会为一个旧打火机大动肝火,连带着恨上了那个名叫KK的小“鸭子”,发誓这辈子最好别让他再见到这个人。可惜世事总是不如人意十之八九,有些人有些事,一旦出现,就像是命里的劫数,避不开,也躲不过。

    为这个丢失的打火机,严谨着实郁闷了几天,好容易顺过一口气,总算放开了,他又碰上另一件烦心事。

    就在刚刚过完春节,餐饮生意逐步开始回暖的时候,他的“三分之一”生生让人挑了场子。

    冲突起自一盅海参豆腐煲。春寒料峭的早春,雪白浓郁冒着微微热气的一碗好汤,看着就让人心里起了暖意,客人却从汤底舀起两粒老鼠屎。

    严谨那两天恰好有事待在北京,没顾上去塘沽。等接到电话驱车百十公里赶到餐厅,现场已是一片狼藉。七八张桌子被掀得底朝天,碗碟杯盘碎得满地都是,汤水淋漓。自己人也吃了大亏。不仅厨师和服务生挨了打,连见多识广的餐厅经理,亦未能压住场面,反而被人用啤酒瓶砸破了脑袋。

    严谨背着手在餐厅里走了一圈,估摸一下大概的损失,心里已经有了底。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只吩咐停业一天。挨了打的厨师和服务生放假一周回去养伤,薪水照发。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凹凸的时间让你代管艺人,怎么全成巨星了我想回到十六岁被迫联姻后霍少真香了小影后她又奶又萌此刻,华夏由我守护杏花村小战医生存真人秀后她惊艳全球穿书后,夫人她A爆娱乐圈清风拂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