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9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09 22:24: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但对季晓鸥而言,在大街上突然被一个陌生人熟稔准确地叫出名字,无论如何不是一声寻常的寒暄。她先是被惊吓,接着为对方坦然的态度所迷惑,开始搜肠刮肚寻找对方的资料。

    可是就像遇到了硬盘坏簇,她心里头似乎模模糊糊有个影子,但无论如何努力也想不起在哪儿见过这个皮肤晒得像黑巧克力一样的男人。

    “你是……”她在暮色里睁大了那双本来就不小的眼睛。

    “不记得我了?”

    “对不起。我实在想不起来了。”

    严谨的自信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但面对暂时的挫折他并没有退缩,伸手在上衣兜里一通乱摸,总算找到一张漏网的名片递了过去。

    季晓鸥接过名片,借着余留的天光,她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名片,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

    “严……严谨?”

    “对啊,情人节那天,哦,不是,情人节第二天,我们在酒店见过,还记得吧?”

    季晓鸥收敛微笑,微微张开了嘴,无数碎片连成了线,电光火石间她想起那些美丽的玫瑰,也想起了酒店电梯里的那次偶遇。

    情人节的遭遇,实在让季晓鸥记忆深刻,想忘都忘不掉。说到起因,是美容店里一个名叫方妮娅的老顾客,情人节的夜晚丈夫却在外地出差,无聊之中找到季晓鸥,说她有一个单身派对的请柬,让季晓鸥跟她一起去,看看能否遇到适龄的单身“高富帅”。她这么劝季晓鸥:“就算找不到可以做老公的男人,至少也能找着一个够资格包养你的吧!”

    “呸!”季晓鸥啐她一口说,“谁有资格包养我?等我有钱了还打算包养别人呢!”

    话虽如此,她还是按照方妮娅的着装要求打扮好,即上衣领子必须低至能露出“事业线”,裙子要高于膝盖上十厘米,然后跟着方妮娅去了酒店。可惜那派对虽称为单身派对,但大部分来宾都是打扮得光鲜艳丽的女性,偶有几个男宾出现,要么大腹便便年过不惑,要么年轻殷勤得令人生疑。两人感觉极其扫兴,正打算撤退之际,却发现回家已经成为一件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人节的夜晚,满城大堵车,似乎北京城几百万辆机动车都选择了在这个晚上出行。无奈之下,方妮娅出资开了个标准间,两人索性在酒店睡了一夜,退房离开时便与严谨在电梯里狭路相逢。

    因为当时严谨一直挡在电梯门口,和他面对面站着的季晓鸥,并没有看到另一个人的长相,但严谨和他暧昧的对话,却听得清清楚楚——情人节后的清晨,酒店电梯,两个衣冠不整的男人,尤其是严谨,衬衣扣子只系了中间两粒,胡子没有剃干净,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浑不懔,里外都透着股邪气,明显不是一个多么正经的人,可又不得不承认他邪得十分有范儿。还有最后付钱的那一幕,哎哟哟,让人不想歪都不行。

    事后季晓鸥和方妮娅讨论了好久,最终两人发出同样的感慨:一方面电影电视里充溢着白皙单薄的花样美男,一方面她们喜欢过的硬派男明星接二连三地出柜,而现实中像严谨那样充满男性气质的男人,竟然也是柜中人!

    方妮娅说:“我的三观整个儿被颠覆了!”

    季晓鸥说:“我的三观不仅是被颠覆,简直被摧毁得渣儿都不剩了!”

    相比方妮娅,季晓鸥的感触另有一层原因。因为她想起了《圣经》里关于索多玛城的记载,那座被上帝毁灭的欲望横流的罪恶之城。

    从五六岁字都认不全的时候,季晓鸥就学着给奶奶朗读《圣经》,上帝以烈火和硫黄摧毁索多玛城的故事,她至今还记忆犹新。而索多玛城被摧毁的原因,只有一个,在那个耽溺男色而淫乱的城市中,充满了上帝所不能原谅的恶行——同性恋。

    不管何时翻开《旧约全书》,那段文字都引人注目:“耶和华将硫黄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

    多年的教育令季晓鸥能够平静接受和自己迥然不同的人,不至于把同性恋视为变态,但自小关于《圣经》和基督教的耳濡目染,却让她无法以平常心接近这个人群。

    突然想到索多玛城的故事,季晓鸥戒心骤起,脸上堆起礼貌的笑容,身体却下意识地挪开一步。

    “哦,哦,那个什么……你是……你……你好!”

    电梯那一幕完全破坏了她所有的印象,如同路边“禁止停车”的标志,严谨的脸上已经被她画上一个大大的红叉,上面写着:危险勿近!

    “想起来了吧?”严谨没有察觉她语气中的疏离,反而把她的慌乱误解为羞涩,于是释然地上前一步,拍拍她背上的大包:“这里面装了点儿什么?看着挺沉的。”

    季晓鸥退一步:“没什么。”

    严谨毫无眼色地再向季晓鸥靠近一步:“把包卸了,我替你拿着。”

    “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哎哟……”季晓鸥在避无可避之下,从马路沿上一脚踏空,身体顿时失去平衡,趔趄着向旁边栽了下去。

    严谨的肢体反应总是快于他的思维,下意识地伸臂一搂,季晓鸥已经倒在他的臂弯里。他只觉得手掌下细细一捻纤腰,柔软而充满弹性,霎时温香软玉满怀。

    两人脸离得极近,几乎鼻尖对鼻尖,嘴唇对嘴唇,维持着一个怪异的姿势,半天都没有动一下,像DVD机被按下了暂停键。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严谨,面对一个悦目的异性,他的雄性本能立刻占了上风,不假思索地噘起嘴唇,在那滑腻冰凉的香腮上轻轻啄了一下。其实他特别想吻上去的,是她玫瑰色的双唇,但在肌肤相触的最后一刻,他心虚地改了道,奔着腮帮子去了。

    这时是晚上整六点,天已经长了,刚落山的太阳在路边的槐树梢头留下最后一抹残红。

    暮色中季晓鸥只看到一双近在咫尺闪闪发光的眼睛,和两排整整齐齐的白牙,羞怒交加之下,滚滚红潮一波波涌上她的脸颊。她忍无可忍地抬起手臂,“啪”一声拍在那张沾沾自喜的脸上。

    不疼,但声音很大,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季晓鸥长这么大,现实中还是第一次真正掴人耳光,那声脆响让她完全失措,支棱着打人的右手,她一时间怔住了,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那只手像是已经完全脱离她的控制,变成独立于身体之外的生命。

    严谨一腔热血被这个巴掌打回了常温,琢磨片刻他回过味来,讪讪地松手,也是又羞又恼,可他毕竟是个男人,再气愤也不能和女人一般见识,总不能再一个巴掌打回去。

    摸摸微热的腮帮,他咬着牙笑了:“哎哟,真够厉害的,怎么着啊,下面您该上演什么了?刘胡兰同志坚贞不屈?要不要我再给您扛台铡刀来应应景儿配配戏?”

    其实季晓鸥感觉自己反应过激,颇有些抱歉,但此刻没有任何台阶可下,听他说得完全不着调,只能把脸甩到一边,狠狠吐出两个字:“流氓!”

    严谨没想到,她脱口而出的,竟是这样滑稽的两个字。他没有生气,反而当场乐了。这女孩的反应总和他的预期不符,让他觉得特别有趣,充满了挑战,方才那点儿恼怒顿时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所以他笑嘻嘻地答道:“啊,对,我就是一流氓,您眼神儿真好!”

    季晓鸥狠狠白他一眼,往旁边挪了挪,好离他远一点儿。心中只恨平时满街都是的空出租车,这会儿像遭遇了时空黑洞,集体失踪。

    严谨取出烟盒,摸出一根香烟,慢悠悠点着了,这才不紧不慢地接着说下去:“您知道吧,流氓最爱找两种人,一种是长得特漂亮的姑娘,还有一种就是……就是您这样的……这样特别的……”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就是您这样的,看背影迷倒千军万马,猛回头惊退百万雄师。”但他及时改了口,怕把季晓鸥说急了再给他一耳光。他嘴闭上了,眼睛却不肯老实,在她鼻子以下的区域别有用心地溜来溜去。

    季晓鸥的脸颊再次涌上红潮。这张微笑时还好,一旦大笑就原形毕露的嘴巴,一直是她生平最大的恨事,她最恨的就是被人说嘴大。不过论起斗嘴皮子的功夫,作为一北京姑娘,季晓鸥也不是什么善茬儿。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她冷笑一声反唇相讥:“我要是您,一准儿躲在家里少上大街溜达,您也不怕遇上警察,上来就给您贴张罚款条儿吗?”

    明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可是这词儿里外透着新鲜,严谨特别想知道下文,于是配合地问道:“为什么呢?”

    季晓鸥仰起脸,声音像小梆子一样轻快爽脆:“有种人,长得跟恐怖分子似的,出门就扰乱社会秩序啊!”

    严谨哈哈笑起来,笑得烟都差点儿落地,虽然他一边笑一边觉得自己极其犯贱。先被人掴一巴掌,然后被人骂流氓,接着再被挤对长得难看,可是他还觉得挺享受的,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季晓鸥却是万万没有料到,她竟在无意中成功做了一回乌鸦嘴。

    两个人只顾着唇枪舌剑,谁也没有留意,一辆摩托车悄无声息地停在路边,下来一个交警,头盔拉得低低的,完全看不见脸。他对着严谨的车拍照、登记、抄牌,整套动作麻利得如行云流水一般。等严谨察觉异动扭过脖子,一张《违法停车告知单》已经贴在他的窗玻璃上。

    严谨顿时打了个寒战。怕什么来什么,关闭发动机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居然真的招来了交警。要知道今年刚过去俩月,他的驾照已被扣去六分了。

    “哎哎哎,哥们儿,慢点儿您慢点儿,人在这儿呢。”他赶紧过去妄图力挽狂澜。

    交警推推头盔,警盔的阴影下,脸的下半部露了出来,那是一张极其年轻的脸:“你的车?”

    “是的是的。”

    交警指着路边的禁止停车标志,问他:“这么大一牌子,你没看见?”

    “这不是车出问题了,在等4S店拖车嘛,您摸摸看,发动机还是热的呢!”严谨自知理亏,挂起一脸诚恳的笑容。

    交警狐疑地打量他,果真摸摸引擎盖,又看看他身后咬着嘴唇忍笑的季晓鸥,显然不相信他的说辞,声音还是很严厉:“那也不能明知故犯!能看看你的驾照吗?”

    “交警同志,我一没闯红灯,二没违章并线。”

    “我说你违章了吗?驾照!”

    “我也没有醉驾啊同志。”

    “驾照!”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都市神级奶爸晚尤思念茶尤香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被女神骗了结婚后校花的王牌高手处处吻最狠的人第一圣手凌天医婿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