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10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09 22:24: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严谨露出一脸苦相,“您知道俺们那旮旯啊,是革命老区啊,生活苦哇,没钱哪……现在挣点儿钱多不容易啊!物价飞涨,油价也飞涨,房价更是涨得离谱,您这样对待革命群众,忍心吗?是在贯彻执行党的和谐社会政策吗?”

    季晓鸥哧哧笑出声,觉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没有颁给他真是可惜。

    交警却是个不识趣的,不但没有笑,反而拉长脸:“你是把驾照交出来呢,还是想让我把车拖走?”

    严谨牙疼似的皱皱眉,微笑消失了。

    这个小交警说话太过生硬,令他感觉十分不爽,他没有出示自己的证件,而是问那个交警:“好像你们交管局政委才对市民承诺过,交警执勤时行为不规范,可以直接打他的热线电话投诉是吧?”

    小交警被问得愣了一下,一时也摸不清他的来头,斜起眼睛口气强硬地反问:“我怎么不规范了?”

    “行为规范第二章第六条,对机动车驾驶人进行检查时,要做什么来着,说什么来着?”

    交警很快意识到自己今天遇到了一个刺儿头,同时意识到自己的失误。

    都说北京的交警基本上是全国态度最好的交警。因为帝都的马路上飞跑着500万辆机动车,谁能知道每辆车主人身后的背景究竟是什么?就算没有背景,被较真儿的司机投诉到122,多少也会影响到交警个人的绩效。

    这位交警显然也是个狠角色,就见他脸上露出忍辱负重的表情,抬手对着严谨敬一个相当标准的礼:“您好!请出示您的驾驶证和行驶证。”

    这就是规定中的第一个敬礼和标准用语。

    第二个敬礼是这样的:“您违章停车的行为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三条规定,现依法对您处以二百元的罚款,请于十五日内到告知单上载明的罚款代收机构缴纳罚款。如有异议,请于三个月内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严谨拢起手臂,笑眯眯地接腔:“哎哥们儿,您这程序不对啊,除了去法院,我还可以六十日内申请行政复议对吧?您明显书没背好,学习的时候犯困偷懒了吧?”

    交警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却讲不出话来。因为严谨说得确实没错,他的确漏了这一条。

    其实,严谨想挑战交警的疏漏之处,还有其他的细节可以补充。比如违章停车的罚款数额,规定从二十元到二百元不等,他人未离开,因此针对罚款的砍价幅度相当大。但瞥见季晓鸥站在旁边笑得幸灾乐祸,大嘴旁边挤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心里无端便愉快起来,非常大度地一挥手:“算了,我是最遵纪守法的好市民,认罚!不过您得记住喽,那是我大人大量,不跟您计较,原谅您恶劣的执法态度……”

    交警气得脸色铁青,但硬生生忍住怒气敬了第三个礼:“感谢您的理解,请您尽快开车离开,不要妨碍交通,谢谢合作,再见!”

    他说了再见就想离开,严谨却没打算结束,指着街对面一辆挂着武警牌照的奥迪车问:“那车也违章吧,您怎么不罚它呀?”

    交警回答:“人家在执行任务。”

    “您怎么知道它在执行任务?”

    交警上下打量了严谨几眼,挑起下巴一字一字地道:“这是国家机密,没有必要告诉你!”

    严谨被噎住,伶牙俐齿在这一句“国家机密”之下完全失却用武之地。

    交警总算报却一箭之仇,出了口恶气,转身得意地迈着四方步跨上摩托。

    季晓鸥在一旁早笑得岔了气,戒心不自觉松弛,几乎忘了方才和严谨的斗嘴。两人之间的敌对气氛,因为这个交警的加入,莫名其妙地变得和谐起来。所以严谨再邀请季晓鸥上车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会儿,眼看着短时间内等到空出租车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就解下登山包坐进了副驾驶座。

    反正一样搭顺风车,上严谨的车可能安全性更高一些。

    因为他喜欢的,并不是女人——而是男人!

    严谨当然看不到季晓鸥心里的小九九。身边女孩头发身体飘散出的香气,让他的心口仿佛有只小猫的爪子在轻轻抓挠,挠得他的心情像酒至微醺,飘飘然舒服到无以复加,连左手的伤痛都忽略了。

    他一边换挡起步一边问季晓鸥:“去哪儿?”

    “后现代城。”

    “嗯?”引擎的声音戛然而止,严谨侧过脸,“你耍我啊?”

    季晓鸥抱着包坐直身体,简直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严谨两道浓眉夸张地挤在一处,“现代城,这里不就是现代城吗?”

    季晓鸥这才明白过来,她似笑非笑地瞟着他,拖长声音道:“哟,敢情你们家后妈和妈是一样的啊?”

    严谨在短暂的迷糊之后突然醒悟,自己一时走神,又在季晓鸥面前露了怯。季晓鸥要去的地方,是百子湾路附近的后现代城,而这里,是建外大街上的SOHO现代城。

    他不自觉皱起眉头。因为他发现自己只要一碰到季晓鸥,就像遇到克星,脑筋都转不过来了,好比上次那个010的典故一样。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从建外大街到后现代城,不堵车的时候,也就十分钟的车程。季晓鸥从大衣兜里取出一张手绘地图,指着上面一处地方告诉严谨,这就是她此行的目的地。

    从地图上看,季晓鸥的目的地与后现代城相当接近。但严谨按照地图的指示,拐来拐去绕行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在距离后现代城南面很远的地方,找到她的目标。

    车窗外的景色,让严谨不由得睁大了双眼。

    这是一栋砖混结构的七层旧楼,一看就是八十年代早期的产物,经历过二十多年的风雨洗刷,无论是楼身或窗扇,都呈现出一派斑驳破败之相。孤零零矗立在一片荒芜的空地上,在附近高大建筑群的掩映下,显得格外突兀。旧楼左手边,是条狭窄的胡同,两侧破旧不堪的平房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窗户低矮逼仄,透出的灯光似路边污水一般浑浊昏黄。

    街边倒很热闹,杂货店、小饭馆、美发店、租书铺,还有卖烤白薯、臭豆腐的摊子应有尽有,灯火通明人来人往,随风入耳的是各种各样的外地方言。

    严谨仔仔细细瞧了半天,满脸迷惑地回过头问:“这是北京吗?怎么瞧着像到了外地县城?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来这儿做什么?”

    也难怪严谨惊诧,怪只怪“南北差异”在北京人心目中根深蒂固,过了长安街仿佛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严谨虽然生在北京长在北京,可平日真正涉足南二环以外,并且像今天一样深入居民区的机会,简直屈指可数。

    而位于东南三环外的百子湾区域,曾是北京传统的东郊厂区和宿舍区,自从2001年泛CBD区的规划出台之后,绝大部分老国营厂从此地撤离。此刻放眼望去,除了一片片流光溢彩的新兴现代社区,就是建设中的工地、黑暗之中的废弃厂房,以及尘土飞扬的坑洼道路。他怎么看也无法把眼前的荒凉景象,和他心目中疏朗大气的北京城联系起来。

    季晓鸥却像没有听懂严谨的问话,只是从钱包里取出三张十元的钞票,放在驾驶台上,说声“谢谢”,就要推门下车。

    自己的妹妹和外甥还在咖啡馆里眼巴巴地盼着自己,如此大的牺牲只为借机一近佳人芳泽,严谨哪肯就这么轻易放她离开?眼疾手快下了中控锁,他拦住季晓鸥:“你什么意思,寒碜我呢?”

    季晓鸥看着他,眼神像大白兔一样纯洁而无辜,语气诚恳认真:“我干吗要寒碜你,我该谢你呀!哦,你觉得三十块钱少了点儿是吧?可我要是打出租车,按公里数只会少不能多啊!能便宜点儿吗师傅?”

    这番话却让严谨居高临下瞪着她,暗地里磨着牙,恨不能在眼前白嫩嫩的腮帮上咬上一口。

    从季晓鸥的眼中看过去,他那恶狠狠的表情不是不像一只大灰狼,可惜脑袋上面摇晃着两只兔耳朵,便成了色厉内荏的标志。

    严谨当然不会知道,经过上次电梯里的一场纠缠,在季晓鸥眼里他已经脱不开“兔儿爷”的嫌疑,头顶两只若隐若现的兔耳朵,简直就像用专业氩弧焊机高温焊接出来一般的严丝合缝。季晓鸥只是不明白,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又是如何搞到她的小店地址,更无法确认今天的邂逅究竟是刻意的结果,或者仅仅是个巧合?

    两人对视片刻,季晓鸥往后瑟缩一下,像是被吓到了,神色愈加楚楚可怜:“师傅您别生气,要不,我再添五块钱?”

    严谨被这个表情彻底打败了,伏在方向盘上开始大笑。

    季晓鸥没笑,以前从未和严谨这种人打过交道,她多少还是有点儿紧张,不知道对付普通男人那套伎俩,用在Gay身上是否同样有效。

    她抱紧背包,开始上下摸索门锁的位置。

    严谨好容易笑完,抹把脸,立刻换上一副端正严肃的面孔,他问季晓鸥:“妹妹,你觉得哥长得像坏人吗?”

    季晓鸥不假思索地回答:“像啊,怎么了?”

    严谨噎了一下:“……那你觉得哥是坏人吗?”

    季晓鸥摇摇头:“不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严谨再次瞪着她:“北京姑娘说话都跟你一样不招人待见吗?”

    季晓鸥笑了:“那得看对谁。”

    严谨彻底放弃了和她斗嘴的企图,直截了当提要求:“给我留个手机号怎么样?有时间一起出来吃顿饭。”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晚尤思念茶尤香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神豪之绝世少主处处吻校花的王牌高手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被女神骗了结婚后第一圣手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都市神级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