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13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04:45: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作为一个美容店店主,季晓鸥深知化妆品对皮肤的伤害,所以平时不怎么化妆,出门前唯一需要动用的化妆品,只有一支睫毛膏。季晓鸥眼珠的颜色很深,所以她喜欢把睫毛刷得又长又翘,好把人的注意力统统牵引到她乌黑的心灵之窗上去,而忽视她足以媲美舒淇、姚晨以及茱莉亚·罗伯茨一样的大嘴。

    严谨望着她白净的脸蛋走了神。他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自然裸露的女人脸了,他在琢磨着,这么干净的皮肤,摸上去的手感,肯定和堆了数层粉底的感觉不一样。

    听到季晓鸥问他,严谨赶紧咳嗽一声正襟危坐,并据实相告:“看你。”在季晓鸥竖起眉毛之前,他及时开始大规模的称赞:“你知不知道啊,每次我见过你之后都会有种悲痛的感觉,因为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如果我没有机会再一次见到你,那我可怎么办哪?”

    季晓鸥上半边脸皱起眉头,以表示适当的矜持,下半边脸却脱离了大脑的指挥,自行决定微笑。女人听到称赞总是高兴的,哪怕明知对方言不由衷,季晓鸥自然也未能免俗。

    开场的铃声终于响起,大厅灯光暗了下来,又渐渐熄灭,清冷的月光从上方倾泻而下,舞台上现出一个破旧斑驳的垃圾场,演员们陆续登场了。季晓鸥看得聚精会神,连披肩从膝盖渐渐滑落到地上都没有察觉。严谨觉得到时候了,便坦然把手搭上她肩膀。

    季晓鸥被打扰,十分不耐烦地瞪他一眼,硬给拨拉下去,严谨锲而不舍地再搭上去。他拿准了季晓鸥在乎面子,不会在这个地方给他难堪。

    果然,季晓鸥对他怒目而视,刚要出声抗议,严谨便把食指竖起来,大声嘘一声。

    面对邻座侧目而视的压力,季晓鸥真的屈服了,面无表情地转向舞台,不再管严谨那只无耻的右手。严谨得意扬扬,自以为得计,他可不知道季晓鸥脑子里在转什么念头。

    季晓鸥在想:我要不要再打他一巴掌?打他容易,打完了怎么办呢?站起来娇斥一声“臭流氓”,还是一言不发傲娇地走人?可是自个儿要是走了,这三千六一张的VIP不就浪费了?要知道什么都不是罪,浪费才是最大的原罪。

    小炮仗一样的季晓鸥,第一次不知怎么办才好。最终她自欺欺人地决定,把严谨那只手当作椅子扶手一般对待,完全不理他。

    演出自始至终都很精彩,尤其当小母猫格里泽贝拉登场,在脍炙人口的熟悉旋律中黯然追忆自己年轻美丽的幸福时光,听得季晓鸥浑身过电似的一阵阵发麻,最后鼻头泛酸真的落下泪来。正感动得一塌糊涂之际,她忽然从音乐的旋律中捕捉到一种异常的声音:呼——噜——呼——噜,中间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哨音,一声长一声短。

    听到这声音的不是季晓鸥一个人,前座已经把脑袋扭过来,并且迅速准确地找到声源。

    是严谨。他仰着脸靠在椅子上,呼呼睡得正香。

    前座厌恶的目光在严谨和季晓鸥之间来回转了两趟,然后在严谨搭在季晓鸥椅背上的右臂处停留片刻,最后定格在季晓鸥脸上,鼻梁起皱上唇翘起,无声地做了一个“素质真低”的表情。

    季晓鸥被前座的表情打击到,她想说我压根儿不认识这个人,可对方根本不给她洗白的机会,迅速把脸转回去,只留给她一个充满鄙夷的后脑勺。

    季晓鸥气得要命,却没地方发作,用力推推严谨,严谨的右臂缩回去了,揉揉鼻子,没醒,换个姿势还接着睡。

    最终严谨是被演出结束雷鸣一般的掌声给惊醒的。他睁开眼睛看看四周,忽然想起许志群的叮嘱,一个打挺跳了起来,也跟着观众拼命鼓掌。

    趁着掌声的间隙,季晓鸥慢悠悠地问他:“您睡醒了?睡得可好?”

    严谨脸皮再厚,这一刻到底从里到外透出一点儿红来。

    出了剧场,严谨追在季晓鸥身后要请她吃饭。他以为需要鼓动唇舌好好蛊惑她一番,但出乎他的意料,季晓鸥居然点点头。

    严谨马上建议:“咱们去万达广场吃法国菜吧?”

    季晓鸥把脑袋使劲晃了晃,坚决不同意吃法餐,只肯就近去旁边的必胜客。

    严谨纳闷:“为什么?你想替我省钱吗?哎哟妹妹,你真让我感动!”

    季晓鸥回答:“你愿意做梦是你的权利,我不干涉。法国大餐我当然喜欢,但要看跟谁吃。”

    严谨立刻虚心求教:“跟谁吃有区别吗?”

    “当然有。你数数,从开胃菜吃到咖啡,一共九道菜,平均每道菜间隔二十分钟吧,就至少要三个小时!三个小时面对一个话不投机的人,大哥您觉得这是享受吗?不是,这是受罪!”

    “哦,”严谨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是说,法国大餐只能和喜欢的人一起吃?”

    “对,看来您的智商值还在正常线以上。”

    “你能不能别这么坦白?”

    “那实在对不起您了,坦诚一向是我的优点。”

    “我真不明白,”严谨假装不解,“两人要是互相喜欢,干吗非要在餐厅里浪费时间调情?直接回家上床不好吗?”

    季晓鸥脸红,瞪他一眼正色道:“我警告你啊,你再怎么着咱俩都是男女有别,别以为你只对男的感兴趣就有了免死金牌,太过分了我一样大耳刮子扇你。”

    严谨一副满腔真情被曲解的痛心样,委屈地摊开双手:“你瞧,真话总是不招人待见。上床嘛,男的女的只要本着正常的目的交往,总要走到这一步,有什么不对?”

    季晓鸥感觉方才想扇他耳光的激情又在手心里复活了,如同点燃的导火索一样咝咝作响。她忍了又忍,终于忍住气转身往回走。

    严谨追上去,笑嘻嘻地看着她,如憋住一个乐子似的,“你哪儿去?”

    “必胜客!”

    “嗬,还没想通?”

    季晓鸥到底忍无可忍,站在路中间大喊一声:“我——要——饿——死——了!你他妈的明白吗?”

    必胜客就必胜客吧,严谨不挑剔,吃什么都行,只要能和美女多待一会儿,他没有过多的奢求。季晓鸥中午又没来得及吃饭,所以比萨一端上来,她就开始埋头苦吃。严谨想找个机会解释一下那天在酒店的误会,都找不到合适的间隙。直到季晓鸥一个人消灭掉一个六寸的比萨,心满意足地抹抹嘴,严谨才能咳嗽一声先做自我表白:“我未婚。”

    季晓鸥心不在焉:“嗯。”

    “有时候我不太温柔,可我讲道理,不乱发脾气。我这人坏,可是坏得诚实,我对女孩子百分之百诚实,好让人对我有充分的警惕。”

    季晓鸥抬起头诧异地看着他:“我们是在参加《非诚勿扰》吗?”

    “严肃点儿,我在跟你说正经事儿。”

    “OK,那么我是在跟联合国秘书长开会吗?”

    严谨为之气结:“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怎么不好好说话了?我一直都在好好说话呀!”

    严谨决定不再和她纠缠,直入主题:“你能不能先听我跟你说?上次在酒店,你不是看见我跟个男的吗?”

    “啊?是。”季晓鸥睁大眼睛,难道这就开始《艺术人生》的苦情告白了吗?瞧见严谨神色郑重,她扔下餐巾坐直身体,体内的八卦小宇宙应声启动开始程序。

    “我跟你说,那不是真的,我们不是真的你明白吧?”

    “哦,明白,明白。”季晓鸥鸡啄米一样点头,一副特别理解的样子,“你只是长夜漫漫寂寞难耐,所以想找个人找点儿安慰,你们属于天亮了就说分手,没有动真情也没来真的,对吧?”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严谨差点儿被一口比萨活活噎死。

    “你不用跟我解释。真的,这种事只在乎当事人的感觉,你觉得好就好,对得起自己就行,至于别人怎么想,你管他们呢。我知道,你们找个合适的……合适的朋友也不容易。”

    严谨撂下刀叉,不吃了。他以为季晓鸥在调侃他,可看季晓鸥一脸真诚,特别推心置腹的模样,又不大像。想了想,他问季晓鸥:“如果我真是那种人,你不害怕和我来往?”

    “为什么害怕你?你要不是那种人我才应该害怕对吧?你喜欢男的,我是个女的,正负阴阳两不搭界,我怕你干吗?你应该怕我才对吧?”季晓鸥的长睫毛扑闪得极其夸张。

    严谨捏着下巴,盯着季晓鸥研究很久,实在摸不清她说的话是真心还是演戏。最后他高深莫测地笑一笑,朝她钩钩手指:“来,我再告诉你件事。”

    季晓鸥犹豫一下凑过去,不经意间凑得很近,近得严谨的嘴唇几乎可以触到她鬓角的绒发。发根深郁的青色,愈发显得耳后那块皮肤白腻异常。

    严谨用力咽口唾沫,也咽下自己的心猿意马。他放低声音说:“其实,我很早就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那时候你感觉特别痛苦特别迷茫是吗?”

    “对,特别痛苦,痛苦得死去活来。”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校花的王牌高手第一圣手处处吻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神豪之绝世少主晚尤思念茶尤香被女神骗了结婚后都市神级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