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23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07:21:3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她急了,对着话筒嚷嚷:“告诉你多少遍了,没时间!”想想意犹未尽,再加一句,“我说你知不知道‘无聊’俩字怎么写啊?”

    严谨就是被她这句话气得差点儿背过气去,可季晓鸥恍然未觉,以为电话那头还是林海鹏呢。至于林海鹏突然找她做什么,季晓鸥根本不感兴趣。既是前任,已成路人,最好有多远滚多远,此生再不相见。管你是不是我此生最爱,管我没了你会不会后悔一辈子,将来过得好不好也是我自个儿乐意,我就不能折在你手里。

    因为工人清除店门上的红漆,影响了一部分预约的客人。当天晚上关店很晚,十点半送走最后一个顾客,将近十一点才打扫完卫生。等季晓鸥做完水电气的例行安检,放下卷帘门准备回家时,已将近十一点半,公交车早就停运了。

    店前的这条马路不是主干道,一过晚上十点就车少人稀,临街的门脸商店纷纷关门,偶有一两家小超市还亮着灯,所以空出租车鲜少经过,季晓鸥只能步行走到四百米开外的路口,才有可能打上车。

    走不过十几步,季晓鸥耳边似有衣物摩擦的窸窣声,离她很近,仿佛就在身后。她猛地回头,身后却空无一人,只有路灯的光芒孤独地投射下来。接着往前走,却摆脱不掉身后有人的古怪感觉,再一次回头,身后还是空荡荡的,唯有路旁居民楼窗口中透出令人安心的人间烟火。

    季晓鸥脊背上冒起一层凉汗,情不自禁拉紧外套,嘀咕一声正要继续赶路,冷不防有人在她肩头拍了一下。

    这一下把季晓鸥吓得魂飞魄散,差点儿把包都给扔了。她迅速转身,只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毫无声息地贴在她的身后,仿佛她的另一个影子。

    “严谨!”季晓鸥抡起包砸在他肩膀上,“有病啊你?吓死我了!”

    没错,这个偷偷尾随在她身后的人,就是严谨。

    他吃过晚饭开车到这里,从晚上九点开始,就一直坐在车里,透过临街的橱窗观察着季晓鸥的一举一动。

    雪白的灯光从一格格的窗玻璃中溢出来,橱窗那面的季晓鸥,穿着式样简单的豆绿色衬衣,浅灰色的针织长裤,长发规规矩矩束在脑后,忙碌的身影修长而秀丽,舒展出新鲜的绿意和活力,如同初春的柳枝。这样的季晓鸥,和他想象中那个私生活糜烂的季晓鸥没有任何交集。

    严谨跳下车,慢慢给自己点了支烟。暮春初夏的夜晚,空气中犹带着一丝凉意,让他燥热的肌肤感觉到惬意的舒适,然而这舒适里却似乎带一点儿永远够不着的焦虑。

    这是完全陌生的感觉,至少是他这些年不再熟悉的感觉。认识季晓鸥以后,冥冥中仿佛有股看不到的力量,把他给万分不情愿地深深套住了。就像股市里的散户,本来想做一单轻松舒适的短线,没想到不小心就拖成了中线,再纠缠下去,他很害怕自己会被惨无人道地逼成长线。

    在逐渐飘散的烟雾里,严谨困惑地眯起眼睛。直到季晓鸥关店下班,才锁了车门,悄悄跟上去。以他的身手,如果不是他故意弄出点儿声响,她绝不会发现身后的尾巴。

    季晓鸥发泄完被惊吓的怒气,想起正事:“你在这儿干什么?对不起,我今天太忙了,还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道谢呢!”

    严谨问:“你是要回家吗?我送你。”

    季晓鸥看看他身后:“你不用陪朋友吗?我才不做电灯泡呢。”

    “什么朋友?”

    “就下午和你在一起,穿白衬衣那位。”

    “他呀——”严谨恍然,“晚上他归他媳妇儿管,没我什么事儿。”

    果然。季晓鸥暗暗歪了下嘴角,说不清是鄙薄还是同情。据说中国同性恋人数超过一千万,其中百分之八十会结婚生子,也就是说将近八百万同性恋者会迫于各种压力隐瞒自己的性取向向异性骗婚。这不,身边就是一个活生生现成的例子。依着那人优雅的气质和上等的姿色,季晓鸥相信,不用他做什么努力,就会有姑娘乌泱乌泱地往上扑。她并不歧视同性恋,甚至尊敬那些面对生活压力仍坚持自我的人,但她对这个人群的接受和宽容完全止步于骗婚。

    她仰起脸看着严谨,那张表情严肃的脸上似蒙着淡淡的惆怅。这可是一个满腔失意的人啊!她那要命的恻隐之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你想吃消夜吗?咱们去簋街吧,我请客。”

    严谨没有回答,只将插在裤兜里的双手取出来,居高临下俯视着季晓鸥,眼睛里有迷惑,也有迟疑。

    他还想再迟疑一阵,把自己感觉陌生的处境看得再清楚些。方才那些陌生的焦虑令他困惑不已,仿佛天平的一端突然空掉,他被自己这一头突然的坠地给摔痛了。

    两个人如此面对面站着,正好是一个微微仰起脸,一个略略低下头,对某件事而言,高矮角度都十分合适。严谨上前一步,眼睛里的黑色似越来越重,映着身后街灯的光亮,身高和影子都变成季晓鸥身前的一座高塔。

    季晓鸥有不妙的预感,察觉到危险的逼近,她往后退了一步,身后却是街边碗口粗的行道树,她退无可退。

    季晓鸥惊慌起来,开始左顾右盼,只盼能在严谨的阴影里找到安全的缝隙逃出去。

    严谨却没有容她寻到庇身之处,已经坚决地将嘴唇压在她的嘴唇上。

    季晓鸥眼前如劈过一道白光,视觉和听觉似同一时间失去了功能。她最后的知觉,只剩下严谨的两道浓眉和眼睛,她头一次发现,严谨的睫毛也那么长,迎着霓虹灯的艳色,睫毛尖处闪闪发亮,颤动得像是暴风雨前的草尖。

    严谨接吻的技术娴熟而充满挑逗,自然是无数次实践后的结晶。季晓鸥在经历片刻的懵懂之后清醒过来,她想躲开,但严谨的左手扶着她的后颈,恰如一道铁箍,令她的头颈左右无法挪动。而严谨显然不满足双方唇部的表层接触,已经打算攻城略地,向更深处挺近。

    比较要命的是,季晓鸥发现自己的身体对严谨的突袭竟毫无抗拒,当严谨的嘴唇碰触到她的耳垂时,似一道电流自上而下掠过,她居然浑身酥软双腿站立不稳。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季晓鸥并不清楚,可她知道一定会有下一步。她的肉体似乎正在违背她的良知,她甚至拿不定主意到时候是否呼救或者踢打。

    季晓鸥从未设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情急之下她略略后仰,用尽残存的理智将牙齿上下一合,用力咬了下去。

    严谨猝不及防,剧痛之下闷哼一声慌忙跳开。嘴唇上一股咸腥的味道泛起,已经被季晓鸥咬破了几个小口,血珠突突冒出来。

    他捂着嘴唇,幽怨地望向季晓鸥:“你也太狠了吧?”第一次亲她,他挨了一耳光,第二次亲她,他被咬破嘴唇见了血,在他漫长的泡妞历史中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纪录。

    季晓鸥已趁机逃到安全地带,离得远远的冷笑一声:“这算很客气了!告诉你,我没用对付色狼的必杀技废了你,你应该感到幸运才是。”

    严谨抹一把唇上的血渍,又将手指上沾染的血迹随意蹭在衣袖上。然后他摇摇头:“这么凶,以后谁敢娶你?”

    “关你屁事!”季晓鸥又气又恨,一个“屁”字拖得极长。

    “怎么不关我事啊?”尽管嘴唇似烘烤中的面包一样迅速肿了起来,严谨还是改不了的嬉皮笑脸,“既然吻了你我就得对你负责,我是负责任的,我可不是始乱终弃的人。”

    他根本没把季晓鸥的气愤当回事。

    强吻,表白,然后拥抱,是他追求女孩的经典三部曲,一般来说很少失手。女孩子被强吻后的反应,基本上逃不出三种:娇羞、若无其事、佯怒。最后一种比较麻烦,可能会有挨耳光的几率,但严谨确信,只要事后处理妥当,一定也能修成正果。

    他以为季晓鸥最多再给他一个嘴巴,可季晓鸥的反应又一次挑战了他的底线:她居然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严谨几乎怔住,纵他见多识广,却还从没有遇到过季晓鸥这种连打情骂俏都不懂的女人。

    “您好,我遇到抢劫,请求出警。对,一男的,一米八以上……”季晓鸥的电话突然被从背后抢走了,严谨掐了通话,举着手机笑嘻嘻地说:“可能有人正打110等人民警察去救命呢,因为你这个电话占线,他没准儿就死了。你在浪费宝贵的110资源。”

    “你少他妈假惺惺的。”

    “哎哎,小姑娘不要随便说粗话,多影响形象。”

    “滚你妈的!”季晓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简直被气得口不择言。她一把抢回自己的手机,气喘吁吁地瞪着他,胸口起伏得十分厉害。

    “我不能滚。”严谨平心静气,“你看,上回我被你扇一耳光,这回又被咬了一口,我亏大发了,你总得让我找补回来吧?”

    话说得理直气壮,没有一丝羞愧。往往是这样,人无赖轻浮到一个程度,反而让旁人服帖。季晓鸥就服帖了。她安静下来,想到一个关键问题。

    “你不是喜欢男的吗?跟我来这么一出什么意思?”

    “喜欢男的又怎么地?这也不妨碍我喜欢女的喜欢你啊?”

    季晓鸥拿眼将四下环境扫视一遍,看看附近是否有板砖什么的趁手工具,好让她随时能操起来砸他个劈头盖脸,一边还跟严谨犯贫:“喜欢男的你就爷们儿一点儿索性出柜算了,非要拉我做炮灰,算什么事儿啊?”

    严谨无意中向她走近一步,季晓鸥越发紧张,身体重心完全移到一条腿上。那姿势给人的感觉,似乎只要一碰她,她就会像出膛的子弹瞬间发射出去。

    她肌肉僵硬的逃跑姿态尽数落在严谨眼里,让他忽然间感觉到气馁。看来游戏并未如他设计一般的向前发展,他需要暂时先做战略撤退,再重新寻找进攻的机会了。于是他退后一步,一步便从路灯的光晕里退到阴影中去。

    “对不起。”严谨难得正经起来,“跟你开个玩笑,我道歉。”

    晚上在常去的QQ群里,季晓鸥登录后敲出一条这样的留言:“我被一个Gay吻了,吻完他又跟我说对不起!你们说他什么意思啊?”

    原本沉寂的QQ群,忽然就活跃起来,不少隐身的小号纷纷上线,一条条发言刷得又快又急,屏幕飞速跳动,看得季晓鸥眼花缭乱。

    “不会吧,你居然把一弯男掰直了?”

    “你什么感觉啊?”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凌天医婿归来晚尤思念茶尤香最狠的人都市神级奶爸校花的王牌高手第一圣手处处吻被女神骗了结婚后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