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29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07:21: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吹吧吹吧,反正不用上税。说得这么牛气,那你帮我找一个人?”

    “你要找谁?”

    “湛羽。”

    “谁?”

    “我弟弟啊,湛羽。”

    严谨一下子哑火,微蹙起眉头,若有所思地望着季晓鸥,过一会儿他移开视线。两人正站到一个新建小区的铁栏杆外面,栏杆里面是成片的月季花圃,五颜六色开得灿烂。其中一朵娇黄色的月季,鹤立鸡群硕大娇艳,颤巍巍挑在枝头。

    他笑了笑,对季晓鸥说:“等着,我摘给你。”

    季晓鸥还未明白他说什么,就看见严谨将右手往栏杆上轻轻一按,人已借力斜掠而起,如同飞檐走壁的武林人士,以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轻盈,飞越过一人多高的栏杆,落在院子里面,季晓鸥吓得掩住嘴,一声惊叫尚未出口,严谨已经用同样的方式飞回来,毫无声息地落在她面前,手里就握着那朵黄色的月季。

    季晓鸥要拍胸口压惊,左右看看,好像并无行人留意到这惊世骇俗的场面,然后像打量怪物一样打量严谨:“你是谁?你是从武侠小说里穿越过来的吗?你来自哪里?《天龙八部》还是《笑傲江湖》?”

    严谨将月季别在她的衣襟上,笑眯眯地说:“你觉得我像谁?乔峰还是令狐冲?”

    季晓鸥没好气:“我觉得你比较像东方不败。”

    面对如此明显的人身攻击,严谨却没有还嘴,他正在心里艰难地组织语言,好把湛羽的事告诉季晓鸥。方才他故意显露一下身手,就为引开季晓鸥的注意力,以便让自己有个缓冲的时间想想是否告知她真相。他突然想起湛羽的母亲,那个瘦弱憔悴的女人,还有她身后那个一贫如洗的家,那一刻他做出了决定。

    他说:“我先送你回家,等我电话,两个小时后保证让你见到活人。”

    季晓鸥不敢相信:“又吹牛吧?”

    严谨叹口气:“你从来就不肯相信我。就两个小时,信我一次行吗?”

    他需要两个小时安排一些事,保证湛羽养伤期间不会再受到骚扰。

    季晓鸥半信半疑地回了家。两个小时以后,果然接到严谨的电话。他报出一个医院的名字,然后说:“住院部十二层,外科病房1216床,每天下午三点到五点允许亲属探视。”

    “外科?”季晓鸥紧张起来,“他怎么了?”

    “不太清楚。”严谨懒得多说。这事最好让湛羽自己去跟季晓鸥解释,以湛羽的聪明,他自会想出办法跟季晓鸥圆谎。

    第二天下午四点左右,严谨处理完餐厅的事赶到医院,正听到季晓鸥在教育湛羽。

    “你才多大点儿年纪啊,都会争风吃醋和人打架了?”

    这是一间两人病房,另一张床空着,季晓鸥就背对着门坐在空床上,一边削苹果一边不住嘴地数落:“我要是你妈,一准儿拿大耳刮子抡你,你学点儿什么不好?居然学人去酒吧,还为女孩子打架?”湛羽笑微微的,一边喝着季晓鸥带来的虫草乌鸡汤,一边低声嘀咕了句什么。忽然抬头看见站在门外的严谨,当下收起笑容。因为紧张和期待,他脸颊和嘴唇上的血色都退去了,顷刻泛了青白。

    严谨自然明白他在期待什么。只是这一瞬间,眼见湛羽以一种驾轻就熟的方式在欺骗季晓鸥,忽然便替她十分不值。他站在季晓鸥身边,充满怜惜地将右手轻放在她的肩头。

    季晓鸥穿了件黑色的短袖针织衫,狭深的后V字领,领间用细细的带子交叉编织,遮掩了一部分诱人遐思的背部。严谨的手指触摸到脖子和背交界的地方,那块裸露的肌肤润滑清凉,但掌心下的肩胛骨轻盈窄薄,仿佛一把就能捏碎,令他轻不得也重不得,让此刻的肌肤相接变得既是种享受也是种受罪。

    季晓鸥却丝毫不解风情,黑眼珠子瞪着他,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道:“把你的手拿下来!”

    严谨不计较,这句话还不足以让他生气并给予回击。他把头摇一摇,笑一笑挪开手,这才转向湛羽,尽量用轻描淡写的口气,说了四个字。

    “全摆平了。”

    从严谨走到季晓鸥身边,湛羽就不再看他,垂着眼帘,眉毛几乎压到眼睛上。听见这句话,他倏然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丝并不明显的笑意,语气凝重而正式:“哥,谢谢!”

    严谨回答得轻巧:“不客气。”

    这一来一往的回答看似家常,但彼此间心照不宣,两人都明白“全摆平了”这四个字当中的代价。三个人之中只有季晓鸥听得一头雾水:“你俩在嘀咕什么?湛羽,你可小心这人,别被他骗了!”

    严谨又笑一笑,没有接她的话,倒是湛羽急急地替他辩白:“姐,哥人好,你别误会他。”

    季晓鸥轻笑一声:“你年纪轻轻的,哪里知道人心险恶?”她再次拿黑眼珠子瞪着严谨,这一回里面充满了警告的意味,“兔子可不吃窝边草,你要敢打湛羽的主意,我就敢找人废了你,听见没有?”

    严谨认真地瞅着她,似乎在揣度她的话里到底有几分真话,几分调侃。

    绷不住的是湛羽:“谨哥不是你说的那种人,谨哥是好人!”

    季晓鸥震惊:“哟,什么时候你俩成攻守同盟了?真看不出来啊严谨,你还有这一手?你到底拿什么收买了湛羽?”

    “你看不出来的东西多着呢,留给你以后慢慢发掘。”严谨扬扬自得,“你们且忙着,我得走了。”

    他晃晃悠悠走到门口,又回过头说:“对了,刚往医院账户里打了些钱,足够让你把脸恢复原样。其他的事,等你养好伤再说。”

    这话是对湛羽说的。湛羽点头,无限感激:“明白,哥慢走。”

    季晓鸥依旧迷惑:“什么钱?对方赔给你的医疗费?”

    湛羽盯着严谨离开的方向,语气模糊地嗯了一声。

    严谨趾高气扬出了病房门,一直走进电梯,才伸出手扶了扶酸痛的腰背。昨天在季晓鸥面前表演飞檐走壁时,似听到腰椎发出一声轻微的咔嚓,当时他并未留意,晚上躺在床上,才感觉情况不妙,从腰椎处散发出来的酸胀和隐痛,让他翻来覆去一晚上都没睡好。

    这会儿他真想再躺回床上去,可惜还有一个约好的饭局在等他,他必须出现的一个饭局。

    要说这世上还有严谨不想见的人,天津的“小美人”绝对能排进前五。但是想把湛羽从目前这种悲惨的境地中解救出来,他就必须出面约见“小美人”,还得求对方高抬贵手放过湛羽。

    冯卫星对他的举动诧异无比,简直要伸手摸摸他的额头,以验证他是否因为高烧烧昏了头,才会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小“鸭子”,甘冒得罪“小美人”的风险。

    对此严谨的解释很简单:“世间总有些事,明知不可为而必须为之。”

    冯卫星说:“甭给我拽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哥就告诉你一句话,要真的认真得罪了他,你在天津寸步难行。”

    严谨说:“不会的,你放心好了。他想要什么我给他什么,只要不是让我上他的床,其他都好商量。”

    但是“小美人”一直觊觎的,显然不是严谨的身体,而是他的“三分之一”。

    这回见面的地方,是严谨在北京城里的一家西餐厅,叫作“有间咖啡厅”,是京城一处比较有名的高档会所。饭桌上酒过三巡,“小美人”转着酒杯发了话:“严子,我知道你中意KK,但是君子不夺人所好知道吧?你今儿请这顿饭,实在太不地道了。”

    严谨一笑:“本来我就不是君子,也不打算装什么君子。我不跟您拐弯抹角,咱直接进主题,有句话我先撂在这儿:从来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他这话,简直像劈头给了人一嘴巴子,“小美人”身边的跟班都面露怒色,简直要拍案而起,“小美人”却没有生气,反而摆摆手,压制住他们的异动,拿起酒杯在严谨的杯沿撞了一下。

    “喝杯酒,兄弟。”“小美人”说,“知道我为什么还愿意跟你坐在一张桌子上吗?因为你痛快。我呢,就喜欢痛快的人,因为只有跟痛快的人,才能做生意。”

    严谨双臂抱在胸前看了他好一会儿,点点头:“那好,咱就做笔生意。放过KK,什么条件?”

    “小美人”则不紧不慢地品口红酒:“KK的确是个尤物,兄弟你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我当然也可以忍痛割爱,但是我亦有心爱之物,只望兄弟成全。”

    他完全把湛羽当成了严谨的禁脔。也许不只是他,连在一旁陪坐的冯卫星和刘伟,都下意识地露出了然而隐晦的笑容。严谨懒得在他们面前辩解,他做事向来是直奔目标,而不会考虑旁枝末节的,他只是略有点儿不耐烦:“你说吧。”

    “‘三分之一’。”“小美人”竖起三根手指头,“唯一让我朝思暮想的,只有你的‘三分之一’。听说你打算重新装修,正在找银行贷款。那好,我不占你便宜,真的现金注资收购,而且我不贪,只要三成股份。”

    严谨单手按着太阳穴,真是觉得头疼:“没得商量?”

    “你说呢?”

    严谨没出声。他深知对方的为人,若他再次拒绝,湛羽和“三分之一”以后都别想有太平日子过了。此刻他只觉得心里一阵一阵拧绞着疼,疼得他想扒开胸膛攥碎了它。他想起四年前“三分之一”开张那天,剪彩结束以后,他坐在一座墓碑前,跟墓碑照片上那人说话。他说:“二子你看,咱们三个这事儿,我终于办成了。这家店就算咱仨的,每年分红的钱,我会按时给咱妈送去,我会待她跟亲妈一样,给她老人家养老送终,你在那边儿就放心吧……”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被女神骗了结婚后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第一圣手校花的王牌高手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晚尤思念茶尤香神豪之绝世少主都市神级奶爸处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