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30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07:21: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满桌的人都在看着他,他抓起洋酒瓶儿,没用酒杯,仰头对着瓶沿灌了几口。酒顺着喉咙下去,心疼好像缓解了,但是血管里好像起了火。他一口一口地喝着,喝得脸红了眼睛也红了,最后他将酒瓶在桌上重重一墩,开了口:“三成你不要想,我也不缺那笔钱。我送你一成干股,白送!”他一按桌面站起来:“我不喜欢和任何人讨价还价。就是这个条件,接受,就找律师来跟我签协议,不接受,那对不起,我还有别的方式达到目的,只不过,不会这么客气了!”

    言尽于此,他踢开椅子就走了,全不管身后各色人等做出的各种表情。既有把握认定“小美人”一定会接受这样的条件,不会再找湛羽的麻烦,那其他人怎么想,就不关他的事了。

    第*章  8  是块石头也该焐热了

    半个多月之后,湛羽脸上的伤基本养得差不多了,便办了出院手续。严谨将他约到“有间咖啡厅”,认真长谈了一次。湛羽当着他的面痛哭流涕,发誓一定洗心革面好好读书,再找份正经工作,绝不会再回酒吧街了。

    严谨拧起眉毛看着湛羽,实在不明白一个男人哪儿来的那么多眼泪。可是看他哭得伤心,又着实心软。只好点着一支烟耐心等着,等他哭够了,拿纸巾擦净脸上的泪痕,才叹口气说:“反正要放暑假了,要不你就来我这儿打工吧,也省得你姐不放心。”

    安置好湛羽,严谨才能腾出时间去找季晓鸥。将车停在“似水流年”门口,他给季晓鸥发了条短信。但季晓鸥正给一个顾客做面部按摩,足足让他等了四十分钟,才从店里走出来。一上车她就问:“严谨,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干什么?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

    “湛羽跟我说,你让他去你店里打工,他说那是个特别特别土豪的地方,土豪得闻所未闻,土豪得让人瞎眼,所以我得问问,当年韦小宝藏起来那宝藏,是不是被你挖到了?”

    严谨失笑:“你太抬举我了。我发小儿说的,我就是一个只懂得卖鸡鸭虾蟹的农民企业家。”他从钱包里取出一张金色的卡片,递给季晓鸥,“收好了。什么时候你有时间,自己去亲自见识一下,看是不是真的土豪。”

    季晓鸥接过卡片,这是一张金属名片,淡金色的光泽,四周轧制着简朴的花纹,中间依然是一个名字,再加一个手机号码。她感受了一下名片的质感,不可置信地问道:“不会……不会是真金的吧?”

    “怎么可能?谁用真金做名片啊?”严谨冲她笑一下,“18K的。”

    季晓鸥啧一声,推开车门跳了出去:“土包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钱吗?你干脆弄套金缕玉衣穿身上得了。以后甭跟人说我认识你!”

    这一天恰逢周六,又到了“似水流年”每周一次的美容沙龙时间。季晓鸥的美容沙龙持续四个多月,已经拥有一批固定的听众。当天她请来的嘉宾是母亲赵亚敏,以资深老中医的身份现场给顾客把脉,以便为每个人量身定做一套只适合本人的经络美容护理疗程。

    当然这套疗程价格不菲,整套做下来要上万,可是愿意当场出钱的顾客也不少。因为赵亚敏出身中医世家,行医多年,水平还是足够的,她把顾客身体内部的毛病描述得头头是道,季晓鸥在一旁配合得天衣无缝,让顾客对经络护理的效果深信不疑,确信自己通过几个月对身体和面部的调理,一定能够内外皆通,彻底告别脸上的黄褐斑、痘痘与皱纹。

    这一边“似水流年”的业务蒸蒸日上,另一边“雪芙”美容店的生意却日渐惨淡,显然已经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门口挂出“店面转租”的牌子。

    季晓鸥只顾埋头盘算如何将隔壁五金店的房子也盘下来,以扩大店堂面积,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店门口经常出现奇怪的人,更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逼近。

    危机终在某天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来临。

    八月中旬的下午三点,马路上的空气是燥热的,颤动着一层似雾非雾的白气,柏油路被晒得烫人脚心,仿佛就要融化了似的。路上极少行人,店里也罕见地没有客人。吃完午饭,店长小云拎着几袋垃圾出门,刚推开大门,突然尖叫一声,扔下袋子便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喊:“黑社会来了!快跑!”

    季晓鸥被这凄厉的叫声引到门口,只见一群人从马路对面朝着“似水流年”蜂拥而来,气势汹汹。为首的是一个光着膀子的光头男人,身上文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手里提着两把雪亮的西瓜刀,后面跟着的都是清一色的光头,手里握着长短不一的铁水管,边走边用铁管敲击着地面,咣咣咣的声音砸得人心底发颤。

    季晓鸥顿时花容失色,顷刻慌乱之后立即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事。她飞快拖过沙发顶住店门,同时呼喝几个美容师:“快从后门出去,马上报警!”

    小姑娘们哪儿见过这种场面,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撒腿就往外跑,根本没有听到季晓鸥在说什么。

    季晓鸥刚把收钱的铁盒踢进柜子下面,对面那帮人已经赶到了。大门的玻璃哗啦啦一阵脆响,尽皆碎裂,沙发被撞到一边,七八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冲进店门,举起铁管一阵乱砸,一时间店中碎玻璃四处横飞,柜子、美容床、化妆品无一幸免。

    那些人尽管砸东西,却无人留意季晓鸥,她原可从容撤退,但看到近乎疯狂的破坏之下,多年心血皆付之东流,她的心口简直要滴下血来,不假思索抓起一根激光美容灯的灯架,将较重的底座倒转来举过头顶,以一夫当关的姿势挡在产品陈列柜前,大喊一声:“你们干什么?”

    提着西瓜刀的男人用大刀片指着她:“看你是女人不碰你,滚开!”

    季晓鸥冷笑一声:“你们有胆子就冲我招呼!”

    那男人粗鲁地将她搡到一边:“让开!甭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一刀下去,陈列架上各式各样的玻璃瓶轰然落地,季晓鸥离得近,溅了一头一脸玻璃碴子。

    被彻底激怒的季晓鸥,毫不犹豫地抡起灯架,使出吃奶力气砸在那男人的肩膀上。

    那人毫无防备之下被砸了个趔趄,脚下失去平衡,居然一跤坐在地上,摁了一手掌的碎玻璃片,顿时见了血。他大怒,跳起来举着刀就向季晓鸥砍过去。

    季晓鸥一击得手,立刻扔下灯架,仗着熟悉环境,大步跳过地板上的障碍物,冲进推拉门后的北屋,“咣当”一声撞上暗锁。

    几乎是同时,西瓜刀啪一声砍在门上,刀锋入木,深嵌进门板之中。

    季晓鸥竭力镇静,想打开后窗呼救,可方才用力过猛,这会儿便双腿发抖,扶着墙一步也走不动,耳边只听得到铁管砰砰砰砸在门板上的声音,震得她不由自主举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似乎听不到这刺耳的声音,门外的危险就完全不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铁管的噪音在耳边渐渐减弱,消失,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边敲门边喊:“晓鸥姐你没事吧?警察来了,快出来吧。”

    是店长小云的声音。

    季晓鸥放开双手,却发现自己的两只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全是鲜血。再瞧自己身上,米白色的衬衣上也全是血,她的身体一下软了半截,差点儿坐在地上。

    外面人半天听不到她的回音,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状况,显然着急了,开始使劲拍门。季晓鸥勉强调匀呼吸,挪过去打开房门。

    门外站着小云,看见她的模样,嘴一瘪,突然哭起来,边哭边嚷嚷:“老板,我不是故意先跑的,我吓坏了……”

    季晓鸥心说“坏了”,不知道伤成什么样了,没准儿从此毁容了。她烦躁地喝止小云,走到门口半面残存的镜子前照了照,血已半凝,是从发际处流下来的,可能被迸溅的碎玻璃划伤了。虽然血流披面的形象十分可怕,但看上去伤口不大,并无破相之虞,这才把一颗悬在半空的心脏落回实处。

    店里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所有能砸的东西都被砸了,连店门口的灯箱招牌都被捅了几个窟窿。

    三个警察站在店堂中央的废墟中,其中一个走过来问季晓鸥:“你是负责人吧?”

    季晓鸥点点头。

    另一个警察说:“我记得五月份来过这里,被人泼了红漆那家美容店,是这儿吧?”

    季晓鸥又点点头。

    头一个警察问:“今儿砸店的那些人,你都认识吗?”

    他朝门外扬扬下巴,季晓鸥看见门口扔了一地铁水管,却看不见一个人。

    她摇头:“我以前从没有见过他们。”

    警察便说:“去派出所做笔录吧。”又看一眼浑身是血的季晓鸥,改口道,“你可以先去医院,完事再来所里。”

    季晓鸥去医院处理完伤口,又赶回派出所做笔录。询问季晓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警察,满脸职业倦怠期的不耐烦,语气相当不善。当他反复追问季晓鸥是否认识那些人时,一直冷静的季晓鸥忽然泪如雨下,哭得无法抑制。

    当一切都结束之后,后怕才上来,那天警察帮她做的笔录到此为止,再也问不出一个字。季晓鸥一直在哭,警察被她哭得心都碎了,只好开车送她回店里。

    店里黑着灯,姑娘们都离开了,卷帘门没有拉下来,店门上挂着一把徒具其表的链子锁——店门玻璃尽碎,只剩下一个框架,这把锁突兀地挂在那里,益发显得凄惨。

    季晓鸥摸索到开关,打开了顶灯。在下午的浩劫中灯罩也碎了一个,雪亮的灯光无遮无掩倾泻下来,她看见自己覆盖在开关上的右手,手背上的皮肤白得发青,青色的脉络一根根纤毫毕现,指甲修得秃秃的,指关节略显粗大——以前季晓鸥的手不是这样,以前她的手指尖纤细,指甲晶莹粉润,这是几年美容师生活留给她的印记。刚开店的时候,店里只有季晓鸥和小云两个人,她不得不事必躬亲,每天坐在美容凳上十个小时,手指湿淋淋似乎从没有干过,皮肤被泡得死白而多皱,指尖被无数种化妆品添加剂腐蚀过,得了接触性皮炎,一层层蜕皮,痒得钻心,却不能抹药,每天关店时,双臂酸痛得抬不起来,要坐着歇好久才有力气拉下卷帘门回家。

    季晓鸥垂下眼睛不愿再看,关了灯,一个人坐在一屋子黑暗中。门外一辆车驶过,近了,又远了,车灯的光亮透过大门的残骸,暂时地在墙壁上留下一格格白亮的方块,在那些曾经软玉温香的玻璃废墟上一闪而过。她想起很多事。想起在这间房子里,奶奶的慈爱曾给她孤寂的童年增添许多安慰,想起奶奶去世前跟她说:“晓鸥你记着,什么时候都不要轻易绝望,主告诉我们,在指望中要喜乐,在患难中要忍耐。”

    又一辆车过去,一格格亮光里,路边洋槐树的影子被摇到了墙上。但这一回,那些白亮的方块像是永久地驻扎在了墙壁上,带着刺眼的亮度,再也没有挪动半分。

    处于半梦游状态的季晓鸥,惊得身体弹跳一下,立刻坐直。有人竟从门框中钻进店来,踩着满地咔嚓脆响的玻璃碴儿,一步步走近她。

    恐惧让她睁大了眼睛,她却被耀眼的车灯晃得什么也看不见。

    那人走到她面前,蹲下来,手指小心翼翼碰触一下她的脸:“季晓鸥。”

    听到这个声音,季晓鸥只觉一颗心顿时一轻,仿佛失了重量:“严谨?”随即拿手遮住眼睛,“快把车灯灭了,你打这么大的灯干什么?”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晚尤思念茶尤香神豪之绝世少主处处吻被女神骗了结婚后校花的王牌高手第一圣手都市神级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