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40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08:17:0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第*章  10  最毒妇人心

    严谨给季晓鸥发了好几条特别诚恳的短信,求她给自己一个机会郑重道歉。但每条短信都如石沉大海,不见任何回应。他想直接去找季晓鸥,却又怕演变成个早死早托生的场面,假如季晓鸥冷笑一声说她爱的是湛羽,那两人之间刚刚萌生的一点儿感情就彻底了断了。

    湛羽给季晓鸥做的那本纪念册,两人都忘了拿,最后落在严谨手里,没事儿他就翻上两页。发现封底的链接地址之后,他专门登录上去看,季晓鸥的QQ空间已经上锁,博客还在,但不再更新了。她的博客因为文字轻俏调皮,在网上有不少粉丝,不少人留言问她为什么不再更新了,季晓鸥却无片言只语解释她的离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严谨一篇篇浏览着季晓鸥以前的博客。他发现自己非常想念她,想念的程度罪过地超过了以往他对任何一个女友的想念。而且奇怪的是,他的想念不再执着于如何得到她的身体,而是记忆里所有季晓鸥影像的重映:说话的季晓鸥,走路的季晓鸥,一俯首一仰头的季晓鸥……他怀疑自己染上了一种叫作相思的疾病。许多日子过去,秋去冬来,他的病却不见丝毫减轻,反而渐渐积攒出一块时时让他感觉堵心的奇怪东西。以至于季晓鸥终于打来电话的时候,期待已久的对话显得过于疲软,一点儿都不像戏剧的高潮。

    季晓鸥的声音很淡定,“严谨,你有时间吗?有时间就来我店里一趟。”

    “有什么事要帮忙?”严谨不敢造次,回答得字斟句酌。

    “您太客气了,哪儿敢劳您大驾?”季晓鸥在电话里轻笑一声,但笑声听上去并不愉快,特别假,“不过要麻烦您,把您女友领回去。”

    “女友?”严谨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哪一个?”

    就听见季晓鸥似在询问旁边什么人:“抱歉,请问您贵姓?哦,免贵姓沈,行,我告诉他,来的时候路过凯宾斯基,给您带块起司蛋糕……”

    严谨实在听不下去,对着手机怒喝一声:“你让她在那儿等着,千万等我过去。”

    沈开颜是晚上快打烊的时候摸到“似水流年”的。刚过立冬,她已经披上一件灰蓝色的皮草,头上戴一个类似八七年《红楼梦》里王熙凤佩戴的那种貂皮昭君套,臂弯里挎着一个粉色的PRADA包,妆色明艳,极其时尚。季晓鸥向来有面盲症,只觉这漂亮女孩十分面善,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倒是沈开颜提醒她:“我是严谨的女朋友,我们在严谨家见过面。你是季晓鸥吧?”

    季晓鸥这才想起八月下旬的那次会面。她马上警惕起来,站起身就往店外走:“我是。怎么着?”她真怕刚装修好的店面再一次遭受无妄之灾。

    沈开颜跟着她往外走:“您别误会。我来就是想和您谈谈严谨的事。”

    季晓鸥在店外站定,抱起双臂抵御室外的西北风,不耐烦地回应:“我跟他又不熟,他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沈开颜上上下下打量季晓鸥,把她的平底便鞋、运动裤以及厚厚的运动夹克都看在眼里,然后问:“你觉得他爱你吗?”

    “谁?”季晓鸥磕巴一下,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反问:“你觉得呢?”

    沈开颜说:“他不会的。怎么会呢?他一直都喜欢精致时髦的年轻女孩。”重音重重落在“年轻”两个字上。

    季晓鸥简直被气笑了:“是是是,年轻好年轻真好。换我也必须得爱上您这样年轻美貌的。”

    看来沈开颜并不是真正的刻薄人儿,见季晓鸥五官都移了位,也知道自己过分,赶紧解释:“对不起我不是贬低您。只是真心觉得您和他不合适。他那人是出了名儿的博爱和大方,对谁都不好意思太吝啬,老有姑娘误会他对自个儿有意思,感情游戏过于投入了,最后让自个儿伤心。您说这值得吗?我知道您是明白人,可好多姑娘就是不明白这理儿,明知是火坑还要乌泱乌泱往里扑,我是真看不过眼。尤其您这样的,有知识有文化,要找男的什么样的找不到,干吗非要蹚这浑水?”

    一番话听得季晓鸥风中凌乱:“怎么个意思?我没太明白。您是替自己不值呢还是为我抱不平呢?”

    沈开颜道:“当然是为您。”

    季晓鸥便说:“哦,那我就明白了。照你刚才说的,我没你年轻好看,他不会喜欢我,我知书达理,也不会喜欢他,这么着不正合了你的意,那你专门跑这一趟到底是为什么?”

    沈开颜一下被季晓鸥绕糊涂了,扑闪着刷得很夸张的长睫毛,拼命回忆方才自己说过的话是否和季晓鸥的总结合辙押韵。

    季晓鸥转身就把脸沉下来,从手机里找出严谨的电话打过去。

    等严谨驱车赶到,沈季二人已恳谈完毕。店里没有客人,美容师也都下班了,只有季晓鸥板着脸坐在前台整理客户的资料,貌似目不斜视,其实不时拿眼角的余光扫视着沈开颜。

    沈开颜斜倚在门口的长沙发上,一边喝花草茶一边翻杂志,光一个简单的姿势就仪态万千,胜过千言万语。

    严谨拉开大门,直接冲到沈开颜面前,攥住她细细的手腕:“疯了吧你,跟我走!”

    沈开颜剧烈挣扎,一边挣扎一边尖叫:“我没疯!我很正常!你放开我!”

    季晓鸥看不过眼,放下资料过来:“干什么呢干什么呢?我这儿还做不做生意了?要家暴回家去,要打情骂俏也请回家去!”

    季晓鸥一发话,严谨的气势就泄了一半,他松开手,问沈开颜:“咱俩早就说好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老这么闹,你觉得有意思吗?啊?”

    沈开颜说:“有意思!当然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不能让你太好过了。你想要就要,想蹬就蹬,你凭什么呀?还问我有没有意思,亏你说得出口!”

    严谨彻底失了锐气,偌大的个子屈尊蹲在沈开颜面前,好言好语地商量:“开颜,你看啊,咱得讲道理是不是?当初说好的,为了你的前途咱们分手,这都过去大半年了,再秋后算账恐怕不太好吧?你遇到什么难事跟我说,你需要什么也可以跟我说,就是别这么闹,好不好?”

    沈开颜开始擦眼泪,一把一把恶狠狠的:“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你!”然后流着泪说:“只有你才能让我重新相信爱情。爱情,你懂吗?生命是一场幻觉,爱情是其中唯一的亮色。”

    听得季晓鸥不由得都伤了心,顺手递纸巾给她:“就是,现今这世道纯洁的爱情多难碰上啊!哪个男的这么不开眼不知道珍惜?”

    严谨回头瞪着季晓鸥:“你甭起哄给我添乱成吗?”又转脸问沈开颜:“你最近拍什么戏?还没出戏呢吧?这一出一出的台词都谁写的?怎么听着那么恶心啊?”

    沈开颜哭着说:“你以前不是特喜欢我这么说话吗?你说我这样才让你觉得有文化上档次?”

    严谨道歉:“我错了。现在我改还来得及吗?”

    季晓鸥为忍笑忍到脸都绿了,赶紧走开假装咳嗽,才喘上一口气。

    沈开颜哭了一会儿,到底让严谨半搂半抱给撮弄走了。季晓鸥看看时间都快十一点了,摔摔打打地开始收拾桌面准备睡觉。这些天跟赵亚敏因为相亲的事吵架,她假装离家出走,已经在店里住了好几天了。正要关灯锁门,严谨突然又推门进来。

    季晓鸥看他一眼,没有出声,从后边一路“啪啪”按熄顶灯的开关,最后只剩下大门前一盏五瓦的小吸顶灯。拉着门把手,她向严谨做了一个请出去的手势。

    严谨才不理她那套,两手插在裤兜里斜靠在门框上,两脚交叉,是个时尚杂志里经常出现的最骚包的POSE。他清清嗓子说:“对不起。”

    季晓鸥马上摔下脸,冷笑道:“麻烦您收回,我受不起。原来我这儿谁都能来,来了还能当面羞辱我,把我当什么人?”

    严谨无话可说,只得三个字:“对不起!”

    “走开,别碍我事儿。你除了对不起还能说点儿别的吗?”

    “能。”严谨一脸沉痛,脑子里所有能用来自我糟践的词都蹦出来,“我交友不慎,小肚鸡肠,鼠目寸光,道貌岸然,厚颜无耻,罪该万死!您看这检查做得还行吗?”

    季晓鸥低头咬住嘴唇,脸上绷紧的线条放松了点儿,“还有呢?你做的错事就这一件吗?”

    “还有?”严谨挠挠头,“哦,我为你生日那天的事道歉,我尤其不该当着你的面打人。不过你也扇了我一嘴巴,咱俩这就扯平了好不好?”

    “放屁!不当我面你就该打人了?湛羽再犯浑,他也是个孩子。你跟一孩子动手,不觉得丢人吗?”

    严谨讪笑:“也就你把他当一孩子。你见过打扮那么妖的孩子吗?干吗呀,不就为了勾引你吗?我怕你吃亏懂不懂?”

    “怎么什么话一到你嘴里就那么难听呢?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错误?只要他以后改邪归正,自强不息,又碍着你什么了?”

    “哟哟哟,瞧您,还自强不息呢,整得跟人张海迪似的,你怎么不说他身坚志残呢?”

    季晓鸥瞪着他,连带一点儿鄙夷:“张姐姐那是身残志坚,谢谢啊!”

    见季晓鸥只顾斗嘴,暂时忘了撵他出去这回事,严谨趁机脱下外套,一屁股歪进门口的沙发,“我瞅他就是身残志残又怎么地!”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都市神级奶爸处处吻被女神骗了结婚后第一圣手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晚尤思念茶尤香凌天医婿归来校花的王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