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46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09:00:0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湛羽蓦地停下脚步,转身正对着她:“你这人怎么这么爱管闲事儿?我借行不行啊?”

    季晓鸥也站住,寸步不让地回敬:“我就要管闲事儿,你能怎么着啊?借?我还不知道你?你找谁借去?你要真能借来钱,也不至于做那种事去!”

    湛羽瞪着她,胸口起伏不定,两片棱角分明的薄嘴唇动了又动,季晓鸥吸口气,预备迎接他更加刻薄的话语,他却垂下睫毛,转身跑了。

    “湛羽——”季晓鸥拔腿要追,但一夜无眠,再加上未吃早饭,眼前忽然金星乱冒,差点儿栽在地上,等她扶着墙站稳,湛羽早就跑得没影了。

    他这一走,就再没露面。

    上午九点多李美琴醒过来,提起昨夜的遭遇一脸茫然。她只记得自己去厨房烧水,一不小心绊在天然气的胶皮管上,那一刻双腿完全不听使唤,一下子摔在地上,后来的记忆就几乎断片儿了,连给季晓鸥打电话求救的事都记不太清了。但她却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先给儿子打电话,儿子的手机却关机。她问季晓鸥:“小羽哪儿去了?这孩子最近天天神龙见首不见尾,手机时开时关,到底在忙什么呢?还没毕业他们公司就这么重用他,别把孩子累坏喽。”

    她嘴里虽然在埋怨,却完全是言若有憾心实喜之。每次提到湛羽,她的脸上都会蒙上一层奇特的光亮。而季晓鸥每次见到这种母爱的光晕,都会感觉心理压力巨大,生怕自己哪天控制不住会把真相和盘托出。

    十点钟医院打扫卫生,陪护的人都被撵出病房。坐在住院部的楼下,季晓鸥收到湛羽一条短信:我三天后回来交钱。这几天麻烦你照顾我妈,以往种种不敬,姐,请原谅。

    季晓鸥走到楼下的小卖部,买了面包和冰红茶充作早餐。那面包不知放了多久,棉絮一样。她把一块早已过了保质期的面包放在嘴里,机械地嚼了很久,还是决定给湛羽回个电话,她想跟他说,如果借不到钱,手术押金她可以帮着解决一部分,让他别太着急。

    但她没想到,湛羽的手机,居然又关机了!而且一关就是几天。

    因为美容店离不开人,季晓鸥不能全天都待在医院,她找到一个不错的护工,又在医院食堂办了张饭卡,往卡里充了几百块钱交给护工,让她按照医嘱给李美琴买饭。她自己则每天下午到医院探视一次。

    李美琴头部的外伤恢复得很好,看样子也没留什么后遗症。只等着湛羽回来再商量是否立刻进行股骨关节手术。

    但三天后,湛羽并未如约出现在医院。季晓鸥发出的短信也如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儿回声。

    第四天,主治医师问季晓鸥,是打算安排李美琴出院继续保守治疗呢还是进行手术准备?季晓鸥十分为难,湛羽音信杳然,她懂得再多,就算知道手术已不可避免,也不能越俎代庖代替亲属拍板做决定。

    拖到第六天,院方已十分不高兴,发出最后通牒,再不做手术就马上出院,外面多的是排队等病床的患者。医生说不做手术也行,但股骨持续塌陷,一旦失去手术的机会,以后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季晓鸥知道这家医院的骨外科床位有多紧张,一旦出院再想进来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她赶紧赔笑说她都懂,但患者家属还在外地筹钱,暂时联系不上,请医院再宽限两天。事已至此,既然联系不上湛羽,她只能试着跟李美琴商量。由于一个人单独在家这么多年,再加上疾病的影响,李美琴的思维方式早已脱离现实,变得非常直线非常自我。她当然同意手术,但季晓鸥问及手术费用时,她不假思索地回答:“你不是说北京市政府可以报销吗?肯定选最好的进口的呀。”

    季晓鸥苦笑。原来她编造了几个月的谎话,竟在这里等着她。选择这时候说明真相,真不是一个太好的时机,真相对李美琴来说恐怕太残忍了。而且如此一来,她连湛羽的行踪都不能再提了。

    季晓鸥在一筹莫展中又想起向上帝祈祷,请求上帝给她一个启示,“神啊,唯你知道我心所愿,我将一切交托给你。求你赐我智慧与能力,让我知道该如何选择,才能帮助那些需要得到安慰的人。”

    祈祷完毕,她闭着眼睛翻开《圣经》,恰好翻到《箴言》篇,看到这样一段话,“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辞,就当向那应得的人施行。你那里若有现成的,不可对邻舍说:‘去吧!明天再来,我必给你。’”

    她被自己编造的谎言逼到了墙角,上帝又给她如此的启示,季晓鸥只好一咬牙,硬着头皮想办法去筹款了。

    整理一下这几个月的利润和花费,季晓鸥发现她只有三万多的余款可以调用。剩下的四万,只能去借父亲的私房钱。

    晚上回家,她避开赵亚敏,躲在书房里跟父亲软磨硬泡。季兆林对女儿一向迁就,虽然对她正在做的所谓善事不以为然,最终还是把两张存折交给她。这是他瞒着妻子攒下的一部分稿费,正好四万。季晓鸥接过存折,高兴得搂着他脖子在脑门亲了一下,倒惹得他十分伤感,想起女儿长到二十八岁,和他如此亲热的场景,屈指可数。不过季晓鸥没打算白用这笔钱,她给父亲写了一张借条,约定六个月内还清,按银行现行的利息结算。

    翌日从银行取出钱,季晓鸥匆匆赶到医院,正要往李美琴的账户里入账,收银员忽然哎了一声,说账户里昨天已经进了十万块钱,足够手术押金了呀。

    季晓鸥吃一惊,以为是湛羽回来了,连忙问是谁存进去的。可能因为金额巨大,或者昨天交钱的人不多,收银员居然还记得,她说:“一个男的,个儿挺高的,皮肤挺黑的,长得挺帅的。”

    季晓鸥哑然,符合这许多条件的,只有一个人。

    她默默地走到一边,从手机里调出严谨的号码。电话通了,她劈头第一句就问:“你往湛羽妈的账户里打那么多钱是什么意思?”

    严谨愣了一下才回答:“那是我跟湛羽的事,男人之间的事,你就甭管了。”

    “你有那么好心吗?”季晓鸥觉得这事说不出的诡异,“喂,严谨,你不会有什么坏心眼儿吧?”

    “我对他能有什么坏心眼儿啊亲妹妹?你什么时候能彻底放下戒心无条件相信我?”严谨很不高兴,恨不能隔空咬她一口。

    “你做过的事得能让人相信啊大哥。说实话,是不是湛羽找你借钱了?是不是他答应你做什么事了?”说到这里,季晓鸥简直被自己的想象给吓到了,声调忽然提高,“严谨,你说过兔子不吃窝边草的!他已经够可怜了,你甭再祸害他!”

    严谨沉默片刻,然后问:“季晓鸥,在你眼里,我的形象就那么坏吗?”

    “这不是形象的问题。像湛羽那样的男孩,你……你对他有看法,这事儿我能理解,完全理解。可你不能乘人之危。”

    “算了。”严谨叹口气,“有时间你出来一趟,我带你去个地方,把一切都告诉你。”

    严谨带她去的地方,很远,距离北京一百多公里,在天津的塘沽港。

    严谨被他妈圈在家里养了一个多月的伤,既不能开车也不能远行,早就憋得五内俱焚。此番重新摸到路虎的方向盘,像见到老朋友,一路上把车开得飞一样轻快。季晓鸥警惕性还是挺高的,从东三环拐上京津塘高速,她就发觉不对劲,开始叫停:“停车停车!你准备上哪儿去?”

    严谨一字一顿地说:“天、津、塘、沽。”

    季晓鸥差点儿疯了:“什么?你带我去天津去塘沽干什么?”

    “你不要那么激动好吗?坐好!放心,我不会拐卖你。”

    “那你想干什么?灭口?那你也得选一月黑风高之地方便你杀人埋尸啊?”

    严谨猛地一拍方向盘:“季晓鸥,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他对季晓鸥还从来没有如此不客气过,冷不丁响起的喇叭声,吓得她一哆嗦,立刻闭了嘴。等缓过神来发觉自己早已失了夺人的气势,赌气一路上没跟他说一个字。

    十二月的天黑得早,他们到达塘沽时,还不到晚上六点,但天已全黑,塘沽港正华灯齐放。远远地,季晓鸥看到那只灯火辉煌如同水晶宫一般矗立在海河外滩上的邮轮,顶层闪耀着醒目的“三分之一”四个字,整个船舱被笼罩在一片璀璨的光海中,她的震惊更甚于第一次看到“有间咖啡厅”的时候。

    然而更让她吃惊的还在后面。当她跟着严谨踏上舷梯,走入人声鼎沸的大厅时,那些穿梭在大厅里的领位员以及负责点菜、传菜的服务生,清一色身着黑色高领衫和黑色西装,或清秀或英俊或风流,花色品种齐全,简直让她眼花缭乱,仿佛落入了男色的盘丝洞。

    季晓鸥双脚钉在不锈钢的楼梯上,半天没有迈步。恰好一个别着胸牌的楼面经理走过来,招呼严谨:“哟,老板来了!这回时间隔得可真长。”

    老板两个字如同一道闪电劈过季晓鸥的头顶,瞬间让她打了个冷战。她几步追上严谨:“喂,问你一个问题!”

    严谨替她问了:“我是不是开鸭店的鸭公?”

    “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

    “每一个第一次跟我来这儿的女人,都会问同样的问题。”

    季晓鸥着急地追问:“那你的答案呢?你是吗?”

    严谨忍不住乐了。原本他已经走到二层的甲板上,正准备伸手去推一个包间的门,此刻倒不那么着急进去了。他转过身,手撑着门框,居高临下地望着还站在舷梯上的季晓鸥,他问:“这问题的答案对你有多大影响?”

    季晓鸥答得毫不含糊:“你要敢说是,我现在就敢向公安局举报你,你要说不是,我就明白了您老人家的性取向的确有问题。”

    她话音未落,严谨身后的包间门打开了,有人走出来,哈哈大笑:“严子,你看你看,我没冤枉你吧?咱的眼神儿有时候还是和人民群众保持一致的。”

    季晓鸥抬起头,就看见一张圆圆的大阿福一样的脸,从严谨的肩膀上方露出来。他的声音圆润明朗,比他的模样更具有辨识度,就是上回跟严谨在派出所门外一起等她的那个“许胖子”。

    “许胖子”的身后,还跟着一人,白色细蓝条纹的衬衣衬得人更斯文细致,笑容很淡,却看上去温暖可靠。这人看上去眼熟,但辨认他让季晓鸥费了点儿工夫。因为第一次见他时,他带着一副黑框的时款眼镜,这回什么也没戴,可是他那种温润的气质,却令人一见难忘。

    严谨将一头雾水的季晓鸥拉进包间,一一给她介绍:“这是胖子,大名许志群,你见过的。”

    和许志群的相识起源于他的帮忙,季晓鸥感激他,乖巧地叫了一声“许哥”。

    严谨又说:“这是程小幺。”

    季晓鸥睁大了眼睛没有回应,自是诧异如此文质彬彬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有一个如此市井化的名字?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校花的王牌高手都市神级奶爸第一圣手晚尤思念茶尤香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被女神骗了结婚后处处吻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凌天医婿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