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63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09: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当这名武警事后回忆起这一刻,他那片刻的犹豫,只是因为觉得严谨脸生,但严谨端正的身姿与从容的态度,完全没有让他将眼前的陌生人与犯罪嫌疑人联系起来。瞬间错误的判断,令他做出错误的决定,伸出手指按下了电动门的按钮。

    眼见自由就在前面不远处挥手,严谨却拼命按捺住撒腿就跑的欲望,甚至没有忘记再次朝对方笑了笑,施施然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直到确认武警再看不到他的身影,才迈开两条长腿,越走越快,将这个关了他两个多月的地方,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凭着身上的警服和一个执行任务的借口,一辆出租车免费将严谨送入市区最繁华的国贸地区。看守所一旦发现他的失踪,搜查重点肯定会放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和机场这些地方。因为按照一般人的行为逻辑,一定会赶紧逃出北京,但他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恐怕没有人会想到,一个逃犯会有勇气出现在市区最热闹的地方。

    然而站在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他终于感觉到了无所适从的茫然。

    此刻他身无长物,唯一的财产就是顺手牵羊得来的几个硬币,加起来不会超过三块钱。此刻他急需换掉身上这套惹人注目的警服,好好吃顿饭,再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能睡几个小时,才能规划下一步的行动。

    可是他无处可去。这个他生于此地长于此地的熟悉城市,第一次对他露出陌生的嘴脸。

    他在北京城的朋友曾经很多,但他无法确认谁更可靠,他不能冒险挑这个时候去检验人心。唯一能够完全信任的,只有父母和“发小儿”程睿敏。可父母家是绝对不能回去不能联系的地方,这会儿说不准已经满布便衣。他来国贸,就是想去程睿敏的公司,但尚未迈入写字楼的大门,便看见旋转门顶部的监控镜头。他立刻出了一身冷汗,从台阶上迅速退下来,一直退入繁华的街道,退入拥挤的人群。

    他的人脉与社交圈子,专案组肯定早已调查得清清楚楚。在这些社会关系当中,程睿敏一定首当其冲。假如有一天他被捕,这里的监控画面就会是程睿敏包庇逃犯的铁证,他不能害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他站在路边广告牌的阴影里,一辆辆的公交车喷着尾气从他身边擦过,他站了很久,还是没有决定先去哪里。能够逃出看守所,是一个绝对的意外。除了寻找冯卫星和刘伟这个执着的念头,他还没有来得及想将来。他不怕别的,最怕的就是把心里的方向走乱。

    那第三个突然在他心头冒出的名字,是季晓鸥。

    在看守所的两个多月,每个失眠的漫漫长夜,他都会想起她。被捕前他从未带她出现在朋友圈里,见过季晓鸥的,除了严慎,便只有许志群和程睿敏两人。他能确认这三人绝不会出卖他,但他不能确认公安局是否知道季晓鸥的存在,他也不能确认季晓鸥能否接受他目前的处境,他能够确认的只有一件事:在去京郊的别墅寻找冯卫星之前,他一定要去见见他一直惦记着的姑娘。不管将来如何,有句话,现在他一定要面对面亲自告诉她。

    那天下午,季晓鸥无缘无故感觉烦躁,背后毛刺刺地发痒,总是一身一身出冷汗。她想起以前,每回她这样莫名其妙焦虑的时候,总会有大事发生,于是她就更加烦躁了。头顶上仿佛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要随时防备它落下来。

    可是直到晚上十点关店,那把剑还是晃晃悠悠悬在那里,一点儿也没有落下来的意思。像往常一样,美容师们先走,季晓鸥断后,当她检查完水电气暖,关了灯,正要锁门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白天收到的快递还放在北屋的床上,又开灯回去。要带回家的东西很多,她找出一个塑料袋,刚撑开袋口,蓦地听到窗户上传来“笃笃笃”几声叩击。

    北面原是正门的方向,一层的窗户正对着小区内的道路,常年挂着百叶窗。季晓鸥看不到窗外的情况,以为是淘气的孩子,便未加理会,但是玻璃上又“笃笃笃”响了几声。她直起身,走到窗前没好气地问:“干什么?谁这么淘气呀?”

    窗外却没有人应声。

    她摇摇头,将所有东西塞进塑料袋,正要离开,耳边忽然传来连续不断的“啪啪”声,像是石头子儿砸在窗玻璃上的声音。

    这下季晓鸥生气了,她扔下袋子,拧开屋门冲到单元门外,一边嚷嚷:“谁扔的?你给我站住!看我不把你屁股揍成八瓣儿!”

    门外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儿,唯有头顶一轮清冷的明月,风吹动尚未萌出新叶的树枝,将纷乱的影子投在她的脚下。

    她站了一会儿,嘀咕一句:“真见鬼!”然后嘟嘟囔囔往回走,手指刚触到自己家防盗门冰冷的铁皮,冷不防有人从身后搂住她,坚实的手臂如同铁箍一样勒住她的腰身。她张嘴想喊,嘴却被严严实实捂住了。

    第*章  16  我一直相信你

    季晓鸥被捂着嘴推进室内,防盗门在她身后沉重地关上了。那一瞬间她眼前一黑,心中低呼一声:完了,入室抢劫!刹那间脑海中飞过无数惨烈的案例,惊魂失魄之余,她居然还有余暇想到,保险箱里今天收的四千多流水,连同钱包里的几百元钱,干脆都给了劫匪吧,但求上帝保佑,他只劫财不劫色,更不会伤害无辜。

    就在她拼命平缓呼吸,打算采取合作姿势的时候,腰间的力量忽然松了,有柔软而粗糙的东西触到她的耳朵,滚烫的气息喷在她的耳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说:“别怕,是我!”

    她的脖颈一下僵硬了。过分的惊吓之后,突然的放松让她腿一软,差点儿栽在地上。她想回过头去,却根本无法动弹。好久,她的双眼才开始重新聚焦,在他手臂的环抱中慢慢转过身,和他面对面站着。

    两人距离太近,他几日未剃的胡楂儿刺到她的脸,下巴与她头发摩擦的声音像风扫过野草。她闻到一股味道,但不再是剃须水、硼酸皂和淡淡烟草混合后的味道,而是一种混浊的气味,只有在春运时的火车站售票大厅里才能闻到,无数人的体臭、久未清洗的衣物、不新鲜的食物,以及发霉的行李混合而成的复杂气味。

    她下意识地将头向后仰了仰,以避开那种气味的冲击。这个不易察觉的动作却让她看清了眼前人的一身警服,以及他因失水而干裂的双唇。

    她又向后退了一步。这个带着逃避意味的身体语言,对方理解了,松开搂在她腰间的手臂。他自始至终没有说话,他在等她的反应,他沉默的等待比那种复杂的气味对她的压迫力更大。

    季晓鸥愣了片刻,终于重新上前,紧紧抱住他。

    “严谨,你……你出来了?”她的声音微弱,带着一丝犹豫,仿佛在确认自己是否身处梦境。

    严谨低下头。两只手臂一直松松地垂着,并未回应她的拥抱。门厅的灯十分明亮,他看到她后脖颈的发际处一颗茸乎乎的痣。她的脖颈很白,它就显得特别黑,特别醒目,一直茸乎到他的心里去了。他闻到了她头发上洗发液的清香,他多想告诉她,是的,我出来了,无罪释放。可他最终能做的,只是掰开她的双手,将她推离自己的身体。

    “不是。”他终于开口,一点儿都不打算骗她,如实相告,“我是逃出来的,从看守所逃出来的。”

    季晓鸥如同被火烫着一样,一下子跳开了。她瞪着严谨,大眼睛睁得溜圆,严谨也看着她,两人都没有说话。室内一片寂静。似乎刚落了一个炸弹,轰隆一声炸完了,现在就是一团浓重的烟尘在空中凝聚,四周正形成一个听觉真空。然后硝烟散了,被炸晕的那个人清醒过来,她强笑:“你哄我玩儿呢吧?你逗我呢是吧?”

    严谨摇摇头:“我认真的。”

    “为什么?”季晓鸥的声音一下提高了,“你不是专门让严慎告诉我,你没有杀湛羽吗?没有杀人,你为什么要逃出来?”

    其实从看清严谨第一眼起,无数过于狼狈的细节就已经在她脑中敲醒警钟,严谨的话不过验证了她最不愿意面对的猜测。但这一刻她并没有想起自身的处境,而是想起了与严慎的那场谈话,想起自己这两个月来反复辗转的一个问题——她既怕得到真实答案,又极其想得到真实答案的一个问题:他究竟有没有杀湛羽?

    “嘘,小声点儿!”严谨抬起手,轻轻碰了碰她的嘴唇,“你见过严慎了?”

    “对,她找过我。”

    “那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季晓鸥依然盯着他的眼睛,声音有点儿发抖:“我相信你,一直都相信你!可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从看守所逃出来?你这么做……这么做……还怎么让我相信你?”

    她的话让严谨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心脏像坠着沉重的铅块,瞬间向下沉了沉,下坠的力量牵扯得五脏六腑都有些疼痛。

    “过来,让我搂搂。”他的手伸过来,季晓鸥肩一让,躲开了,严谨的手落空,无着无落地悬在半空中。“怎么啦?我搂搂都不行?”他笑起来,只翘着一边嘴角,像在嘲讽着一切,包括他自己,“我搂搂我喜欢的妞儿都不行了?”

    季晓鸥的神情却十分紧张:“你是被无罪释放的,你真的在骗我玩儿对吗?”

    “你别怕,我不会连累你。”严谨将双手插进裤兜,脸上还在笑,笑得像一个纯粹的二流子,“我进来之前,已经看过周围了,没有任何便衣和暗哨,看来警察还没有注意到你。我以前是侦察兵出身,这点儿眼力见儿还有,你放心。”

    “我不怕你连累!”季晓鸥一下急了,“我是说你疯了吗?既然没有杀人,你为什么还要逃出来?为什么?”

    “我要是告诉你,跑出来就是为了面对面跟你说一句,我没有杀湛羽。你会不会觉得我像个傻×啊?”

    季晓鸥仰脸望着他,望着这个曾在她心里交织过猎奇与现实、诱惑与探险的男人,像望着午夜一个荒谬的梦境。她希望这个荒谬的梦境不要再继续,她得设法摆脱这让她在两个多月不可自拔的困境中挣扎的原因。

    于是她回答:“我一直都愿意相信你,相信你是清白的。但你首先得说服我,你没有杀人为什么警察会怀疑你?没有杀人又为什么要逃出来?”

    严谨看了她一会儿。是的,这才是真实的季晓鸥,从开始就这样,她谁都肯相信,就是吝啬地不肯给他最基本的信任。深藏在心中的热流,瞬间变成一股冰冷顺着后脑勺,沿着脊椎骨钻下去。他认命地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朝北屋抬抬下巴,“我能进去坐着说说话吗?”

    季晓鸥犹豫了一下,终于垂下眼睛退后一步,让出门前狭窄的通道。

    严谨走进去,一屁股坐在她的小床上,摘下帽子扔到旁边电脑桌上,然后叹口气:“这么长时间没见面,我又大老远地来,连杯茶都没有吗?以前我没觉得你这么不懂事呀?”

    季晓鸥的目光落在他干裂的嘴唇上。房间太小,严谨一走进来,那股复杂的气味愈加明显,夹带着尚未散尽的室外寒气,携持着她不熟悉的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阴冷。她情不自禁深喘了一口气,似乎在定神,但两眼却十分茫然,一举一动都没了谱。

    严谨看着她转身走出房门,听到她动作很大地拉开饮水机的柜门,然后是汩汩的流水声,那声音一直在响,一直在响,忽然季晓鸥一声尖叫,像是甩掉了什么东西。接着是她冲进厨房,拧开水龙头哗啦啦放水的声音。

    严谨想站起来看看,但他从踏进这个房门的第一步起,扑面而来的热气就抽走了他最后一丝力气,浑身轻飘飘地像踩在棉花堆里。神经紧绷了一天,一旦放松,身体更是不遗余力地拖他后腿,眩晕得像当年第一次平衡训练时从高速旋转的转轮上摔下来,眼前的一切都似乎漂浮在水里,摇摇晃晃没有一处可以着力的地方。而且色调越来越暗,越来越黑,终于沉入一片无边的黑暗。

    季晓鸥将手浸在冰冷的凉水中冲了好久,手背上还是泛起几片粉红,那是开水烫过的痕迹。她刚才过于心不在焉,错将饮水机开水键当成了温水键,溢出杯口的开水漫过手背,一阵剧痛方让她清醒过来。

    她冲了好久,借机平缓一下纷乱的心境,这才有了重新回去的勇气。她关上水龙头,回厅里重新倒了一杯温水。正要往后面走,想了想又定住脚步,打开隐蔽处的保险箱,将里面的几千块钱取出来,放进一个信封里。

    等她回到北屋,却发现严谨四仰八叉躺在床上,脸歪向里侧。床太短,搁不下他两条长腿,所以他的腿就软绵绵地垂落在床边。

    她走过去,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叫了一声:“严谨?”他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她用力推推他:“严谨,醒醒!”他还是一动不动。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都市神级奶爸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校花的王牌高手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晚尤思念茶尤香神豪之绝世少主第一圣手处处吻被女神骗了结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