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64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09: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季晓鸥皱起眉头,侧过身去看他的脸,却见他双眼紧闭,呼吸粗重,竟是一副人事不省的样子。她吓了一跳,知道情况不对,伸手碰碰他的额头,果然滚烫,像触到一块刚从灰堆里扒出来的火炭,连喷在她手背上的呼吸都是炽热的。

    季晓鸥耳边嗡一声响,双腿顿时失了力气,一跤跌坐在床板上。这一刻她已经意识到,她以为可以轻易解决的事情正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飞奔。屋内十分安静,除了厨房水龙头没有关严的滴答声,就是严谨过于急促的呼吸声。她傻坐了半天,呆呆地看着他的脸。彼此认识一年了,她从没有过这样的机会细细端详他脸部的每一根线条。在雪亮的日光灯下,那张脸上的细节既熟悉又陌生,眼睛下面两个黑圈,疲惫得像刚刚穿行过百里大漠,下巴腮帮处几天未剃的胡子,则肆无忌惮地生长,如同夏日雨后的荒野。她的心尖处仿佛过电似的倏然一颤,全身的神经都因为心疼抽缩了片刻。而经历了从惊吓到恐惧再到心疼之后,她心中的是非黑白便完全被抛之脑后了。

    她在寂静中坐了很久,满脑子都是严谨被捕前两人在雪地里激吻后最后的对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就这样呆坐了半个多小时。严谨终于动了动,她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眼睛都不敢眨了,他却翻个身又睡过去,头颈揉来揉去也没找到舒适的位置,双肩拢得紧紧的,一副不胜寒冷的瑟缩状。

    季晓鸥俯下身,拍打着他的脸颊,轻声唤他的名字:“严谨,严谨?听得到我说话吗?你醒醒,脱了衣服再睡,我实在搬不动你!”

    严谨的睫毛颤动了几下,似是努力要睁开眼睛,却没有实现。

    季晓鸥只好自己动手,吃力地抱起他的上身给他脖子底下塞了个枕头,再将两条腿抬到床上放平,轻轻脱掉他的皮鞋。她看到后脚踝处几个被磨穿的大血泡,渗出的血水将新暴露的细嫩皮肉和袜子粘在一起,当她小心翼翼将袜子从皮肉粘连处撕下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大口凉气,仿佛那血肉模糊的伤口长在自己的身体上。

    闭上眼睛喘了几口气,她才伸手去解他上衣的纽扣——那件藏蓝色缀着铜纽扣的警察制服,然后她发现除了这件单薄的制服,在室外还是十度以下的气温,她出门还要穿羽绒服的季节,他贴身只穿了一件浅蓝色的制服衬衣,里面连件保暖内衣都没有。穿得如此单薄,难怪他会发烧。

    她费了好大劲才把他一身衣服扒下来,捏着鼻子扔到洗衣机里去。接着从柜子里取出一床厚厚的羽绒被盖在他身上。严谨终于睡得安稳了。

    季晓鸥站在床边,把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东西理了又理,终于理出一个头绪。头脑清楚了,内心也平静下来。她锁上门出去。先到附近的二十四小时药房买了温度计、退烧药与冰敷包。给父母打了个电话,谎称今晚关店晚不方便回家。又给店长小云打个电话,告诉她刚接到的内部消息,这几天行业卫生大检查,暂时关店两天。然后群发短信给最近几天的预约顾客,通知特殊情况暂时闭店,取消一切预约。最后手写了一张“暂停营业”的通知贴在店门上。做完这一切,她才跟自己说:季晓鸥,看来你已经做好了窝藏包庇逃犯的全部准备。

    害怕吗?真的害怕。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特别独立自主的人,但此刻她才明白,那不过是因为之前没有碰上任何大事,知道她无论如何胡闹,总有父母站在她身后,足够替她收拾一切残局。只有这一次,她明白自己必须独自做一个决定,不能和任何人商量,而且只能自己承担后果,再没有人能够帮得上她。

    因为这一次,她可能触犯到的,将是无情的法律。

    最难以决断的时刻,她唯一想到的帮助,还是上帝。季晓鸥双手交叠跪在床前,轻声祈祷。

    当夜严谨烧得很厉害。他平时很少生病,所以病情来势汹汹,似乎将平日作息不规律积攒下的伤害全部释放出来。季晓鸥彻夜守着他,眼睁睁看着体温表上的红线一路上冲,几乎到了四十度。也幸亏她出生在医生世家,知道这只是感染了病毒引起的身体应激性反应,所以还能做到临危不乱,做足降温措施。严谨神志模糊的时候不肯配合吃药,她只能将阿司匹林碾碎了溶在水里,用小勺一点儿一点儿喂进去。昏睡中的严谨将药咽了一半吐了一半,可是残余的药效毕竟发挥了作用,清晨七点多,他的体温终于降到了三十八度。

    严谨醒了。勉强睁开眼睛,眼前陌生的环境让他心神恍惚,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他想抬起手臂,身体却像不属于他自己,就像他曾经历过的无数次的梦魇,沉重得无法移动分毫。他知道梦魇之后灵魂和肉体总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重合,他在等待这个重合,闭上眼睛,将身体留给温暖而安全的一双手。

    那双手正用温热的毛巾擦拭着他的身体,他能清楚地辨别出毛巾的粗糙质感和指间皮肤的柔腻。那双手经过手臂、脖颈,突然停留在他的脸颊上,很久没有动。接着他似乎听到轻轻抽泣的声音。

    严谨没办法再装睡了,他再次睁开眼睛,看到了那双温暖干净的手。指甲修得短短的贴近指尖,没有任何修饰。虽然手指纤长,手背上却仍然带着浅浅的酒窝,会随着手的动作加深或者变浅。

    他的视线向上移,看到季晓鸥脸上的泪和额头的汗。严谨终于抬起手,将手放在她的脸颊上,却不知是该先给她擦汗还是擦泪。季晓鸥只是瞪着他,瞪了好半天,突然像受惊了一样跳起来,转身冲出了房门。

    她冲进卫生间,并且关上了门。为的是不受打扰地好好哭一会儿。这一夜的挣扎和恐惧只有她自己知道,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窗外会突然传来警笛长鸣的声音,担心房门会被荷枪实弹的警察一脚踹开。十多个小时巨大的压力终于被严谨一个简单的动作掘开了发泄的缺口,让她在崩溃中痛哭了一场。

    卫生间朝北的窗户贴着半透明的遮光薄膜,透进来的光使一切东西都带着淡淡的一层白色,包括镜子里的自己。

    她撩起水洗净脸上的泪痕,再抬起头,便从镜子里看到严谨推开门走进来,身上披着她的羽绒服。她扭开脸,不想再看镜子中的两个人,仿佛这样就可以逃避她自己的选择带来的叵测后果。但是她却知道他已经走近了她。

    他站在她身后,不声不响地看着镜子里的她,安静得连呼吸都仿佛屏住了,直到她的视线转回来,同样怔怔地看着镜子里的他。她略微紧张的气息喷在镜面上,形成一片湿润的雾气,她在镜中的形容渐渐模糊,眉眼融化在那层薄薄的水珠后面。

    她不知道自己说了句什么。严谨一听便愣了一下,接着笑了。季晓鸥真心佩服他这无论什么处境下都能笑出来的本事。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她发现自己已转过身面对着他,背后便是卫生间冰凉的墙面。

    严谨双手撑在她身后的墙上,将她圈在自己的双臂中,整个身体前倾着,却没有靠近她,只是这样维持着一个费力的姿势看着她,在离她半尺远的地方。

    季晓鸥的鼻腔又堵成一团,堵得她头晕。但这一次,她决不能让眼泪再掉下来,她咬紧了下唇。

    严谨的目光仿佛越来越重,到底撑不住了,落下来,落在她粘满发丝汗津津的脖子上。慢慢地,又落在她急剧起伏的胸口上。他看到她的恐惧和不知所措,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却有着某种近似破釜沉舟的勇气。

    终于,他的嘴唇贴近了,像朝着乳汁贴近的婴儿的嘴唇。

    季晓鸥闭上眼睛,明白自己完了。方才那句本来就轻飘飘的“你去自首吧”,将会被他这个吻轻易撕得粉碎。

    但是严谨的嘴唇只在她嘴唇上蜻蜓点水般碰触了一下,便离开了。她听到他说:“对不起!”

    季晓鸥屏住呼吸等了几十秒,却再不见任何动静,身前忽然空了,仿佛严谨已经远离。她睁开眼睛,恰看到他低着头,正努力合拢自己那件纤瘦的女式羽绒服,试图遮住裸露的上身,这情景太滑稽了,她再愁肠百结,也憋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干什么?怕我非礼你吗?”

    “你不知道我多希望你能非礼我!”严谨放弃徒劳的努力,勉强用腰带将羽绒服扎在身上,“以前我费了多大劲儿勾引你呀,就希望你能主动非礼我,不过你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我都没见过比你更不解风情的女人!”。

    季晓鸥没料到他沦落到这种地步了还有心思跟她贫嘴,转而想起自己一脚将他踹到医院那一夜,只得头一低脸皮一厚,随他去风凉。

    严谨嘴里贫着,可心里是真不好过,尤其刚才在卫生间外听到季晓鸥压抑的哭声。看看她微微垂下的双眼,他忍不住又把嘴唇凑到她的脸颊上,颇为响亮地亲了一下,然后说:“我得走了,不能再祸害你了。昨天晚上……昨天晚上的事,我会找机会谢你的……”

    季晓鸥苦笑:“你现在知道是在祸害我了?早干什么去了?我告诉你,就算你现在走,也已经迟了。你在我这儿待了整整一夜,我明知你是逃犯,却没有打电话报警,我这么做已经是窝藏包庇罪了你应该懂吧?”

    严谨笑不出来了:“那你还想怎么着啊?”

    “你下一步到底打算怎么办?”

    “我不想跟你说。知道得太多对你并不好。”

    “你是不敢说吧?你我都是同谋犯了,你还怕什么?怕我报警吗?”

    “我还真告诉你,敢来你这儿就不怕你报警。”

    季晓鸥盯着他:“我要真报呢?”

    严谨洒脱地一摊手:“那我认命。”

    “我认命”这三个字重重击中季晓鸥,她低下头:“好吧,那你赶紧走,别等我后悔。”

    严谨说:“甭管我去自首还是干别的,你总得把衣服还给我,我不能出门裸奔吧?”

    他的衣服洗过以后,都还湿淋淋地晾在暖气片上,季晓鸥压根儿没敢晒出去。她摸摸衣兜,将那个装钱的信封掏出来放在他的手心里,然后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旁边的超市买两件衣服。在我回来之前,无论外面有什么动静,你都不要走出这间屋子。”

    “遵命。”严谨对着她敬了个礼:“还要麻烦你,帮我带张神州行的卡。”

    季晓鸥回头看看他,什么也没有说,关上门出去了。

    严谨听着她的脚步声穿过店堂,开关店门的声音,门口风铃的脆响,店门外的卷帘门卷起又放下,随即室内归于一片沉寂,只有北面的小窗,透过厚厚的窗帘传来小区内孩子们隐约的笑语声。

    严谨坐了一会儿,肠胃开始蠕动,再次提醒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进食的事实。他站起身,蹑手蹑脚走到厨房。灶台上有锅白粥,滚烫,似乎刚刚煮好。他等不及晾凉,又轻轻拉开抽屉和冰箱查看。冰箱里存放着各种美容产品,他翻了半天,却只找到几个生鸡蛋。幸好抽屉里还有两包不知何时的方便面,拆开包装便扑出一股年深日久的味道。但味道再不好,也是粮食,两包方便面干嚼完,又去冲了个热水澡,他觉得全身各种器官开始恢复正常的运转秩序,这才打开那个鼓鼓囊囊的信封。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信封里竟是一沓百元面值的人民币,大概四五千的样子。他把那些粉色的纸币捻成扇形,举在眼前看了好久,脸上渐渐浮起一个无奈的笑意。

    最后是墙角的电脑和网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已经很久没有和外界接触了,他渴望得到外面世界的任何消息。他确信季晓鸥会理解他的冒昧,于是在电脑前坐下,打开了主机电源。

    电脑的屏幕上出现了蓝天白云的桌面,他立即访问搜索网页,输入关键词“湛羽案”三个字。搜索结果满满一页,几乎每一个题目都是他的名字和湛羽的名字连在一起。他随便点开几个链接,尚未看明白内容,毫无预兆地,店堂里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他的动作一下顿住。

    电话铃响了一遍又一遍,终于呜咽一声停了。

    严谨轻轻吐出一口气,慢慢地一点点放松身体。刚定神看了几行,外间走廊上朝向小区内部的房门,又被人砰砰砰敲响。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喊:“季晓鸥!季晓鸥!你在屋里吗?晓鸥!晓鸥!你开门!”

    严谨浑身的血液再次凝结,他一动不动地坐着,连呼吸都变得微不可闻。

    男人的喊声和敲门声突然同时中断,接着听到季晓鸥的声音,比她平时说话的音量要大。

    “林海鹏,你发什么神经呢?”

    男人的声音:“你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接手机?”

    “我在超市,乱哄哄的哪儿听得见?你刚喊什么呢?”

    “你今天上网看新闻了吗?你那个男朋友的通缉令看到没?打手机给你你不接,店里电话你也不接,专门请了假过来找你,你店没开,门口那卷帘门又拉着,你说我担心不担心?”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清风拂流云凹凸的时间生存真人秀后她惊艳全球让你代管艺人,怎么全成巨星了被迫联姻后霍少真香了小影后她又奶又萌此刻,华夏由我守护杏花村小战医我想回到十六岁穿书后,夫人她A爆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