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66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09: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季晓鸥跳起来,迅速爬上床挑开窗帘一角,望着他大步疾走的背影,拐过一个路口,消失了,再也看不见了。

    她在黑暗中坐下来,坐了很长时间,房间内每一处细微的响动,都让她心惊肉跳,以为严谨又回来了。回想过去的二十四小时,一切都不像真的,仿佛只是她做过的一个梦,一个细节过于真实的梦。只有床头柜上胡乱堆放的药盒和冷敷包,还有地上一堆拆掉的衣物包装,提醒她严谨曾在这里驻留过的事实。

    她终于低下头,将自己的手机卡放进手机,按下开机键。没过一会儿,短信的提醒一声接一声响起,有预约的顾客咨询何时开店的,有房产中介公司卖房子的,还有一条是她妈妈赵亚敏问她何时回家的。

    季晓鸥给赵亚敏回电话:“明天有卫生检查,今晚我得做准备,明天晚上一定回去。”她需要时间将店里严谨留下的痕迹打扫干净,也需要时间让自己心情平复,不至于在母亲的火眼金睛下露马脚。

    她按照严谨的嘱咐,将他用过的那张手机卡剪碎,扔进马桶冲走。又找出一个大黑垃圾袋,将昨晚药店买来的所有东西都扫进去,加上那些新衣服鞋子的包装,鼓鼓囊囊一大袋。只有那身警服,她对着它犯了一会儿难,最后将上面的警号撕下来剪得粉碎,扔进马桶,衣服帽子也剪碎了,打乱了用几个袋子分别装好。

    提着四五个黑色的垃圾袋,她往小区路边的垃圾筒走过去。迎面碰到楼上的邻居,老太太笑着招呼她:“小季,还没下班呢?”

    她头一低,胡乱应付道:“没下班呢,陈奶奶。”

    沿着马路一直走过去,将手中的塑料袋分别扔进不同的垃圾筒,她才站在路边透出一口气。冷不防一阵狂风吹过,风力强劲到令人站立不稳,她慌忙背转身闭上眼睛。等这阵风过去了,满嘴咯吱作响,竟是吃了一嘴沙子。在时令已过惊蛰之后,北京城尚未迎来春天的回归,却又一次迎来了来自塞外的沙尘。

    严谨走出小区大门。路边停着一辆半旧的挂着河北省牌照的普通本田轿车,冲着他闪了两下大灯。他走过去,拉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车内只有一个司机,也和他一样,戴顶压得低低的棒球帽,亦沉默地凝视着前方,等他坐好关上车门,就一踩油门转入主路。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车子顶着四五级的大风驶上京通高速,后视镜里并无异常,司机才开口说话:“其实护照和签证都是现成的,你真不打算出去避避风头?”

    严谨原本闭着眼睛仰靠在座椅靠背上,听到这里睁开眼睛:“我要真走了,可不就坐实了杀人的罪名吗?我跑了不要紧,老爷子怎么办?我这回进去已经连累到他,再搞一个去家叛国,他不得让他那些多年的对头给活活整死?”

    “可你这么跑出看守所,实际后果也差不多。”

    “一念之差,”严谨望着窗外,苦笑一下,“你明白什么叫一念之差吗?世界上很多事都是一念之差。人有时候钻在牛角尖儿里,没别的路可走,只能拼了命往前钻,等钻出去了,才发现自己之前那点儿坚持,跟个傻×似的。”

    司机叹口气,从后视镜里看着他:“已经这样了,咱就尽量往好处想吧。不过,你真的打算一个人去吗?老冯躲了这么久,不管他是不是为了躲你,都会有防备的。”

    “放心吧,当年一个排的人都抓不到我,老冯那栋小别墅,还不是小意思吗?”

    司机隐藏在帽檐阴影里的脸,终于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小十三,希望这次你也好运。”

    借着夜幕的掩护,本田车在高速上一路飞奔,向京东通州方向疾驶而去。

    第*章  17  好好看着“三分之一”

    京城东部的通惠河岸边,有一处崭新的豪华别墅群。夜晚远远看去,无数棵树龄二十年以上的银杏与毛白杨,环绕着一片鳞次栉比的别墅群。这片别墅占地不少,此时却只有三四户人家亮着灯,风吹过树梢呜呜作响。白天看起来华丽堂皇的西式建筑,夜晚却因人气不聚带着森森的鬼气。

    严谨从墙头跳进院内,借着四五级大风的掩护,落地的动静不会比一两片落叶的声音更响,轻盈到两只看门的德国边牧只是半立起身子,耳朵四处转了转,便又懒洋洋地趴下。而院子正中则是一个位于阳光房内的游泳池,一池碧水波光粼粼,透过玻璃屋顶,将别墅正面的白色石材都映成了浅蓝色。

    冯卫星在游泳池里一圈圈畅游。阳光房内的采暖不是特别好,温度有点儿偏低,人在池子里只能不停地游动以保持体温。他游着游着,忽然感觉到周围似乎有点儿异样,猛地蹿出水面,一边踩着水一边抹去脸上的水渍,然后他看到一个人,一身黑色的衣服,头上也扣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仿佛地底下突然冒出来一般,正蹲在泳池边缘,静静地看着他。

    冯卫星“咕咚”一声沉了下去,慌乱之中竟然连喝了几口水。等他再冒出头,已在十几米外泳池的另一边。他举目四顾,发现原先坐在泳池边的两个保镖不见了,而对面那个黑衣人却依然看着他,只是将帽檐朝上顶了顶,露出原来被阴影覆盖的半张脸,嘴角带着一丝讪笑。

    冯卫星爬出泳池,只穿着一条泳裤站在池边,一时间不知该走过去还是停在原地不动更加安全。阳光房的大门缝隙里挤进一阵凉风,吹得他皮肤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那人终于站起来,拿起沙滩椅上的浴巾,就手卷成一个结实的毛巾卷,拉开投掷的架势直扔了过来。

    毛巾卷越过泳池,不偏不倚正好砸进他的怀里。冯卫星展开浴巾披在肩上,苦笑一下。他毕竟是道上混过的人,明白何谓倒人不倒架,尤其是看到两个保镖原来都趴在那人脚边,一动不动生死不明,瞬间出了一身冷汗。抱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决心,他朝着那人走了过去。

    “严子,”他站在严谨面前,虽强作镇定,脸上仍有掩饰不住的不安与恐惧,“你要来便来,这是做什么?哥哥年纪大了,可经不起几次惊吓。”

    严谨摘下帽子,姿态和语气的从容比冯卫星更像一个主人:“冯哥,好久不见。”

    冯卫星下午已从电视里看到严谨逃出看守所的新闻,因此突然见到他在自己的别墅里出现,才会一时惊慌到失态。此时见他周身并无任何戾气,显然不像是特意来找自己的麻烦的,便放下一半心。他按下叫人铃,几个精干的小伙子迅速冲进来,忽然看到两名同伴倒在地上,游泳池边又多了一个陌生人,一时间像听到无形的立定口令,都硬生生停下脚步,拉开了格斗的架势。

    冯卫星却拍拍严谨的肩膀,对他们说:“行了,都别给我丢人。他以前也是特种兵,是你们这一行的前辈,真动起手来,你们几个合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严谨笑着接口:“对了,大门那儿还躺着两个,你们去看看吧。不用太着急,我没怎么着他们,浇杯凉水就醒了。”

    冯卫星讪笑:“严子,你功夫可见长了!我这整套别墅花大价钱请人在外围安装了德国进口的防护系统,没想到碰上你就歇菜了。”趁着说话的工夫,他已穿上浴衣,拿起茶几上的硬木烟盒扔给严谨,“抽一根吧,在里面憋坏了吧?”

    严谨接在手里看了看:“哟,还是蓝软的芙蓉王呢,高档啊!”他直接用嘴唇叼出一根,然后顺手将整盒烟都揣进衣袋,“在里面净抽三块钱一盒的‘恒大’了,都快忘了好烟什么味儿了。”

    冯卫星叹气:“我知道你在里面受罪了。有什么要求呢,你尽管提。我最近虽然手头不方便,可百八十万的,还拿得出手。”

    严谨点了支烟,小孩子嘬奶似的,贪婪而猴急地连吸几大口,才笑道:“冯哥,我费那么大劲从里面出来,就为了你这百八十万?你也太小瞧兄弟了!”

    冯卫星的脸色变了变:“那你说,想让我干什么?”

    严谨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伸长了四肢躺在沙滩椅上。随即将烟凑到嘴边,深深地吸了一口,又从鼻孔中呼出两道长长的烟。烟修长,手指修长,连扶摇直上的青烟都是修长的,他懒洋洋地仰起脸,自言自语地轻叹一声:“舒服!”

    此地远离城里的光污染,透过玻璃屋顶,能清楚地看到深蓝天幕上的璀璨星光。他边欣赏星空,边慢慢道:“你看,这天多蓝哪!我记得那时执行任务,经常能看见这样的夜空。回北京这么多年,好像从没有时间能这么躺着看看天上的星星。”

    冯卫星尴尬地笑笑,没有接腔。

    严谨抽完大半支烟,将烟头按熄在旁边烟灰缸里,方淡淡地说:“把刘伟交给我。”

    冯卫星仿佛被烟头烫了一下,浑身一哆嗦,“你要他干什么?”

    “干什么?”严谨冷笑一声,“你比我更清楚,他为什么会潜逃?”

    冯卫星沉默了,他盯着波光跳跃的水面犹豫半天,才开口道:“没错,是我让他跑的,但我跟你保证,KK绝对不是他杀的。”

    “我需要的不是你的保证,他杀没杀KK,你说了不算,我要专案组的结论。”

    他的语气太认真了,认真得冯卫星面露难色,“严子,我知道你在里面憋屈,哥哥也知道你绝不是能干出这种缺德事的人。你听我跟你讲,大伟跟着我好些年了,前些年打天下,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他要是想让一个人消失,办法多了,说什么也不会用分尸这么笨的法子。而且,分尸也就算了,还让警察一起找到衣服和其他证物,生怕警察查不到尸源,这只能是头回杀人的新手做的你明白吧?大伟可没这么傻!”

    “那也难说。你怎么知道凶手不是故意失误,好把侦破方向带歪了?你看现在,不就成功把火烧到我身上了吗?这个人一定十分清楚我和KK的关系,才会把KK昧下的那个打火机,故意和衣服放在一起。”

    “你说得对。”冯卫星点点头,“但是大伟没必要拉你下水啊!我倒是听说一件事,不知道你清楚不。据说尸体切割得特别专业,所以专案组怀疑过,凶手有可能做过屠夫或者外科大夫,或者,还有一种可能……”

    严谨看着他,对方却故意抿起嘴唇制造悬疑。严谨一笑,随即接上他的后半句:“凶手可能学过人体解剖。”

    冯卫星脸上现出吃惊的表情:“你知道?”

    “昨天专案组在看守所提审,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他们问我在部队时是不是学过人体结构解剖。”

    “啊?你怎么回答的?”

    “实话实说啊。”严谨淡淡地回答,像在说与自己无关的事,“我告诉他们,我不仅精通人体解剖,而且在特种部队时,枪下亡魂无数。”

    冯卫星惊得张大了嘴:“你疯了?怎么这么说话?”

    严谨答得干脆:“因为我没有杀人!”

    “不管怎么说,大伟绝对跟这事没关系。”

    “既然没关系,你那么心虚让他跑什么?”

    冯卫星叹口气:“严子啊,他可跟你不一样。你是有背景的人,进去谁也不敢对你胡来。大伟进去可就不一定了。我是怕他进到里面吃不了苦,万一胡说八道,把以前的事都抖出来,你哥我这十几年的苦就白吃了。”

    “你放心,他进去有我罩着,多余的话我一句都不会让他多说。我现在要的,是他跟我走一趟。”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晚尤思念茶尤香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都市神级奶爸神豪之绝世少主第一圣手处处吻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校花的王牌高手被女神骗了结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