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72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32:4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你又不打算上班了,买车干什么?”

    “因为我受人之托,管理一家天津的饭店,必须有辆车。”

    赵亚敏睁大了眼睛:“饭店?你做得了饭店吗?谁这么胆儿大敢把一家饭店交给你?”

    季晓鸥微微垂下眼帘,不肯正视赵亚敏:“朋友。”

    “什么朋友?”兴许是察觉了某些不详的气息,赵亚敏的口气变得咄咄逼人。

    季晓鸥咬着嘴唇,半晌,终于下定决心似的,抬起眼睛勇敢地直视着母亲:“妈,我跟你说实话,这饭店……是严谨的。”

    赵亚敏却呆了一下:“严谨?严谨是谁?”

    大姨咳嗽一声,碰碰赵亚敏的胳膊肘,然后朝一边的报纸努努嘴。

    赵亚敏顿时反应过来,只觉得脑子里像点了个炮仗,一下子炸开来了。她站起来指着季晓鸥,手指哆嗦得对不准目标:“什么?那个杀人犯?你跟他有什么瓜葛?为什么……你为什么……帮他管理餐厅?”

    “妈,”面对暴怒的母亲,季晓鸥显得十分平静,轻轻地将她的手指按下去,“法院未宣判之前,他只是犯罪嫌疑人,不是杀人犯!”

    “我不管什么法院不法院!”赵亚敏拍着桌子嚷,“反正就是不行。杀人犯,还是个变态……你疯了你!”

    “我没疯。我在这儿跟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妈,再跟您说一遍,他不是杀人犯,也不是变态,请注意您的措辞。”

    赵亚敏简直恨不能跳起来扇女儿一嘴巴:“你说什么?你跟我说话什么态度?”

    大姨赶紧拦住她:“亚敏你冷静!”又转头对季晓鸥说,“晓鸥,你还是个没出嫁的姑娘,名声最重要。咱得理智点儿,千万不能感情用事!”

    “大姨,我很理智。我绝不相信他杀过人。这家店对他很重要,我一定要帮着他,把餐厅维持到他从里面出来。”

    “他要是出不来呢?晓鸥,你之前跟他什么关系?”

    “男朋友。”

    赵亚敏又拍桌子:“听听,大姐,你听听,男朋友!她就敢把我们一直瞒得密不透风。说,你们到什么程度了?你跟他发生过关系没有?季晓鸥你猪油蒙了心吧,现在人人都知道他是杀人犯,就你相信他?他要是被枪毙了你怎么办?你这辈子就被毁了你知不知道啊?”

    季晓鸥缓缓地站起来,神情坚定,声音却是出奇地温柔:“妈,这事我做定了。您要是能接受,我每天还回家来。您要是接受不了,我就搬出去住。”说到这里,她从脚边拿起一个双肩背包,“现在我要去天津一趟,明天才能回来。您好好想想,回来我听候您发落。”

    赵亚敏气得胸口起伏不定:“不用想,今儿你只要敢踏出这门一步,我就没有你这闺女!”

    季晓鸥拎起背包,对大姨笑了笑:“大姨,麻烦您照顾我妈,别让她太生气了。”

    大姨上前想拦住她:“晓鸥啊,有话好商量,别跟你妈赌气。”

    赵亚敏大声嚷道:“别拦她,让她走!”

    季晓鸥打开家门,背对着她妈叹了口气:“妈,我的确不孝,要不,您就当从来没我这个女儿吧。”

    防盗门在她身后重重地关上,似乎要将她的现在和过去完全隔离开来。她的脚步尽量想保持轻盈,可是对亲情的愧疚与无奈,却像绑在腿上的沙袋,让她走得迟滞而缓慢。

    出了电梯,她仰起头寻找自己家的窗户。窗户关着,能看到半幅熟悉的窗帘。她在刺目的阳光下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道了声歉:妈妈,对不起!

    季晓鸥回“似水流年”取自己的身份证。取出钥匙开门时,她看见身后好几个小区内的老住户,都是被她从小叫着“爷爷”“奶奶”,看着她长大的。他们远远地指着她,交头接耳地不知在说什么。她回过头打招呼,他们却像事先商量好的,不约而同地走开了,仿佛她这个人压根儿就不存在。

    季晓鸥拿着钥匙呆站了一会儿,自己对自己苦笑一下。她不怪这些老邻居。假如双方位置对调一下,恐怕她的反应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临到出发之前,她突然想到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她必须还得找严谨的父母写一份委托书,拿着委托书去“三分之一”才有实际意义。否则只凭她红口白牙一句话,店经理怎么可能相信她?

    站在路边的法桐树下,她给严慎打了个电话。

    手机接通之前,她有些忐忑。因为严谨被捕以后,所有的新闻通稿都是同样的说辞:严谨逃出看守所以后劫持了人质,幸亏特警英勇无畏,成功逮捕人犯,并安全解救了人质。她怕严谨一家误会她在其中的角色。但严慎接起电话时并无异样,风格如初,还是没有一句废话,听她说完缘由,只讲了一句话:“把你的地址发我手机上,等我接你。”

    严慎来得很快,车停在路边,她推开车门,对季晓鸥一摆下巴:“上车。”

    一路上她只是沉默地开车,直到季晓鸥忍不住打破沉寂:“我们去哪儿?”

    “医院。”

    “我想见你父母。”

    “没错,只有在医院你才能见到他们。我爸一直在那儿陪着我妈。”

    季晓鸥扭头看她一眼,严慎表情僵硬。季晓鸥想起她曾说过,她母亲因为严谨得了脑出血,便小心翼翼地问:“那……阿姨好些了吗?”

    严慎半天没有吱声,季晓鸥再回过头瞟一眼,居然看到一颗将坠未坠的泪珠挂在她的眼角。

    季晓鸥一下子慌了神:“对不起,是我说错什么了吗?发生了什么事?”

    严慎却飞速扭过脸,用手指抹去眼泪,抓起驾驶台上的一副墨镜戴上,这才回答:“跟你没关系。我妈……上次脑出血,本来已经有了好转,但是保姆没看住,又让她看见电视里的通缉令……大夫说,深度昏迷,若是熬不过去,就是……就是……这几天的事了。”

    季晓鸥吓了一跳:“什么?”

    “所以,我带你去医院。如果你能告诉她些严谨的事,说不定能让她有求生的意志。”

    季晓鸥扶住了额头:“哦,上帝啊,为什么会这样?”

    “算我求你好吗,一会儿到了,请你说点儿她爱听的话,我家老太太从小就偏心眼儿偏得厉害,儿子就是她的命根儿,你说什么她都会爱听的。可以吗?”

    季晓鸥沉默片刻:“严慎,难道你真的不想问问,严谨被捕前发生了什么事?”

    严慎终于转过头,两人见面之后,她第一次正眼打量季晓鸥,然后她说:“他既然去找你,说明他相信你。落井下石那种事,我也相信你做不出来。”

    季晓鸥只好笑了笑:“谢谢你的信任。”

    “你不用谢我,但你真该谢谢我家老爷子,不然我也不敢来找你。你们这事儿,严谨虽然脑子转挺快的,你也挺机灵,但其实,走的是一步险棋,有漏洞,知道吗?”

    季晓鸥从后视镜里看到严慎的半张脸,那张脸上并无过多的表情,但方才那几句话,在这不大的车厢里余韵袅袅,让她着实打了个寒战。

    她低下头,再次说了声:“谢谢。”

    季晓鸥都不明白自己撞了什么邪,最近几个月接二连三地跟医院打交道。虽然父母都是医生,那股熟悉的来苏水味道,伴她从小到大,但她还是对医院这个地方充满了排斥感,尤其是重症监护室。雪亮的灯光二十四小时长明不熄,危重病人身上插满管子,孤独地躺在病床上,除了陌生的护士照看,亲人朋友都无法陪伴他们走过生命中这最艰难的一段旅程。那里几乎就是人世间的阴阳间隔之地。

    她按要求穿好隔离服进去探视。严谨的母亲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原来她脑子中勾画出的形象,完全是严慎的翻版——傲慢、刻薄、居高临下的官太太。但是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紧闭的双眼、灰白浮肿的脸、斑驳的白发,都让她想起自己的奶奶。奶奶去世前,也是这样无声无息地躺在ICU的病床上,对亲人的痛哭和挽留毫无知觉,直到医生撤去所有的监视仪器和呼吸机。

    季晓鸥回头望望站在玻璃窗外的严慎,她正合起双掌,做了个拜托的手势。季晓鸥叹了口气,慢慢坐在床前的凳子上,开始说话:“严慎要我说些您爱听的事儿,可我真不知道说点儿什么才能讨您喜欢。不过我觉得,这会儿您最想听的,大概就是严谨什么时候能无罪释放。”

    周围很安静,除了呼吸机在规律地作响,静得似乎能听见点滴瓶里药液一滴滴坠下的声音。她的声音也轻得像呼吸一样,不知道是说给病床上的严谨母亲听,还是要说给自己听:“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可我相信他一定能出来。这些天我向上帝祈祷,上帝总是告诉我要忍耐,祂说这一切不过是对我们的试炼,祂说即使所有的欢乐都失去,也会给我们力量让我们等到他出来的那一天。我相信上帝能够看见一切知道一切并且原谅一切,祂让我等待,不过是为了我的心更坚定。如果这件事没有发生,也许我永远都不会知道,原来我真的爱他,而且深得超过我的想象。”

    十分钟的探视时间很快过去,严谨的母亲依然无声无息地躺着,和季晓鸥进来时没有任何区别。她站起身,再次叹了口气,然后离开。没有人注意到,在她的身后,那只安静地放在床沿上的手,其中一根手指,忽然动了动。

    严慎在门外等着季晓鸥。她那种深陷在椅子中的坐姿,将一个人的疲倦与软弱完全暴露。看见她的瞬间,季晓鸥忘记了她曾经的傲慢与嚣张,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

    “姐。”她轻轻叫了一声。

    严慎扭过脸看季晓鸥一眼,眼中有隐约的水光。像是要回应季晓鸥这一声“姐”,她笑一笑,但是笑容太过勉强,竟笑出一副凄风苦雨的光景。

    季晓鸥忍不住搭住她的肩膀,轻轻搂了一下:“严谨不在,这个家全靠你了,姐,你不能再倒下,你得撑住。”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豪之绝世少主处处吻晚尤思念茶尤香被女神骗了结婚后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都市神级奶爸第一圣手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校花的王牌高手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