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76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32:4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结果?结果就是证明我判断有误,一厢情愿。”

    “糊涂!”

    “是,您说得太对了,我是糊涂!”

    “算了。”周律师叹口气,“我们说正事。”

    他打开自己的皮包,先从里面取出一个乐扣的饭盒,“你妈让带给你的,跟警察解释了好半天,好不容易才同意我带进来。我刚让护士帮忙用微波炉热过,趁热吃,一边吃我一边跟你说案子的事。”

    严谨抠开盒盖,里面是满满一盒雪白饱满的饺子。他捏起一个塞进嘴里,立刻眉开眼笑:“羊肉大葱馅儿的!哎呀,还是我们家老太太最疼儿子。”

    周律师正在皮包里找老花眼镜,听到这里手指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看到严谨吃得正香的样子,想了想到底没说出口。

    倒是严谨狼吞虎咽的动作忽然间停下了。他拿手指拨了拨剩下的饺子,慢慢放下了饭盒。

    “周律师。”

    “嗯?”

    “你跟我说实话,我妈是不是有什么事?”

    周律师的眼睛从老花镜的上方审视着他:“为什么这么问?”“这饺子不是我妈做的,配料全不对,我吃了她三十多年饺子,她那水平,几十年都没有长进过。”

    周律师合上手中的卷宗,摘下眼镜,又看看旁边的警察,这才说:“本来这消息是对你封锁的,因为他们怕影响到你安心认罪。但你既然问了,我认为还是告诉你实话比较好。”

    严谨合上眼睛,睫毛在空气中瑟瑟颤动:“我妈……去世了?”

    “没有。没你想得那么坏。只是中风,二度脑出血。”

    “现在呢?”

    “正在恢复,左半身活动功能的恢复可能要费些工夫。”

    严谨这才睁开眼,凝神看了他半晌。一般人都受不了被严谨那对黑眼珠子盯着看,周律师却是见多识广不会轻易被人影响的,他在严谨的逼视下依然镇定自若,“你不用这么看我,我跟你说的都是实话。”

    “我相信你。”严谨笑得有点儿苦,“实际上我除了相信你,还能怎么着啊?我也相信他们没给你多少时间,我们说案子吧。”

    “好。”周律师打开卷宗,直入主题,“这些日子我托遍了所有的关系,查阅了我能看到的所有案卷。在那些案卷中,警方提供了足够证明你犯下杀人重罪的证据。除了咱们上次提到的那些,在你的住所和电梯里,都提取到死者的指纹与血迹,并且经你的钟点工指点,从垃圾箱里找到一件你的衬衣,也找到玻璃屏风的碎片,上面都有死者的血迹,尤其是,在你客厅的地板上,发现了低速喷溅性血迹。我听说你以前做过特种兵,那么你一定明白,什么情况下才会出现喷溅性血迹。”

    “我当然明白。但是当时湛羽被玻璃碎片割伤了,人受伤时血从高处滴落到地板上,如果角度合适,也能形成低速的喷溅性血迹。”

    周仲文翻了翻手中的材料:“嗯,是的,在你的讯问笔录里,我看到了这些细节。可这只是你自己的供述,只代表了一种可能性,但没有其他证据能够支持你说的是唯一的事实。”

    “就是说,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我没有杀人,那我就是杀了人,对吗?”

    周仲文摊开手,是一个无奈的姿势,“你反应挺快。但这明显是一个悖论。事实是警方提供的证据虽然不够完美,但是杀人动机、人证、物证全都有,已经足够支持法院做出有罪判决了。”

    严谨的失望直接流露到了脸上:“就是说,即使上了法庭,我们也没有胜算?”

    “当然不是!我不是说了,警方的证据并不完美。他们至今没能找到作案工具和分尸现场,这是我们做无罪辩护最好的突破点。至于效果如何,就看法庭如何采信了。”

    “只能等庭审吗?”

    “是的,假如真凶一直不出现,我们只能等正式庭审了。”

    两人又多谈了些庭审细节,严谨终于不耐烦,一下子躺倒在床上:“还要多久才能解脱?死刑也行,胜过天天这么干熬着。”

    周律师看看他,一丝复杂的神色从眼中飞快掠过:“你这案子,已经闹得上达天听了。放心吧,很快,一定会很快结束的。”

    严谨只顾盘算自己那点儿心事,似乎并未看到周律师瞬间的表情变化。双臂枕在脑后,他问:“今天我们算谈完了?”

    “是的,该和你沟通的我都告诉你了,开庭之前如果有新进展,我会再申请会面。”

    “周律师,除了做刑事辩护,您再帮我干点儿经济律师的活儿呗?”

    周仲文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答:“你先说什么事,我斟酌一下是否能做。”

    “我在天津有家饭店,想把法人换成女朋友的名字,有难度吗?”

    “那得看每年营业额有多少。”

    严谨很快心算了一下:“正常的话,一年四千五百万到五千万吧。”

    周仲文简直被这个数字惊到了。一个本来能言善辩出口成章的人,却嘴唇动了两下又静止了,好像是嘴唇摆错了形状而没有说成话。

    他这个表情却被严谨敏锐地捕捉到了:“周律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对我来说,钱财就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所以一块钱和一万块钱的价值,在我这儿都是一样的。如果能把它们交给合适的人,那我就死也瞑目了。”

    周仲文几乎愣住了。他以为严谨并不了解外面的事情,不知道如今网络上汹涌的民意,严惩凶手立即判死刑的呼声有多么高涨,但实际上,严谨仿佛对自己的处境和未来的命运了然于胸。他看了严谨半天,终于慢慢呼出一口气:“还没上庭,胜负尚未有结果,你用不着这么羞辱我的专业能力。”

    严谨哈哈笑出声:“没有小瞧您的意思,我就是在做最坏的打算。到今天还能信我的人不多。除了家里人,您算一个,她算一个,我都在心里记着,不会忘了。”

    周仲文摇摇头:“你女友,她叫什么名字?”

    “季晓鸥。”

    “什么?”周仲文吃了一惊,“她……她不是……不是那个你劫持的……”

    “就是她。”

    周仲文赶紧看看身边的警察,见他的注意力好像完全集中在报纸上,便压低了声音,尽量隐晦地问道:“你……真的要让她走到前面来?”

    到底是律师,见多识广,他在一瞬间便理清了这件事的首尾,猜到严谨再次被捕前所谓劫持人质的真相。他是想提醒严谨,假如警察对季晓鸥疑似包庇逃犯的调查还未彻底结束,一旦坐实了两人的关系,岂不是对季晓鸥不利?

    严谨完全明白他想说什么。此刻不宜多谈,他只能笑了笑:“我对不起她,我补偿她行不行啊?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对受害人进行补偿啊?”

    周仲文低头想了一会儿,便不再说什么,打开手中的笔记本,一笔一画记下了那个名字。望着季晓鸥这三个字,他多少感到好奇。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坐在北京开往天津的城际列车上,季晓鸥把在保险柜里发现的那本册子一页页慢慢看完了。上次从天津回来,她去发廊修了个男孩子一样利索的短发,刘海和鬓角挑染出几缕葡萄紫,整个人愈发显得轻盈俏丽。身边的旅伴屡屡打量她,几次想搭讪,她却心无旁骛,看得专注而认真。

    从那些内容来看,都像是严谨在心情不好时随手取过一片纸,然后在纸上随便涂抹两句的产物,只有最后一页是份正经写下的遗书,A4的白纸,字迹规规矩矩的,一个字一个字写得挺清楚。

    1999年7月20日晴转多云风速东南4~5级

    又到了写这种东西的时候。

    集训前要写,执行任务前也要写,这几年前前后后大概写了有十几回了吧?

    爸、妈:

    虽然领导不许我们写遗书两个字,但这张纸要是到了你们手里,那就是遗书了。多想想我让你们生气的时候,就不会太伤心。大不了这辈子我先走,早死早投生,下辈子你们做我孩子,我来做你们父母,让我还这辈子欠你们的债。

    严慎: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被女神骗了结婚后神豪之绝世少主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第一圣手晚尤思念茶尤香都市神级奶爸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校花的王牌高手处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