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第85章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 作者:舒仪 | 更新时间:2017-10-10 10:53:0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季晓鸥识趣地不吭声了,过了一会儿,才听到他静静地回答:“这故事太长了,还是等严谨回来,让他从头讲给你听吧。”

    “哦。”季晓鸥答应了一声,再不敢提这个话题。两人都沉默地盯着电脑屏幕。正在这时,忽听“叮”一声响,程睿敏立刻弹直了身体。

    “密码解开了。”接着他摇摇头,“原来这么简单,这是日期吧?”

    季晓鸥定睛去看屏幕上小小的数字,19860926。她的生日。湛羽的QQ密码,居然是她的生日!

    她握着鼠标的手像被钉子钉在桌面上一样无法移动分毫。她想自己当初是多么愚蠢,竟然对这份钟情毫无察觉。他说我才不做你弟弟呢,他说你要我吗要就给你,这许许多多的暗示,她却完全忽略了,难怪严谨会骂她,说他从没有见过像她一样迟钝像她一样不解风情的女人。

    程睿敏等着她点开页面,却半天不见动静。他拍拍她的肩膀:“晓鸥,怎么啦?”

    季晓鸥回过神来,强作镇定道:“没事儿。”

    她打开QQ的页面,输入ID和密码,QQ顺利地登录上去了。

    程睿敏指点:“先看好友列表。”

    鼠标移到了好友列表处,鼠标键轻轻地“咔嗒”一声,列表打开了,两人几乎同时“喔”了一声。好友列表密密麻麻一长列,至少有五六十个网名挂在上面。

    季晓鸥一下趴在桌上:“我的天哪,这么多人,聊天记录一页页看过去,这得看多久?”

    程睿敏站起身:“咖啡放在什么地方?我去冲两杯。”

    但他起身的时候身体却明显摇晃了一下,幸亏立即伸手按住桌面,才没有摔倒。季晓鸥见势不妙,赶紧扶他坐下。

    “睿敏哥,真不好意思!”她满心愧疚,“我都忘了你身体一直不好。要不你先回去休息,这些东西我自己看就行了。”

    “你别听谭斌瞎说。”程睿敏摆摆手:“没事儿,刚才就是起猛了。两个人看能快点儿。”

    季晓鸥却不肯答应,将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和U盘都塞进他上衣兜里,用力拉他起身:“你快走吧,别害我了。不看在你自己分儿上,还有嫂子肚子里的小家伙呢。你要有点儿什么事儿,回头嫂子会骂死我!”

    程睿敏无奈地往门口退:“那你也休息吧,明天再看,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知道了知道了!”季晓鸥将他推出门外,然后关上门。

    程睿敏在外面敲门:“要是有什么发现马上通知我。”

    “知道啦!”季晓鸥在门内拉长声音回答。

    那一夜季晓鸥并没有休息。送走程睿敏,她泡了一杯浓茶,回到电脑桌前坐下,点开好友列表中的第一个名字,翻开通话记录开始浏览。然而只看了三四页,她便站起来,走到了窗边。因为实在看不下去。聊天记录中的内容太露骨,这个名叫“上帝的弃儿”的人,这个言辞挑逗到赤裸裸没有底线的人,根本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湛羽。

    她定定神,喝口茶,又咬着牙坐回原处,点开第二个人的记录。大同小异的内容,不过湛羽和这个人关系比较熟,她看到湛羽同对方撒娇,要求对方给买最新型号的苹果电脑才肯见面。

    她慢慢地,一个人一个人点开,一页一页地看下去,一杯一杯喝着苦涩的浓茶,那个她从来不认识的湛羽,就在这些过去的文字里,一点一滴地变得通体透明、毫无隐晦。

    到了凌晨四点,她累得实在支撑不住,眼睛也干涩得看不清东西了。她站起身,打算上床去歇一会儿。就在她转身的刹那,听到QQ消息的提示音。

    她一回头,就看到电脑屏幕上跳出一个对话窗口,有人问她:你是谁?

    你是谁?

    季晓鸥又慢慢地坐下来。对话窗口的上方,显示着对方的网名:禁爱无悔。她点开好友名单看了一眼,这个名字的确在列表靠下的位置。可是这句问话,却给她强烈的不安感。之前看了那么多聊天记录,已经让她明白,这个QQ号其实就是湛羽用来做生意的一个联络号。列表中的那些人,基本都是他的恩客或者潜在的恩客。看得出来,湛羽很谨慎,和那些人基本都是一夜情,个人信息隐藏得十分严密,与他现实中的学生身份毫无交集。也就是说,能知道这个“上帝的弃儿”已经不在人世的人,应该很少很少。但对方看到亮起的头像,上来就问:你是谁?显然他知道,如今坐在电脑对面的,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上帝的弃儿”了。

    季晓鸥没有立刻应答,而是点开两人的通话记录,只看了几行,她的心就开始扑通扑通狂跳。湛羽和这个“禁爱无悔”的最后一次对话,发生在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两点五十分。

    上帝的弃儿:咱们分手吧。

    禁爱无悔:为什么?

    上帝的弃儿:你根本没有爱过我。

    禁爱无悔:胡说!我把命都快给你了。

    上帝的弃儿:你的命我才不稀罕。我想要的你又不给我。有人要追杀我你又保不了我。没意思,我不想玩了。

    禁爱无悔:你晚上过来,我们再谈谈。

    上帝的弃儿:晚上和别人另有约。

    禁爱无悔:那就来过夜。我给你准备了圣诞礼物。

    看到这段对话,季晓鸥紧张得气都透不过来了。这就证明,湛羽遇害之前见过的人,除了严谨,还有另外一个人。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公安局专案组关于严谨杀人的证据,可能就立不住脚了。她预感到自己开始一步步接近湛羽被害的真相,潘多拉的盒子就要打开了。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好健忘啊。”小心地敲出来这两句话,她的手指悬空在键盘之上,想了又想,终于落下去,落在回车键上。

    那头立刻有了反应,像是一直在等她的回答。

    “你到底是谁?”

    “我们彼此的身体很熟的呀,才四个月不见,你就忘了我了?”

    这一次“禁爱无悔”没有回应。

    季晓鸥接着写下去:“咱俩上回见面,是去年平安夜,你还送了我礼物。都忘了吗?”

    对方依然没有回应,但是头像还是亮着的,窗口上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过了好久好久,才发过来一句话:“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就是想你了呗。”最后她还打上一个花心的符号。对方仍然坚持问:“你想干什么?”

    季晓鸥盯着屏幕看了半天,才回答:“我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这一回“正在输入”的状态再次持续了很久很久,窗口上终于跳出来一句话:“见面谈。”

    季晓鸥答:“可以。”

    “今天晚上。”对方接着发过来一个地址,“××商厦×××西餐厅,晚上十点半。”

    季晓鸥点开地图搜了一下,那个商厦的位置虽然略微偏僻一些,可是周围有超市有居民区,人流量不小,应该还算安全。此刻她一心想揪出那个ID后面的真人,生怕他反悔,立刻答道:“好。”

    对方说:“那餐厅墙上有幅油画,是凡·高的《星空》,你坐到那幅画下面。”

    季晓鸥回答:“不见不散。”

    “禁爱无悔”的头像即刻变灰了。

    季晓鸥长出一口气,这才一点儿一点儿放松下来。此时窗外已是晨曦初露,拉开窗帘,听到几声悦耳的鸟叫,她的心情也随之轻快起来,觉得那清脆的叫声完全是个吉兆。虽然晚上的约会让她忐忑,可是将要为严谨雪冤的希望却压过了满心不安,令她跃跃欲试想找个人分享。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她还是坐到了桌前,取出一张白纸,给严谨写了一封信。其实她并不确认庭审之前周律师能不能把这封信交到严谨手里,可是此刻她只当她说的话严谨都能够听到。严谨那封信让她十分担心,她不想看到他在真相大白之前精神和意志先垮掉。

    写完信,她像是卸下一桩心事。将信纸折叠好,放进一个空白的信封,写上“周律师转严谨亲启”的字样,预备着过两天和周律师一起去工商局时把信交给他。

    上午九点,估计程睿敏已经起床上班了,季晓鸥给程睿敏发了条短信:我已发现疑点。

    程睿敏立刻回了短信:如果方便,你到我公司来,我等你。

    对着那份聊天记录,程睿敏反反复复看了无数遍,然后说:“从你俩的谈话看,他是把你当成了讹诈他的人。这个人很聪明,你一提平安夜,他就立刻反应过来你是知情人。”

    季晓鸥点点头:“对啊,我本来还想装装鬼魂吓吓他呢,但他一问我想干什么,我就知道他根本不信。”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chudexiangyu_zuihoudebiel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处处吻凌天医婿归来第一圣手都市神级奶爸晚尤思念茶尤香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被女神骗了结婚后校花的王牌高手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