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最终诊断

688.碎了

最终诊断 | 作者:号西风 | 更新时间:2021-09-15 22:12: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蚂蚱......

    我是个蚂蚱,一身绿油油的,当然也有可能是灰色、褐色,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颜色。

    啧,为什么不能是红色呢?我最喜欢红色了......

    算了,颜色什么的无所谓。我反正是个蚂蚱,小小的,无忧无虑的。这种感觉真奇妙,就和漫威漫画里的蚁人一样。

    不!应该不一样,蚁人是人,而我是蚂蚱,不是蚂蚱人,我变成了真的蚂蚱,真的......

    不!不是变成,我应该就是蚂蚱,不是变成!

    每天就这样两眼看着天,看着周围绿绿的草叶子,看着头顶太阳和慢慢飘过的漂亮云彩......

    对了,我为什么一点都不想动?蚂蚱难道都不喜欢动么?还是说蚂蚱就该待在原地一动不动?这样躺着会睡着么?

    应该不会吧,我一点都不想睡。

    等等......

    我真的变成蚂蚱了?

    这感觉有点不对啊!

    周围满是舒爽的青草香气,还带了些早晨残留下的露水,耳边是北卡秋天时常吹拂的凉风......

    秋天?

    秋天有蚂蚱么?

    嗐,我说什么呢,我不就是蚂蚱么。

    我是个小蚂蚱,无忧无虑的小蚂蚱,除了吃就是睡......

    蚂蚱该吃点什么呢?

    吃点草吧,吃点草......

    这是什么声音?沙沙作响的,草的那边似乎有什么东西来了,有什么大东西。

    fk!

    是螳螂!

    这里有螳螂,带着大镰刀的螳螂!

    啊!我要被吃了?

    不不不,不用怕,我就是个蚂蚱,蚂蚱就该被螳螂吃掉的,这是生物的规律。食物链最底层的草要被我吃掉,我自然要被更上层的螳螂吃掉!

    这是规律,自然界的规律......

    嗯?规律?

    我为什么要遵循这种规律?

    我是蚂蚱,我要遵循规律......但我是熬到了秋天的蚂蚱,我应该很厉害才对,我有两条腿,我应该能跑的吧!

    跑啊,我的两条腿,快跑!

    不,是六条腿!六条腿快跑啊!

    不,不是跑,是跳,我得跳,我要跳......

    对了,还有翅膀,我怎么把翅膀给忘了,我是蚂蚱啊!我有腿可以跳,跳了之后再展开翅膀飞走,不就摆脱它了么?

    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螳螂追不上我的,肯定追不上我......

    等等,它手里,不它的镰刀里夹的是什么?

    好像也是个蚂蚱,小蚂蚱......

    好小,太小了,不过肯定是蚂蚱。

    咦?怎么看着那么眼熟?

    啊!这是我妹妹!

    我妹妹......我妹妹叫什么来着?

    安娜?妮娜?莉娜?安莉?安妮......

    安妮!小安妮!!!

    啊,它抓了小安妮?

    不!

    它怎么可以抓小安妮?我不能跑,我要救安妮!

    放开她,放开她!安妮是无辜的!

    对,把她放了!抓我!对,抓我就行了,吃了我吧!

    安妮别傻站着了,也别哭!

    快跑!!!

    ......

    北卡罗来纳的天很蓝,莫顿猪场周边的草地碧绿,或许有草木的香气吧,但更多的还是猪仔们特殊的臭味。好在这种空气混杂了莫顿的呵斥声后,闻起来也不是那么的糟糕。

    莫顿是不幸的,前妻病重,为了偿还医疗款的债务抵押了得州的农场,最后闹了个人财两空的下场。

    但他也足够幸运,带着为数不多的钱,在zf的资助下总算在北卡扎了根。这其中经历了许多波折,猪场也在稳步发展。现在儿子越来越能干,成了自己的左膀右臂,女儿也已经结婚,在得州过得不错。

    新猪棚年底就能投入使用,来年产量必然上升,到时候艾拉也会生下他的第四个孩子。

    比起当时在得州的生活,他的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莫顿就像一个举重运动员,用尽全身力气扛起了整个家庭,又在次贷危机的爆发中,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脆弱的平衡。眼看着好日子要来了,可日趋稳定的平衡却在祁镜踏进大门的那刻,被地上这位二十多岁的姑娘轻易地打破了。

    祁镜只是看了眼她的空洞眼神,就已经大致猜到了对方的性质。

    本该在得州出人头地,有房有车的莫妮卡似乎过得并不如意;本该经济不错,甚至能一度反哺自己父亲,在猪场投钱的乖女儿似乎并不富裕;本该回来好好照看小安妮的好姐姐,似乎一到时间就只会独自一人在地上享乐......

    突然出现的人脸,吓了莫妮卡一跳。

    虽然身姿有些不稳,但她还是在惊恐中从地上爬起,情急之下还踹了祁镜两脚。她板着脸,嘴里不停重复着“fk”和“螳螂”两个单词,然后满花园乱跑。

    祁镜知道,之前肢体的僵硬只是其内心思绪狂奔前的一张面具罢了,她现在嗨得不行,各种思想乱飞。

    这一幕对小小的安妮来说实在太过刺激,她幼小的脑袋根本不理解自己的姐姐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好奇心驱使着她大喊姐姐,同时双脚想要踏着小三轮车跟上去问个究竟。

    祁镜很轻松地拦下了她:“别乱动。”

    “叔叔,让我过去~”

    祁镜依然拉着她的三轮小车,根本没敢松手:“小安妮,你妈妈住在几楼?”

    “三楼。”

    “你能自己上楼梯么?”

    “嗯!”

    “那好,你姐姐现在病了,必须找你妈妈下来帮忙。”祁镜笑着说道,“上去后就说姐姐人不舒服,懂了么?”

    “病了?可妈妈也病了啊~”

    “你妈妈病得没那么重......”

    祁镜才刚说了半句,刚才撒腿狂奔的莫妮卡忽然转换了目标,飞也似地又跑了回来:“放开她,放开她!安妮是无辜的!把她放了!!!”

    她冲的方向,正对着祁镜拉住安妮小车的那条手臂。估计是潜意识里还想着要保护妹妹,觉得祁镜在用强,所以就甩开了膀子想逼他收了手。

    祁镜不想硬刚,手上使了劲把安妮的车往前推了一小段,自己则很快地往旁撤了一步。

    莫妮卡扑了个空,但却没有失望也没有逃,反而上前揪起祁镜的袖子对着安妮吼道:“抓我!对,抓我就行了,吃了我吧!”

    “姐姐,你别这样......”安妮确实被吓到了,眼泪不住地在眶里打转,“我怕~~~”

    “你别傻站着了,也别哭!快跑!”莫妮卡指着身后的别墅楼房,“对了,那儿是家,赶快回家去,离这只螳螂远远的~~~”

    祁镜被她弄的是哭笑不得,自己根本就没碰这大姑娘,她竟然拉着自己的手绕过后颈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嘴上极具悲凉地一边让安妮快走的同时,还不忘自导自演地喊着“抓我!吃我!”。

    安妮是真的吓坏了,根本不敢犹豫,两脚连忙踩着踏板飞速地来到家门口。下车,进门,上楼,动作看着还很笨拙,但是已经尽了她最大的努力。

    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小背影,花园里的两人同时松了口气。

    经过刚才的狂奔,莫妮卡衣衫有些凌乱,脸色很差,俨然一副受害者的模样。而祁镜则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一手捏着她的肩膀,嘴角还挂着似笑非笑:“你嗑药了吧?大麻?还是病毒?”

    简单的一个问话就打破了莫妮卡看到的幻境,把她拉回到了现实,但又没完全回来。

    大姑娘现在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个人,但眼睛里看到的是半幻半实的样子。自己头顶还长着长须,身边有六条腿,纤细带着毛,身上穿的却是人类的衣服,她还能回想起衣服纽扣是什么时候掉的,牛仔裤上的破洞又是哪儿来的。

    但穿衣服的理由就有点不记得了。“这是什么?”

    她两手收回到身前,很熟练地解起了纽扣:“我又不要穿衣服,穿衣服干嘛,我应该不是人才对吧......”

    这思绪跳脱得太快,让祁镜都有些猝不及防,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衣服已经半敞了:“喂喂喂,你清醒点!!!”

    好意阻拦根本没得到对方的认可,刚抓住她的手,莫妮卡就反抗了起来。反抗没有任何的技巧性,只是单纯地输出暴力,虽然只是个100斤出头的姑娘,可力气一点都不小。

    祁镜反应很快,但手背也被挠出了一条血痕。

    “唉,麻烦了啊。”

    也许是刚才接触后的实感,莫妮卡稍稍清醒了些,看着自己的手指,满面愁容:“我,我这是......我到底是谁???”

    祁镜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慢慢靠近后又扫了眼她的牙和眼睛,基本能下判断了:“吸的是冰du?”

    这话就像个开关,压过了莫妮卡的昆虫幻觉。刚才有些迷离的感觉变得慢慢真实了起来,面前的祁镜也终于不再是螳螂的三角脑袋了。

    “你又是谁???”她晃着脑袋,问道,“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我是你父亲的朋友。”

    “朋友......朋友......”莫妮卡抿着嘴唇,药物严重干扰了唾液腺,让她口干舌燥,“你没事儿扮螳螂干嘛?我最怕虫子了!”

    “那是你的幻觉,你吸多了!”

    “幻觉?是幻觉???”

    莫妮卡嘴里喃喃着“幻觉”这个词,看着像是清醒了不少,但双眼并没有正常聚焦,眼神依旧涣散。对她而言,大量药物刺激下的幻觉根本没有停止,只是换了一个模样罢了。

    在切换的时候,脑袋的清醒状态根本维持不了多久,眼前的画面刚恢复正常没一会儿,视野就由清转糊,情况急转直下。

    刚才是虫族大战,现在则变成了更为虚无缥缈的样子。

    大大小小的各色光点密布在视野四周,来回闪烁,她只能看出一个个色块,根本分不清哪儿是人,哪儿是东西。耳边的人声变得稀碎,似乎只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舌头干干的,时酸时甜,鼻子里全是水,手里的空气更像是棉花糖,松软无比,脚下也不再是草地,而是天上的云彩。

    她的脑子里充斥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感觉,真的假的交织在了一起,根本不受她自己的控制。

    很快,莫妮卡就自行脱离了祁镜的“控制”,两手自由地伸开,一脸茫然地绕着花园中的一点转圈,不停地转圈。速度当然是不快,但样子足够吓人。

    祁镜知道,只要没人去拦着,幻觉不退,她就能一直这样转下去,也不知道是为了高兴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能吸出那么强烈的幻觉,把脑子搞宕机,量肯定不小。

    祁镜担心的倒不是莫顿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的问题,而是吸du过量之后对她身体上的伤害。脑子坏了中枢就不受控制,心肺都得玩完。

    为了以防万一,他没等艾拉下楼就先掏出手机打了个911。

    米国的院前急救的系统和国内稍有差别,除了与消防、警察共用一个号码外,主要还是在于人员配置和救治理念上。在米国,院前急救系统工作的并不是医院里的医生,而是专职的急救员。

    当然这些急救员都经过了长时间的特化培训,只要经验充足,靠着急救车上充足的设备,完全可以当半个急救医生来用。

    毕竟在米国如果没有医疗保险,叫上一辆急救车还是挺贵的。真碰上危重病人,至少也得让人觉得物有所值才对。

    接话员和国内差不多,语速很快,根本不敢浪费时间:“喂,勒恩院前急救中心,请讲。”

    “莫顿猪场有人吸毒过量。”祁镜看着莫妮卡,直入主题,简单说了说她的情况,“现在看来有很严重的幻觉幻听,还有轻度谵妄和暴力倾向......”

    接话员很淡定,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电话:“嗯,然后呢?人还清醒么?”

    “人不算太清醒,因为人太嗨了,身体方面我没法下判断......”祁镜的话语中还夹杂了一些女人的呕吐音,“哦,对了,现在她有了比较严重的呕吐,我猜测应该是过量中毒了吧。”

    “好,我知道了,马上为你叫急救车。莫顿猪场,很快就能到。”

    “谢谢~”

    就在EMS接话员想要挂掉电话的时候,耳边突然爆响一阵尖叫声。

    声音迅速吸引了祁镜的注意,听着应该是从别墅里传出来的。里面有安妮的,也有艾拉的,稚嫩的童音和女中音混搭在了一起,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老纪这黑环竟然还带了点延迟......”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最终诊断最新章节!!
最终诊断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zuizhongzhend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都市神级奶爸校花的王牌高手晚尤思念茶尤香第一圣手虐死夫人后,裴总每天生不如死凌天医婿归来陆先生在离婚路上死缠烂打被女神骗了结婚后处处吻一夜惊喜:言少又来求婚了!